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爱国者 正文 第四章 入局 5

君好去 收藏 2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9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98.html[/size][/URL] 张三和李四牢记鲁笑的嘱咐,不与任何人说话,走进市中心的最大的假日酒店才敢停步。上午酒店客人不多,门童见他们两人神情萎靡,相貌不同于当地人,自然上来询问。勉强能说几句英文的张三,拿出鲁笑给的一百美元,说,“我们是中国的游客,证件丢了,现在要个房间。” 张三的英语很糟糕,但门童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98.html


张三和李四牢记鲁笑的嘱咐,不与任何人说话,走进市中心的最大的假日酒店才敢停步。上午酒店客人不多,门童见他们两人神情萎靡,相貌不同于当地人,自然上来询问。勉强能说几句英文的张三,拿出鲁笑给的一百美元,说,“我们是中国的游客,证件丢了,现在要个房间。”

张三的英语很糟糕,但门童勉强听懂了他们是中国人,忙热心地找来前台经理。巴基斯坦普通民众对中国很有好感,前台经理倒也不怠慢,他的英文理解能力好,思维也敏锐,听完张三颠三倒四的解释,先把他们带到经理办公室,上了红茶和糕点,然后拨通中国领事馆的电话,略作解释,就把话筒递给张三。

“你好,请问有什么能帮助你?”领事馆接电话的是个男人,声音听起来有股东北口音。

“请问你是哪里?我要找中国大使馆。”

“我是中国领事馆,你所在区域属于我们的业务范围。”

“我还是希望找中国大使馆。”

“先生,即便你找到大使馆,你的事情还会被转到我们这里。请问,你有什么事情?”

早已不满张三口才蹩脚的李四,抢过话筒说,“你好,我们是中国北京来的游客,在山里迷路三天,丢了证件和背包,现在假日酒店,请你们派人过来帮帮我们,我们会承担一切费用。”

“你们在山里失踪三天?请问你们叫什么名字?”

“我叫李三,我的朋友叫张四。”鲁笑警告他们不要信任当地人,不要在电话里说被塔利班绑架,唯有见到中国大使馆的人才可以说出真实身份,他们就商量好了这两个中国人听起来就知道不对劲的名字。

“你们叫什么名字?”话筒传来的东北口音更清晰。

“我叫李三,我的朋友叫张四,我们都在北京央企工作,只要你们给北京打个电话,很容易证实我们的身份。”

电话里沉默一会儿,李四祈祷对方有点东北赵本山的精明,听懂他们的谎话。

“你们在央企什么单位工作?”

“巴基斯坦印度铁路公司。”这是明显的谎言,巴基斯坦和印度是死对头,怎么可能请中国人修建连通两国的铁路?

又是一阵沉默,对方似乎捂着话筒,在和什么人嘀咕。过了五分钟才说,“你们来了多久了?”

“我们来了大半年,在朋友家做客,最近才走,没想到迷路。”

对方似乎有些兴奋,提高声音说,“李三先生,请在酒店等候,我们会派人过去接你们。现在,请把话筒给酒店的人,我会和他们解释。”

“请问你的名字,我们很感谢你的帮助!”

“你客气了,李三先生,我的名字是刘老根。”

李四把话筒交给前台经理,冲着焦急的张三微笑。

前台经理说了几句电话,再次把电话交给李四,李四顿时再次紧张起来。

“李三先生,我已经和酒店前台经理说好,他们会给你们一个单独的房间,你们留在屋里,不要去任何地方,也不要给任何人开门。巴基斯坦的公路条件不太好,我们的人最快要八个小时才能赶过去,请记住,任何情况下不能离开酒店,一定要等我们到!”

“我们一定不离开,请你们快点来。”祖国母亲终于要来了,李四觉得自己应该有哭泣的冲动,可鼻子没有一点酸酸的感觉,他只觉得疲倦,想好好睡觉。

前台经理等他们吃完糕点,安排了一个两张床的标准间,让门童送他们进去。

张三挂好门上的保险栓,一屁股坐在地上,两腿在不停地颤抖。

李四在张三身边坐下,就像过去在塔利班牢房的两百个日夜。李四背靠着墙,伸手按在张三的大腿上,“我们安全了。”

“要等到领事馆来人才行。”张三声音有点哽咽。当梦想成真,绝大多数人不知道该如何应付突如其来的情感冲击。

“你觉得刚才他会开枪吗?”李四问。

张三过了一秒钟才反应过来,“不是说好不要提他吗?不要忘了,他救了咱们!”

“说的轻松,枪口不是顶在你脑门上。”

酒店建于二十年前,房间地毯有些潮湿霉气,闻起来像是当地人吃的咖喱鸡饭藏在地毯下面三个月。两人不是挑剔的主儿,因为他们身上气味好不了哪里去,七个月洗一次澡,仙女也要变味道。他们轮流洗澡,约定每人十五分钟。浴室一天二十四小时供应的热水简直像是人间奇迹,温暖的水流冲击在身上,天下没有更舒服的事情了,两人一共洗了四次。

身披酒店条格睡衣躺在床上,张三看着李四小心翼翼地把换下来的脏衣服放进酒店的洗衣袋里,嘲笑说,“你要把你的臭衣服带给你老婆做礼物?”

“这身衣服是她给我买的,我还要让我家孩子知道她爹经历了什么。”

张三皱皱眉头,李四是个不错的上海男人,就是有些多愁善感。“你有那心思,不如找点东西吃,不然我家孩子她爹会被饿死。”

酒店酒柜上放了些花生、巧克力、薯片等休闲食品,两人洗澡前就横扫一空。整整一天没吃饭,又走了二十公里,他们需要正经八百的食物,不是什么零食。

李四叹了口气,“你不是没给餐厅打过电话,你那么棒的英语都说不明白,我不是更不行。”

张三脸色微窘,他对着电话说了半个小时,耐心的巴基斯坦人换了三个,仍然没能弄清楚他要点什么饭。“他妈的,都说印度英语口音重,巴基斯坦人更可怕,连个房间号码都听不明白。你说,我们就干坐着等他们吗?”

“一定要等,领事馆的人让我们等八个小时。”李四见张三瞪圆眼睛,“别忘了只要有水,我们能活四五天。”

两人没能熬到第四天,甚至没能熬过一天。在房间里困了十五个小时后,他们于凌晨五点钟下楼找东西吃。出人意外,酒店餐厅已经开门,靠窗户处有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人面对手提电脑,一边喝着热气腾腾的咖啡,一边敲击着键盘。他十分专注,看都没看进来的两个中国人。

李四戒备地看了眼窗口的胡子,找了张最远的桌子坐下。等了好一阵子,一个睡眼惺忪的男服务员才慢吞吞地走过来,视而不见两人身上酒店的睡衣,嘟囔着问要什么。张三吸取教训,发挥手语,指着菜单慢慢地伸出一、二、三个手指。巴基斯坦人随便在本子上画了几笔,呵欠连天地走开。

早餐有米饭、大饼、泡菜、羊肉,味道香辣,厨子放多了咖喱,饿的前胸贴后背的两个中国人毫不在意,一盘接一盘地吞噬。等他们吃完,瞌睡的服务员已经崇拜的不得了,以前他只听说过有人能吃下一头牛,现在两个身材普通的中国人让他亲眼见到。酒店住进两个迷路的中国人的消息已经传开,巴基斯坦人同样喜欢八卦。

张三李四住过酒店,正要叫服务员来签单,发现一直睁不开眼睛的服务员正紧盯着电视屏幕,画面播放着燃烧的房屋,爆炸后的汽车残骸,趴在地上痛不欲生的妇女,院子里摆着的尸体和激动挥拳的村民。张三李四对视一眼,起身凑近电视机,他们自然想到了救他们的神秘人。

“上面说什么?”李四急切地问道。

张三费力地读着画面上的英文字幕,低声说,“死了很多人,他们说是美国人干的。”

“这么说他们没抓到人?”

“不知道,等等,让我看看。”张三说,“警察后来到的,现场没有发现任何人。”

“说没说其他的人质?”

“没说,救护人员还在清理尸体。”

“真危险,咱们没人救,也要死在那里。”

“不对,这不是关押我们的镇子,你记得那个清真寺,塔楼要比这个高大。”张三吃力地分辨着画面里的背景。巴基斯坦多数村镇很相似,单凭一副画面,很难看出区别来。“村民说有飞机和炸弹。”

“你说不是他干的?”李四长出口气,“我还担心他没跑出来呢。”

“嘘。”张三瞪了李四一眼,警惕地回头,那个络腮胡子正站在他们身后不远处,专注地看着电视。他注意到张三的目光,摊开手用地道的美国英语说,“terrible, terrible news!”

“Yes。”

“My name is Jones,I am a traveler, what’s your name?”(我的名字是琼斯,是个旅行者。你叫什么名字?)

张三没理睬对方伸出来的手,摇头用中文说,“我不懂。”

“Too bad!”(太遗憾了。)

张三冲李四说,“走,我们回去。”

“你太小心了,他是个老外,哪里懂中文?”

“别说话!”张三忍不住回头再次看络腮胡子,对方走回座位,重新专注电脑屏幕。张三看不出破绽,但隐约感觉事情不对。

络腮胡子等两个中国人走进电梯,喊来服务员,掏出一张纸币说,“他们是谁?”

服务员盯着纸币面额,摇摇头,等对方掏出第二张纸币才说,“他们是中国人,昨天上午住进酒店的。”

五分钟后,络腮胡子知道了想知道的一切,他思考片刻,拿出手机,拨打了几个号码。他不叫琼斯,真名是麦克斯,美国《纽约客》的东亚记者,曾经在中国生活了五年,说的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和上海话。两个中国人进门瞬间他就注意到了,两人电视前的谈话他更是全部听见。他不确定中国人在说什么人,但他知道自己手里攥着爆炸性的独家新闻。

张三和李四自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中国领事馆的刘老根到来已经是上午九点,是他们昨天通话的二十二个小时之后。两人虽然不满,却更关心什么时候能离开。

刘老根不慌不忙,先拿出两幅照片对比两人相貌,又看着个本子问了几个问题,当确认两人是去年在阿富汗被绑架的中国工程师后,才长出口气。两人受雇于一家华裔英国人开的公司,被绑架后英国政府拒绝出面,华裔老板更是混蛋,中国政府知道后也无能为力,只能暗中发放两人的照片。

刘老根的担心更多是个人原因,他昨天上午接了这个奇怪电话,本能地相信两人,当场答应派人去接他们。但没想到放下电话,他汇报给顶头上司,却因为擅自决定而遭到一顿臭骂,严令他不得随便参与。上司是个但求无过不求有功的男人,坚决判断这是个陷害中国人的圈套。无奈下刘老根越级找到领事通报此事,领事答应他今天上午去接人,如有问题需要他个人承担责任。他情知已经大大得罪顶头上司,但想赌一次,如能顺利救出两个被绑架的中国人,他将是国人的英雄,名利双收,会从巴基斯坦调走,说不定会被派去欧美国家。

刘老根有外交官身份的保护,更多担心当地土匪或者塔利班。他没用领事馆的汽车,自掏腰包雇佣了一个当地有车的司机和一个武装保镖。在酒店结帐完毕,他先让张三李四上车,自己站在车外给领事馆打电话。

“是他们吗?”电话中领事难掩焦虑。倘若刘老根出事,他这个领事也有跑不了的责任。

“嗯,是的,我们现在上路。”刘老根不愿意多说。

“他们怎么逃出来的?”

“还不清楚。”刘老根有意大声咳嗽。领事应该清楚美国大力监听巴基斯坦境内的电子信号,中国领事馆自然是美国人的目标。

“你小心,这事成了我会给你请功!”领事挂断电话。

刘老根全强掩兴奋,环视周围,没发现可疑迹象。他没注意到酒店三楼一扇敞开的窗户,有人长焦镜头在不停拍摄他们的照片。

路上刘老根仔细地询问二人如何逃脱,张三和李四早已编好了故事,丝毫不提鲁笑,只说看守的塔利班时间长了,变得松懈,给他们逃跑的机会。刘老根看似不信,狐疑地只看两人。两人心中发毛,但坚持不提鲁笑,他们不是感激鲁笑,而是害怕鲁笑为中国政府的秘密特工,知道他们泄密后会来报复。

刘老根见两人坚持逃脱的故事,也不再追问,渐渐地三人聊起其他话题,气氛变得轻松。当张三问起他的名字,他笑说本名是刘崂山,来到巴基斯坦后因为是领事馆内唯一的东北人,就被改了名字。

途中停车后,刘崂山接到个电话,听着听着,他脸色发青,凶狠地瞪着两个客人。

“谁救了你们?”刘崂山放下电话,厉声喝道。

“我们自己跑出来的。”张三硬着头皮说。

“还敢骗我,很多外国记者已经堵在领事馆门口,说中国政府派出军队进入巴基斯坦,解救了两个被绑架的人质,他们在等着拍你们的照片!”

张三和李四茫然地看着刘崂山,李四说,“酒店里我们没和任何人说过话,消息不是我们传出去的。”

“你们还不说实话,现在就下车!”刘崂山命令司机路边停车。

“我们是中国公民,有权利得到大使馆的保护。”张三硬气些。

“你们身份不明,行为可疑,在核实你们公民身份之前,我不能随便带你们回领事馆。这样,你们可以去当地警察局,他们会帮助你们。”

“我说你就告诉他吧,他是大使馆的,有什么不放心的?那个人不也说要信任大使馆的人吗?”李四对张三说。

张三瞪了李四一眼,不情愿地说出神秘人解救他们的细节。

刘崂山不动声色地听着,心中大惊。他不知道这个神秘人是谁,但很清楚这是个能拯救他职业的消息。神秘人袭击了塔利班的营地,救出两人,但塔利班严守消息,不知怎么地,外国记者听到风声,张冠李戴,认定神秘人参加了美国人的袭击行动。简直乱套了。

刘崂山暗暗盘算,刚才领事在电话中说的很清楚,他不能带人回领事馆,必须要在外面躲着,等风声小了才能回去。两人心知肚明,事后刘崂山的外交职业生涯将画上句号,他将是整个事件的替罪羊。刘崂山并不责怪领事胆小怕事,中国官员素来不愿意有麻烦,尤其外交纠纷,因为只要出事,上面会不分青红皂白地怪罪你,哪怕事情和你一点关系没有,比如流星掉在你的辖区里,肯定不是你能控制的,但除了大呼倒霉外,你只能承担伤亡的责任。

“你哥哥是不是有辆汽车?我们要换车。”刘崂山对巴基斯坦司机说,他不知道这辆汽车已经上了新闻,只是本能地采取保护措施。

“你们好好睡觉,我们现在去***堡的大使馆,我带你们去见大使,到时候你们可要说出实情,这事现在只有大使能帮你们。”刘崂山对张三说道,他看出来张三是两人中的主心骨。

张三默默点头。

刘崂山叹了口气,眉头紧锁地望着窗外,他在有意给两人施压。内心里他很放松,他有了个绝妙的主意,无论神秘人什么身份,中国政府都不会想要真相说出去,外交部将全力保护两人,连带照顾他这个始作俑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