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后一个流氓”妻子:我希望他尽早回家

哦iuytr 收藏 0 836
导读: [img]http://img11.itiexue.net/1292/12925859.jpg[/img] [资料图片]牛玉强全家福    我并不清楚这个消息。”记者从法官处获悉“中国最后的流氓犯”被建议第六次减刑的消息后,5月4日致电北京牛玉强的妻子朱宝侠,告知她这个最新变化,朱宝侠在电话那头叹了口气,表示“感觉心情很复杂。”   亚心网5月4日发布了《新疆石河子监狱建议再次对“中国最后一个流氓犯”减刑》的报道,新疆石河子监狱今年三月已向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八师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牛玉强的减刑建议书


中国“最后一个流氓”妻子:我希望他尽早回家

[资料图片]牛玉强全家福

我并不清楚这个消息。”记者从法官处获悉“中国最后的流氓犯”被建议第六次减刑的消息后,5月4日致电北京牛玉强的妻子朱宝侠,告知她这个最新变化,朱宝侠在电话那头叹了口气,表示“感觉心情很复杂。”

亚心网5月4日发布了《新疆石河子监狱建议再次对“中国最后一个流氓犯”减刑》的报道,新疆石河子监狱今年三月已向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八师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牛玉强的减刑建议书,法官称牛玉强有望二零一六年之前走出监狱。

“减刑毕竟是丈夫付出高强度劳动换来的。”朱宝侠说,“听刑满回来的人介绍,牛玉强现在的身体并不好,血压高起来达到180甚至200mmHg,可他却不愿住院,因为一住院就没有劳绩,就没有减刑的机会。为了争取早点出狱,他有病也不愿去看。”

她说,从二零零四年四月三十日被重新收监,到今年四月三十日,丈夫已走了整整七年,如今孩子已十二岁,婆婆也已七十五岁,自己照顾不过来。七年来,两人靠书信以及每年春节的电话知道彼此信息。

朱宝侠说:“今年三八节,丈夫给家里打了电话,说想儿子了,责备自己回不来,错过了陪孩子成长的机会。”

对于丈夫被顺延刑期的问题,朱宝侠坚持认为没有道理,也不应该。她说:“牛玉强在收监以前的十几年中都在治病,一直定期到派出所和居委会进行思想汇报,他并没有逃跑。说找不到他人了是不符合事实的,他根本就没有逃。”

对重新收监,朱宝侠说:“这个我们家人没意见,毕竟离原来的刑期二零零八年还有余刑。但对十几年的顺延,我们亲属始终无法接受,因为牛玉强从来没有脱逃。”

朱宝侠挂断电话前说:“孩子大了,老母也年迈了,家庭需要牛玉强。我希望他尽早回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