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国争霸 正文 册封顷襄郑袖立后,竞争军威秦齐对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2.html


楚怀王把屈原流放黔中后,接着便对后宫的管理和人事作了相应的调整,整个王宫和后宫的管理都交给了楚国上大夫靳尚。在郑袖的建议和帮助下,对全国的财政、军队、地方官吏都作了相应的整顿。这几年,楚怀王没有出去,边境也无战事,郑袖随建议说:“怀王!趁这几年国事太平,应对军队进行整训与操练,以提高军队的作战能力”。 楚怀王高兴地采纳并付之实施,并对全国军队的驻守设防也做了相应调整。

说来也奇,郑袖和楚怀王结婚已经有二年半了,肚子依然平平的,这可把楚怀王给急死了。有一日,楚怀王终于忍耐不住的抱住郑袖说:“爱妃!我今年都已经四十五了,连个儿子都没有,前面的三个老婆生的都是女儿,有什么用哦!她们能继承我的万里江山吗?我多希望你能给我添个儿子,可是到了现在都已经有两年半了,怎么还没有见到什么动静哦!是不是我真的老了,我真的没用了”。 郑袖看到楚怀王说得眼眶都挤出泪水,随双手搂着楚怀王的头,亲了几下说:“看你!千军万马,刀光剑影都不皱一下眉头,怎么现在就象个大孩子哭了。不是你老了,谁有你那么棒,你不想想,在前两年,我才多少岁呀!你呀!就不关心我,一点也不会体贴人”。

这楚怀王被说得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郑袖双手勾住楚怀王的脖子说:“我有喜了”! 楚怀王惊喜的说:“真的!我看看”。说完便伸手去摸摸郑袖的肚子,郑袖把楚怀王的手拿开说:“现在摸不到,刚有的”。 楚怀王说:“几时有的,告诉我呀”! 郑袖说:“你难道没有看到我这几天前经常呕吐吗?说你不关心我,一点不体贴人,你还在吾吾吾的”。这楚怀王听了,笑哈哈的说:“这个嘛!我就不懂了”。

从这天起,这楚怀王天天都用手去摸郑贵妃的肚子和在旁边听听肚子里面有什么动静,谁能相信这就是威震天下的楚怀王。这也难怪,楚怀王今年已经四十五岁了,还没个儿子,他前面的三个老婆,什么北宫屈容、西宫赢盈和东宫田蕙,都没有替他生下个儿子,生得都是公主。早在四年前,楚怀王的宗氏长辈们就都叽叽喳喳,吵嚷着要楚怀王在其宗氏兄弟的儿子当中立太子,及早为楚国定下接班人,这楚怀王当时就非常愤怒地说:“本王还没有老呢!你们就胆敢算计起王位来,想篡位不成”?他的那些宗氏前辈们说:“你说的哪里话呀?我们不都是为了楚国的千秋万代嘛”!

楚怀王听了怒气未消说:“如果我到了五十五岁,还没有儿子,本王便随你们的意,在宗氏兄弟儿子当中选一名立为太子。从今以后,在我未到五十五岁之前,若有谁再敢在宗人堂提议此事,我便以谋篡罪诛之”。虽然如此,这些年来,楚怀王真的是焦虑万分,他常常在想,怎么三宫生的都是女儿,难道真的是自己命中无子吗?要是真的如此,再过十多年自己就老了,他的万里江山要交给谁呢?

因此,自从娶了郑袖,楚怀王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郑袖的肚子上。可以想象,若是现在郑袖肚子里又是个女孩的话,那下一步对楚怀王的打击来说,可以说是五雷轰顶。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郑袖的肚子也一天天的大起来,整个王宫里的人都在小心翼翼的等着郑贵妃的生产。就在公元前315年秋八月某日(楚怀王十四年),在怀袖宫郑贵妃的卧房里传来一阵阵婴儿的啼哭声,里面一个近侍急急忙忙的走出来,对楚怀王说:“恭喜大王!贺喜大王!贵妃添的是位王子(他就是日后的楚顷襄王)”。

这楚怀王一听,高兴得蹦起来,因蹦得太高,头都撞到天花板了。三天后楚怀王便给他的儿子起名叫子横,并令整个国都三天同庆。隔年,也就是公元前314年(楚怀王十五年),楚怀王便立郑袖(这年20岁)为南宫王后,立其儿子子横为太子(二岁),封号为顷襄,也就是以后的楚顷襄王。公元前312年(楚怀王十七年),郑袖又给楚怀王生了个儿子,取名子兰,他就是日后的公子子兰。又过了三年,郑袖又为楚怀王生了个女儿,取名为婉若,随她母亲姓郑。这位郑婉若可就是日后秦国昭襄王的南宫王后,而这些都是以后的话。

公元前314年(楚怀王十五年),这年,正是楚怀王立郑袖为王后和小王子子横为太子的一年,楚国凭着强大的盛世国力,到处喜气洋洋,整个国都荆州车水马龙,热闹到只要在荆州城内转一圈出来,衣服就会被人群所挤破。再加上前几年,楚怀王在郑袖的建议下对外休战养息,大搞农田耕地水利建设,发展商业与运输贸易,国库比以前任何时候都丰实。正当楚国举国同庆,万民同欢,秦惠文王趁着这个时候,便向魏、韩二国发起大举进攻,迫使他们屈服,加入秦国的军事联盟。这一军事联盟就是以秦国军队为中心的秦、蜀、魏、韩、越五国联盟的军事集团,天下形势骤然紧张起来。

楚怀王闻讯,随向全国军队发出总动员令,准备打击秦军东进的势力。魏、韩二国背盟负约,脱离齐国,倒向秦国。魏襄王与秦惠文王结盟,齐湣王大怒,随发兵攻打魏国。齐军西进,一路凯歌,打得魏国军队招架不住,节节败退。魏襄王向秦惠文王求救,秦惠文王即发十万秦军东进,与魏襄王的十万魏军联合抗击齐军,二十万秦、魏联军和二十万齐军随对峙于修鱼一带(现河南省原阳县)。由于双方势均力敌,因而谁都不敢贸然发动攻击。齐湣王便派使者到楚都荆州,请求楚怀王发兵攻打秦国,以助齐军。楚怀王本来就有遏制秦军势力的意思,随之答应齐湣王,同意与齐军联合。这时,张仪和苏秦也都各自在赵、燕二国游说,赵、燕二王看到两大军事联盟势均力敌,战局又与己无关,随都置身事外,各不相帮。既不帮助秦国,也不帮助齐国,更不加入任何一方的军事联盟。

这时,秦、蜀、魏、韩、越五国军事联盟的总兵力是二百二十万。其中,秦国总兵力七十万,魏国五十万,韩国四十万,越国四十万,蜀国二十万。而楚、齐二国军事联盟的总兵力是一百九十万,其中楚国的军队有一百一十万人,齐国的军队有八十万人。从总兵力上看,秦、蜀、魏、韩、越五国占了优势。这时各国都在加紧调兵遣将、部暑兵力。一场史无前例、声势浩大的七国大战,眼看一触即发,其战线绵延达数千里之长。战争是由秦国挑起的,战争的起因是秦、魏联军与齐军争锋,齐湣王请求楚怀王发兵攻打秦国。战争又是以楚怀王的军队北渡黄河、向秦军发起总攻击开始,到楚怀王大败越军,建立江东郡,楚、秦两国停战议和而结束的。这场声势浩大的七国大战,历时近二年之久。

这时,双方军事态势是:秦国七十万大军分布是十万在在曲沃(现山西省曲沃县)、安邑,十万在修鱼一带(现河南省原阳县),十万在华阴(陕西华阴市)、潼关、函谷关一带,十万在咸阳、十万在陕北、西雍,十万在少习关、商洛,十万在陇南、天水。魏国的五十万大军分布是十万在大梁(河南开封市)、十万在偃师、洛阳一带,十万在修鱼和十万秦军一起与二十万齐军对峙,十万在晋中(山西太原市),十万在晋城(山西晋城市)、临汾(山西临汾市)、安邑(山西运城市)一带。韩国的四十万军队分布是二十万在洛阳以南的河南西部,二十多万在荥阳、郑州、新郑一带。蜀国的二十万军队分布是十万留守蜀都,十万在巴渝与楚军相拒。越国的四十万大军分布是十万在会稽(浙江绍兴)、十万在姑苏、二十万在广陵与楚军相拒。

楚国的一百一十万大军分布是伊川(河南)、许昌、南阳、襄樊、荆州、宜昌、汉中、济宁(山东)、徐州、寿州、淮北各有十万。齐国的七十万大军分布是二十万在修鱼一带与秦、魏联军对峙,十万在山东南部的楚、齐边界,在德州、潍坊、济南、泰安和都城淄博各有十万军队驻防。而宋国的二十万军队则集中于商丘,保持中立。

秦惠文王闻讯楚怀王有出兵帮助齐军的动向,甚是担忧。随问张仪说:“我闻楚怀王已经向全军发出总动员令,正在调兵遣将,部署兵力。楚怀王有挥师北上,支援齐军的动向。现在,如果楚怀王与齐湣王联合,楚军比秦军强,齐军又比魏军强,楚、齐二军联合要比秦、韩、魏三国军队联合还要强。况且,魏、韩二国都害怕得罪楚国,担心楚军日后会对他们实施报复,攻打韩国的新郑,魏国的大梁,怎么办呢”?

张仪说:“依我看来,楚、齐二国,既无共同理想,又无共同利益,楚怀王之所以答应齐湣王的要求出兵相助,是因为魏、韩二国加入秦国的军事联盟,楚怀王担心秦国势力盖过楚国的缘故。因此,大王若要扯开他们,并非很难。只要楚、齐二国的军队不靠在一起,分别对付他们就好办了。因此,大王可一方面厚贿楚怀王,让他不要出兵帮助齐军,另一方面则约会蜀、越、宋三国出兵,攻打或者是牵制楚军,这样,楚国就会四面受敌,兵力分散于数千里,大王也就不必担忧楚军了”。 秦惠文王说:“善”!随命人按张仪的说法行事去了。

魏襄王见楚怀王调动兵力,准备移师北上,随召集群臣大惊的说:“楚军如果与齐军联手打击魏军,那么,魏国就有败亡的危险了。我最担心的是秦、魏、韩三国联军不是楚、齐两国军队的对手,若是楚军胜了,必定会回师报复,夺我洛阳、开封”。有臣奏说:“楚军若是北渡黄河,攻击秦军,大王可不必派兵拦截,让楚、秦两国军队去作对决,若是楚军胜了,咱们就倒向齐国,掉头联合楚军攻打秦军,夺回河西之地。若是楚军不能胜,咱们就联合秦、韩、越三国,一起攻打楚军,南下夺回襄陵、许昌、陉山失地,说不定到时还能大捞一把”。

韩襄王见楚怀王大军有北上的意向,便召集文武大臣恐惧的说:“楚军北上,如果是秦军不敌,向西引退,而韩军现在与秦军联盟,楚军要是回师报复,与许昌的楚军合击我都城新郑,那么,韩国就很危险了”。有臣奏说:“若是楚军北上渡黄河,大王可不必理会,也不要出军阻拦,让楚、魏、秦三国军队去作对决。若是楚军胜了,大王便联合楚军打击魏军,夺取魏国的偃师、巩义。若是秦军胜了,大王则联合秦、魏二国军队南下打击楚军,取回我伊川、汝州、汝阳、禹州诸地,这样不是很好吗”?

齐湣王闻讯楚怀王挥师北上,北渡黄河,正准备再发大军,配合楚军,进攻修鱼一带的秦、魏联军。苏秦说:“修鱼一带已经有二十万齐军与秦、魏联军对峙了,楚军若是能从偃师、巩义之间北渡黄河,说明魏、韩二国的军队没有拦截。魏、韩二国之所以不敢拦截楚军,是因为他们害怕楚军的报复。如果魏、韩二国没有秦、齐两国的军队支持,楚国军队便可以在一年的时间内就把韩国灭掉,五个月便能攻破魏国的大梁。也就是说,楚怀王只需要一年半的时间,楚军就能够将黄河以南的魏、韩军队全部消灭掉。此点,魏、韩二国都很清楚。现在秦、魏、齐三国正在对抗,魏、韩二国又怎么敢在正面上与楚军对抗呢?楚军北渡黄河,秦军必定分兵与之抗衡。这时,修鱼一带的秦、魏联军自然也就无力东进了,秦国必然会厚贿楚怀王而使其退兵。楚怀王若是不肯退兵,秦王自然会与齐国谋和,齐国若是与秦国谋和,秦、魏、韩、蜀、越五国就会共同攻打楚军。

这时,大王即可发济南之军南下,约宋军西进,名义上说是围攻魏国的大梁,实是出其不意的攻取楚军的襄陵、夺回菏泽、济宁和微山湖一带,同时令泰安、潍坊齐军南下,夺回枣庄、临沂、徐州。大王可厚贿诱说越王,越王见大王与楚王面善心不和,自然就会尽起大军攻打楚国。楚军面对秦、魏、韩、蜀、越五国的攻伐,大军分散于东西数千里,就算是不战败,也是元气大伤了,那里还有实力再与大王争锋呢?而秦军若能全胜,也必然会损失三、四十万军队,不也是奄奄一息吗?这时,大王的大旗一挥,天下莫敢不从,率领魏、韩、赵、燕五国之兵,西渡黄河,下关中,直捣咸阳,一战可定矣!然后回师,南下攻击楚军,收取楚国的南阳以北、皖北、淮北诸地,天下霸主还能不是大王你吗?这就叫做移花接木,一剑杀二虎。大王终于可以坐收渔翁之利了”。

越王无强见了秦惠文王和魏襄王的照会,得知楚军北上的动向,随召集大臣议事说:“现在秦、魏、韩、蜀四国联军与楚、齐军队对决,中原大战在即,秦惠文王、魏襄王照会我出兵相助,我欲借此机会,率领军队沿长江西进,打击楚军,将国土扩至皖中、九江和汉鄂,大家的意见怎样呢”?有臣奏说:“大王不妥!现在战局未明,大王若是发兵,楚怀王必率领大军东进迎击,目前楚军的势力很大,越军不可与它作正面交锋。不如按兵不动,静观其变”。 又有臣奏说:“若是这样,必然会得罪秦、魏二国,届时如果楚军伐越,秦、魏二国不肯发兵相助,那么,越国就有危险了。大王可发大军和军需物资北上,名义上帮助魏国攻打齐军,实是看齐、楚二国有何反应,然后再看具体情况,择机攻取楚国的淮北和皖中”。

蜀国侯辉闻讯,也召集文武商议说:“秦、魏、韩、越四国联盟,共同对付楚、齐二国,中原六国大战在即,现秦惠文王照会我出兵南下巴渝,攻打黔中、巫郡,牵制楚军主力北进。我听说巴渝、黔中、巫山,均有楚军把守,江陵又有楚军重兵,难图。我若不出兵相助,势必得罪秦国,它日必来找我麻烦,诸位看看应怎样处理才好呢”?有臣出奏说:“臣认为,蜀国在这个时候,不可以出兵攻打楚国。应该等到楚军与秦、魏、韩、越四国军队大战时,才可挥军南下,攻取巴渝。楚军要和秦、魏、韩、越四国军队对决,必然要挥师北上和东进。到那时,荆州无重兵驻守,秭归、宜昌无楚军把守,便可挥军南下,攻占巴渝,然后沿着长江东下,尽取奉节和巫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