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重塑中国之“中”:由“养光蹈晦”向“佛光普照”

青衫老祖 收藏 23 1226
导读:突然感到,我们现在所处的世界,已经成为一个纷乱不堪的世界,妖魔横行,人类受难,邪恶猖獗,正义难伸,急需要一个救世主来改变现状,斩妖除魔,还地球一个太平盛世。中国,是时候走出孤立主义,重新高扬国际主义旗帜,出手拯救这个世界了。中国之中,原本就是中央之国的“中”,在几千年中华历史上,中国以“中央之国”的使命感和责任感,大行“天下为公”的王道,令世界尽享中华文明之光。现在,面对一个妖魔横行的世界,中国需要重塑中国之“中”,以“王道”抗击西方的“霸道”,给妖魔立规矩,为全球开太平,让中华文明的“佛光”普照世界。这也

突然感到,我们现在所处的世界,已经成为一个纷乱不堪的世界,妖魔横行,人类受难,邪恶猖獗,正义难伸,急需要一个救世主来改变现状,斩妖除魔,还地球一个太平盛世。中国,是时候走出孤立主义,重新高扬国际主义旗帜,出手拯救这个世界了。中国之中,原本就是中央之国的“中”,在几千年中华历史上,中国以“中央之国”的使命感和责任感,大行“天下为公”的王道,令世界尽享中华文明之光。现在,面对一个妖魔横行的世界,中国需要重塑中国之“中”,以“王道”抗击西方的“霸道”,给妖魔立规矩,为全球开太平,让中华文明的“佛光”普照世界。这也是中国的宿命!


一、婆娑世界:一个被西方魔鬼糟蹋的纷乱世界

佛说我们现在所居的“婆娑世界”实际是一个充满泥泞的世界,因此也是需要佛、盛产佛的世界。前几年,还没有多少不好的感觉,毕竟,世界各国大多数反对霸权,向往和平,一群有志于建设“多极化”“民主化”世界新秩序的政治家,包括德国总理科尔、法国总理希拉克、俄罗斯总统普京、中国几任主席和总理,能够经常坐在一起,共商世界和平大计。所以,尽管那个时候也有问题,有美国这一霸权主义的搅局,但是,世界是有方向的,朝着健康的道路迅跑的。

现在不同了。整个世界好像患了大病,多极化努力遭受空前挫折,一些追求多极化新世界的大国,开始背叛自己的理想和信念,朝着霸权主义和法西斯复归,美国则变得狡猾而权谋,展现给我们的世界,已经成为妖魔横行、人类受难,失去信仰和方向的纷乱复杂的世界。展望全球,已经没有一块安宁的地方。在中东,叙利亚正因为维护国家团结稳定的努力而饱受西方谴责、恐吓,伊拉克仍然处于外国军队的控制之下,巴以和平遥遥无期;在北非,利比亚正遭受其革命成功以来最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一个堂堂的国家领袖,居然无法保证其幼小孙子的安全;在东亚南亚腹地,阿富汗仍然无法真正独立,本拉登在赤手空拳的情况下被美国击毙,极端民族主义的恐怖主义与帝国主义的恐怖主义纠缠在一起,把这里的安全状况搞得一团糟;在东亚,日美同盟、日韩同盟出现狼狈为奸的态势,朝鲜半岛和平与无核化进程受到严重威胁;在中亚和高加索,分裂主义势力和恐怖主义势力依然猖獗,“黑寡妇”们时刻都有引爆人弹的可能。

我们分明可以看到,时下的世界正在被森林法则所操控。白皮肤的西方,正在向有色的阿拉伯世界行使集体暴政!它们十几个国家结成“黑帮”,无视联合国所确定的主权平等原则,无视人类的生存权利,朝着无辜的群众挥舞屠刀,扔下炸弹!它们口头上讲的是“人道主义”,实际行的是法西斯主义;口头上讲的是“人权”,实际行的“霸权”;口头上讲的是制止屠杀,实际行的是“种族灭绝”;口头上讲的是“自由”,实际行的是“由自”(由着西方自己胡作非为)。我必须要问,谁给了它们跨国枪杀他国平民的权力?是联合国吗?是当事国吗?不。谁也没有。如果真要找背后的主谋的话,那答案只有一个,就是法西斯,是希特勒的阴魂!

事实已经证明,西方已经重新为乱世妖魔所控制!在它们心里,既没有人权自由,也没有国际规则,有的只是野蛮和残暴。一个妖魔横行的世界,必然是充满血腥的世界。

问苍茫大地,谁将是救世的佛陀?!


二、斗战胜佛:大道赋予中国的伟大的历史使命

中国有部《西游记》,《西游记》中有个孙行者,大名孙悟空,大号齐天大圣,因护送唐三藏西天取经,遇妖降妖,遇魔除魔,而获“斗战胜佛”尊位。中国,应该成为当今世界的“斗战胜佛”,“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

(一) 中国有独特的文明,不需要也不可能融入所谓的“国际社会”。

长期以来,我们形成一个政治概念:融入国际社会。而且,几十年来不断为之而努力。但是,结果如何呢?结果事与愿违,我们“融入国际社会”努力一再遭到西方的嘲讽和戏弄。这是因为,“融入国际社会”这个概念是西方提出的,而所谓“国际社会”的标准也是西方确定的。它们要求中国融入国际社会,其实质也就是要求中国“全盘西化”,按照它们的标准重新塑造中华民族。但是,由于中国长达几千年的文化渊源,“西方标准”很难与中华文明对接,市场经济的中国特色,实际也是市场经济的中国化而不是中国的西方化。这就不能不遭到西方的猜忌和不满。因此,在西方的话语权中,中国始终是一个“另类”,一个被它们格外关注的另类,一个时常以“人权对话”为借口进行教育、批评的另类。这说明什么呢?中国接受西方“融入国际社会”的提法完全是错误的、行不通的,其实质也是对自身文明不自信的表现。

几十年的实践证明,中国根本无法融入西方所界定的所谓“国际社会”,西方对中国的敌视乃至排挤也不会轻易改变。更重要的是,中国文明一点也不逊于西方文明,在很大程度上讲,是优于西方文明的。特别是经过五四运动以来的历次文化革命,中华文明已经实现脱胎换骨的改造,成为融会古今中外文明精华的新中华文明。这样的文明是创新性的震古烁今的,因此也是具有时代性和强大生命力的。为此,我们必须坚持中华文明的独特性,不断发扬光大中国自己的先进文化,而不需要把“融入西方世界”作为自己的目标。相反,由于西方文明中所存在的“法西斯因子”,我们还应该确立“文明输出”意识,争取用我们的先进文明去改造西方的野蛮文化,引导更多的西方国家融入我们所界定的国际社会——平等和谐民主的国际社会——我们应该相信中华文明的同化力。

(二)中国文明对第三世界有强大吸引力,中国完全可以举起“文明多样化”的旗帜引领世界文明的发展方向。

中国文化以道家为根本,讲求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的天人合一观,追求清净无为、上德不德、以无事取天下的中道治理观,提倡“海纳百川”“上善若水”的文化包容观,致力于“小国寡民,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的大同和谐社会。所有这些,都决定中国不会强行推广自己的价值观和文明,而是遵从自然无为的法则,尊重文明的多样化,与其他文明和谐共存,相得益彰。正因为此,尽管中国以马克思主义作为指导思想,以社会主义作为政治制度,中国也不会在全球强行推动“社会主义革命”,而强调可以超越意识形态发展与世界各国的友好合作关系。

中国如此处理中华文明与其他文明的关系,相对于西方的霸道,无疑对第三世界更有吸引力。之所以如此,是因为第三世界大多不属于西方文明圈。分别属于印帝安文明、印度文明、波斯文明和阿拉伯文明。这些文明在历史上曾经长期遭受西方的摧残,二战以后,尽管殖民主义分崩离析,但是,西方奴役、改造世界其他文明的野心从未放弃,一遇到适当火候,就会发酵、重演。目前正在利比亚发生的事情,正是这种“文明灭绝”野心的具体体现。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高举“文明多样化”的旗帜,无疑是顺天应人的正义之举,必然赢得绝大多数第三世界国家的支持。

(三)西方肆意制造文明的冲突,中国为“自保”也必须肩负起“领袖”使命。“文明的冲突”是西方的世界观而不是中国的世界观。中国是极不赞成“文明冲突”理论的,所以才始终强调多样文明和谐共存。但是,西方的“文明冲突”思维根深蒂固,它们始终把“西方文明”视为这个世界上唯一正确、唯一有资格存在的文明,而对于非西方文明,则采取敌视、打击乃至灭绝的态度。这就决定,我们不要“文明的冲突”并不代表“文明的冲突”就不存在。相反,由于西方野蛮的“文明灭绝”,世界其他文明为自保,就只有拿起“批判的武器”,对西方的世界观和强盗逻辑予以驳斥;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也必须实行“武器的批判”。否则,就无以阻止西方的“文明灭绝”行径。

对此,我们决不能有任何侥幸心理。不要认为西方对于中华文明可以网开一面。不会的。西方所要的世界,就是西方一统的世界。当世界其他文明都被灭绝的时候,中华文明就会成为他们攻击的最后堡垒!我们决不能允许这种孤军奋战的局面出现。我们必须未雨绸缪,及早识破西方的狼子野心,与世界其他一道,结成维护文明多样化的统一战线。孔子曰:“必欲立己,须先立人;必欲达己,须先达人。”我们要保护中华文明不被西方荼毒,就必须与世界其他文明同呼吸、共命运。

无疑,中国,应该成为维护世界多样文明的“斗战胜佛”!


三、养光蹈晦:历经81难的中国逐渐修成正果

那么,中国有能力担当如此重任吗?答案是,完全可以。

首先,中国“拒止跨越”战略初步取得成功,“跨越”之路势不可挡。如果问我近20年来中国的总体战略是什么,我就四个字:拒止跨越。拒止,就是拒止西方的侵略;跨越,就是摆脱长期的弱势局面,形成区域战略优势和长期发展能力。为实现“有效拒止”,中国提出“非对称优势”概念,着力打造杀手锏武器,令侵略者不敢轻举妄动,在总体弱势的情况下确保国家安全;在此基础上,潜心养光蹈晦,进行重大军事创新和科技创新,实现重要领域的重点跨越,形成更强大的制衡能力。这两年,中国突然连续曝光先进军事科技,包括歼20、15、18;东风21D;天河一号;天宫一号;北斗系统;反卫星武器;航空母舰;隐身双翼导弹快艇;昆仑号两栖登陆船坞;轰六改;预警飞机;巡航导弹;反舰导弹等,大有军事科技“井喷效应”。种种迹象表明,中国已经走出“有效拒止”下的“养光蹈晦”阶段,开始进入“有效拒止”下的“跨越拓展”阶段。中国崛起已经势不可挡。

其次,中国有能力实行“软实力”外交。有人认为中国没有“软实力”外交,这是不正确的。所谓软实力外交,无非就是价值观输出性外交,依靠文化魅力吸引世界。中国的软实力外交与西方不同,不是把经济援助与人权挂钩,而是不把经济援助与价值观挂钩。这实际上就是中国的“软实力”外交。中国的经济援助是在尊重文明多样性和主权完整的基础上开展的,本身就包含中国的世界观和价值观。所谓“无为则无不为”。如果中国也把经济援助共同价值观挂钩,那就不是中国的软实力外交,而是对西方外交的邯郸学步,最终会失去自身,找不到回家的路。

再次,中国的经济实力也正转化为世界影响力。有位哲人说:没有永久的朋友,只有永久的利益。这话,没有过时。所谓外交,交的就是利益。由于中国经济实力日益增强,与中国交往所蕴含的巨大利益也越来越成为世界各国与中国深化合作的“粘合剂”和吸铁石。中国手中越来越多的经济牌,也成为中国纵横捭阖的重要王牌。3万亿外汇储备的确超出中国的实际需要,但是,适度规模的外汇储备也是中国开展订单外交、能源外交、市场外交的重要砝码。以商品、投资和货币流向世界来展示中华文明的魅力,要比炮舰有效和受欢迎。

第四,中国主导的多边组织正为世界提供一个新的“结盟”形式。中国实行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不搞军事同盟。但是,中国并不反对与友好国家在非军事领域组成“盟友”关系,因此,不仅积极参与国际多边合作,还致力于发展中国主导的新的多边合作组织。老的有上海合作组织。目前看,上海合作组织正由经济合作向更广泛的安全合作延伸,有望向确立集体防务演进;有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目前已具有深化防务合作的势头;有金砖国家峰会。这是一个真正代表第三世界的峰会,它的崛起和壮大,极有可能成为“G8”的抗衡力量(俄罗斯已经人在曹营心在汉,G8的实质是G7)。还有中非合作论坛,亚洲博鳌论坛等,这些组织所确立的“盟友”关系,极大的提高了第三世界的话语能力,也大幅度提升了中国的国际问题发言权。

中国正在恢复第三世界的旗帜地位!


四、菩萨心肠与霹雳手段:中国要敢于用非和平手段推动和平

中国的心肠是菩萨的,因为,中国提倡的价值观是“平等与和平合作和谐”;但是,中国要把这些价值观推行到全世界,却需要在一定条件下采取“霹雳手段”。因为,中国的“平等与和平合作和谐”的价值观,与西方的霸权主义价值观根本就势不两立。面对霸权主义的咄咄逼人,仅仅采取“教化”手段是不够的,而是需要些硬手段的。必要时,也必须采取“非和平”手段来促进和平。

什么是霸权主义?

霸权主义首先是文化帝国主义。它们妄图用它们的文化取代地球上所有文化,形成西方文化一统天下的局面。与之相适应的就是“文化灭绝”政策,他们就像“阿凡达”中的强盗,企图用“推土机”把所有非西方文明铲除干净;而文化灭绝的直接结果,就是种族灭绝。因为,文化是种族存续的根本。没有中华文化,也就没有中华民族;没有阿拉伯文化,也没有阿拉伯民族。就像骆家辉,他虽然长了中国脸,但却是美国心,地地道道的美国人。所以,它经常严厉指责中国,并明确说自己是美国人。如果中华文化被灭绝了,完全西化了甚至美国化了,所有中国人必然都成为“骆家辉”;奥巴马也是如此,他长了一幅肯尼亚脸,但不是肯尼亚人,而是美国人,美国总统,所以,他在空袭北非国家时也毫不手软。总之,以文化灭绝实施种族灭绝,是西方的阴谋和梦想。

其次是军事帝国主义。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灵魂。西方要搞文化灭绝,当然会遭到世界其他各国的强烈抵制。为扫清“文化灭绝”的障碍,它们不惜采取军事手段。为此,他们提出“人权高于主权”的口号,这个口号完全可以置换为“西方文化高于主权”,你不接受我的文化,你就没有主权。他们在利比亚、在中东所干的事情,无一例外都是以军事手段搞文化灭绝的“推土机”政策。这与老子所批评的:“上礼为之而莫之应,则攘臂而扔之。”如出一辙,典型的强盗逻辑!

由霸权主义的本质所决定,霸权主义是世界一切罪恶的总根源。有文化灭绝,就有文化保护;有军事入侵,就有军事抵抗;有霸权主义的白色恐怖,就有反霸权主义的红色恐怖。现在世界所存在的三种势力,极端民族主义势力、恐怖主义势力和分裂势力,无一不是霸权主义横行造成的。任何国家所面临的分裂主义势力,背后都有西方霸权主义的操控和支持;拉登式的恐怖主义,也由霸权主义一手造成。因为你要灭绝阿拉伯文化,所以拉登就走上反抗的道路(当然,拉登把恐怖主义袭击的对象对准平民,已经把自己放到邪恶一边了。如果拉登炸毁的是美国军舰或飞机,那他的举动可以视为英雄;他炸死的都是无辜群众,就成为反人类的恶魔。对此,必须划清界限。但是,霸权主义应该为恐怖主义的产生承担历史责任,这是确定无疑的。)更主要的是,军事入侵本身,就是最大的邪恶!它不仅荼毒生灵,而且制造仇恨,破坏和平,是人类社会最大的公敌!

面对西方的文化灭绝,中国当然可以用说服的手段,教化的手段。但是,光靠说服不行怎么办?特别是当帝国主义的推土机推到我们家门口时怎么办?毫无疑问,我们只有拿起武器,干它娘的了!正如我的签名所说:以杀止杀,可杀;以战止战,可战!

打仗出和平,这也是真理。中国30多年不打仗了,是好事,也是坏事。好就好在我们可以集中精力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坏处也显而易见,就是和平日久,危机感和忧患意识都显著下降了,有的已经没有打仗的勇气和胆气了。回忆下新中国成立以来的战争史,还没有一场战争不为中国带来胜利果实。第一场是抗美援朝,两次把美国联军打回谈判桌,打出了中国的威风,也打出了中国周边的和平;第二场是对印自卫反击战,面对美苏英等国支持的印度,中国军队英勇善战,一举打入新德里,维护了中国尊严;第三场是珍宝岛保卫战,我一个连的官兵,愣是打跑了苏军一个坦克营,维护了我领土主权;第四场是援越抗美,我高炮部队击落了无数架美国轰炸机,对越南军民给予了坚强的后勤支持,打得美国国力衰落,面对苏联的争霸,不得不同中国建交;第五场是对越自卫反击战,以及西沙保卫战,粉碎了越南的侵略阴谋,维护了我领土主权完整,也打出了30年的和平。

所以,如果霸权主义太过猖獗,中国也应不惜采取非和平手段。利比亚的景象,绝不能在中华大地重现!也不能在中国周边国家重现。所谓唇亡齿寒,如果霸权主义者把战火烧到中国周边,中国也绝不能坐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阎学通力驳多数派:中国应承担与自身匹配的责任

[访谈对象]


阎学通: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教授。最新著作《古代中国思想与当代中国力量》已由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


[访谈动机]


最近,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阎学通教授在美国《国际先驱论坛报》和新加坡《联合早报》发表内容相关的两篇文章,引起了国际舆论的关注。前一篇题目为《大国应该拥有怎样的自信?》,后一篇题目为《中国行为的根源》。


在文章中,阎学通再次挑起有关中国是否应该承担更多国际责任的争论。他将中国学者以及战略研究者对本国外交政策性质的讨论划分为两个学派:一派认为(也是主流派),国际社会要求中国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只不过是西方国家的一个阴谋,打算通过强加给中国更多的国际责任来耗尽我们的经济资源。而另一派则认为(少数派),国家需要在国际事务中表现得更加大胆和自信,这种行为方式才符合中国作为一个世界强国的新身份。


阎本人“坚定地站在”少数派阵营里面,他说“如果中国想要重新获得世界强国的地位,那么它就必须表现得像一个世界大国。”


而阎学通也饶有趣味地将主流派称之为“中国学派”;而将少数派称之为“传统主义”学派。在阎学通看来,之所以称之为“传统主义”学派,是因为他从先秦时期的先哲思想中受到了启发:“中国古代哲学将实际能力和道德都看作是构筑强劲持久的全球领导力所需具备的必要条件。为了让自己成为一个逐渐崛起的大国,并且还能受到世界上其他国家的欢迎,中国应该充当一个仁慈的权威,肩负起更多的国际责任,以提升它的战略信誉度。”[先驱语录]


★不承担责任带来的伤害远大于承担责任所付出的代价。


★所谓“我国应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是指我国承担世界“第二”的国际责任,而不是承担世界“第一”的国际责任。这个“度”是很清楚的。


★我国外交政策正处于韬光养晦和有所作为之间的矛盾过渡期。以何者为主还不明确,二者相互矛盾对立,而不是相互补充。


[作者]《国际先驱导报》记者 邓媛 发自北京


敢于承担责任是有收益的


《国际先驱导报》:你认为,自2008年奥运会在北京举办以来,中国分析家对中国该不该承担更多国际责任的认识出现了分野,为什么分野出现在2008年之后?是偶然还是必然?


阎学通:2008年中国在金融危机的背景下举办了北京奥运会。金融危机从反面证明中国的经济实力:在危机之年仍能保持8%的经济增长;奥运会则从正面证明了中国财力雄厚:世界公认这是有史以来最豪华的一届奥运会。这两个事件促使全球范围内出现了广泛的“中国责任论”。中国媒体大多认为,“中国责任论”是西方的阴谋,是让中国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从而破坏中国的经济建设。面对“中国责任论”上升的趋势,我们有两个问题需要回答:


第一,当世界认为中国是世界第二时,我们该怎么办?问题的关键不在于中国是否是世界第二,而是世界认为中国是世界第二我们怎么办?我们只有两个选择,或是改变世界的看法,让世界相信中国不是世界第二;或者按世界第二的地位制定政策,维护中国世界第二的利益。我个人认为,我们没能力让世界相信中国不是世界第二。


第二个问题:面临当前国际环境,我国是多承担一些国际责任对我国有利还是少承担一些对我国有利?“中国学派”认为,承担国际责任对中国不利;而我认为,不承担责任带来的伤害远大于承担责任所付出的代价。


Q:“不承担责任带来的伤害远大于承担责任所付出的代价”,有实例来说明吗?


A:承担国际责任是有收益的。例如,我们支持联合国对利比亚进行的制裁,在履行道义的同时并未损害我们在利比亚的利益,其结果是卡扎非说危机过后将与中国进行石油合作。我们从利比亚大规模撤离人员,付出经济代价,其结果是连一贯反华的《纽约时报》都发表文章说,美国应该向中国学习,不应在撤离之前就提出制裁利比亚的政策。


相反不承担责任则是有害的。例如,在利比亚设立“禁飞区”问题上,我们投弃权票,招致了多国批评,包括了一些阿拉伯国家。我问一位东南亚的外交官:中国、俄罗斯、德国、巴西、印度5个国家弃权,为什么你们只批评中国?得到的答复是:因为是中国带的头。我又问:为什么你们不认为是印度、俄罗斯、巴西或德国带的头?答复是:因为中国是5个国家里最强大的。另一个例子是我们在朝鲜半岛南北冲突中的立场,无论是“天安舰”事件还是延坪岛事件,中国政府都不表态支持任何一方,其结果是其他国家认为中国是不负责任的国家。


我们现在可以做一个“马后炮”的假设。如果我们当时使用否决权反对建立禁飞区,即使仍然拦不住法国、英国、美国等发动对利比亚空袭,然而,现今的利比亚困局会让人记住:当初是中国反对建立“禁飞区”的,如果接受中国建议就没有今天的利比亚战争,甚至连美国的共和党都会以此来批评奥巴马的决策失误。


我国在利比亚问题上的撤离、制裁和弃权三项政策,成为承担和不承担国际责任的正反两种例子,可以说明,采取承担责任有所作为的政策,我国可获得国际社会的支持和肯定;而采取不承担责任的政策,则会遭到国际社会包括第三世界国家在内的批评。当我国不去承担责任时,对自己造成的伤害反而更大。

韬光养晦到有所作为的矛盾期


Q:中国为安全和尊严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度”在哪里?或者说哪些责任我们可以承担,哪些责任我们不能承担?


A:所谓“我国应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是指我国承担世界“第二”的国际责任,而不是承担世界“第一”的国际责任。这个“度”是很清楚的。我国处在世界第二的位置,就承担第二的责任,而不是世界霸主的责任。例如,我国在中东没有主导地位,因此中东不是我国发挥主导作用的地区。在利比亚问题上我们不应提供领导作用,但我们应有明确的政治立场。我国的实力地位应是我政策考虑的基础。我国在各种世界事务中都应承担与实力地位相等的责任。如果是在全球性的经济问题和政治问题上,我就应承担世界第二大国的责任,如果是全球性的军事问题,我就不能承担世界第二大国责任,因此我军事力量还未达到世界第二的水平。


Q:还是按中国的发展水平来定我们能够承担的国际责任?


A:大国所承担的责任当然是要以物质力量为基础,在任何条件下都应如此。但是当前外交思潮的分歧是关于物质力量运用的问题,是运用力量做好世界第二还是不要做世界第二的问题。例如,我们在非洲地区的政治影响力远大于中东地区,那么我们在非洲可发挥作用的空间就远大于在中东。然而,按“韬光养晦”的思路,则是在全世界任何地方都不要发挥作用。我认为,我国应按照在不同地区力量差别来运用力量。实力强的问题上多承担责任,实力弱的问题上少承担责任。


总而言之,我国应该承担与我们实力相等的责任。我国经济实力超过美国,也不必然是世界第一强国,因为世界第一强国的力量基础是军事力量。当中国没有超越美国的军事力量时,中国不可能是世界第一大国。依据具体的实力地位承担更多国际责任并不会破坏我国的经济建设。


外交政策应当随国际地位而调整


Q:有外部分析人士认为,中国外交目前给人的感觉是机会主义外交,不符合一个世界强国的新身份,你对此怎么看?


A:外部认为我国是机会主义外交,这反映的是我国外交政策上的矛盾,韬光养晦和有所作为两者之间缺乏主导方向。目前韬光养晦是主流,但它呈下降趋势;有所作为是支流,但是呈上升趋势,这是外部认为我们是“机会主义”的原因,也是我国未能在国际舞台上表现更自信的主要原因。


Q:言下之意,中国外交政策正在两种思潮中激烈摇摆。


A:是的。为什么我国开始是撤离、同意制裁,然后设立“禁飞区”时投票弃权?说明我国外交政策正处于韬光养晦和有所作为之间的矛盾过渡期。以何者为主还不明确,二者相互矛盾对立,而不是相互补充。现在的情况是两个原则相互伤害,相互抵消对方的作用,而不是相互平衡。两者内耗的结果影响政策发挥作用。


Q:为什么目前“中国学派”会成为多数派,而“传统主义”学派成为少数派?你在文章中判断“少数派”上升的依据又是什么?


A:国际关系理论是否成为主流不取于决于理论本身是否正确,而在于是否被政府接受。所以“中国学派”和“传统主义”的地位不是由理论本身决定,而以国家选择以哪种理论为主导思想决定的。现在是先有韬光养晦原则,后有“中国学派”,“中国学派”又是与这个原则一致的,所以它现在是主流。


目前在政府的外交政策中,不符合韬光养晦原则的行动已经出现。利比亚撤离是典型的不符合韬光养晦原则的。过去发生的印尼海啸、雅加达的反华暴乱、马德里烧“中国城”事件,我国政府从来没有采取大规模撤离行动,这符合“韬光养晦”原则。海外遇到事情,低调、不报道、不声明、不宣扬。但是在利比亚问题上,我们采取了不同以往的行动,大规模撤离并且派军舰和军机参加,这引发了铺天盖地的媒体关注。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不撤离是不承担国际责任的行为,而撤离事关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形象。另外,我们还帮其他国家的1200多名人员撤离了利比亚。


Q:你现在甘当“少数派”,主要出于认为现在中国的外交政策应当改变?


A:对。我认为,中国的外交政策应当随着国际地位而调整。从常识上讲,一国的国际环境在30年后会发生很大的变化,然而一国坚持执行30年前制定的政策,而这个政策仍是利大于弊是难以想像的。与时俱进是制定外交政策的常识,即随着环境的变化调整政策。如果观察今天的世界大国,我们可以发现,没有哪个国家还在执行1990年的外交政策了。因为国际环境是发生巨大变化的。

---------------

哈哈,看来青衫老祖并不孤独哈.有大量同盟军.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