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兵Ⅲ 营门卫兵 (五)

sy65048 收藏 0 6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8.html[/size][/URL] “啊,是的,我爸是刘二宝。”刘闯有些惊讶的看着赵河南脸上的笑意,而与此同时他也发觉了赵河南眼中的那丝泪光,他忙问:“首长,你怎么知道我爸的名字?你认识他……” “是的,我认识他,而且刘二宝是我最好的兄弟……”赵河南说完了这句话后,脸上原来的和颜悦色悄然散开,一股难以言表的痛苦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8.html


“啊,是的,我爸是刘二宝。”刘闯有些惊讶的看着赵河南脸上的笑意,而与此同时他也发觉了赵河南眼中的那丝泪光,他忙问:“首长,你怎么知道我爸的名字?你认识他……”

“是的,我认识他,而且刘二宝是我最好的兄弟……”赵河南说完了这句话后,脸上原来的和颜悦色悄然散开,一股难以言表的痛苦渐渐升腾在眉宇间。

刘闯的心里此时也有些激动,虽然他知道刘二宝是自己的父亲,但是在心中最深刻的印象,也就是几张发黄的黑白照片,父亲对他来说十分的遥远。他没有想到眼前的首长竟然是父亲的朋友,心里也顿时有些激动,忙问:“首长,你……”

赵河南抬手打断了刘闯的说话,说:“小子!别叫我首长,你应该叫我大爷!”赵河南说话的时候,用十分爱惜的目光看着刘闯。

以前刘闯只知道方天勇是父亲的战友,而没有想到这副师长又找上门来了。他看着赵河南眼中的温情,忙说:“大爷,我知道我爸曾在这个部队当兵,但是不知道这里还有他的战友。”

张波给倒来了两杯水,摆放在赵河南和刘闯的面前,说:“刘闯呀,其实你到连队之前,副师长的电话就已经打到连队里来了,只是你不知道罢了。咱们副师长一直在关注着你呢。”

“我刚调来之前……”刘闯听出了张波话里的意思,也就是说自己的调动,很可能与面前的这位副师长有关系。他忙问:“请问,我的调动……是不是您给办的?”

赵河南轻轻的点了点头,说:“是的,是我还在医院里的时候,专程给咱们师军务科打的电话。但是,今天我想告诉你,为什么要调你来这个连队。”

“为什么?”刘闯忙问。

“因为你父亲就成长在这个连队,他牺牲的时候,是这个连的连长……小子,这回你应该明白了吧?当我在抗洪前线,知道你已经来到部队当兵的时候,我就暗下决心,应该把你小子搞到三连来当兵,这是当年你老子的起点,既然来到部队穿上军装了,那就要和你爹刘二宝一样,当个好兵!”赵河南的这几句话说的十分用力,也许是身体虚弱的原因,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儿。

原来刘闯还以为是方天勇下令调动,所以心里从没有一丝的好感。但是现在听了赵河南的这番话,他的心里顿时有了一份感动。入伍前妈妈只告诉自己这是父亲的部队,但是并没有说出父亲具体是哪个单位的。如今竟然身在父辈的单位,刘闯在感动之时也有一番的感慨。

赵河南把目光转到张波的身上,说:“小张呀,对于刘闯你可一定要严格啊,我可是希望他能真正的成材的。”

张波忙点头答应,并又给赵河南的水杯里添水。刘闯转头十分仔细的看着连部里的一切,此时他的脑海中想象着传说中的父亲,当年在这个房间里生龙活虎的景象。接下来赵河南让张波给团值班室打了电话,让团里派个车把他送回家去。顺便他也向张波给刘闯请了假,他想把刘闯领回到自己家中吃顿饭,然后要帮助解开刘闯心中对方天勇的误解。

团部派来的吉普车很快就到了,刘闯跟着赵河南坐进了车里。汽车驶出门岗的时候,哨位上的梁荣生透过车窗看到,刘闯和刚才进门的老大爷坐在车内。梁荣生心里顿时凉了半截儿,看来刘闯真的撞到枪口上了。

柳庆看着军车闪过放下了敬礼的右手,忽然看到梁荣生脸上的不自然,忙问:“哎,你怎么了?”

“啊,我……没事。我……看到刘闯坐在刚才的那辆车里。”梁荣生说着又向远去的汽车看了一眼。

“他在车里?什么意思,这小子怎么了?”柳庆看梁荣生不说话,有些生气的说:“你哑巴了,你是不是知道这里面的事儿呀。”

“刚才有个戴草帽的大爷进部队,这个刘闯和人家闲聊了几句。我刚才看到,刚才那个大爷也坐在车里,看来这个大爷……是首长,是他把刘闯给带走了……”梁荣生说着转头再看远方的时候,吉普车已经消失在了山路的尽头。

“啊!这个刘闯……你们两个瞪着大猫眼看什么玩意儿,那老头是赵副师长!”柳庆说着狠狠的一跺脚。

“我娘啊……我说好象在哪见过,还真是……”梁荣生看到柳庆脸上的阴沉,忙把没说完的话又都给咽了回去。

自从刘闯调到他的手下后,柳庆从没有因为他是外调来的而另眼相看,而且他也感觉到,这个新兵在军事训练上也是把好手,但是总感觉这刘闯的脑袋里少根弦儿,做事说话还有些莽撞,就怕他给班里惹出祸来。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柳庆望着空旷的山路心情也郁闷到了极点。


赵河南的家在师家属院的最后面,他家院中种满了各种蔬菜,让清新的秋风中多了一丝瓜果的香味儿。赵河南把刘闯带回到家中后,先让他在家里休息,然后他安排老伴上街买菜,说晚上要好好招待刘闯。由于赵河南的爱人,当年与刘二宝也十分的熟悉,所以当刘闯站到她面前的时候,也忍不住双眼湿润。

晚饭做的十分丰盛,赵河南端起酒杯十分动情的说:“来,小子,把酒杯端起来,陪大爷干一个!”

刘闯端起酒杯忙说:“赵大爷我不会喝酒,以前在家我妈不让我喝,来到部队会餐的时候,我也没有喝过。”

“哈……”赵河南端着酒杯大笑起来,说:“你这个臭小子呀,你怎么这一点不随你老爹呢,那可是个酒仙儿,他当兵的时候总跑到我炊事班里偷着喝酒,来吧,干了!不喝永远也不会喝,不过呢,你来我家可以喝,在连队里可别象你老爹一样,偷着喝酒了,哈……”

酒杯中浓烈的酒气直冲顶刘闯的鼻子,他憋住气仰头把酒都倒灌进嘴里,并迅速的把滚烫的白酒咽了下去。顿时刘闯感觉到有股火焰,在胸中跳窜冲撞起来。刘闯满脸涨红,忙伸手把嘴给捂住了。

赵河南看着刘闯被白酒辣成这个样子,忙说:“好!喝下了这杯就好了,有你刘二宝当年的那个冲劲儿。”他说着把手里的酒杯举起来说:“二宝兄弟,这杯酒是给你的,你收下吧,如今看到你的儿子也来到部队,是不是很高兴呀,是呀,孩子们都长大了,我们也就老了……不过你放心,你儿子就是我的儿子,我会让他成材的,兄弟,哥又想你了……”赵河南说着扔杯里的酒都洒扬到地上。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