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等到郑恩新是恢复正常以后,于是,他就和长田暖横和杜月笙问好了,他们三个人是经过一阵客气的问好以后,后二者就把自己在这里的情况都给说清楚了,遂郑恩新就一切都知道,一切都明白了,于是,他们三个人就开始共商大计了。

郑恩新问道:“杜月笙,长田暖横,你们两个人要我做什么?”

杜月笙是咳嗽了一声,道:“郑恩新,我们要你做的事情很简单,那就是,配合我们一起消灭棋盘山的土匪,事情就是这么简单了!”

郑恩新听见杜月笙说出这番话语以后,前者是冷笑了几声,道:“杜月笙,你不要当我是傻瓜一样,其实,你和我心里面都是明白,棋盘山的土匪是根本不好对付,你们黑社会根本就没有实力解决土匪问题,所以,你想让我们土匪自相残杀,对不对?”

杜月笙是嘿嘿了几声以后,他是含糊其辞的对郑恩新,道:“郑恩新,如果从某种角度上面来说,也是可以这么说的,而且,你说的也是正确的!”

郑恩新是冷笑不止,道:“杜月笙,你这招借刀杀人的伎俩是不是也太低级了一点,我劝你下次还是换一种方法再来套我,行不?”

杜月笙听见了郑恩新的冷嘲热讽,前者也是脸面丝毫不变色,脸上也是没有任何尴尬的神情在里面,他依然还是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郑恩新,道:“郑恩新,话不是这么说的,如果,你按照我说的话做的话,那么,好处一定是少不了的,这点,你放心!”

郑恩新本来是一脸的反对对付棋盘山的土匪,虽然,郑恩新和棋盘山的土匪是素来有许许多多的恩恩怨怨在里面,而且,一山不容二虎,他们两方的土匪火拼是迟早的事情,也是肯定的事情,但是,郑恩新毕竟也是一个几千号人的土匪头子,他也知道棋盘山的土匪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都是比自己和己方的土匪厉害的,故此,郑恩新也知道自己如果就这么贸贸然然的和棋盘山的土匪打起来,死的肯定是自己和己方中人,所以,郑恩新才不愿意听杜月笙和棋盘山的土匪火拼的!

可是,郑恩新此时是不同了,郑恩新是一听见杜月笙肯给他好处,那么,郑恩新就立即来了心情,他是顿时有了兴趣,他是眯着眼睛,道:“杜月笙,你能给我什么好处,说好了,你给的好处真的不能太低,要不然我可不干!明白吗!”

杜月笙是自然的笑了笑,道:“郑恩新,这点你说的很对,想郑恩新郑当家好歹也是奉天第二大的土匪,这个我杜月笙也是懂的!”

郑恩新对杜月笙这番不阴不阳的话语是丝毫不动,前者也是一点也不感兴趣在里面,郑恩新是冷冷笑道:杜月笙,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杜月笙的财产有多少,势力有多大,告诉你,你杜月笙开的价格只能高,绝对不能低!”

杜月笙此时是有求于郑恩新,前者目前还真的不敢得罪后者,遂杜月笙就开始给郑恩新是开价格了,以此让郑恩新加入自己的阵营之中去,来一招借刀杀人,消灭棋盘山的土匪以及梁亮峰和梁中国两父子!

杜月笙的太太们(4张)上海三大亨中,素有“黄金荣贪财,张啸林善打,杜月笙会做人”的说法。比起黄、张来,杜月笙确实手法更高明一些,他善于协调黑社会各派势力之间的关系,善于处理与各派军阀之间的关系,善敛财,会散财。他通过贩卖鸦片、开设赌台等活动,大量聚敛钱财,然后,又以这些不义之财笼络社会上各种人物,从政治要人、文人墨客到帮会骨干,无所不有。

杜月笙也做些收买人心的事,如他持续多年购买预防传染病的药水,送到浦东老家按户免费发放;每逢上海及附近地区发生灾害,他会出面组织赈济;有时装出维护工人利益的形象,出面调解劳资纠纷,等等。他一改传统流氓身着短打、手戴戒指、卷袖开怀的打扮,而是四季身着长衫,打扮斯文,给人一种温文尔雅的形象。由于他在上海善待下台总统黎元洪,黎元洪的秘书长特撰一副对联:“春申门下三千客,小杜城南五尺天”。

他因此被其党羽吹捧为“当代春申君”。他附庸风雅,广结名流,大学者章太炎、名士杨度、名律师秦联奎都是他的座上客。由此,杜月笙的社会地位不断提升。 1927年4月,杜月笙与黄金荣、张啸林组织中华共进会,为蒋介石镇压革命运动充当打手。4月11日晚,他设计骗杀了上海工人运动领袖汪寿华,随后又指使流氓镇压工人纠察队。

他因此获得蒋介石的支持。南京政府成立后,他担任陆海空总司令部顾问,军事委员会少将参议和行政院参议,虽是虚衔,但有助于提高社会地位。同年9月,任法租界公董局临时华董顾问,1929年任公董局华董,这是华人在法租界最高的位置。

由此,我们就可以看出杜月笙此人的厉害之处,以及杜月笙的富裕程度到底有多高,这些杜月笙的资料郑恩新也是知道的,故此,郑恩新真的是想狮子大开口狠狠的敲杜月笙一下,让杜月笙心痛知道自己的厉害的!

郑恩新想了想,然后,他沉吟道:“杜月笙,这样,现在这年头是这么乱,又是北洋军阀,又是南京国民政府和广州国民政府,现在有出现了一个共产党,所以,我想了想,现在的天下和局势是这么乱,我需要的是黄金和粮食以及大量的枪支,这个你能做到吗?”

“没问题!”,在这里的杜月笙是想也不想,他是立即答应了下来了,而且,是一点反悔的意思也没有了。

郑恩新似乎是没有想到杜月笙会答应的这么爽快,前者是害怕后者是有什么阴谋诡计是在里面,所以,郑恩新的脸上不仅仅是有惊讶的表情在这里,而且,还有,一丝疑惑的表情是在脸上了。

长田暖横是在此时是忽然笑了笑,然后,长田暖横是忽然插口说话,道:“怎么了,郑恩新,你似乎是有点不放心,还是在顾虑担忧些什么呢?”

郑恩新在心里面暗暗想道:废话,老子自然是有顾虑和担心在里面,这个还要你说,不然的话,老子还能当上土匪吗?

郑恩新在心里面是这么想的,但是,他看见是长田暖横一个这么漂亮的日本黑道美女说出来的,郑恩新自然是不好发作,而且,郑恩新是为了让长田暖横这个美女在自己的心中是留下一个好印象,所以,郑恩新对长田暖横说话的态度也是相当的好的!

郑恩新是对长田暖横小姐是赔笑道:“长田暖横,你千万不要误会,我只是出于惯例,我才会这么想的,请你千万不要误会!”

杜月笙是张口嘴巴他本来是还想多说一些什么话语出来,但是,长田暖横却是看了杜月笙一眼,是示意郑恩新是绝对不要说话,并且,还让杜月笙从这里出去,是一副什么事情都交给我就行了的样子了!

长田暖横是一个日本黑道放荡女子,而杜月笙则是在黑道里面混了十几年的来老于世故的男子,他看见前者的这种动作以后,他就顿时是明白长田暖横是要做一些什么事情了,于是,杜月笙是识趣的离开了这里,并且,杜月笙的动作是十分迅速的,干净利落,是想也不想就离开了这里。

杜月笙可是一个流连于酒色场所之人的人物,在这种局面在上海滩出现的可是多了,并且,多的数不胜数的那种,杜月笙看见这种情况绝对是见怪不怪,见惯不惯了,他也习以为常了,甚至,在这里的杜月笙认为在这里是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那么,才是不正常的事情和现象!

郑恩新看见这里以后,他也是顿时什么都明白了,于是,郑恩新就准备在这里是一场鸳鸯戏水的画面了。

不过,郑恩新也不是吃干饭的,毕竟,郑恩新也是一方的土匪,他知道这种事情是绝对不能急的,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还有,万一是自己弄错了意,那么,自己的脸可就丢大了,甚至,他是会认为发生流血事件!所以,到目前为止,郑恩新依然还是乖乖的坐在那里,纹丝不动,是连长田暖横小姐的一根汗毛也是没有动!

不过,这下子可是说是变成了皇帝不急太监急的局面和画面了,因为,郑恩新是出于种种的原因,他是不敢乱来,但是,长田暖横似乎是一点担心和忌惮的事情也没有,他是忽然站了起来,缓缓的走到了郑恩新的身边,然后,长田暖横就和郑恩新在这里是上演了一幕男欢女爱的场面了!

这里是一出偏僻的地方,很少人会来这里,现在,杜月笙是走出去以后,他还是特意是走出的远远地,让郑恩新和长田暖横两个人可以尽兴的玩个高兴和快乐一点!

也就是说在这里的可以说是几乎没有任何的人在这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