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小时内连发20多条微博,解释为何状告桑兰当年在美监护人


黄健在微博中指出当年桑兰在美国治疗的医药费基本都是由美国当地的TIG保险公司负责,并不像刘谢夫妇所说的“由他们夫妇提供长期医药援助”。


上周五,桑兰将曾经在美的监护人刘国生、谢晓虹告上法庭索赔1亿美元,理由则是刘谢夫妇并没有为桑兰争取权益并存在不当得利、侵犯隐私等行为。在得知此事后,刘谢夫妇在第一时间通过博客表达了自己的失望之情,并陈述当年如何出钱出人照顾桑兰。


面对这样的指责,桑兰经纪人黄健在昨日凌晨2点到上午9点发了20多条微博回应了刘谢夫妇,绝大部分直指刘国生、谢晓虹颠倒黑白和不作为,黄健甚至还在微博中特意提到了当年的一个细节。


“你们(刘国生、谢晓虹夫妇)号称亿万富翁,可是你们只是让桑兰在你们家里住了10个月!说恩人,你们不配,当年浙江同乡会要求监护桑兰,你们拒绝,都是同胞,你们拒绝什么?医疗费又不是你们花的!”昨日凌晨2点,桑兰经纪人黄健开始在自己微博上斥责刘谢夫妇的行为,并认为当年刘谢夫妇在经济上实际并没有给桑兰太多的援助,“刘国生你一年彩票赚几个亿,做了多少年,你给桑兰花了几个钱?居然说恩人?”


除了表达对于刘谢夫妇的不满,黄健还在微博中指出当年桑兰在美国治疗的医药费基本都是由美国当地的TIG保险公司负责,并不像刘谢夫妇接受媒体采访时所说的“由他们夫妇提供长期医药援助”,“桑兰的医药是由TIG保险公司负责,怎么到某些人的嘴里变成了长期的医药援助?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这药是你给的?难道人家没保险?往自己脸上贴金,你是恩人?”


黄健在微博中的言语显得非常愤怒,他认为刘谢夫妇剥夺了桑兰亲生父母的监护权,并且没有履行相应的监护义务,除了在经济上吝啬之外,还在对桑兰的监护过程中存在明显失职。


在发表的微博中,黄健还提到了当年的一个细节,“谢晓虹的儿子在桑兰17岁时候帮她洗澡,并给她买胸罩,干的是人事么?”此后,黄健又提及了谢晓虹的不作为,“谢晓虹你作为当年体操协会授权的监护人,先不管你是不是真心监护桑兰,你连自己的儿子都管不好,让桑兰一个弱小的幼女和她父母和你大儿子、小儿子、女儿生活在一个环境内,你儿子用这种方法,你恶心吗?你有脸说你是恩人吗?我不告死你,让你们流氓横行?”


除此之外,黄健对于自己并没有在刘谢夫妇发表博客的第一时间出面澄清某些事情,从而让桑兰受到众多谩骂而难受。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黄健就表示舆论上一些莫名其妙的斥责让桑兰压力很大,“说实话,你骂我或者是律师都没关系,我们有承受能力,但是那么多人诟病一个残疾的桑兰、一个受过心灵创伤的女孩,这合适吗?”在微博的最后,黄健将责任归咎于自己的失职,“我发现很多人开始诋毁桑兰,甚至是我自己圈子里的人,我感觉对不起她,因为我没有跟不明真相的群众交代清楚,我有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