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忘却的记忆 第三章上海展风华 第十一节 毛家两兄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04.html


“萧诚。”董健吾瞪大了眼睛,近期频频见诸于报端的,有着共产党身份的中国体育代表团筹备委员会主任,真的是如此的年轻,而且就站在自己的面前,二人的手此刻已经紧紧握在一起。

萧诚看到董健吾眼睛红了,心想,如果组织上有人问我怎么认识董健吾的,自己还真的说不清啊,说不定还会给自己带来麻烦呢,于是轻轻拍拍董健吾的手模棱两可的说:“放心吧,不会有事了。”

整整二年时间了,组织上一直没派人来和他联系,董健吾强忍住激动,点着头道:“我相信,相信啊。”

萧诚来到床边,弯下腰轻轻抚摸着毛岸青缠着绷带的头,小声笑着说道:“不会有事了,很快就可以回家了。知道吗,打你的那个印度阿三,现在正躺在医院里,没有半年时间,他是出不了医院的。”

毛岸青咧开嘴笑了,萧诚又说:“明早我再来,说你想吃什么,豆浆、油条还是馄饨。”

毛岸青有些不好意思,只是笑。

“哈,我明白了,都想吃,那就都卖来。”

萧诚转身拍拍毛岸英的肩对郑兰芳说:“阿姨,我明天一早再来。”

然后对董健吾说道:“为了安全,我建议你们最好换个居住的地方,好,我明天再来。”和董健吾握手道别后就走了。

郑兰芳问董健吾:“你认识他。”

董健吾摇头道:“不认识,但他是个好人,你可以相信他。”

董健吾心里想这个年轻人何止是个好人啊,而是活捉过蒋介石,是毛泽东手下的一员战将啊。但组织的纪律不允许他向别人表明自己知道这个年轻人的身份,除非自己的上级领导的批示,否则自己是不能与萧诚发生横向联系的,不过,他提议搬家是很有必要,这事要做得快,董健吾认为萧诚并不知道自己真正的身份。


第二天,萧诚起了个大早,拿着昨晚准备好的年货,在路边叫了黄包车就向医院赶去,在医院附近的早食摊上吃了早餐,又卖了豆浆、油条、馄饨和生煎馒头,匆匆走进病房。

毛岸英兄弟俩看到了萧诚,叫了声:“叔。”

萧诚放下手里的东西道:“以后你们就叫我哥,阿姨呢。”

“阿姨刚回去,要帮哥、姐做吃的。”

“岸——。”萧诚差点把毛岸英的名字叫出。“我还不知道你们叫什么名字呢。”

毛岸英说:“我叫杨永福,我弟叫杨永贵,小名叫二毛。”

萧诚笑道:“你弟叫二毛,那你肯定叫大毛。”毛岸英兄弟俩笑了。

“大毛,你在这陪了一晚了吧,肚子肯定饿了,快吃吧,我来喂二毛。”

“叔吃了吗。”

“我吃过了,不是让你们叫我哥的吗,记住了。”

毛岸英点下头:“给阿姨留一份吧。”

萧诚感叹这么小的孩子就已经知道体贴人了,道:“我卖得多,你就吃吧。”

毛岸青吃了口馄饨,看着萧诚突然说:“哥,我认出你来了,你就是上报纸的那个萧主任,昨天报纸上有你的照片。”

萧诚忙做了个静声的动作小声说:“我昨天打了印度阿三,现在他们满上海在找我呢。”

毛岸英有些急:“哥,他们认出你来怎么办啊。”

“不会,那几个阿三被打得晕头转向,等他们几个月后出来,早忘了我长什么模样了。”

“嘿,嘿,嘿。”毛岸英兄弟俩舒心的笑了,毛岸青非常开心,吃下一碗馄饨后,又足足吃了六个生煎馒头,毛岸英在一旁是直瞪他眼睛。

萧诚道:“你们慢慢吃,我去找大夫,就回来。”

萧诚找到黄医生,黄医生高兴的说:“孩子的情况基本没什么问题,可以出院了,我再开些药你们带回去吃。”

萧诚听后也很高兴:“太感谢你了,需要多少钱,我来付。”

“不要,不要,盛公子昨天就已经把钱付了。”

萧诚一愣:“那怎么可以,这让我多么不好意思啊。”

黄医生感叹道:“看你们这些公子哥,为一个穷孩子争着付钱,良心真是好。”

萧诚想原来这位还把自己当成了上海滩上的公子哥了,看来这位还真是不闻窗外事啊:“黄医生的医术和医德很让我钦佩,我还是要感谢黄医生的。”

谢了黄医生后,萧诚回到病房,对毛岸英兄弟俩笑道:“你们吃饱了,刚才医生说二毛的病没什么事了,等药送来就可以回家,钱都付过了,这里是肉和鱼,还有这些钱,等阿姨来交给她。

“不,我们不能拿东西。”毛岸英把手藏到身后。

萧诚拉起毛岸英的手,把十块银圆放在他手里:“为了安全,你们要尽快搬家,这钱用得着,别哭,搬好家后一定要和我说一声,我好经常来看你们。”

毛岸英哏噎着点头,毛岸青可没那么多伤感:“哥,等我病好了,你教我怎样打架好吗。”

“好啊,你要多吃肉,长得再壮点,我就教你一套军体拳。”

“好啊。”毛岸青高兴的叫起来。


今天是一月二十三日,农历三十的早晨,宋美龄陪蒋介石散步回来后,二人在书房坐下看刚送来的早报,报纸很多,有《中央日报》、《南京日报》、《申报》、《新闻报》、《大公报》等等,宋美龄还会看些美国的新闻报纸。

蒋介石突然发话:“这小子倒会笼络人心啊。”

宋美龄抬头见蒋介石看的是《申报》,于是也拿起身边的《申报》,就看见头版有则消息说的是昨天萧诚参加上海文化界、妇女界召开的欢迎中国体育代表团来上海的集会。

宋美龄看完说:“还好,没有太过分的地方。”

蒋介石哼了一声:“他把那些文人说成是传承华夏文明的使者,是五千年来中华民族屹立于东方的基石,还说什么妇女能顶半边天,哼,把他们捧到天上去了。看这最后一段‘五千年来中国社会最伟大的变革时代已经到来,任何一个中国人都不会置身度外,中国必将在这才场变革中浴火重生,为人类发展做出过伟大贡献的华夏文明,将重新蹬上世界的舞台,世界因有中国的参与而更加精彩,我们要为自己生逢其时而感到骄傲,因为,中国历史上最光辉的一页将由我们来谱写’,啧啧啧,真是说大话不带草稿。”

宋美龄心想,这萧诚蛊惑人的本事还真不是盖的,还有他讲话好像是不带草稿的。

“大令,你别说,我还真没看见他讲话带草稿的,他说的话确实有鼓动性,口才是好。前几天,把上海的那帮老板噱得向筹备委员会是又送钱又送年货,连虞洽卿、张静江、蔡元培都被他唬得一楞一楞的。现在就冲这段话,怕是那帮文人又要围着他转了。”宋美龄想起那天虞洽卿、张静江、蔡元培三人被萧诚骗的表情,禁不住笑了起来。

“夫人呢,你是没看出来,他说的话实际上就是告诉大家,中国是不会亡国的,这和我们说的不一样。不行,得让立夫他们给这家伙泼点冷水,告诉他别忘乎所以了。”

“难道你真的认为中国会输给日本人。”

“中国会输给日本,我根本就没那么想过,但是对外要这么讲,就跟共产党的说得一致了,我说的‘攘外必需安内’不就自相矛盾了吗。”

“大令,这样的群众性集会,向筹备委员会发出邀请,不去也不行,而且,昨天就他一个人去了,几个付主任都没去。”

“夫人认为这萧诚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只是为了敷衍那些人喽。”

“至少昨天他没有说和政府明显对立的话的话,说明在大的场合上说话还是能把握分寸的,这个萧诚年纪虽轻,但他为代表团制定的一系列筹集资金和宣传上的方案,在社会上收到的效果很明显,至少在上海对抗政府的游行示威活动明显的少了,人们谈论的大多是能不能中奖,能不能去柏林,好多老板为上宣传片的镜头,纷纷向筹备委员会捐款,杜月笙一人就捐了五万。”

“这事我刚知道,杭州、苏州、南京的一些人也向我提起了这件事,夫人你详细给我说说。”

“是这样的,筹备委员会计划拍个体育宣传片,萧诚写了脚本,我昨天才收到的,脚本的构思十分的巧妙,看后就觉得这个宣传片一定会引起轰动,萧诚更是计划把片中的角色由社会名流来担任,背景也不固定,看谁赞助的多,就在这个人的企业里拍,这样一来,谁不争个头破血流。”

蒋介石若有所思:“难怪这么多人向我打招呼呢,原来是冲着名声去的,小小年纪却能看透商人趋利的本性,不简单。”

“大令,这还只是开始,过段日子,运动员用品的招标,彩票的发行,还有火炬接力,运动员回馈社会的汇报表演,社会各界,尤其是上海文艺界的募捐表演,这些活动的举行,加上各报的报道,就象萧诚说的,不把所有人的眼球吸引到这上面来才怪呢。”想到萧诚各种怪论调,宋美龄就觉得好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