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洛伊德说(非原话):人类具有“死本能”,战争是不可能避免的。

研究者说:战争并不是人类的本能,而是原始部落的人类为了获得生存与繁衍习得的一种比较“成功”的社会策略。




新华网华盛顿5月1日电:美国总统奥巴马1日宣布,“基地”组织领导人本•拉登已在美军当天的军事行动中被击毙。

“ 9•11”恐怖袭击的画面仍历历在目,本•拉登一直是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的公敌。现在,世界头号恐怖分子被击毙的消息,引起了全球人民的关注,更是让众多美国民众欢呼雀跃,同时这也被美国政府冠以反恐事业中“迄今为止取得的最为重要的成就”。然而,包括奥巴马在内的我们都很清楚,世界并没有因此而变得和平,相反,也许这意味着更多的杀戮。

战争与复仇,作为人类历史与行为中不可忽视的组成部分,自然吸引了不少学者的研究。来自加利福尼亚大学的人类学家拿破仑•查冈(Napoleon Chagnon)对生活在亚马逊雨林中的一夫多妻部落雅诺马米人(Yanomamo)进行了长达几十年的观察,对部落人口的战争与仇杀做了深入的调查。

通过对仇杀数据的研究,查冈发现,仇杀是原始社会甚至一些国家中最能引起暴力与战争的原因。在雅诺马米人(Yanomamo)的各个部落中,复仇就是战争的最常见理由,但引起战争的最初原因往往是为了“女人”——有生育能力的女人是部落战争中最重要也最受关注的战利品。

雅诺马米人把所有的人分为两大类:unokais(杀过人的人)和 non-unokais(没有杀过人的人)。根据统计,unokais的配偶数量明显地多于non-unokais。在20-25岁青年当中,unokais平均拥有0.80个妻子,而non-unokais平均拥有0.13个妻子。同样,在41岁以上的男性中,unokais平均拥有2.07个妻子,non-unokais则拥有1.17个妻子。这似乎意味着好斗就能获得繁殖意义上的成功,但是查冈并不认为促使雅诺马米人厮杀的是他们好战的本能。他解释说,真正嗜杀成癖的人往往很快就会被杀死,而不会活得长久,有机会娶众多的妻子生大量的孩子延续好斗的基因。所以真正成功的雅诺马米斗士通常非常有自制力,非常精明:他们打斗只是因为在雅诺马米的社会中,打斗是男人提升社会地位的通路。很多雅诺马米男人向查冈坦白说,他们憎恨战争,希望将战争从他们的文化中废除。

由于战争的间歇性,包括查冈在内的研究者不认为“战争是人性不可避免的后果”。他们认为,战争并不是人类的本能,而是原始部落的人类为了获得生存与繁衍而习得的一种比较“成功”的社会策略。芝加哥菲尔德博物馆(Field Museum)的人类学家乔纳森•哈斯(Jonathan Haas)也指出:"如果战争深深根植于我们的生理机制,那么它就会始终存在。然而情况绝非如此。"他说:“战争绝不是像语言那样与生俱来的能力,而后者是一切已知人类社会始终具有的特征。”

在他的文章中,查冈指出,在适应环境的优胜劣汰中,有机体总是倾向于表现出不断促进生存与繁衍的能力,也就是生物学家所说的“整体适合度”(inclusive fitnesses)。对人类来说,这就包括了学习与模仿成功的社会策略的能力。

此外,有机体在生命中拥有两种内驱力:一种是存续的内驱力(somatic effort),一种是繁衍的内驱力(reproductive effort)。这些驱动力总会导致对于包括生存资源(包括食物,水和领土)以及繁衍资源(包括配偶,能提供配偶增加子孙的联盟)的竞争。所以个体,以及由关系紧密的个体形成的团体,为了和他们的“邻居”争夺资源而发生冲突也就成了意料之中的常事。虽然冲突并不一定要采用暴力形式去解决,但一般情况下个体还是倾向于使用暴力,因为通常暴力总能增加个体利益。查冈表示,他并没有假设人类会有意识地提高自己的整体适合度,但他假设在人类的文化传统中,为了目标而奋斗是被认为有价值与值得尊重的。而在很多社会中,获得社会意义上的成功就意味着生理上(遗传上)的成功。

虽然查冈研究的是生活在亚马逊雨林中的部落,但在当代的现实社会中,战争却依然像原始部落里一样,是获得资源与赢得尊重的捷径。我们拥有比雅诺马米人先进得多的文明,却依然会为了生存的资源或者提升个体与国家的地位,以及仅仅为了复仇,犯下一次次落后的错误。

为了生存,并不一定需要战争,但消灭战争,我们要走的路还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