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事件:惊天大阴谋(3)

第一章 穆斯林阴谋论者的层层谎言

敏锐的历史观察者都会知道在每一个重大事件后,总有一个或多个阴谋论随之而生。“中情局杀了亨得里克(Hendrix)”,“教皇谋杀了约翰。连侬(John Lennon)” ,“希特勒是半狼人”,“外星人复制了尼克松”,等等。越是重大的事件,就有越多的流言。

因此,围绕9.11事件也生出相当数量的阴谋论就毫不奇怪了。令人伤心的是,毫无例外的,总有一小撮的容易上当受骗的人却愿意去相信那些不着边际的流言,全不理会事实和理性分析。

其中一个关于9.11事件最荒唐而且受到阴谋论者狂热崇拜的故事是:在一个叫本•拉登的魔鬼天才的主谋下,19名恐怖分子制造了这一恐怖事件。他们除了“仇恨我们的自由的价值观”外,并没有别的动机。

这些漫画传说的制造者,从来不理会事实。为了在网络和其他媒体上去推广他们的垃圾理论,他们编织精心的妄想和无法证实的流言,以至于一些平时很理性的人也中了他们的蛊惑。其实,这些垃圾是不值一驳的。但这些妄想神话产生的影响,却需要一点点理性分析。

这些疯子竟认为极端主义的布什政府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没有参与组织,如果可能的话甚至会予以阻止那袭击。他们盲目地忽视了这些极为可疑的事实:

美国空军事前突然撤销战备状态,与中情局有关的航空公司股票发生大额内部交易,袭击发生时布什的可疑行踪,世贸中心的控制爆破,五角大楼的导弹袭击,以及其他表明布什-切尼集团于背后策划的种种证据。这些穆斯林阴谋论者顽固坚持那个愚蠢的剧本:19个阿拉伯人以某种方式同时劫持了4架飞机,在美国上空飞行了两个小时,然后分别令其撞毁在极为重要的建筑物上,而美国情报部门事前对此竟毫不知情,美国空军对此也束手无措。

为了维系这个不可能发生的神话故事,他们被迫发明更多荒诞的东西去掩盖其核心的谬误,也因此其谎谬的程度膨胀到了一个令人叹为观止的地步。

对於这种登峰造极的愚蠢,是很难一一给予理性分析的,但我们还是要尝试一下。然而,这些穆斯林阴谋论者有一个特徵要先指出:如果谎言的某一部分遭到揭露,他们总能毫不费力地改变他们所谓的证据来企图补救;一个妄想万一被揭穿,他们就简单地再发明一个,然后完全否认前一个的曾经存在;最后,当绕了一个迷雾漫漫的圈回来,他们又会重新发明原来起点的那个妄想,还要否认其曾经被揭穿过。这是他们最喜欢玩的“幸运轮”游戏,以此来避免自己的思想被自己的(非) 逻辑所戳破。

根据这些“幸运轮”的实践者,19个阿拉伯人用手枪、小刀、纸箱刀,和胡椒喷雾制服了机组人员和乘客,用偷运上机的电子导航设备将飞机开赴到目标。

即使是对最乐于信从的穆斯林阴谋论者,这样幼稚的谎言也要求他们必须把一切理性怀疑的思想抛开

首先,他们有意忽略了一个事实:冲撞双塔楼的那架飞机上根本就没有阿拉伯人!如果有,那他们也一定是躲过了所有的监视录像而且又没有被登记在乘客名单上。但这些难堪的的问题对那些身处梦幻世界的穆斯林阴谋论者来说是太平淡无味了。他们在喉咙里咕噜道:那些人肯定是用了伪造证件 (却从来不进一步说明是谁用了谁的证件,也不说明他们是怎样发现劫机者真实身份的)。

然后他们马上就跳过这个问题,讲述那些虚构人物怎样因为看上去可疑而遭到搜查的令人兴奋而又阴险的故事。但是,不可避免地,越多谎言只会使后来的谎言更难编织。如果曾经被怀疑和搜查了,那么他们又是怎样带着那些武器登上飞机的?如果要在局限空间里用喷雾剂,那他们也会中招吧?当然,除非随身行李里面有防毒面具。

“对不起,先生。你行李里面为什么有手枪,小刀,纸箱刀,防毒面具,和电子导航仪?”,“噢,是给你奶奶的礼物?很好,上机吧。”一边说,那个安检人员一边嘀咕:“奇怪,这是第四个阿拉伯人(却没有阿拉伯名字)带了手枪,小刀,纸箱刀,和防毒面具上机了。为什么每次这些人经过那监视录像就不动了呢?今天真邪门……”

只需要问一些类似的简单问题,就会使阴谋论者飞快地来一个大跳跃:我们知道他们在机上。因为他们是用自己的信用卡买机票的!如果他们用了自己的信用卡,那又何必用伪造证件呢?

此刻,那掩饰谎言的“幸运轮”转得可快了,因为他们必须比理性分析快一步。他们会说:我们在飞机坠毁现场找到了劫机者的护照。“看,就在这里!”他们大大地松了口气,狂热的脸上充满了精神错乱者可能恢复清醒时的光彩。

奇怪了,他们用伪造证件上机,却带上真的护照?到了这时,“幸运轮”完全转了一圈。阴谋轮者不耐烦地宣布:“谁说他们用伪造证件的?我们知道他们坐哪个坐位上!他们的登机记录是清清楚楚的!”然后,“幸运轮”又转开了。那他们为什么不在乘客名单上?“笨蛋,他们冒充了其他乘客!” 等等,等等。

最后,出于对这些循环的创造性妄想彻底的叹服,理性怀疑者们只好放弃这一圈游戏,进入下一个问题,以便看看这个令人赞叹的愚蠢故事进一步展开时有没有什么更令人惊喜的事。“为什么护照能躲过那场使整架飞机及所有乘客都化为灰烬的坠毁事故的?”当然了,答案就是一例奇怪的巧合了,就是那些时不时发生的奇异之事喽。比如:一个人连续四星期赢了六合彩,虽然机率很小,但还是会发生的……

这是阴谋论者喜爱的另外一个推绎方式:“渺茫比赛”。比赛规则是: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作出一个结论,然后再假设一系列极不可能的事情和难以置信的巧合去支持这一结论,完全不理会其中任何一件事的不可能性,只是模糊地坚持不可能的事有时会发生的

(在他们的世界里,什么都是有可能的)。有一个叫“奥迦刀片”的原则:如果没有相反的证据,最简单的解释就是正确的。阴谋论者讨厌“奥卡姆刀片”。

纯粹出于娱乐的因素,我们就放过那19个隐形阿拉伯人的故事吧。我们再来看看他们是怎样劫持飞机的。

劫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劫机的同时又不让飞机驾驶员向地面控制塔发紧急警报就更难了。机师只需要按下四个号码就能发出劫机警报。那些穆斯林阴谋论者却不理会其解释究竟有多少真实性:那些隐形劫机者用小刀,纸箱刀,和喷雾剂(当然他们都戴上防毒面具了)等残忍的手段威胁机上人员,并最终控制了飞机,同时又能阻止机师按下劫机警告密码。不是一架飞机,而是四架飞机!此时,阴谋论者不得不开始“渺茫比赛”了。

总之,那些无比幸运的劫机者最终控制了飞机。其中四个劫机者以惊人的技巧和自信冲向那烈焰的终点;以钢铁的意志完成了与阿拉的极速会面。全因他们对“我们的自由”的病态仇恨,对***教的狂热崇拜。

这就奇怪了,根据穆斯林阴谋论,那些劫机犯在殉难前的晚上还饮酒和泡美女,甚至在酒吧里留下了他们的《可兰经》---真是一帮完美无瑕的***教徒啊----然后第二天早上五点就起床完成了历史上最为庞大的秘密行动。我们甚至要相信劫机犯们在去机场的路上保持清醒的头脑,用阿拉伯语的飞行手册学习飞行---因为他们把这些手册留在了出租车上,以便等我们去寻找和发现!

更有趣的是:据说他们的飞行经验,此前仅限于飞行模拟器和轻型二人座螺旋桨飞机(CESSNA) ,但这并不妨碍他们以不可动摇的自信控制大型的波音客机并技巧纯熟地撞向目标。

如果他们真的只是用这些全世界都有的工具练习飞行的话,为什么他们不在中东,而是冒被美国情报机构发现的危险千里迢迢跑到佛罗里达州学习飞行呢?但这样的合理推断在穆斯林阴谋论者的云雾世界了是不存在的。他们已太沉迷于那“脑子幸运轮”游戏里,以至于不能明白他们的造谣是完全不可信的了。

胜利的造好了一个循环来支持那神秘阿拉伯人存在的理论后,穆斯林阴谋论者又要面对为什么没有飞机残骸的困难了。任何看过第二架飞机撞向世贸中心的录像的人,都会相信那飞机其实是充满炸药的。一般飞机撞击的样子绝不会是那样的。

那些阿拉伯人有没有偷运炸药上飞机,在飞机撞击的刹那引爆炸药,并完全蒸发了飞机?这对于穆斯林阴谋论者也是有一点困难的。于是,他们只好发明新的物理定律来维系他们的妄想。

没有炸药。也不是内鬼干的。飞机是因为本身载油爆炸而蒸发的!真神奇啊!航空油(也就是汽油) 最高的燃烧度是800 C。怎么一下子拥有了强爆炸药的可怕特性而使65吨钢-铝钛合金的飞机变成了一绺轻烟呢?这种型号的飞机含有15吨的钢和钛金属,而这些材料的熔点都起码是汽油最高燃点的两倍---更别说沸点了---只有达到了沸点才能把飞机蒸发掉!另外还有50吨的铝。换句话说,每燃烧1公升的汽油,竟然能够蒸发2.05 公斤的合金金属。

对于穆斯林阴谋论者来说,这些难堪的事实只是模糊地以“莫名其妙” 来驳回---其实这适用于任何他们不能回答的事实和逻辑。象一个魔术师从帽子里变出一只兔子,他们死死地坚持汽油燃烧具有极其灾难性的爆炸特性----虽然,这一点迄今为止在科学上不能证知,但却已经由他们在这一事件中被发现。

但是他们忽略了在航空史上,迄今还从来没有一架飞机因航油爆炸燃烧而彻底蒸发的例子。这些呆小症患者的小脑袋肯定是把好莱坞电影里夸张的场景当成现实了。“谁都知道飞机撞击后会爆炸消失的。”他们极为自信地说,“你看一下布鲁士.威利斯的电影就知道了。”可以举些别的例子吗?既然是谁都知道的事情,除了布鲁士.威利斯的电影,总还得有别的文献记载吧?

这时候,阴谋论者们可能感觉到被逼到墙角,他们眯着狡猾的眼睛,计划着一个轻而飘的后滚翻逃跑。

“啊,飞机从来没有撞过摩天大楼上,所以这是很难说的哦” 。他们阴险地咧着嘴。

——其实呢,航空史上飞机撞到大楼上好多次了,但从来都没有残骸蒸发掉。

“但那都不是大飞机,也没有那么多油!” ,他们会歇斯底里地尖叫着否认。

——可是,飞机不大,那也就没有那么多金属需要蒸发呀。

“是啊,但那不是劫持飞机!”

——莫非航空油的燃烧特性,每次都会因为飞机失事的原因不同或事故因素而不同的喽?“你就别开玩笑了!”

尽管与建筑物相撞的机会很小,但飞机撞到山,街道,地面,和其他飞机,以及因炸弹爆炸而被摧毁的例子还是不少的。但从来没发生飞机遗骸因此而蒸发。现在,阴谋论者又玩开了“幸运轮” 游戏了:“谁都知道飞机会因爆炸而粉碎消失的。”

毫不费力地在“谁都知道”和“这从来都没有发生过,所以谁也不知道”之间穿梭,阴谋论者们彻底地说服了自己:撞击世贸大楼的飞机没有炸药,也象其他飞机一样,它们都爆炸成碎末而蒸发掉了” 。他们的“幸运轮” 转啊转……

但他们要面对的困难还有很多。他们只好反复创造性地阐述汽油新发现的极巨破坏性的燃烧特性。另外,还得解释那些阿拉伯人如何操纵世贸大楼干净利落的垂直倒塌。当然啦,最容易的解释莫过于大楼都是由于大火燃烧而倒,而不是由于受控制的定向爆破。

因此,也就有必要暂时地抛弃热动能第二定律而提议汽油那难以置信的破坏力,并且要违反能量转化定律使其循环第二次燃烧。你看,汽油不但要燃起那撞击时巨大的火球,还要蒸发65吨的飞机;然后再来第二次,在撞击点以2000C燃烧一个小时使那摩天大楼象牛油般熔化;最后,还能沿电梯槽流下,引起整栋大楼的大火。在我读书时,有一个(火商) 的理论:汽油只可以燃烧一次。就算没有读到初中,这在现实中谁会都看到的呀。但穆斯林阴谋论者可不管这些,他们宣称约34吨的汽油的非凡特性:

1.完全可以蒸发65吨钢铝钛金属的飞机

2. 剩余的燃油剧烈燃烧仍能引起撞击点的建筑钢筋溶解(钢筋的熔点是汽油最高燃烧温度的两倍)

3. 同时,再剩下的燃油顺电梯槽流下,竟然引起整栋钢主体结构的大楼燃烧产生强大破坏性的大火

4. 大火迅速波及数百米外的摩天大楼,相继一一倒塌

哇!原来汽油是这么可怕的!我小时候家里点的汽油灯竟然是一颗随时会爆炸的炸弹,想起来都后怕耶!稍不留神,整条大街都会蒸发掉的。我再也不带汽油灯去野营了。一刻钟前还天真无邪地提着那灯 -- 下一刻钟 --- “砰”!整个营地都会蒸发,剩下的汽油还会造成森林大火!

这些疯子声称那奇迹般循环使用极具破坏力的汽油溶解了或至少软化了摩天大楼的钢筋结构。完全忘了世贸中心火灾时黑色的烟雾 ---这提示缺氧燃烧 ---因此温度也就不可能很高的事实。他们鼓吹大楼里温度达2000C,却在没有任何证据去证明的情况下,暂时取消了基本的物理定律。

他们还并不满足于世贸中心滑稽可笑的垃圾理论,还要辩解说随着钢筋结构的软化,摩天大楼应垂直倒塌,而不是弯曲向一边倒塌。

因为他们已经重新设计了汽油的燃烧特性,违反了热动能第二定律,又重新定义了钢铁的结构特性,为什么要被地心吸力这些小事碍手碍脚呢?

那大楼的倒塌时间与自由落体从同一高度落下的时间基本相同,意味大楼的倒塌绝不可能是因为撞击点以上楼层撞击以下楼层而致。但根据阴谋论者们,地心吸力定律在九一一这天暂时无效了。看来那些阿拉伯人真是法力无边噢。就算是死了,他们仍能用魔力强迫原来设计可以承受十二级台风和波音大型客机撞击的防火钢筋大楼以一个物理上不可能的速度倒塌,如果撞击点以下楼层还保留一点点承受力的话。

很明显,这些阴谋论者在学校从来不做科学功课的,但却很会撒谎解释为什么不做:

“老师,那些穆斯林恐怖分子偷了我的课堂笔记。”

“不是的,老师。我家里的汽油灯爆炸了,蒸发了整条大街。还好,我的护照还在。”

“你看老师,我们的校车被那些阿拉伯人劫持了,连我的功课都毁坏了。他们仇恨我们的自由。”

或许,他们误解了“创造性科学” 的含义,错误地认为这样撒谎就是他们的功课了。

根据阴谋论者,那可怕的汽油产生的强热,是许多世贸中心死者不能辨认的原因。热力可以破坏基因(2000C是不需要的,一般100C就足够了)。这就神了,因为阴谋论者说,基因的本质会因为你在不同的城市而改变。对了!如果你在纽约被阿拉伯恐怖分子杀死,你的基因会被强热破坏。但如果你在华盛顿特区被阿拉伯恐怖分子杀死,你的基因会是如此强壮,即便遇到能蒸发一架65吨飞机的高温,也不会被破坏。

你看,这些傻瓜编造了五角大楼不是被导弹袭击而是被劫持飞机击中的谎言。为了证明这个假设,他们搬出了一条布什集团的宣传广告,说除了一个以外,飞机上所有人的身份都由基因鉴定出来了,尽管飞机没有留下任何残骸。飞机被燃油爆炸蒸发了,但里面的人呢除了一个以外全都用基因测试鉴定出来了。

行了,我们知道了。原来基因的特性,会根据你去哪一个城市而改变。或者更确切地说要根据哪一个时段推销哪一个神话吧。

那个劫持飞机撞击了五角大楼的谎言简直是大笑话。对於不熟悉五角大楼的人这里要解释一下:它是由五圈建筑组成,每圈之间有间隔。每圈建筑纵深约9 - 11米,而每圈之间大约也有相同距离间隔。打击五角大楼的物体也45度角在三圈建筑(6堵墙)上造成了直径约3.6米的洞口。稍后,一堵约20米的墙也倒了。而阴谋论者宣称的那架肇事飞机翼展38米机长47米,而建筑物内外都没有飞机的残骸,外面的草坪更是光滑得可以玩高尔夫球。这疯狂的妄想是根本不可能的。

但是,我们已经忽略了汽油的燃烧特性,正常的建筑材料特性,基因的特性,地心吸力定律,以及热能第二定律了。见鬼去吧,为什么不再加点空间不可能性呢?一个固体穿越另一个固体后会留下一个跟它自己大小相当的洞。我以为这想法挺科学的。但对於阴谋论者来说,这是“莫名其妙”。这与他们追随的妄想相抵触,所以“肯定是错误的”。如果你要他们解释为什么,那可要白费力气了。

每次提起五角大楼的导弹,都会引起阴谋论者不可思议的恐慌。他们神经兮兮地坚持飞机是因燃油爆炸而蒸发的,然后就拿世贸中心的飞机作为例子(好一个“幸运轮”!)。像被喷了农药的小虫子,前后奔爬,作最后的垂死挣扎。他们先说那飞机在建筑物外爆炸了,所以没有进入墙壁所以洞口才那么小,一会又突然反过来说飞机完全进入了建筑物里然后爆炸(尽管建筑物里面并无显示相应破坏) 来解释那80米深的导弹口。甚至更具创造性---机翼折叠进机身然后飞机撞进建筑里然后外墙又合起来了。

如果合适的话,他们又会说机身擦着地面滑进大楼(忽略了草坪完好的事实),同时又引用目击者说飞机以“不可还原的角度”俯冲。要理解他们怎样调和这两个剧本,可真要设立一个研究“愚蠢”

的课题。

一旦到了绝境,你肯定会看到关于UFO之类东西的出现。那些阿拉伯人是跟火星人一伙的。外星人为了糊弄地球人,弄走了五角大楼的飞机又补了墙上的洞。他们给了阿拉伯人隐形药。在袭击前几个星期,有人看见小绿人跟本•拉登谈话了。等等,等等。

当国民正准备弹劾卖国贼布什,停止永无止境的石油战争时,不要再让这些蠢材散播神秘阿拉伯人的阴谋论了。这些流言只会让极端主义的布什集团得逞。

在轻松一些的时候,我们或许可以娱乐性的超然态度对待那些疯子。但他们必须明白,九一一时的卖国行为和之后“报复行动”的战争罪行,是如此严重,这些轻浮的自我放纵是不能容忍的。

而真正对穆斯林阴谋论上瘾的人应该为他们的偏执狂寻找更适当的发泄途径了。

现在是时候停止关于九一一愚蠢的阴谋论了。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