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1862年(清同治元年)3月,在陕西省的渭南、大荔、华州一带,爆发了大规模的回民反清起义。起义迅速席卷陕西,波及宁夏、甘肃、青海。陕西泾阳人白彦虎(1840~1882)是起义的重要组织者 和领导者之一。回民起义军一度发展到30万人,曾经与太平天国将领张宗禹的6万西捻军联合行动,转战陕甘,威名大震。

1867年,左宗棠亲率湘军12万人陕镇压回民起义。回捻联军艰苦抗击一年,浴血奋斗,终于不支。捻军几乎被全歼,回民起义军受挫退入甘肃休整。左宗棠穷迫不舍,在金积堡、河州、西宁、肃州几次战役中,回民起义军屡遭大败,伤亡惨重。1873年8月,坚持10余年之久的陕甘回民起义终于失败,唯余白彦虎一部约3万余人退人星星峡。当时正值中亚浩罕匪徒阿古柏入侵新疆,占据了南北疆的大片河山。被清军追赶的白彦虎到哈密后,在后有清军追剿征杀,前有阿古柏堵截利诱的情况之下,为保护时时面临毙命的几万回民,为表 示至死与清军抗争的决心,也因为对阿古柏的认识模糊,误以为阿古柏是穆斯林,可以依靠,于是,面对左宗棠的军威,白彦虎无可奈何地走上错路,认敌为友,投奔了阿古柏,受命在米泉、乌鲁木齐、玛纳斯与清军对抗。

1875年4月,左宗棠引兵入疆抗俄和清剿阿古柏之时,由于白彦虎已经投奔阿古柏,更加引起了清军对他的刻骨之恨。清朝视其为心腑之患,下令“查明其下落,务必歼除,毋任漏网”,对白彦虎加紧了追剿。而阿古柏则多方钳制白彦虎,逼迫他夹在自己和清军之间,每次都在前沿布阵,抵御清军,给自己打掩护。夹在清军与阿古柏中间的白彦虎充当了炮灰,当然倍受打击。在清军的步步紧逼、节节扫荡之下,白彦虎从北疆一路败逃,于1877年12月6日退到喀什噶尔。在这里,他与阿古柏长子伯克·胡里伯克一道,联兵展开了对喀什汉城(今疏勒县城)的大举进攻,但汉城军民奋力抵抗,屡攻不下。这时,一路尾随追击的清军已直逼喀什。1877年12月17日,清军刘锦棠部余虎恩、黄万鹏夜袭喀什回城(今喀什市)告捷。此前一天,白彦虎与伯克·胡里伯克得知清军大兵压境,不敢恋战,放弃攻打汉城,乘月色仓皇向俄境逃命。清军攻克喀什回城的翌日,又向边境追杀。

12月19日,清军在明遥洛(今属疏附县木什乡)擒获了断后的白彦虎部将余小虎,但白彦虎已越过边境并被沙俄军队接应而去,追 赶不及。当时,这支从陕甘出发时就拖儿带女的队伍,在白彦虎的率 领下,为了求得生存,于寒冬腊月时节翻越了恰克玛克等祟山峻岭,一路冻死饿死者不计其数。终于有不足5000人于1877年12 月27日到达沙俄境内的纳伦。侥幸活下来的这5000人,十有八九已冻坏手足,许多人留下终生残疾。进入俄境时,他们头发一样长,面孔一样黑,衣服一样破,使人难以分清他们是男还是女。

由于当时的纳伦一带生活和生产条件极差,白彦虎率领这批东 干人向别处迁移,于1878年1月到达俄国的波克洛夫卡(今托克玛克),又选择了距那里八公里处的一个叫卡拉克努孜的地方,建立了营盘(当地至今仍叫大营盘)。白彦虎被俄方安置后,清政府曾几次要求引渡他回国,均被沙俄拒绝。

白彦虎本人于1882年在比什凯克死去。包括他的后人在内的这支陕甘回民武装的残余,则从此流落异国他乡,开荒种地,男耕女织,艰难地生存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