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应结束反恐战争


美国应结束反恐战争

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过去经常问“我们为什么还找不到本•拉登?”,一位官员在情急之下一度建议用一句话回复总统:“因为他藏起来了”。

现在,在9/11事件发生近十年后,美国终于找到并杀死了本•拉登。拉登的死亡为美国宣布“反恐战争”结束提供了机会。这并不是说美国和欧洲现在可以不再担忧恐怖主义。西方在未来许多年需要一套认真的反恐政策。

但是布什推动的让反恐成为美国外交政策核心的举措是一个错误。布什宣告的“全球反恐战争”扭曲了美国外交政策,并直接导致了两场战争——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反恐战争浪费了巨额资金,并在华盛顿催生了一个行事隐秘的庞大官僚机构。本•拉登的死亡让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得以着手悄悄地纠正某些错误。

人们很难理智看待恐怖主义威胁。针对纽约和华盛顿的恐怖袭击至今令人心有余悸。基地组织(al-Qaeda)显然还催生了附属组织,这些组织可能与拉登此前从巴基斯坦指挥的原版基地组织一样危险。情报官员们表示,基地组织在也门、索马里和北非的分支正在策划危险的活动——没有理由不相信他们。

然而,研究一下死亡人数,就会发现恐怖主义威胁被严重夸大。美国学者约翰•缪勒(John Mueller)在两年前发表的一本著作中指出,自1960年以来,被恐怖分子杀死的美国人,“与同期由鹿造成的事故致死的人数几乎相同”。布赖恩•詹金斯(Brian Jenkins)在为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撰写的一份报告中提出了类似的观点:“美国人死于汽车事故的平均几率约为9000分之一,被谋杀的几率约是1.8万分之一。”然而,在9/11之后的5年内,包括9/11恐怖袭击的死亡人数在内,“美国普通人死于恐怖袭击的平均几率仅为50万分之一”。

然而,美国向“反恐战争”投入的资源令人难以置信。《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去年在《绝密美国》(Top Secret America)报道中指出:“自2001年9月以来,华盛顿及周边地区在建或已建成的用于绝密情报工作的建筑群有33座。它们几乎相当于3个五角大楼。”而这只是自9/11以来成立的机构。在“反恐战争”之前,美国中情局(CIA)和国家安全局(NSA)就绝非财力或资源不足的机构。

截至2010年,美国每年的情报预算是750亿美元——自9/11以来增长了20倍以上。这些数据还不包括情报机构开展的军事活动,比如在巴基斯坦的无人飞机袭击行动。考虑到这一切,美国花费十年时间才追踪到本•拉登令人吃惊。

然而,成功杀死本•拉登(再加上有关恐怖分子可能在策划新的阴谋的警告),实际上可能进一步增加情报支出。上周宣布的大卫•彼得雷乌斯将军(General David Petraeus)被任命为中情局局长的消息,加大了上述可能性。彼得雷乌斯将军是一个“帝国缔造者”,在国会拥有一大批支持者。

实际上,尽管良好的情报工作至关重要,但有大量证明表明,美国情报工作存在巨大的浪费和重复。《华盛顿邮报》称,有多达51个联邦机构奉命监视流向恐怖主义网络的资金。NSA每天拦截17亿电子邮件和通话——远远超过能够有效分析的水平。

过度关注情报收集工作不只是浪费时间和金钱。更重要的是,它还扭曲了美国的外交政策——情报与军事能力发生了危险的融合。中情局在阿富汗战争中扮演的角色已经模糊了这条界线。任命一名将军执掌中情局将会进一步模糊这条界线。与此同时,由于美国在间谍和士兵身上投入了大量资金,传统的外交和发展援助工作经费相对不足。

从资源流动看,美国外交政策在过去十年变得如此军事化并不出人意料。但结果令人失望。伊拉克战争导致数十万人丧身,结果却很可能让恐怖主义威胁变得更加严重。既然我们已经证实基地组织的领导层藏在巴基斯坦腹地,长达十年的阿富汗战争的效用也令人生疑。

与此同时,在美国在全球反恐战争上投入大量资金和资源之际,东亚出现了真正划时代的变化。最终塑造下个世纪的将是中国和印度等新兴经济大国的崛起以及美国的相对衰落,而非恐怖主义威胁。但是,应对中国崛起和重振美国经济是艰难而长期的挑战——不像干掉“美国头号通缉犯”那样带来心理满足。

译者/何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