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神枪手 修订版 修改之中 015 雪窟深情

山东常玉 收藏 1 2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2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24.html[/size][/URL] 彭司令他们离开了,李自强又陷入了孤苦无援的境界! “小梅,你怎么样了?”听不到小梅的回应声,李自强就像热锅上的蚂蚁,踱过来踱过去,焦急无比,无法可使,这可怎么办啊!我真混!娘和二叔把小梅托付给我,我没能照顾好她,竟然让她落入了雪窟…… 李自强非常懊恼,心一横,下定了决心: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24.html


彭司令他们离开了,李自强又陷入了孤苦无援的境界!

“小梅,你怎么样了?”听不到小梅的回应声,李自强就像热锅上的蚂蚁,踱过来踱过去,焦急无比,无法可使,这可怎么办啊!我真混!娘和二叔把小梅托付给我,我没能照顾好她,竟然让她落入了雪窟……

李自强非常懊恼,心一横,下定了决心:既然不能把她救上来,那么,我就下去陪着她吧……要死就死在一起好了!一股悲壮的情绪从心底升起,本领再大有什么用?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啊!说什么人定胜天……咳,只有到了这时,才知道完全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回事!

李自强说:“小梅,我也下来了!我下去帮你……”

“别……哥,你别下来……别……”下面传来小梅低低的声音。可是,不等小梅这句话说完,只听上面的雪花咯吱吱一阵响,一个人从上面钻进了这深深的雪窟,小梅估计离自己的位置很近……

沟大约有十多米深,好在没有断崖,只是一条陡坡,李自强一路滑下,倒也没有摔伤。“小梅……小梅……”李自强大声叫着,“我下来了……你在哪里?”

“哥,我在这里,”小梅激动得心里暖洋洋的,“哥……你……你真的下来了?”

“是啊,”李自强说,“你稍等一下,我离你已经很近了,我这就过去了!”

李自强两手握枪,用枪托向小梅的方向使劲地击打着雪壁,把雪壁击打进去……一阵拍打,终于拍出了一个雪洞……小梅终于出现在他的眼前!

小梅的头上、脸上、身上,到处都是雪,彭司令的棉衣还在上面的一个小石块上高高地挂着呢,小梅根本没有办法捞到。小梅一看到李自强,她惊喜地叫着:“哥——……”便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啜泣了起来。

李自强拍了拍她的背:“小梅,别哭!没事的,我们会出去的……”

“呜呜……哥,我好感动……好感动……从没有人对我这么好过……”

“呵呵,小梅,我是你哥哥啊!我不待你好谁待你好……”李自强逗趣地说,“小梅,你看这里多好啊?没有风,四周白白的,就像墙壁一样,住在这样的房子里也不错啊。”

“哥,到这里了你还说笑!”小梅在他的怀里缩了缩,“哥,我好冷!”

李自强用手给她拍打了一下身上的雪花,抓住她的手:“呀,你的手这么冷……来,我帮你暖暖……”滑腻腻的小手,一片冰冷,就像两块冰棒。他解开纽扣,把小梅的手放进了自己的怀里。那双胳膊听话地圈住了他的腰,就像一条冰冷的蛇;小梅的脸也贴在李自强的胸膛上,冰冷冰冷……

过了一会儿,李自强跳了一下,把彭司令的棉衣抓了下来,紧紧地包裹上了小梅的身体……

小梅仰着小脸幽幽地说:“哥,你以后也会对我这么好吗?”

“会的,我会一直对你这么好的!”李自强闭着眼睛搂紧了身旁的女孩,情不自禁地说,“我们以后永远都不分开,相依相伴,一直到老……”是啊,他们俩就分开了这么一小会儿,李自强就感到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似的。那一会他心痛得恨不得自己死了换小梅出来……

小梅把脸伏在李自强的怀里……他们紧紧地拥在一起,没有语言,也无需更多的表白,他们的心已经紧紧地贴在了一起。“呜呜……哥哥,刚才,我以为……我会死呢!”

“傻丫头,怎么会呢!”李自强笑着说,“我们会活到八十岁,一百岁……有我在,我不会让你死的!”

“哥,你……你不会嫌弃我?”小梅扬起天真的小脸说。

“不会的!”

“我是个穷人家的丫头。”

“现在,我不也是一无所有吗?”

“我从没上过学……”

“不识字我可以教你啊。”

“可是,哥,你还有个娃娃亲呢!”小梅担心地说,“那个黄飞飞听说她爹爹杀了你,要死要活的,跟她爹爹哥哥整天吵架……”

李自强顺口而出:“哎……我与黄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我要杀了他们为我全家报仇!你说,我跟黄飞飞还有可能吗!”

“唔,那……你可别杀飞飞姐啊,我们仨从小就在一起玩……”

“哼,到时候再说吧。”

“嗯……娘让你领着我去外婆家,就是想让你跟我好……”小梅害羞地低下了头,忽然说,“哥,你能不能……能不能亲亲我……”她的眼神有些迷醉,有些恍惚,还有一些羞涩。小梅翘着脚,抬起头来,那双美丽的眼睛大大的,双眼皮,长睫毛,柳叶眉,光滑的皮肤,玲珑的小鼻子,红润润的嘴唇,充满了无限的诱惑。

李自强低下头去,厚厚的嘴唇,轻轻地印在了小梅那娇艳欲滴的嘴唇上……

“唔……”“轰——”的一声,小梅的大脑一下子成了空白,嘴唇上的感觉如电流一样,迅速传遍了全身,震动着她全身的每一个细胞,让她颤抖不已。小梅双臂紧紧地抱住了李自强……

李自强双手用力,搂住了小梅柔若无骨的小腰……这就是他们的初吻,他们永远也忘不了!

“小梅,还冷吗?”李自强停下来,喘息了一口气。

“不冷了!”小梅盯着他的脸,甜甜地说,现在,她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

“好,我们想办法出去。”

“嗯……”小梅恋恋不舍地放开了手,“哥,以后,你……你还要这样亲我……”李自强幸福地笑了。

他帮着小梅整理好衣服,向上看了起来:虽然不是断崖,但坡度很陡又很滑,爬上去很有难度。如果自己一个人上去,应该没有问题,但要带着小梅一块儿上去,那不可能了。怎么办呢?

李自强灵机一动:“小梅,这条沟有比较浅的地方吗?”

“我想想。”小梅说,“哦,这个地方很深,不过向下一段路之后就不深了……”

“有多远?”

“不远,大体有几二三十丈吧!”

“噢,我们就这么打个洞下去……”李自强挥动着步枪的枪托,一阵拍打,一阵挤压,一阵掏挖,从深深的雪沟里,竭力地挖出了一条洞……不知道挖了多长时间,才挖到山沟比较浅的地方,钻了出去……

李自强、王小梅站在山路上,觉得就像重新获得了一次生命一样,那么兴奋,那么开心!“哥,我们现在到哪?”

“现在,二叔和娘一定很危险,”李自强说,“我们先回家看看吧,叫着娘和二叔,我们一起去南山……”李自强和王小梅在这茫茫的冰天雪地里,一路跌跌撞撞,又原路返回了。

不久,他们摸到了李庄的村外。天依然黑漆漆的,风呼呼地吹着,就像鬼在嚎叫……

李自强低声对小梅交代着:“我在前面进村,你在后面远远地跟着,不要太近;看我的手势,这样是前进,这样是趴下,这样是后退……记住了吗?”

小梅使劲地点了点头,其实,她什么也没有听清楚,只是怔怔地、可怜巴巴地望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啊,她哪有心思想别的呢,所有的思想全陷进了幸福中,时刻回味着哥哥的嘴唇印在脸上的那种销魂的感觉,只希望时时刻刻呆在哥哥身旁,寸步不离……

经过多半夜的奔波,小梅已经精疲力竭了,小脸冻得红红的,一阵阵白气从口中呼出,鬓角还有汗水溢出,而落在头上的雪花却冻得硬邦邦的……一身印着小碎花的土布棉衣,外面落满了血花,里子上却被汗水湿透了,箍在身上,又冷又硬,非常难受……

“小梅,知道吗,我们现在不是回家,而是去打仗!一定要小心,再小心!明白吗?稍不小心,就会有生命危险!”

小梅知道他是关心自己,心里热乎乎的,一个劲地点着头,嘴里却说不出话来。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爹娘以外,就是这个男人关心疼爱自己了。

“好了,我在前面走,你远远地跟在后面,注意持枪的姿势,小心走了火……”说罢,李自强端起步枪警戒着,向前走去。

可是,小梅一把抓住了李自强的衣袖:“哥……不会……有什么危险吧……你可要小心……”此时,这个男人似乎比爹娘还重要,以前,我从没有这么关心过爹娘啊,我这是怎么了?小梅想,这可是以前从来也没有过的感受……

李自强拍了拍小梅的肩膀,笑着说:“小梅,你放心,黄鼠狼的家丁根本没有接受过正规训练,十个八个的根本不是我的对手!还记得晚上吗,我一会就轻松愉快地收拾了四个家丁……”

“那……你也得小心些……”

“好,你放心吧!你跟在后面,也得留神!”

“嗯……”

李自强握着那把汉阳造步枪,弹上膛,保险打开,右手食指牢牢扣着扳机,一步步向小梅家的茅屋走去。村边,没有什么可疑的迹象。他向小梅挥了挥手,小梅弓着腰,跟了上来……

李自强端着枪,四处警戒着,精力高度集中,哪怕有只妖怪忽然出现,他也能一枪把他击毙……他一步一步悄悄地向前移动着脚步,四处打量着,枪口随时指向不同的位置。

一路平安。

他们俩一前一后,悄悄地摸到了小梅家的茅屋外。小梅想跑过去叫门,却被李自强一把拉住了!李自强悄悄地走到窗外,仔细聆听,只听到屋里传来一声声的咳嗽声和微微的啜泣声;李自强四处警戒着,只听到呼呼的风声和间或“咔嚓——”树枝折断的声音……

李自强一动也不动地伏在那里,听了一会儿,没有什么异常……小梅终于看到李自强在向她挥了挥手。小梅一溜小跑地冲了过来:“哥,我说没事吧……”

“嘘——”李自强示意她止声,小梅连忙闭上了嘴,调皮地笑了笑。李自强机警地环视着,还是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

“你去窗口小声叫门!”李自强没有一句多余的话。小梅跑到茅屋的窗下,小声地叫:“爹——娘——”屋里的啜泣声消失了。

李自强站在小梅的身后,背对着小梅,鹰一样的眼睛四处警惕着,哪怕有一丝的风吹草动,他也不会放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