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已拜读]基本农田变花园,土地官员装糊涂

阳信人 收藏 3 274
导读:[size=16]  众所周知,我国的土地资源十分稀缺,国家对土地的管理是严了又严。在中国的耕地保护政策中,基本农田是作为重点中的重点加以保护的。占用和破坏基本农田是非常严重的违法行为。但一些地方政府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采用多种手法、各种名目,想方设法圈占土地,甚至不惜违法占用基本农田搞开发。在昨日央视《焦点访谈》中就又痛心地看到,四川省泸县正借着土地流转的名义侵占万亩耕地搞“花木世界”。   笔者在屏幕上看到,眼下正是当地水稻插秧的时节,可泸县得胜镇的大片稻田里都长满荒草,成了村里小姑娘放羊的

众所周知,我国的土地资源十分稀缺,国家对土地的管理是严了又严。在中国的耕地保护政策中,基本农田是作为重点中的重点加以保护的。占用和破坏基本农田是非常严重的违法行为。但一些地方政府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采用多种手法、各种名目,想方设法圈占土地,甚至不惜违法占用基本农田搞开发。在昨日央视《焦点访谈》中就又痛心地看到,四川省泸县正借着土地流转的名义侵占万亩耕地搞“花木世界”。


笔者在屏幕上看到,眼下正是当地水稻插秧的时节,可泸县得胜镇的大片稻田里都长满荒草,成了村里小姑娘放羊的地方。当记者问村民“这地怎么都荒了,都没有人种庄稼了”时,村民说,“包给花木基地了。”“有多大面积?”“至少说一万亩。”当看到轰鸣的挖掘机开进稻田,记者问“怎么把田都挖了?这是做什么?”施工人员答,“这是花木(基地),我们是修一个路……”看着不断推出的新土掩埋了当地村民祖祖辈辈耕种的口粮田,让笔者感到一阵阵揪心。


这个花木基地究竟是怎样一个项目呢?从屏幕上推出的一幅巨大的西南花木世界规划示意图上看到,这里要建设专家住宅区、宾馆、会议中心、娱乐休闲中心和花木基地等项目。园区占地11881亩,所用的土地全部是以土地流转的形式从农民手中转包过来的。


至于目前这项目已经占用了多少耕地,开发商李树成说,“600亩左右,跟农民签了合同。”得胜镇镇长沈中良说,“现在大概是500多亩。”而到了得胜镇国土所所长伍友朝那里却“说是400多亩。”


从600亩左右到500亩又到了400亩,这数字为什么会越来越小呢?记者来到泸县国土局,试图找到土地利用规划图,与实地占地情况对比解开谜团。可没想到县里的土地官更牛。


当记者问,“有多少基本农田?”国土局局长王明友答,“有没有基本农田查一查才清楚。”当记者问“有没有图啊?”规划股股长邱玫说,“我们有。”当记者说“我们看一下”时,那个邱玫竟然说,“这个要我们领导喊我拿,我才能拿得到。”“这个东西不能公开的吗?”“这个不是随便哪个人来拿,我们都会拿给他看的。”


直到半天过后,在市县两级政府部门协调下,记者才在得胜镇看到了那份并不具有保密性质的规划图。这时,镇国土所所长伍友朝才不得不承认那里面有“基本农田。”可当记者问“占没占”时,伍友朝的回答更是令人瞠目结舌,“这是村上跟农户重新协商的,我们不清楚。”


既然连国土所所长都无法在图上说清是否占用了基本农田,记者只好拿着图到实地进行比对。看着那些荒芜着的稻田,伍友朝依旧硬着头皮说,“现在没有占(到)。”“至于农户种不种,我怎么晓得呢?”记者问,“这个农田是不是也包给这个花木公司了?”“我们没有具体(了解),村上的我们不清楚。”明明是修了路,占了基本农田,可这位国土所的所长仍一口咬定自己毫不知情。


当官的糊涂,村民们可清醒着呢。当记者问“水稻为什么不种了”时,村民们说,“他不准种了。”


实际上在西南花木世界项目中,大规模占用基本农田绝不仅仅是在屏幕上看到的这一处。从去年开始,已经有大批农田被毁,栽上了各种专门用于经营的树木。并且在那里还建起了漂亮的楼房。记者与国土所长关于这些非法建筑的对话更是让人啼笑皆非。记者问,“老板在这个地方能造房子吗?”伍友朝答,“他这是管理用房。”“有手续吗?”“接受处罚,还是未批先建。”“是怎么处理的?”“拆除复耕。”“什么时候立的案?”“是去年,具体时间我想不起来了。”“什么时候要拆除复耕呢?有时限要求吗?”“我们给他下的是在15日之内。”乖乖!从去年到现在,有多少个15日了啊?


从网络上看到,这个项目要在5年内完成,除了规划占地1万亩之外,还有一个要将周边四个乡镇囊括其中的更大的规划,占地达4-5万亩。不知道等项目完成之日,又会毁掉多少基本农田啊?!


山东省阳信县国土资源局 邱海昌

本文内容于 2011/5/5 8:28:39 被虎贲近卫军编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