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永不消逝的军歌(老兵回忆)

八角帽 收藏 33 1399

有这样两首创作于抗日战争时期的军歌一直在我的脑海里盘旋萦绕,我被歌曲中洋溢出来的战斗激情和悲壮旋律所感动。一对夫妇为寻找这两首失传多年的军歌所付出的心血,同样感动着我,感动着周围无数喜欢这两首军歌的人们。

这对夫妇就是朱小平和牛占位。他们所要寻找的两首军歌是《我们冲过封锁线》和《晋东南进行曲》。前首的词曲作者是朱力生,他是朱小平的父亲,牛占位的岳父;后首的词作者是朱力生,曲作者是久鸣。

1938年底,为冲破日伪顽固势力对陕甘宁边区的封锁,扩大我党我军的力量,党中央号召到敌后办学,中央军委决定在晋东南成立抗日军政大学一分校。一分校校长何长工率领来自抗大总校、陕北公学和陕西三原县安吴堡青年抗日训练班等单位3000多名师生组成的队伍,徒手奔赴抗日前线,到晋东南敌后建立抗大一分校。他们在敌人的层层封锁下奋勇向前,通过黄河、同蒲路和绵山三关,终于到达了晋东南的山西省屯留县故县村。22岁的抗大教员朱力生就是这支队伍里的一员。他被这种英勇顽强不怕牺牲的大无畏壮举所感染,于1939年2月在故县村创作出歌曲《我们冲过封锁线》。此歌一经诞生,迅速流传于抗日各根据地。华北唱、华南唱,甚至连敌占区也在唱。皖南事变后被囚于江西上饶集中营的新四军战士传唱此歌,相互激励斗志,不屈不挠。在被押往福建的路上举行了“赤石暴动”,成功地冲出了牢笼。之后,朱力生与久鸣合作,于同年3月创作了《晋东南进行曲》。此曲歌颂了一分校学员一边学习一边动员群众共同抗日的豪迈情怀。朱力生于2000年病逝,临终前向女儿朱小平道出心声,希望能将这两首失传了几十年的军歌找回来。

其实,创作于抗日战争时期的歌曲不下千百首,大多都未传唱下去,能够像《南泥湾》、《二月里来》、《五月的鲜花》、《游击队之歌》和《延安颂》等流传至今的抗战老歌,确实为数不多。要完成父亲的遗愿,把军歌找回来,无疑于大海捞针。然而,朱力生的后人做到了,并且做到了完美与极至。

2007年10月,牛占位朱小平夫妇自驾车,用时26天,行程4000多公里,走访了4省几十个县市和乡村。从北京到山东和安徽,从安徽再到河南。沿着父亲走过的足迹,亲身感受和重温父亲所经历过的烽火岁月。整整70年了,风雨沧桑,血火浸染,看今天之中国,无数首革命歌曲响彻大地,那么,又怎能让当年唱红了抗日根据地,唱红了八路军新四军队伍的激越人心的军歌沉寂无声呢?

抖落满身的疲惫,回京后,夫妇二人立即走访了多个相关部门,四处打听父亲军歌的下落。他们查阅了各大图书馆的歌曲资料,苦苦埋首于浩瀚的书海之中。回到家后,仔细翻看父亲留下来的文字资料,不放过半点线索。有时,一查就是一个通宵。眼睛熬红了,睡眠减少了,但一想起父亲的军歌仍未找到,心里那个急呀。

看似“山穷水尽疑无路”,实则“柳暗花明又一村”。经过他们多方查询打听,终于获得了一条极有价值的信息:《解放军歌曲》杂志(《军营文化天地》杂志前身)编辑部保存着大量的抗日战争时期创作的歌曲。他们立即驱车前往,果然,在《解放军歌曲选集》1957年出版的4卷《抗日歌曲选集》中找到了父亲创作的两首歌。我能想象,当他们翻到印有父亲军歌的那一页时,激动与喜悦,欣慰与幸福,定然化作了滚滚泪水,流淌在他们不再年轻的脸庞。

也许,对有的人来说,军歌找到了,故事也就结束了,将歌曲简谱和五线谱复印若干份保存或分发给亲朋好友,以示留做纪念。如果真是这样,寻找军歌的意义又有多大呢?

牛占位夫妇没有停下脚步,他们开始了更大规模的工程。朱小平说:“花再多的费用我们也要做。”他们拿出养老钱,请来了中国广播艺术团国家一级作曲家郭小笛先生,请来了中国广播艺术团合唱团,请来了设计和录音,请来了责编和监制……编配、伴奏、合唱,最终制成了音乐碟,并通过中经录音录象中心面向全国各大音像书店发售。今天,聆听中国广播艺术团合唱团雄壮威武和充满艺术感染力的演唱,再现还原了抗日战争时期父亲创作此歌的战斗环境和气势,真让人感慨万千。这是一场梦吗?是的,这是一场梦,然而,梦想成真了!除了能够继续欣赏一批脍炙人口的抗战老歌,同时也能沉浸在《我们冲过封锁线》和《晋东南进行曲》的磅礴和壮美的旋律之中。我相信,这旋律同样能够激发起21世纪的人们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上阔步前进的昂扬斗志。

我蓦然醒悟,牛占位朱小平夫妇苦苦寻找父亲的军歌,从而折射出来的是一种矢志不移的坚定信仰,一种薪火相传的光荣传统,一种永不言弃的坚韧品格。

2009年10月31日,中央电视台音乐频道《音乐告诉你》栏目对他们夫妇寻找军歌的亲身经历进行了访谈,我无意中收看到了,于是通过“百度”搜索到了牛占位先生的博客,有幸聆听了这两首军歌,欣喜无比,天天哼唱。《我们冲过封锁线》的歌词恢宏大气,曲调庄严深沉。每每唱起,眼前总会浮现出3000多名抗日师生从容穿过敌人封锁线的情景。“星光映着汾河湾,月色迷着吕梁山,我们雄壮民族革命队伍走在敌人碉堡下面……”我在牛先生的博客里跟帖,留了自己的手机号码,希望与他建立联系。牛先生很快回帖,对父亲两首军歌的创作背景给予热情的叙述。他让我称呼他“大牛”,好亲切呀,一下子拉进了我们的情感距离。北京——广州,远隔数千公里,就这样,通过现代通讯工具,俩位曾是军人又是军人的后代拉开了友情的帷幕。我告诉大牛,自己最近加入了广州市的一个艺术团,想要几盒歌碟,看能否在艺术团里排练演唱,并个人收藏,留作永久的纪念。没想到,短信发出不到一个星期就收到了大牛寄来的4盒歌碟,还有简谱和五线谱。大牛和小平在短信里说:“卫东,愿军歌像70年前一样,永远传唱在祖国的大地上。”读了短信,心潮滚滚,久久不能平息,于是,写下这篇散文,把他们不畏艰辛寻找父亲军歌的感人故事告诉读者,同时,还要表达我对他们父亲深切的缅怀和对他们夫妇二人最诚挚的敬意。

记得大牛在接受《音乐告诉你》栏目访谈时说了这样一句话:“我们还打算去这两首军歌的创作地山西省屯留县故县村,把音乐歌碟送给山西人民和根据地的纪念馆,让老歌回家!”大牛和小平——如果父亲知道军歌不仅找到了,而且就要回家了,就要唱响在祖国的大地了,他老人家定然会含笑于九泉。

啊,永不消逝的军歌。


后续故事:2010年9月中旬,本人赴京领取“中国当代散文奖”,借此机会,有幸与大牛夫妇见上了面,并留下了珍贵的合影。

本文内容于 2011/5/5 12:54:25 被八角帽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军歌嘹亮!军歌给人力量催人奋进! 喜喜欢那些激昂的, 也喜欢那些抒情的,军歌永远激励我们向前!

亲爱的战友:虽然我们早已脱下绿色的军衣,但那催人奋进的军歌不曾在我们的耳畔消失,永远激励着我们曾经的军人在新的历史时期再创辉煌!谢谢老首长。有你的支持,倍感亲切与温暖。八角帽

 以下是引用huazhiqiao 在第8楼的发言:

军歌嘹亮!军歌给人力量催人奋进! 喜喜欢那些激昂的, 也喜欢那些抒情的,军歌永远激励我们向前!


本文内容于 2011/5/5 10:55:38 被八角帽编辑

 以下是引用八角帽 在第9楼的发言:
亲爱的战友:虽然我们早已脱下绿色的军衣,但那催人奋进的军歌不曾在我们的耳畔消失,永远激励着我们曾经的军人在新的历史时期再创辉煌!谢谢老首长。有你的支持,倍感亲切与温暖。八角帽
 以下是引用huazhiqiao 在第8楼的发言:

军歌嘹亮!军歌给人力量催人奋进! 喜喜欢那些激昂的, 也喜欢那些抒情的,军歌永远激励我们向前!


向您致敬!您的帖子都饱含了深情,让人读来回味无穷。军人都是铁打的汉子,是新时代最可爱的人,江山有他们坚固,


人民有他们幸福!我崇拜军人!

"一种矢志不移的坚定信仰,一种薪火相传的光荣传统,一种永不言弃的坚韧品格。 "

这正是我们现在所需要的。谢谢八角帽大哥。

 以下是引用清风摇翠 在第16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八角帽 在第15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清风摇翠 在第14楼的发言:
"一种矢志不移的坚定信仰,一种薪火相传的光荣传统,一种永不言弃的坚韧品格。 "

这正是我们现在所需要的。谢谢八角帽大哥。

谢谢清风战友,我与大牛和小平见面后,夫妇俩与我交谈了很长时间,也谈到了这两首军歌的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很感人!

八角帽大哥,你可不厚道哦。赶快抽点时间,把这些故事写出来吧,我喜欢看。当年家里的书中,唯有《星火燎原》系列等书是我爱不释手的。

实在抱歉,当时没有将他们的谈话录音,仅凭记忆怕有失真,为了尊重事实,还是等有机会再见到他们后当面做一次认真的采访后,再写出来,这样处理会比较真实。对不起了!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