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国前国民革命军,八路军、新四军、解放军将军军衔授衔历史

将帅校尉 收藏 3 11706
导读: ▲我军大革命时期国民革命军曾被授予将军军衔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由于受历史条件的限制,我军未能实行军衔制度。但是,当时我军部分人员曾有过军衔,有些高级干部还佩戴过缀有金星的中将、少将领章。而且,恐怕很少有人知道,战争年代我军还曾两次酝酿在全军范围内实行军衔制度,只是受当时战争环境和物质条件的限制,这一愿望未能实现。 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国民革命军里许多中共党员都有军衔。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由于中国共产党还没有建立起独立的武装,许多后来的我军将帅当时都在国民革命军中任职,并且都有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军大革命时期国民革命军曾被授予将军军衔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由于受历史条件的限制,我军未能实行军衔制度。但是,当时我军部分人员曾有过军衔,有些高级干部还佩戴过缀有金星的中将、少将领章。而且,恐怕很少有人知道,战争年代我军还曾两次酝酿在全军范围内实行军衔制度,只是受当时战争环境和物质条件的限制,这一愿望未能实现。

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国民革命军里许多中共党员都有军衔。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由于中国共产党还没有建立起独立的武装,许多后来的我军将帅当时都在国民革命军中任职,并且都有军衔(当时叫军阶或阶级)。譬如朱德就曾有过中将军衔。从近期发现的朱德亲笔撰写的一副对联中可以看出,朱德授中将的时间是在1922年春之前。1922年春,时任云南警察厅秘书长的杨廷材要回云南老家为母亲祝寿。他的好友——即将赴欧洲留学的朱德知道后,挥笔写下对联一副,上联:片瓦传千古,下联:懿型式一乡,横批:云蒸霞蔚。落款是“勋五位三等文虎章陆军中将朱德恭撰”。杨廷材回乡后,很快请人将此联用行书书写并镌刻在一块大石碑上。

后来,朱德从欧洲留学回国,任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军党代表兼代理政治部主任。1926年10月15日,授任陆军中将加上将衔。国民革命军中将加上将衔的规定,是沿用了晚清和北洋政府的加衔制度。陆军中将符合晋升上将条件者,因受员额所限可先加上将衔,佩戴上将军衔,享受上将待遇,待上将空出缺额后,再从中将加上将衔者中择优正式晋升上将。

在国民革命军中,授过将官军衔的中共党员至少有20人。他们是:陆军中将加上将衔:刘伯承,1926年12月31日任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十五军军长(未就职。1927年4月撤);贺龙,1927年6月15日任国民革命军暂编第20军军长(1927年8月2日撤)。中将有10余人:郭沫若,1926年9月25日任国民革命军政治部副主任、代主任,1927年7月任第二方面军政治部主任;周恩来,1926年1月任国民革命军第一军副党代表兼政治部主任;李富春,1926年9月8日任国民革命军第二军副党代表兼政治部主任;林伯渠,1925年8月26日任国民革命军第6军副党代表兼政治部主任;叶剑英,1927年任国民革命军第四军新编第2师师长、第4军参谋长;叶挺,1927年任国民革命军第11军第24师师长;李之龙,1926年3月任国民政府海军局党代表兼代理局长;刘伯坚,1927年任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政治部主任;周逸群,1927年7月任国民革命军暂编第20军第3师师长等等。少将则有孙炳文,国民革命军总政治部秘书长;季方,国民革命军新编第22师党代表兼政治部主任;萧劲光,国民革命军第2军第6师党代表;刘志丹,国民革命军平凉甘军新编第13师11旅旅长;蒋先云,国民革命军第1军第3师第7团团长,牺牲后追授陆军少将,等10余人。他们的军衔,都是在南昌起义前获得的,即中国共产党建立革命武装之前。1927年南昌起义后,许多国民革命军军官放弃了军衔和高官厚禄,脱下了将校呢军服,换上了粗布军装,投身革命阵营。被称为“红军之父”、“布衣司令”的朱德有一副对联,生动描述了红军将士同甘共苦的情景:“红军里,官兵夫待遇完全平等;白军中,将校尉薪饷各有不同。”

▲我军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新四军曾被授予将军军衔

抗日战争初期,大敌当前,国共两党第二次合作。中国工农红军改编为八路军和新四军,纳入国民革命军序列,部队编制、机构设置、人员配备和服装等,基本上与国民党军队相同。

从1938年3月八路军120师给中央军委参谋长滕代远的关于营以上干部履历中可以看出,当时八路军的高、中级干部均有军衔:师长、副师长为中将;师参谋长、旅长、副旅长一般为少将;师参谋处长、旅参谋长、旅政治部主任、团长、支队长一般为上校。如120师师长贺龙、副师长萧克均为中将;120师参谋长周士第,358旅旅长卢冬生、副旅长张宗逊,359旅旅长陈伯钧、副旅长王震,385旅旅长王宏坤、副旅长王维舟等均为少将;120师参谋处处长彭绍辉、359旅参谋长郭鹏、358旅政治部主任谢扶民、715团团长王尚荣、716团团长贺炳炎、770团团长张才千、120师雁北游击支队支队长宋时轮均为上校。1938年12月13日,八路军115师在给中央军委和八路军总部关于少校以上干部战绩的报告中也提到,658团团长杨得志、686团团长杨勇等均为上校。

红军刚刚改编为八路军不久,一位旅长到延安见毛泽东,递上了“少将旅长”的名片。毛泽东先有三分不快。随后,毛泽东问了几个有关部队的问题,该旅长的回答令毛泽东不是很满意,于是毛泽东斥之:“什么少将芝麻酱!”这就是所谓的“少将旅长名片事件”可以看出,当时至少旅级干部的军衔是公开的。

当时八路军、新四军干部的军衔,主要见于履历表、报告中,本人一般也知道,因未普遍实行,而且只是在抗战初期有过记载,以后就逐渐不再提军衔而只提干部的职务了。我军在这一时期佩带过军衔的只是少数指挥员,如北伐名将叶挺等。在日寇铁蹄蹂躏中华大地、神州四处燃起抗日烽火的形势下,叶挺临危受命,于1937年10月出任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军长,并被授予中将军衔。

由于是第二次国共合作,中共中央派出部分干部参加了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的工作,他们也曾有过军衔。如周恩来就曾有过中将军衔。周恩来那时是中共中央长江局副书记、共产党与国民党谈判的首席代表。抗战爆发后的1937年9月,蒋介石为表示与各党派的团结和笼络人心,特邀周恩来出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副部长,还授给他中将军衔,享受上将待遇。按国民政府的规定,中将的月薪为160块大洋,而周恩来却被特准享受每月240块大洋的上将待遇。但周恩来律己甚严,每月领到这笔“巨款”后,都一文不留的作为党费上缴,自己也和长江局其他同志一样,过着与延安一样的供给制生活。

南京陷落之前,南京国民政府及军事委员会等党政军机关已迁至武汉,周恩来住进中共中央长江局驻地。当时,长江局大楼内住有两名中将,即周恩来和叶剑英(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参谋长),还有四个高级参谋即李涛、聂鹤亭、张经武、边章五。另外,受国民政府之邀,郭沫若于1937年9月出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第三厅厅长,中将军衔。

抗战初期,为了与国民党军打交道方便,在国统区的八路军、新四军办事处的工作人员也有过军衔。如在1939年6月12日“平江惨案”中被国民党杀害的新四军平江通讯处主任涂正坤、副官罗梓铭,军衔分别为上校和少校。

在抗战期间,还有一位外国女性获得了军衔。她名叫王安娜,是一位哲学博士。年轻时她积极参加反对德国法西斯的斗争,不畏强暴,曾两次被捕入狱。后来,她和一个在德国从事革命活动的中国共产党人结了婚,并双双来到中国,参加中国的抗战斗争。1939年4月,周恩来亲自任命王安娜为八路军少校,负责从重庆到贵阳这条八路军接受国际红十字会药品和补给物资的“红色交通线”。王安娜在抗日斗争中机智勇敢,为中国革命作出了自己的贡献,是我军历史上第一位获得军衔的外国女性。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人民解放军两次实行军衔制时,军长一般为少将。为什么当年新四军军长的军衔定得这么高呢?这要从部队的编制规模说起。其实,新四军在组建之初虽然只有1万余人,但经过八年抗战的战斗洗礼,到1946年初,已发展为下辖几十个旅,总数31万人的庞大军团。尽管新四军此时仍沿用最初的番号,名义上还是一个军,但实际上是相当于方面军一级(比军高两级)的战略军团,规模比当时国民党军队的集团军大得多。国民党的集团军平均不到10万人,而集团军总司令的军衔一般是上将或中将。

▲我军解放战争时期解放军曾被授予将军军衔

1945年9月,抗日战争刚刚结束,驻我国东北的苏联红军要求我党派负责干部去沈阳,协调苏军与我方的行动。党中央派彭真、陈云、叶季壮、伍修权、段子俊、莫春和6位同志担此重任。考虑到苏军有军衔,我党也给这6位同志授了军衔:彭真、陈云、叶季壮为中将,伍修权为少将,段子俊、莫春和为上校,并用中、俄两种文字写下了任命书。前些年,有些书刊摘转文章认为“这6位同志是最早获得我军军衔的人”,此说显然是不确切的。这6位同志中的伍修权,早在抗战之初任八路军驻兰州办事处处长时就被授予过上校军衔。

抗日战争胜利后,1945年10月底,面对中国全面内战即将爆发的严峻局势,美国总统杜鲁门调整对华政策,派已经退休的前陆军参谋长马歇尔五星上将为总统特使,来华进行军事调停,并成立了军事三人小组,即美国代表马歇尔、国民党代表张治中、共产党代表周恩来。为避免军事冲突,在军事三人小组的领导下,10月底在北平着手筹备军事调处执行部(简称“军调部”)。军调部设委员三人,由共产党、国民党和美国各派一人组成,由美方委员担任主席,一切事宜均须三委员一致通过,三委员均有否决权。军调部中,共产党委员是叶剑英,参谋长是罗瑞卿;国民党委员是郑介民,参谋长是蔡文治;美方委员是罗伯逊,参谋长是海斯。12月初,军调部正式成立,地点设在协和医院,下设38个执行小组。这些小组的任务是分赴各地执行停止内战的任务,禁止双方军队的战斗接触,妥善处理双方军队的相处与整编问题。

由于张治中的军衔是二级上将,为体现对等原则,军事三人小组中共代表周恩来也被授予陆军中将加上将衔(1945年12月任)。前几年出版的《周恩来传》中,有一张周恩来于1946年5月拍摄的照片,照片中的他正挽起裤腿立于河边的水中,上身穿的是国民党将校呢军服,戴上将领章。

按规定,军事三人小组各方可各带一名将军和一名翻译,各自组成三人代表团。中共方面参加的将军是中央军委一局局长童陆生,这是他第二次佩带少将领章。早在1940年时,他就在第十八集团军军事高参室任少将高参。

为便于同国民党军协调工作,我军参加军调部工作和派驻各地的军调部代表,也都被授予军衔:中将:叶剑英,军调部中共代表团首席代表;罗瑞卿,军调部中共代表团参谋长;饶漱石,军调部沈阳执行小组中共代表。少将:李克农,军调部中共代表团秘书长;张经武,军调部中共代表团副参谋长、参谋长;宋时轮,军调部中共代表团执行处长;李聚奎,军调部中共代表团执行副处长、处长;耿飚,军调部中共代表团交通处长,军调部四平执行小组中共代表;黄逸峰,军调部中共代表团交通处长;许光达,军调部本溪执行小组中共代表;韦国清,军调部徐州执行小组中共代表;赵尔陆,军调部张家口执行小组中共代表。另外,伍修权、方方、黄镇、段苏权、陶希晋、黄华等也被授予少将军衔。上校:驻淮阳代表韩念龙、驻德州代表符浩、驻朝阳代表李逸民等。

据当时驻朝阳代表李逸民后来回忆:“在热河有承德、赤峰、朝阳三个小组。朝阳军调小组是1946年3月建立的。……国民党代表是马上校,美方代表是海军上校汉夫。3月的一天晚上,在北平翠明庄招待所,军调执行部我方参谋长罗瑞卿对我说:‘准备让你到朝阳第26小组任我方代表,军衔是上校,今晚就打扮起来,明天去协和医院同美国和国民党代表开会就算到职了。’又让我去找李克农同志谈谈。”

1946年7月以后,蒋介石公然撕毁《停战协定》和《政协决议》,向解放区发起了全面进攻,马歇尔宣布调停失败,军事三人小组也随之解散。国民党发动全面内战后,参加各地军调部执行小组的中共代表相继撤回,他们的军衔也就自然取消了。

▲[建国前国民革命军,八路军、新四军、解放军将军军衔名录]

〖上将〗

朱 德(1886-1976),四川省仪陇县人,国民革命军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兼第十八集团军总司令。

〖中将〗

附注:以姓氏笔画为序。

叶 挺(1896-1946),广东省惠阳县人,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军长。

叶剑英(1897-1986),广东省梅县人,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参谋长。

刘伯承(1892-1986),四川省开县人,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129师师长。

李之龙(1897-1928),湖北省沔阳县人,国民政府海军局党代表兼代理局长。

李富春(1900-1975),湖南省长沙市人,国民革命军第2军副党代表兼政治部主任。

林 彪(1906-1971),湖北省黄冈县人,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115师师长。

林伯渠(1886-1960),湖南省安福县人,国民革命军第6军副党代表兼政治部主任。

罗瑞卿(1906-1978),四川省南充县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调部中共代表团参谋长。

周恩来(1898-1976),浙江省绍兴县人,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副主任。

周逸群(1896-1931),贵州省铜仁县人,国民革命军暂编第20军第3师师长。

饶漱石(1903-1975),江西省临川县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调部沈阳执行小组中共代表。

宣侠父(1899-1938),浙江省诸暨县人,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总参议。

贺 龙(1896-1969),湖南省桑植县人,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120师师长。

郭沫若(1892-1978),四川省乐山县人,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第3厅厅长。

萧 克(1908-——),湖南省嘉禾县人,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120师副师长。

彭德怀(1898-1974),湖南省湘潭县人,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副总司令。

〖少将〗

附注:以姓氏笔画为序。

王 震(1908-1993),湖南省浏阳县人,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120师359旅副旅长。

王宏坤(1909-1993),湖北省麻城县人,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129师385旅旅长。

王维舟(1887-1970),四川省宣汉县人,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129师385旅副旅长。

韦国清(1913-1989),广西区东兰县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调部徐州执行小组中共代表。

方 方(1904-1971),广东省普宁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调部广州第8执行小组组长。

左 权(1906-1942),湖南省醴陵县人,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副参谋长。

卢冬生(1908-1945),湖南省湘潭县人,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120师358旅旅长。

伍修权(1908-1997),湖北省武汉市人,解放军军事调处执行部沈阳第27执行小组组长。

刘志丹(1903-1936),陕西省保安县人,国民革命军平凉甘军新编第13师11旅旅长。

孙炳文(1885-1927),四川省南溪县人,国民革命军总政治部秘书长。

许光达(1908-1969),湖南省长沙市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调部本溪执行小组中共代表。

陈 光(1905-1954),湖南省宜章县人,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115师343旅旅长。

陈 赓(1903-1961),湖南省湘乡县人,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129师386旅旅长。

陈伯钧(1910-1974),四川省达县人,第十八集团军120师359旅旅长、129师385旅副旅长。

陈锡联(1915-1999),湖北省黄安县人,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129师386旅副旅长、385旅旅长。

李克农(1899-1962),安徽省巢县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调部中共代表团秘书长。

李聚奎(1904-1995),湖南省安化县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调部中共代表团执行处副处长、处长。

宋时轮(1907-1991),湖南省醴陵县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调部中共代表团执行处长。

张宗逊(1908-1998),陕西省渭南县人,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120师358旅副旅长、旅长。

张经武(1906-1971),湖南省酃县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调部中共代表团副参谋长、参谋长。

季 方(1890-1987),江苏省海门县人,国民革命军新编第22师党代表兼政治部主任。

周 昆(1902-??),湖南省平江县人,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115师参谋长。

周士第(1900-1979),广东省乐会县人,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120师参谋长。

周建屏(1892-1938),云南省宣威县人,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115师343旅副旅长。

项 英(1898-1941),湖北省黄陂县人,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副军长。

赵尔陆(1905-1967),山西省崞县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调部张家口执行小组中共代表。

段苏权(1916-1993),湖南省茶陵县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调部驻承德第11小组中共代表。

聂荣臻(1899-1992),四川省江津县人,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115师副师长。

倪志亮(1900-1965),北京市人,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129师参谋长。

耿 飚(1909-2000),湖南省醴陵县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调部中共代表团交通处处长。

徐向前(1901-1990),山西省五台县人,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129师副师长。

徐海东(1900-1970),湖北省黄陂县人,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115师344旅旅长。

陶希晋(1908-1992),江苏省溧阳县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调部石家庄执行小组中共代表。

黄 华(1913-——),河北省磁县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调定执行部新闻处处长。

黄 镇(1909-1989),安徽省桐城县人,解放军军调部执行小组中共驻新乡首席代表。

黄克诚(1902-1986),湖南省永兴县人,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115师344旅副旅长。

黄逸峰(1906-1988),江苏省东台县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调部中共代表团交通处处长。

萧劲光(1903-1989),湖南省长沙市人,国民革命军第2军第6师党代表。

彭绍辉(1906-1978),湖南省湘潭县人,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120师358旅旅长。

蒋先云(1902-1927),湖南省新田县人,国民革命军第1军第3师第7团团长,追授陆军少将。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