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第七区 正文 中央军情之诡异少年

taotao7759123 收藏 3 1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62.html[/size][/URL] 一声紧急的刹车,跑在最前面的军用猛士轮胎打着转停靠在公路边上。车门被猛烈的推开,那个年轻的少女已经再也忍耐不住心里的压力脱离方向盘跳到外面痛快的吐了起来。 顾晓东看看四下是偏僻的山谷,又看看身后几十米外紧跟不舍的另外一辆军车,手臂一挥打声招呼:“嘿嘿,先停下来……” 又是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62.html


一声紧急的刹车,跑在最前面的军用猛士轮胎打着转停靠在公路边上。车门被猛烈的推开,那个年轻的少女已经再也忍耐不住心里的压力脱离方向盘跳到外面痛快的吐了起来。

顾晓东看看四下是偏僻的山谷,又看看身后几十米外紧跟不舍的另外一辆军车,手臂一挥打声招呼:“嘿嘿,先停下来……”

又是一声急刹,后面的那辆车里面跳出受伤的吴队长和搀扶着他的吕上尉,吕上尉也环视一下四周,略微松了口气:“嘿,说你呢,小子,怎么停下来了?”

顾晓东冲他翻翻白眼,用嘴努努指向一旁正在呕吐的靓丽少女,然后甩头爱理不理的去驾驶室拿出纸巾递给正吐的难受的那名少女。

那少女似乎也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过于出丑,慌乱急促的接过递过来的纸巾,很没有姿态的抹过嘴角之后还不忘露出一个冷艳不常见的微笑:“谢了。”

顾晓东也略微一笑,转身朝着呆在车里的那名警察打声招呼:“你们两个,是不是可以先出来一下帮忙?”

那名已经吓到打着颤的警察唯唯诺诺的应道:“下来……下来干嘛……怎么不继续走啊……”

顾晓东一脸不耐,他实在想不明白现如今的警界怎么会充斥着这种胆小怕鼠的败类。当下也不禁恼火:“听到没有,我让你下来。拿着你的破枪出来警戒!”

那警察似乎也是一阵惊讶,实在想不到一个刚成年的小家伙就敢如此辱骂自己,下意识的反驳:“你说什么?我可是警察,你刚才说什么来着?你再说一遍!”

顾晓东已经被完全惹恼,他迅速的掂起驾驶室座上的AK,语气不善的说道:“听着,现在这里没有高低之分,你,甚么都不是。如果再敢拿着自己的身份自居,ok,我随时都可以成全你!”说完,用力的上膛顶着那警察的下巴,那警察已经吓到脸色铁青,手里的手枪不自觉的掉落在地上,双手慢慢的举了起来:“你……你要干什么……你这是违法的……”

“去他妈的法律!”那名少女已经慢慢站了起来,狠狠的说道:“已经没有那些东西……在这里,只有想尽一切办法生存下来。”

“不错,”站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吴队长一边撕扯掉衣服去绑自己受伤的大腿,一边点起一根香烟:“所以说,你们几个最好别窝里斗……嘿,说你呢,小鬼。今年几岁了?”说着,眼睛略带轻蔑的看向顾晓东。

晓东不再理会那名窝囊的警察,收起枪渡步走到一边不停的打探,随口应道:“老家伙,别倚老卖老……。”

吴队长哭笑不得,一旁的那名士兵却是火爆脾气:“你说谁呢?小子,你再说一遍试试!”说着,已经把手里的步枪又拉了栓。

吴队长却连忙拦下:“行了,年轻人。跟他计较那么多干什么……呵呵,有个性,我喜欢。”

顾晓东却无视他们的谈话,他慢慢地爬到一个十几米高的小山岭。朝着远处的公路望去,数千米外密密麻麻的人群不间断的朝着这个方向匍匐前进,天空上飞着几只模样怪异的乌鸦,发生几声凄惨的怪叫。他心中诧异,因为他们距离那感染者已经有一段时间,况且这里是偏僻的山谷,距离市区的边缘少说也得两千米左右,可那些感染依然可以判定他们的方向,是声音?不对,汽车发生的声响虽然过于嘈杂,特别是像这种专用的军用越野,但毕竟离郊外已有一段距离,即使声音过大也不应该传播出去,况且开车的这名少女还很有心计的转了好大一个圈子。难道是气味?对,可能就是气味。人类在细胞发生变异之后必定影响了体内器官的改变,或许他们的嗅觉可以分辨出来,所以说,他们必须要在最快时间离开这里,尽量寻找一个较为安全的地方暂时躲避起来,最理想的方案就是寻找更多的幸存者。现在这种状况,依靠他们这几个人的力量,明显只有当菜地份。

顾晓东慢慢的顺着斜坡跑了下来,喘了几口气又带些商量的口气看向几米外的那名内防线队长:“我说,你们还有多少弹药?”

那内防线队长转头看看一旁自己的唯一一名部下:“你那里还有多少子弹?”

那士兵掀开背包点了点又取出步枪里的弹夹,说道:“报告队长,还有一个慢慢的弹夹,10发9毫米。”

那内防队长也取出弹夹一撇,焦虑的说道:“不多了,我们俩加起来不足80发。”说完,又看看身边的吴队长和吕上尉他们。

吴队长转脸撇向刘队长和吕上尉:“我可没带那玩意……奶奶的,早知道这样……”还没说完,吕上尉已经掏出手里的手枪:“奶奶的,非战备时期……只有一发了。”

“我的还有两发……”刘队长也底气不足的说道。

顾晓东略一叹气,还是无奈的背过身去:“说说吧,现在该怎么办。”

一阵沉默,还是吕上尉先清清嗓子:“你们清楚目前病毒扩散的情况吗?”

“无线电从昨天已经被完全屏蔽,所有通信已经全部中断……”顾晓东再次耸耸肩膀无奈地说到:“所以说,我们现在还不清楚到底该跑到哪里?……谁会弄无线通讯器?”

站在吴队长一旁的刘队长站了起来:“甚么无线通讯器?”

顾晓东指指车身上全是血迹的猛士军车,拍拍前面的挡风镜:“就它了……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猛士的无线通讯系统改装主板的连接线后可以局限性的在附近区域散发无线电波……希望还能找到更多的幸存者……”

吴队长和吕上尉以及刘队长都同时露出惊讶的神色望着眼前的这名年青少年,刘队长脱口问道:“你……你怎么知道?”

顾晓东微微一笑不再理他,随口说道:“现在重要的好像不是这些,我们要抓紧时间离开这里……呃,你会修是吧。把两辆车子的通讯系统重启……我们的时间不是很多,那些玩意最迟也会在30十分钟之后赶到……我可不希望这么快就被包饺子……”说着,他信步走到吴队长的那辆军车旁边,掀开驾驶位置的同时眼角瞥见一个白灰色的号码牌,目光突然一愣,小心的收了起来仔细观察起来。片刻之后有装作随意的那后备箱里面的钳子之类的维修工具扔给了刘队长:“希望可以来得及,我们最多还有40分钟。”

另外的一名士兵拿起手里的望远镜很配合的爬到小山岭上做起了侦查。

吴队长和吕上尉相互对对视一眼,神经也不禁又开始紧绷起来。吕上尉不禁问道:“走了那么久,为什么他们还能找到我们?”

顾晓东紧皱起眉头,慢慢的从车里面爬了出来,语气意味深长的说道:“我倒是很好奇你们军方的人为什么不知道这些……”

吴队长目光一闪,厉声说道:“你什么意思?

顾晓东目光坚定地看着他,眼睛里说不出的坚决:“我不相信你们不知道,如果这一切仅仅只是意外的话或许我们还可以原谅,但如果这一切都是蓄意的阴谋,对不起,或许你们自己会有更好的去处。”

吴队长一愣,脱口问道:“什么意思?”

顾晓东一字一道的说道:“你们和这次病毒事件肯定有联系!”

吴队长的嘴角有些扭曲,脸色无比的阴冷。吕上尉也在心底打着冷颤,他实在想象不到眼前这名少年的心机究竟有多深,甚至在片刻就从他们的言行举止上面得到一些不易察觉潜在的信息。吴队长脸色越发深沉,终于冷声说道:“你是谁?”

顾晓东目光阴冷,看似随意的从口袋里面拿出一个白色的病床号牌。那是病人卡在衣服上面的病床牌,被他在车上的时候从吴队长的座位上捡到的,而在那张牌子的左上角,标记着一行醒目的字体:沈阳第一人民医院。顾晓东把弄着手里的这块号牌,随手扔到吴队长的面前:“病毒爆发的集结地就是大东区的沈阳第一医院,而你恰好是在此之前去过那里。我不知道一个军队的军官到那里是干什么去的,但如果我发散思维的去想,你去了沈阳第一医院之后就爆发了病毒,而你此时还活着和我们走到了一起……这难免让人想入非非,如果你不给个解释的话。我想不仅仅我一个人不会放过你。”


话刚说完,四下周围包括内防队长以及部下的一名士兵都难以置信的看着吴队长和吕上尉。吴队长此时是有苦说不出,想要开口解释的时候吕上尉已经开始火大了起来:“奶奶的,臭小子你说什么呢……难道你是怀疑是我们军方故意制造了这次的生化病毒事件?别他妈故作聪明,小心老子现在就把你抓起来!”

顾晓东再次扬起手里的步枪,嘴角撇出一丝微笑:“现在不说,咱们就同归于尽!”

吴队长看着他那坚定的眼神,知道不解释肯定是不行的了。而自己身旁的内防队长此时也紧张的把枪举了起来,也不晓得究竟该对向谁好。刘队长想要起身的时候已经被吴队长打了个手势示意安静。吴队长压下身边士兵的枪杆,微微扶着吕上尉站了起来,轻声说道:“我承认,在此之前我确实去过沈阳第一医院,不过我不是去执行什么军事任务,而是受了伤临时住进了那所医院。”

话音刚落,顾晓东又开始皱起了眉头:“什么原因住进了那所医院?”

“是一起追踪事故,我们三个都受了伤,一起住进了那所医院。再后来醒过来之后,沈阳医院已经被感染了……”

“这么说,你跟本不知道这次事故的原因?”顾晓东再次皱起眉头,不相信的问道:“你最好什么话都不要瞒我,因为这一切都关乎到大家的性命,如果让我发现什么东西……哼,可不要忘了,这已经不是以前的大东区了!”

吴队长再次苦笑,但脑子还是一闪,想到了什么东西:“等等,我想起来了……我知道感染的原因!”

四下的人除去吕上尉和刘队长之外全部都睁大了眼睛盯着吴队长,就连正在侦查的那名士兵都不禁呆呆的愣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