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登死了,老美应降旗,奥巴马应披麻戴孝

民主走狗 收藏 2 59

拉登死了,老美应降旗,奥巴马应披麻戴孝


拉登死了,据说老美的国内一片欢腾,而电视屏幕上的奥巴马,更是一副腆胸叠肚、趾高气扬的小人得志嘴脸,俨然以全球反恐大英雄自居了。其实,在明眼人看来,奥巴马倒更应扮演另外一种角色,扮啥呢。拉登虽然一命呜呼了,但毕竟还没过三天,按照中国的传统风俗,理应有个孝子,替他扛幡、披麻戴孝,而这个孝子的差使,绝对非奥巴马莫属了。不论从那个角度看,拉登这个山姆大叔十年来大肆宣扬的所谓最痛恨的“眼钉肉刺”,都是老美冷战之后最大的救星、功臣,就连上任不过三年的奥巴马,也从中受益非浅。眼下,救星、功臣死了,作为最大获益者的老美,咋也得降降旗,以示哀悼,而奥巴马就更得尽点披麻戴孝的孝子义务了。


曾几何时,随着苏联这个超级大国大厦一夜之间的轰然倒塌,冷战也随之戛然而止。老美这世界上仅剩的唯一超级大国,还没得意上几天,就陷入了茫然无助、诚惶诚恐的窘境。这就好比一个玩惯了打仗游戏的孩子,把别的小孩都给打趴下了,都没人敢和他玩了,他固然是牛气冲天了,可时间一长,打惯了人的筋骨奇庠难耐,不打几下人,实在受不了,可眼皮底下又没啥敢向他挑战的对手,怎么办,那就只好象没头苍蝇乱撞一般,到处煽风点火、寻衅滋事了。冷战后的老美,一段时间就是这样。可老美满世界寻觅了一圈对手,愣没发现一个象样的目标,不是个头太小,不够瞧塞牙缝的,就是个头虽大,却软如绵羊,他再怎么骑在头上拉屎,也对他百依百顺,他一时还真不好下口。更可怕的是,由于冷战的结束、华约的解体,他苦心经营了四十多年的以他为首、以北约为主的军事战略体系也摇摇欲坠、朝不保夕起来了。华约这个死对头都不在了,还要北约干什么,干脆散了得了。北约的那帮小兄弟也对老美这盟主离心离德、三心二意上了,都打起了小算盘,再也不象冷战时那么听使唤了。人家当初聚集在老美这杆大旗之下,图的就是借山姆大叔的虎背熊腰,挡挡苏联这庞然大物的气焰,避避风头。可冷战一完结,可怕的北极熊也暂时分崩离析成了北极猫,自保无忧矣,老美这靠山也就无足轻重了,大可以一脚踢开。谁不想专心致志把自家小日子过好呢,若非碍于形势、被逼无奈,谁愿意甘心绑在老美的战车上,给他当马球仔,陪他穷兵黩武呢。正是在这种情势影响下,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到本世纪初,老美曾过了十年相当难过的苦日子,虽打了波黑、科索沃等几场外科手术式的战争,可因缺少一个可打出来唬人的光鲜牌子,大都师出无名,除英国外的小弟兄们,也多都出工不出力,更甚获坐山观虎斗,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勉强拨除了几个刺头,可也收获寥寥,倒惹了一身臊,倍受世人置疑。


老美整整熬了十年的艰难岁月,整个帝国一度大有江河日下、行将就木之势,眼看就要熬不下去了。就在这节骨眼上,拉登这老美的救世主出现了,一记“911”的妙手,一下子就让苟延残喘的山姆大叔起死回生了。“911”的恐怖行动,虽使老美本土遭受了有史以来最惨重的打击,却也使美国获得了梦寐以求多年而未得的至宝。“911”这记重拳,顿时把浑浑噩噩的老美给打醒了,震痛之余,也大喜过望上了,他发现拉登这混世魔王,居然善解人意地给久旱的他送来了难得的甘雨,这就是再冠冕堂皇不过的旗号和招牌了。冷战牌是没法打了,霸权牌又太埋汰,倒是这拉登恩赐的“反恐”牌,着实漂亮、迷人之极,一经打出,立时风靡世界,所到之外,众皆披靡。借拉登“911”的援手,老美几乎是旦夕间就被推到了挟“反恐”之美名以号令全球的制高点上,无限风光尽照其身,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往昔之窘迫境遇,陡然便不复存在矣。可不是吗,老美的小哥们儿们,一看跟着老大“反恐”,非但风险全无,而且到那都吃香喝辣,名利双收,如此好事,谁都得趋之若鹜、争先恐后啊,于是都更紧密地和老美傍在一起。北约也有了活下去的借口,并且还凭借“反恐”大旗高高飘扬的威力,得到了滋生和扩展的空间,势力范围都东扩到了俄罗斯的脚底下了。至于老美一些不喜欢、或对其不太感冒的“眼中钉”们,即使明知老美打这手“反恐”牌,是心怀叵测,可架不住这“反恐”的招牌实在太好看,太能迷惑人,一旦亮出,往往就意味着太上到此,诸神退位,因此有时也就只能退避三舍、甘拜下风了。都在江湖混,都想混出个头脸,都不想沾上“恐怖分子”的污水,真要沾上,跳进黄河,也洗不清,没点胆识,谁敢不避这个嫌呢。全仗拉登危难时刻舍身相助的浩荡皇恩,老美才绝处逢生,并顷刻间就收获了“反恐”这方尚方宝剑,随即就登上了“一超独霸”的宝座。仗着“反恐”之得剑的挥舞,老美收拾起塔利班、萨达姆来,如同摧枯拉朽、风卷残云一般,全然不费吹灰之力。直至今日,老美这全球头号大哥大的地位,已日益加强至貌似固若金汤、稳如泰山之境地,其指手画脚、炙手可热之程度,远胜冷战时期。这皆是拜拉登这大恩人所赐,拉登诚可谓是老美重生之父母、再造之爹娘啊!


老美虽蒙受了拉登如此天大的恩惠,但从未把他这刻意树立的最大魔头放在心上,他深知,恐怖分子虽做为一种极端势力,偶尔会崩发出“911”之类的破坏力量,但终究还是一群乌合之众,若仅仅以人体炸弹之类的恐怖之举为手段,虽或轰动一时,却终难成大气,大可无忧矣。老美那欲壑难填的血喷大口,可不是拉登之流所能填得了万一的,虽填不了胃口,但当牌来玩耍,还是蛮能忽悠人的。老美这一大打拉登捧送的“反恐”王牌,却也蒙骗了一些受众,也不知这些人是糊涂透顶,乃或是被老美凶神恶煞的气焰或吓倒,他们表面上还真相信了,真以为恐怖分子是全世界的公敌,心甘情愿、甚至奴颜婢膝地成为了老美“反恐”假面下的应声虫和站脚助威者。老美那边可是乐透了,一群糊涂蛋、胆小鬼,不祸害你,又能祸害谁呢。


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拉登虽贵为老美的大救星、大恩人,可他那点恐怖价值,很快就被老美压榨殆尽了,而拉登可能也因为年纪大了,再不想过那种刀头舐血、命悬一发的亡命徒生活了,他也想过几天安宁日子了,再不愿给老美当“反恐”的道具和牺牲品了,他要退出江湖、金盆洗手了,于是就跑到巴基斯坦躲了起来。可老美不让啊,拉登之所以能活着,全在于他那几滴恐怖油水能为老美所用,所以老美才养了他这么多年,而他一旦不想“恐怖”了,想吃斋念佛,当善男信女了,身上再也榨不出啥东西来了,而且还有可能掌握点和老美相互勾结、狼狈为奸的铁证,那老美如何能留得了他呢,必须得除之而后快。再说,奥巴马上台两年来,政绩难觅,还闹出了政府关门等不少乱子,搞得怨声载道,民意支持率直线下降,眼看离下届大选已不远了,奥巴马说啥得捞颗救命稻草,给自己解解急、救救难了。可当下还真没啥更好的招,也就拉登这个活宝可以一用,既没什么用途了,还挺危险,用之还能收立竿见影、事半功倍之效,那自然就得拿他开刀了。果不其然,拉登一死,奥巴马的支持率立时直线飙升了近十个百分点。看来,奥巴马蝉联下届总统的希望,因多了拉登脑袋这颗举足轻重的砝码,胜算大增,总统这皇冠十有八九是没跑了。果真这样,那拉登又成拯救奥巴马于水深火热之中的观世音菩萨了。只是,奥巴马为了染红自己下届总统的红顶子,就不惜拿大恩人的人头作代价,未免太不仗义了,简直就是忘恩负义、狼心狗肺到了极致。这等丧心病狂的勾当,也就老美和奥巴马能干得出来。


不管咋说,拉登都是老美、奥巴马不折不扣的救命恩人,可以说恩重如山啊。大救星、大恩人命丧九泉了,死得还那么惨,老美和奥巴马但凡有一星半点的良知,也总得有所表示吧。那还等什么,趁着尸骨未寒,赶紧降旗、披麻戴孝啊!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