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忘却的记忆 第三章上海展风华 第十二节 新雅粤菜馆

萧青衫 收藏 2 11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04.html


蒋介石想想也是,当初让萧诚这个共产党身份的人出面来干这事,不就是要达到转移社会视线这样的目的吗,但这打招呼的人中也有宋家的人啊;“夫人的意思是不要理睬那些打招呼的人。”

宋美龄说:“直接让他们到筹备委员会那里去,由萧诚去决定,这个人的点子不是很多的吗,等他应付不了了,再出面也不迟。”

“好吧,就听夫人的,看段时间再说。”

“我也要为明天在上海开的答谢会,写个慰问电发过去。”宋美龄说着就向自己的书房走去。


萧诚和三位副主任在上海过年的事不知怎么的让新雅粤菜馆的老板蔡建清打听到了,找上门来说什么的也要请萧诚和王正廷、沈嗣良、郝更生等人年三十晚到新雅粤菜馆吃年夜饭,萧诚他们被蔡建清的诚意打动,就应承了下来。

年三十晚,萧诚等四位主任,还有孙莉、姜黎黎、赵静、李媛媛和陈晓春等九人来到南京路上的新雅粤菜馆。

蔡建清十分的开心,拿出了菜馆的招牌菜“水晶虾仁”、“糟溜牛肉片”、“片皮脆鸭”等,席间还在菜馆外放起鞭炮。

陈晓春、孙莉、姜黎黎、赵静、李媛媛也点起鞭炮玩得不亦乐乎,却被在七姐家玩的盛毓度看见,于是又叫来了周余愚,周余愚和胡蝶熟,就叫上了胡蝶,胡蝶有叫上了周璇、姚莉、白虹、吴莺音,于是一个邀一个,结果到新雅粤菜馆来了一大帮人,张石川、罗明佑、田汉、黎锦晖兄弟、夏衍等全是演艺界的人。

蔡建清招呼手下人拉桌子摆椅子,心里却高兴得直夸自己有眼光。有这帮人在,少不了的就有弹说拉唱。

萧诚纳闷怎么觉得一顿年夜饭变成了春节联欢会似的,一把拉住忙碌的蔡建清:“是不是你把他们招来的。”

蔡建清一脸的无辜:“萧主任呢,我那有这个能耐呦,他们这些明星我是花钱也请不来啊。”


要说这也是萧诚昨日的讲话见著报端后引发的后果,当时中国的形势正是日本军队对中国领土的步步蚕食,尤其是‘九一八’事变之后,东北军不放一枪一弹退入关内,中国军队的节节败退,更是被国人视为国耻,而国民政府在日本面前背躬鞠膝,更是让有志之士不满和愤慨,但南京政府极力打压爱国人士的行为,又使人们敢怒而不敢言。

萧诚讲话的内容虽然没有涉及到日本,但如此高调且肯定的坦言中国必将重回世界舞台,言下之意就是日本在与中国的战争中必将失败,这就道出了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心声,引起了人们的共鸣,也赢得无数人的喝彩声。

所以,当萧诚的讲话一结束,北四川路青年会的会场里就响起雷鸣般的掌声。马相伯、沈钧儒、邹韬奋、章乃器、陶行知、李公朴、王时造、郑振泽、薛暮桥、周作人、沈雁冰、夏衍、田汉、史良、陈波儿、邓裕芝、胡子婴等人也纷纷站起来鼓掌,年轻的萧诚在他们的心目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王正廷、沈嗣良、郝更生听后在为萧诚担心之余,也暗暗佩服萧诚的勇气。张石川、罗明佑、田汉等人更是增添了对萧诚的好感,所以,一听说萧诚在新雅粤菜馆吃年夜饭,就放下手里的碗筷,不请自来了。姚敏和陈蝶衣则是直接把百代公司的几名乐手和乐器带了来,摆明了要听萧诚唱歌。

既然年夜饭变成了春节联欢会,少不了要萧诚献艺了,萧诚上台拉开嗓子唱了《青花瓷》、《一剪梅》、《蝴蝶飞啊》,台下人不罢休,只好又唱了《大中国》。

经萧趁更再三讨饶,又答应明天的答谢会上再献歌之后,才下得台来,却被黎锦晖一把抓住,怎么说都要萧诚答应去百代公司录制唱片,黎锦晖现在是百代公司的音乐总监。

萧诚推托如今有政府委托的工作不便于分身做其他的事,黎锦晖以为萧诚是嫌报酬低热不愿意,就说可以在休息日到公司来录制唱片,不会耽误其工作,且愿给萧诚最高的报酬,看黎锦晖如此诚意,萧诚再推托就觉得有些矫情了就允承了下来。

黎锦晖、田汉、夏衍在昨天和萧诚商谈过组织艺术团赴欧洲演出的事,今天见面就谈起了具体的内容来。萧诚早已考虑好后世轰动一时的《金饰银舞》这个剧目,于是就谈了这个设想。

黎锦晖、田汉、夏衍听了就被这个新鲜的题材吸引住了,尤其是赞同萧诚所说的要用西方人容易接受的形式来展现中国历史和文化艺术,强烈要求萧诚来编写这个剧本。


萧诚察觉到有点怠慢了同桌的他人,就向同桌而坐王正廷、张石川、盛毓度、周余愚等人抱歉,看到坐在盛毓度、周余愚中间的一位小姐,就问:“还没见你们介绍呢。”

盛毓度道:“我的胞妹盛毓珠。”

萧诚抱歉道:“礼数不周,不好意思了。”

盛毓珠笑着说:“早听我哥说起萧先生才华横溢,不仅说得好,唱得也好。”

萧诚看着盛毓珠娇笑的脸,又看看盛毓度、周余愚有些狡诈的笑容,明白过来了,肯定是这两位把自己说得笑话传了出去,手指了指二人:“肯定是你们在背后编排我了。”

盛毓度、周余愚笑了,盛毓珠笑道:“今天就是想当面听听萧先生的妙语。”

王正廷、张石川等人觉得好奇,也就要萧诚说一段,活跃一下气氛,萧诚见躲不过只得说了一个。

“都说不去城隍庙就是没到过上海,没吃过城隍庙的五香豆就是没到过城隍庙,一天,导游带着一群外国游人到上海的城隍庙也如此说了,于是,外国游人就纷纷买了五香豆就吃,导游很是骄傲就问一个外国游人味道任何,外国游人回答道‘味道真不错,只是肉太薄了一点’。”

“怎么说肉太薄了,难道他们吃得全是皮,把豆给吐了。”周围的人明白过来后都哈哈大笑起来。

萧诚见大家笑过后仍看着自己:“怎么,这个听了一个不够。”

众人笑着点头,萧诚抓了下自己的头皮说:“再说一个,但这个女孩子听了不大好。”看见盛毓珠兴趣十足坐在那不想走的意思,于是道。

“我军打破贵阳后抓了很多当官的,看到一个老的连路都快走不动了老头,我就问;你当什么官啊。老头说;书记员。我说;混得不怎么样啊,看来还没有悟到官场真髓。老头说;现在的官场难混啊,有三比。我问;怎么说啊。老头说;这一,好比是寡妇睡觉,上头没人;二,好比是妓女睡觉,上头老换人;这三,好比是和老婆睡觉,自己人干自己人。”

话刚说完,周围的人都笑翻了,盛毓珠听了脸涨得通红,拔脚跑到胡蝶、周璇、姚莉那一桌去了。这里的男人们笑得更肆无忌惮,这笑话虽然俗了一点,却很形象的表露了民国官场的丑陋。过了好一会儿,众人才恢复到原来的神情,却听见从胡蝶那边传来女人们的娇笑声。

萧成一拍脑袋,瞪了盛毓度、周余愚一眼道:“都是你们两个惹出来的事,这个话要是在女人堆里传开来,我这个好男形象可就毁了,我这个心痛啊。”

看见萧诚在这边捶胸顿足懊恼万分的痛苦模样,众人没由来的一阵大笑。

王正廷、沈嗣良、郝更生算是见识到了萧诚的另一面,这个有共产党身份的年轻人有时就象是生活在身边有些孩子气的大男孩,在心里多了份亲近感。


姚敏和陈蝶衣笑着从胡蝶那边走过来,对萧诚说:“那边的小姐们请萧主任过去坐坐,哈哈哈。”

“不去,我今天酒喝多了。”

“萧主任根本没有喝,我们可以做证。”王正廷、张石川他们还想看萧诚的笑话。

“我们可以扶着您走。”盛毓度、周余愚也凑热闹。


萧诚被簇拥着来到胡蝶、周璇、姚莉那一桌坐下,看到陈晓春、孙莉、姜黎黎、赵静、李媛媛也坐在这边,心想在他们面前太随便了怕影响了以后工作,为了急于消除自己在这些人心目中的负面影响,便坐正的身子说:“啊哼,其实呢,我不是你们想像的那样,啊,不是,我的意思是说不是想像的那么坏,什么坏不坏的,我是说。我是大好人,这么表扬自己不太好,我的意思是什么——,哎,我在说什么啊。”

说实话,在胡蝶、周璇这些明星面前,萧诚是有些局促不安。

胡蝶、周璇、姚莉等人在杜月笙的酒席上就察觉到萧诚在刻意的躲避她们,想到这个可以在千人的会场上慷慨陈词,可以在战场上不畏生死的年轻共产党人,却在自己面前如此拘谨就觉得有趣,现在见他是越说越乱,胡蝶、周璇、姚莉等人更是笑得花姿乱颤。

萧诚不干了,对胡蝶、周璇、姚莉、白虹、吴莺音说:“你们要我明天唱歌,你们几位歌星明天也要表演。”

姚莉说:“萧主任的歌唱得这么好,我们的那些歌会受大家的欢迎呢。”

白虹说:“萧主任的新歌一首比一首好听,要不给我们作几首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