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远抗日:飞虎战龙 第一卷 初犯清远 第44节 战龙展神威2

flxlrh303 收藏 3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94.html[/size][/URL] 前来支援的鬼子军卡在马路上颠簸着前进,机枪手看见“黑牯仔”他们的身影,连忙扣动扳机。 “哒哒哒……” 子弹就像倾盆大雨般泼过去,机枪凶猛的火力把北江中队一小队遏制在一个凹地里,抬不起头来。 赵队长趴在地上,吐出嘴里的泥沙,用英德客家话心疼地骂道:“小鬼子真舍得浪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94.html


前来支援的鬼子军卡在马路上颠簸着前进,机枪手看见“黑牯仔”他们的身影,连忙扣动扳机。

“哒哒哒……”

子弹就像倾盆大雨般泼过去,机枪凶猛的火力把北江中队一小队遏制在一个凹地里,抬不起头来。

赵队长趴在地上,吐出嘴里的泥沙,用英德客家话心疼地骂道:“小鬼子真舍得浪费宝贵的子弹。”

要知道,游击队的枪支弹药匮乏,队员的枪支大部分是打一枪就要上一颗子弹的老式步枪,甚至是猎枪。每个队员只有五发子弹,一两枚手工粗糙、杀伤力不强的手榴弹。所以,队员们都很珍惜来之不易的子弹,非万不得已不轻易开枪,务求一击必中。

军卡喘着粗气前进,眼看就要突破赵队长的防线。

邓晓龙没有发现敌人狙击手的踪影,他静悄悄地趴伏在一块大石头旁的一堆灌木丛里,可以正面面对支援的鬼子。鬼子的狙击手在他左翼的小山头上,那这块大石头是天然的防弹墙。

邓晓龙轻轻移动狙击步枪,狙击镜的十字准星瞄准司机的前胸。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这个道理,他在八岁时就懂得,这是他从打架中得到的经验,这血的教训他可忘不了。

“嘣——”

一声清脆的枪声响起,邓晓龙开火了。

子弹“嗖”的一声从狙击步枪的枪膛射了出去,邓晓龙甚至听到了子弹从弹夹内钻入枪膛的声音,清脆动听。

子弹带着一种让人心揪的尖啸之音,仿佛一只从笼子里放出来的猛兽,它带着呼啸和忿怒在主人的命令,穿透敌人重重的火网,准确地向目标飞去。

子弹在飞翔。

敌人的卡车也在前进。

子弹的直线距离在两个物体接近的过程中开始出现了偏差,子弹的目标慢慢地从胸前移到了下颌,然后到达了鼻子,再到眉心。在两个物体终于发生亲密接触的那一刹那间,“啪”的一声,子弹穿过车前的挡风玻璃,然后奋力地从驾驶员的脑门上钻了进去。

由于邓晓龙身处的位置较高,子弹从上而下射出,所以绝杀的子弹从驾驶员脑门钻入,然后又从后脑穿出。几乎是在一秒钟不到的时间内,就夺去了驾驶员的所有生机。

驾驶员只感觉到有尖利的物体“突”地击中了他脑门,然后该硬物体就发疯似地钻入了他的肉体,最后又极速地钻出了他的后脑。高速旋转的子弹击断了他的血管,撕裂了他的神经。剧烈的疼痛像潮水一般的涌来,他痛苦得难以自制。他发狂地痛吼出声,但也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鲜血就像喷泉一般地从他的脑后喷射而出,他所有的生命体征瞬间就被蒸发掉。他来不及煞车,更来不及转方向盘,就趴在方向盘上,寂然不动。

赵月娥听到她左翼方向不远处传出沉闷的枪声,连忙扭头回望,再次看见一张花花绿绿的脸,还看见从灌木丛中探出的那杆古灵精怪的长枪。

怪人再次对她做一个“v”字形的胜利手势,然后就轻轻移动枪支。

是友非敌,赵队长放下心来,微微抬起头来往下望。只见军卡就像醉汉,摇摆着醉步。“轰”的一声,军卡以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气概一头撞在右侧的山坡上,不再张牙舞爪。可惜车速不快,军卡并没有翻车。

怪人竟然一枪击杀快速行驶中的鬼子驾驶员,这是什么枪法?

震惊!

震撼!

镇魂!

赵队长被邓晓龙这石破天惊的一枪惊呆了,所有北江中队一小队的队员都被邓晓龙这如神来的一枪惊呆了。一个念头极速地划过他们的脑际:这个怪人难道是九天派遣下来的、专以收割日本鬼子丑恶灵魂为己任的战龙?


鬼子的军事素质果然不错,站在车门边的鬼子见势不妙,纷纷跳车,寻找掩体举枪警戒。一肥一瘦的两个机枪手被震得站立不稳,一个趔趄,几乎摔倒。肥个子机枪手把机枪重新架在汽车顶上,瞄准赵队长潜伏的凹地射击。

“日日日……”,密集的子弹又呼啸而至,赵队长又不得不趴下。扔手榴弹吧,鬼子的距离又太远,这让她几乎抓狂。她不得不把阻击鬼子援兵的希望寄托在那个怪人身上。

怪人果然不负她的厚望,再次开枪。

“嘣——”

子弹如同天边掠过的流星,划出一道连画家也画不出的、近乎完美的、有灵性的炽热弧线向目标飞去。空气被高速的子弹挤压而发出了索魂夺魄的尖鸣,带着邓晓龙的所有希望,子弹无情地钻入了胖个子机枪手的一块坚硬的颅骨里,发出“啵”的一声轻响。

在这种剧烈的撞击下,弹头不免出现了严重的扭曲变形,但是它还是顽强地钻进去,钻进去,钻进去。它在颅骨里面显得极不不安份,它在里面疯狂地搅动,癫狂地穿越,由于激烈的撞击使它开始在敌人颅内不停地旋转。它扰乱了胖个子头颅里面所有的神经和血肉,然后钻到了一滩白茫茫的脑浆之中。这里的防御更加薄弱,它几乎把那些白浆搅得完全沸腾了起来。前进,前进,继续前进。前进中的它又遇上另一堵障碍,只听“嚓”的一声脆响,它就撞入另一块坚硬的白骨,轻易地钻骨而出,随它而出的是利箭似的红白相间的鲜血与脑浆……

邓晓龙一拉枪机,“叮”的一声轻响,一颗黄澄澄的弹壳冒着热气从枪膛里跳了出来,然后他推枪机复位,一颗子弹已经上膛。他的动作如行云流水,犹如钢琴大师在演奏,动作优美,乐曲动听。

只见他再次移动枪杆,预压在扳机上的食指再次轻轻扣动。

“嘣——”,在子弹欢鸣中,瘦个子机枪手找他的同伴在地府练习东洋刀法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棒子国特产:女白领下班后玩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