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 正文 第三十八章 南京 再见蒋光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28.html

当然这一些都是后话,何应钦在遭遇袭击后并不急着赶紧撤出这个事发现场,他拒绝了警卫的好意,继续做回自己那辆血腥味十足的汽车,警卫们也以为何应钦怕再次招到袭击而一路加快的前往国防部.

但车内的何应钦十分坦然的吸着刚刚点好的香烟,他淡然的那早已经凉透了的死尸,突然从车厢顶部拿出一把匕首,将前排背部的靠椅上扣出三发弹头似的物体,仔细一看果然是三发子弹,那三个神射手果然对得起这份价钱,从烟头的红点就判断出那个仁丹胡的具体位置,但由于自己担心被误射,所以决定亲自操手,看着自己佩枪枪口微微散发出的热气就猜出这个杀手其实就是何应钦.

“待会将现场处理好!”何应钦说完这句话就闭目养神的躺在那沾满鲜血的靠椅上,毫无刚刚那种恭维市侩的政客样,取而代之的是阵阵的杀气和深不可测的深沉。

“是!”只见前面的司机和警卫头都不回的回应自己的长官,但是却丝毫没有尊重和应有的恭敬。

很快在大量警卫的围追堵截,那三名刺客并没有逃出那巨大的包围圈,在牺牲大量人的情况下终于将那三个死硬分子击毙,警卫连连长恨恨的走过去踢了几脚,“妈妈的,三个人竟然害死我这么多兄弟。”正当那个连长想从尸体上寻找可以证明身份的时候。

“不好,大家快···”那连长看到那中间一具尸体并没有死透,看到他鼓鼓囊囊的腰部,见过世面的他已经猜出这个是什么东西,他刚刚想提醒远处的兄弟时,一阵火热的热浪迎面扑来,他还没来得及说出最后一个字,大脑就陷入一阵空白,而此时不远处的警卫们也被那股热浪给吹飞起来,在天上飞跃了一阵后又重重的坠落到地上,他们大口吐着混杂着内脏的血块,虽然他们反应够迅速,可以就逃脱不了那悲惨的命运,在挣扎了一会就直直的挺在那里,而剩余的警卫则尽职的小心翼翼确保毫无危险后给之前还一起扯皮的兄弟收尸,至于那连长,只剩下他那把还剩的枪托能证明他曾今存在过。

“干得好!回去记得给那个组织两倍的钱!”听到不远处的爆炸声,何应钦满意的点了点头,至于那被祸及的士兵们则不是他考虑的,在他眼里那些尽忠的亲信死多少都无所谓,毕竟在那个年代人命不值钱!

车队就在这诡异的气氛中行向了国民政府大楼,不顾警卫们的反对,何应钦砸开了那本就破碎了的玻璃,阵阵的光芒直接射向了那魁梧的建筑群。

迎接何应钦的就是刚刚过来的薛岳以及他身边的副官于谦,他们也是来觐见蒋光头来索取对新军队的教导权,可是没想到碰到了这个原本在华北和日本鬼子扯皮的何应钦。

“原来是何将军,不知道那阵风把你吹过来,这次和日本人叙旧的怎么样?”薛岳并不喜欢这种政客加军事的人,他们经常分不清这两种感情,导致两方面一事无成!

何应钦瞥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冷笑了一下就走进了大厅里面,那哒哒哒的脚步声越传越远,直到走廊的尽头。

“标准的军人!”于谦一下子看出那身骨绝对是标准的军人,站如松,走如风,一板一眼都透露出经过严格训练的效果,而且最后那一瞥,从那冷冷的眼神他看到的是无尽的杀戮和阴险狡诈!绝对不是政客那种眼神。

薛岳也从惊诧中反应过来,刚刚那眼神对他的震惊太大了,原本算作老相识的何应钦绝对不会用这个眼神看他,虽然他之前看过比这个更加恐怖的神情,但是这眼神竟然出现在这里,不知道那个亲日派在华北究竟发生了什么,导致他变化如此巨大。

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原本信心十足的薛岳一下子担忧起来,他看了看身后的于谦,勉强的笑了笑便又恢复成原本精干的表情,他是一名军人,只能被敌人给摧毁,但是永远别想征服他!

“走,我们去会一会这个何应钦!”

有一阵阵的踏步声从那漫长的走廊传了出来,是如此的坚定!

“请长官,将身上的佩枪交到这里!”两位尽忠职守穿着中山装的中年人迎向了走过来的二人,身为党国要员的薛岳他们自然认识,但是规矩是死的,走近后他们抱歉的笑了笑,“职责所在!”便开始搜身。

薛岳理解的点了点头,等两人搜索确认安全后,“薛司令,总统让你直接进去。”

薛岳点了点头带着于谦走进了总统的书房,他知道一般这个时候总统不会见除了那特定几个人以外的客人,而他有幸就是那几个特殊人之一,推开大门果然看到那个何应钦在和蒋光头再说着什么,只见那蒋光头皱着眉头连他进来都没有发现,薛岳只好自己找个地方坐了下来,他们这几个在私自的时候还是很随便的,薛岳示意于谦跟着他一起品尝下蒋光头的珍藏红酒。

过了好会,在经过一系列的争吵后,蒋光头和何应钦才发现薛岳在那里自顾自的品着自己的珍藏。

“那是1870年得法国红酒!你竟然就给我这么喝了!”蒋光头不吸烟不喝酒但是不代表他不喜好收藏,看到薛岳这么惬意的差不多将那瓶基本见底的红酒,用了比刚刚争吵还高八个分贝的音调高喊着。

于谦看到这么一幕是一愣一愣的,他没想到历史上那些正经的伟人们也有这么不为人知的一面,薛岳在蒋介石面前是如此的放肆,何应钦是如此的阴毒,看来自己还是孤陋寡闻了。

在责骂一番,薛岳答应用自己的年薪请蒋光头海吃一顿后,终于进入了正题,由于蒋光头信任薛岳,而又认识于谦这个前途不可限量的青年军官,并不怎么避讳。

“刚刚敬之和我谈了好久,他建议我加快备军速度,小日本的步伐越来越快!”

于谦惊异的看着那已经一脸政客标准的表情,没想到这个亲日派竟然有如此觉悟,真是人不可貌相。

“从戴笠那里得到消息,小日本现在在又从国内调来两支常备师团,压力不小!”薛岳不顾蒋光头那皱起的眉头继续品着那最后一杯干红,既然已经被敲诈,那干脆坏事做到底算了。

“那你现在所追缴的红军怎么办!整整一年你还没有结果,他们差不多走了半个中国到达陕甘宁那边,那个阎锡山竟然围而不攻!不知道他们签了什么秘密协议!”

薛岳无所谓的没搭理他,因为这是他要的结果,如果他愿意早在湘江那边就将红军剿灭,除了一部分蒋光头的小心思,更大一部分是自己的主观原因,毕竟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自己又不是那个长跑将军刘猪头!

“这是一份我刚刚得到的训练大纲,你看看!”薛岳递了一份文件过去。

蒋光头不屑的拿过来但还是仔细的阅读起来,他的眉头在看文件时是一时松弛一会紧,看到表情如此丰富的蒋光头,何应钦也忍不住探过头想看看这究竟是什么大纲。

蒋光头看过长吁了一口气,军人出身的他明白这份大纲所代表的意义,如果这样施行下去,那军队将会有脱胎换骨的变化,但是那这支军队还会对自己效忠?在这个年代他之所以能叱咤风云,让那么多的军阀对他小心翼翼,靠的就是那支对自己忠心耿耿的黄埔军官,真是这么一批中高层对自己的忠心才让他才做到这个位置,如果这样训练,那么每支部队拥有自己的思想后还会对自己效忠?

“让我再想想!”这道选择题就虽然只有两个选项,但是却是那么的沉重,他担心会再次出现第二个蒋中正,可不改革那部队就无法提上战斗力,在将来的战争中败北的话这也是自己无法接受的!

“报告!戴笠求见!”

在这个关键时刻,那个号称中国希莱姆的戴笠竟然又出现,看来事情越来又有趣了,完全将自己当做身外人的于谦如同看历史剧那样静静的看着这些伟人的一言一行。

戴笠进来后,于谦悄悄的观察着这个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情报机构创始人,矮个子,壮实,深色的皮肤。有点像巴第斯达”,黑马靴,普通的蓝制服,过时的欧式帽子,脸上挂着狡诈的微笑。

这个时候戴笠也发现了角落的于谦,那深邃的眼睛一声扫而过微笑的点了点头,仿佛老相识那样亲热。

薛岳并不喜欢这个平时不现身的隐秘人,和他说话总是感觉怪怪的好像自己完全没有隐私似的,于是他只是礼节性的点了点头就不再理睬那个家伙,戴笠似乎也知道自己的名声并不怎么样,直接走向了蒋光头那里递交了一份红色文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