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 正文 第三十五章 南京 德国

北极悠然 收藏 8 10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28.html


德国人一下子沉默了下来,因为他们想到自己在一战那不甘心的战争,要不是美国的插手,那鹿死谁手还难说,不过他们立刻反应过来现在不是怀旧的时候,眼前这个中国军人实在太神秘了,简直就是上帝派来通宵未来的人。

“于将军,你说的这些毫无可信度,根本就拿不出任何证据,我看在你是我们德意志的朋友,就不再和你追究,我希望你以后别再说这些。”大使老道的将于谦的话一改否认,他不顾弗兰克的眼色准备直接将于谦等人撵出去。

于谦知道这政治老辣的常青树,不拿出一些真材实料,天知道他会不会满足自己的愿望,“这是一些情报,我猜想贵国会非常感兴趣!”于谦从身旁的公文包拿出一份密封袋出来,善意的将他递给弗兰克,弗兰克摇了摇头,因为这些事情已经超出他的职责范围,他将手中的文件有转交给那个大使。

大使皱了皱眉头,不为所动,他直接将于谦两人请了出去,因为今天的情景他已经非常被动,如果再继续下去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他准备联系总部后再来商讨这件事情。

于谦此时并没有因为大使那不礼貌的礼节而生气,他安慰着身边的薛岳,看着薛岳那一直皱着眉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他知道薛岳有很多要问的,但是出于对于谦的尊重,并没有直接开口。

“你是不是对我今天的举动,还有言语十分感兴趣啊!”于谦看那怨妇一样的眼神只好坦白。

薛岳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于谦不敢说出太多,毕竟这些内容太匪夷所思,而且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他也希望趁第二次世界大战,自己率领着中国能浑水摸鱼!恢复祖辈的光荣。

在那亦真亦假的陈诉中,薛岳并没有完全相信,因为这事情本身太难相信了,他揉了揉太阳穴决定这些事情还是交给眼前这个越来越神秘的于谦来办,自己还是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就在薛岳和于谦准备登上吉普的时候,那熟悉的声调从大门远远传来。

“于将军,于将军!”

于谦和薛岳相视一笑,就是那个武官弗兰克,只见他气喘吁吁的从那大厅跑了过来,几年安逸的生活让他有了不小的将军肚,见到于谦他们停了下来,便咬着牙跑了过来,他一把抓住于谦的胳膊仿佛他再次跑掉似地。

”呼呼呼,”如同一个老旧的拉风箱一样,弗兰克拽着于谦的胳膊喘着气,过了好一会,“你是怎么有那些情报!请允许将军今天晚上住在这里。”

薛岳瞪大眼睛的看着于谦,仿佛从来没有认识他一样,因为今天给他的惊喜是越来越多,本来不可能进入的绝密房间他今天得幸进去欣赏了一下,现在那古板不知道为人处世的德国佬竟然邀请他们才认识两天的于谦留宿,不管什么原因,可是创纪录的第一次。

于谦拒绝的摇了摇头,他只向弗兰克保证不会告诉第三者,让他得到命令后再来找他谈,同时暗示着自己知道的更多,这些只是开胃小菜罢了。

弗兰克坚持的摇了摇头,因为这事情太重要了,如果眼前这个人说的是真的,那可不是一般性的胜利,敌国那些驻扎在帝国的情报地点将会被盖世太保给清扫一空。

于谦看了看疑惑中的薛岳一眼,刚想拒绝,只见那个德国佬伸出一手指,看着两人疑惑的神情,弗兰克皱了下眉头但是依旧坚决的说道:“于将军今天晚上住在宅里,将会享受贵宾一样的待遇,同时我会以私人名义给于将军的部队免费提供全新的德式装备!”

薛岳两眼放光的拉了拉于谦的衣袖,让他赶快答应下来,同时恬不知耻的“我也住在这里,你给我两个团的德械装备!”

弗兰克脸上的横肉在听到薛岳这么无耻的要求下不禁抽搐了一下,这一个团的装备已经是他调动的极限,在没有得到元首的同意已经冒了很大的风险,现在眼前这个丝毫没有军人样子的薛岳让他哭笑不得。

弗兰克摇了摇头,表示德国只欢迎于谦一个人留下来,并警告薛岳不要得寸进尺,不然这一个团的装备都没有。

于谦满意的点了点头,他知道这已经是极限,自己一个晚上的享受竟然能换来这么好的装备,何乐而不为?他让薛岳先回去明天再派车来接他。

薛岳知道轻重缓急,看那弗兰克抽搐的肌肉就知道今天已经到达他的极限,以后有的是机会便笑嘻嘻的领着弗兰克的副官直接去拿那刚刚允诺的一个团的装备。

夜幕降临,今天的德国大使馆戒备特别森严,平时都关掉的电网今天在黑幕的衬托下不时发出阵阵火光,那凶恶的德国牧羊犬在士兵的拉扯下凶狠的朝着黑暗处狂吠,来回交叉的巡逻队在那几盏大功率的探照灯下来回的巡逻,哨兵们紧紧握着手中的步枪注视着那警戒线,今天得到的命令是两条腿以上的生物超过警戒线一律当场击毙。

这一片森严的警戒也引起各大谍报机构的注意,又一场腥风血雨围绕这德国使馆发生。

但是与外面那要命的尔虞我诈中,德国使馆里面却是一副祥和的晚会。

在场的人虽然不多,可是都是校级以上的军官,在那翩翩起舞的舞会中心,贵妇人们在尽情的展示着自己那婀娜的身材,可是那些古板的军人似乎并不在意这一切,他们不管眼前的贵妇人怎么卖弄的舞蹈,都不时的将眼光投向那被警卫守卫严严实实的角落。

在那角落的真是大使,弗兰克以及于谦,但身为主人的大使却没有他应有的微笑,只见他愁眉苦脸的盯着自己的雪茄,那烟灰缸的雪茄都堆的像小山一样,弗兰克则不停换着自己手里古老的烟斗,那贵重的羊毛毯在满地的烟灰下是那么的狼狈。

“我说各位,有什么可以说,不必这样毒气攻击我,我家里还有老小,你们不必要这样!”于谦挥了挥那几乎稠成糊状的烟雾调侃的打破僵局。

可是那两人并不买于谦的情,他们虽然不知道这情报的真实性,可是根据自己从小道得到的情报完全符合这文件上面的内容,知道事情严重性的他们立刻发电报到那遥远的祖国,而他们则自觉的将这位神秘人物给拖出,最起码在自己的视野范围之内。

于谦受不了这压抑的气氛,虽然他需要给眼前两人一点压力,好和他们讨价还价!

而此时远在德国柏林的某家小咖啡店正在经历着它最残忍的一幕,一群盖世太保在没有任何征兆下直接闯了进来,将在咖啡屋里的人全部控制住,他们严肃的表情根本不顾那老板娘的大声吵嚷,几个似乎有点身份的人刚刚站起来抗议就挨了一枪肘子,他们擦拭着嘴角的鲜血,在同伴的示意下知道眼前这批人是德国内政部,根本不是自己这身份能得罪起的。

“报告!发现井底下面果然有密保,在场十七个人无一漏网!”听到这消息的老板娘一下子愣住了,没错,她就是这个联络点的负责人,自己在这里都几年了,一向小心行事没想到今天竟然突然被发现。

那长官蔑视的看了眼那妇女,挥了挥手让身后那些士兵将在场的人都带了回去,不管是不是冤枉的,在宁错杀一千不放过一个的命令下,大多数人都没能从监狱走出来。

这个情况同时在整个柏林都在发生着,大批的党卫军在盖世太保的带领下闯入各个平静的民宅或者店铺,不时的枪声爆炸声那平静的柏林城传来,不过在大批军警的镇压下,骚乱一下子被制止住,那受纳粹思想的居民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尖叫起哄,他们只是安静的看着那些谍报人员,眼神里透露出阵阵狂热的光芒。

而在南京的德国大使馆那过道上,一串焦急的脚步声打破了整个过道的安静。

“报告!柏林急电!”那通讯兵走进宴会后快步走到角落,在验明真身后大声报道着,弗兰克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因为这个会场的目光都注意到这里,不过片刻又恢复成原来的喧闹奢华。

大使不顾礼节立即翻阅起文件,只见上面只写了一句话:一切属实!大使叹气的倒在沙发上,他为自己的祖国铲除那么多联络点开心,更为眼前这个依旧十七度微笑的中国人忧虑。

弗兰克看了一眼上面的报告也惊呆了,不过受过太多刺激的他已经恍然的接受这个现实,他善意的从侍从的手里接过一杯葡萄酒递给了于谦,”我的朋友,你就是上帝派给我们的!真不知道怎么来形容你!”

于谦接过酒杯坦然的接受着众人那崇拜的眼神,他知道自己这步棋走对了,只要不出意外那中国会在近期得到大批的德式装备!为以后的抗战赢取更大的机会!

大使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不亏做政治的,低下头一下子恢复成原来那人畜无害的笑容,巴结的给于谦斟酒,他此时一心的想将眼前这个人摸透,为自己的祖国索取最大的利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