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兵Ⅲ 营门卫兵 (三)

sy65048 收藏 1 317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8.html[/size][/URL] 由于此时是午休时间,一团的大院里显的十分寂静,并没有口号声与歌声传出来。每次来到一团看到高大的营门时,赵河南都会思绪万千,当年和刘二宝与方天勇快乐时光,就会在脑海中展现。虽然此时他很想快点跨进营门,但是由于身体还有些虚弱,他不敢把步伐走的太快。 刘闯自从调进三连之后,连长张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8.html


由于此时是午休时间,一团的大院里显的十分寂静,并没有口号声与歌声传出来。每次来到一团看到高大的营门时,赵河南都会思绪万千,当年和刘二宝与方天勇快乐时光,就会在脑海中展现。虽然此时他很想快点跨进营门,但是由于身体还有些虚弱,他不敢把步伐走的太快。

刘闯自从调进三连之后,连长张波的高强度军事训练,基本上就没有停止过,疲惫和劳累让他没有任何的喘息。只要躺到床上就会沉沉入睡,浑身酸痛已经让他好久没有梦境了。今天中午吃了饭原本想睡一会儿,偏偏营门岗哨又排到了他的头上。

带班员把刘闯和梁荣生送到营门口,进行了换岗交待仪式后,把下岗的战士给领走了。梁荣生手握钢枪站在固定哨位上,他刚刚调节了一下枪的背带,这时他看到了远处赵河南走来的身影,忙说:“哎,注意,有人来了。”

刘闯转头也看到了赵河南的身影,有些不以为然的说:“来个老头你那么紧张做什么,又不是师部领导来检查,你老实的站着吧,没事儿。”

梁荣生又转头看了一眼,说:“哎,你还别不当回事儿啊,师里领导也有穿着便装微服私访的时候,这可别让咱俩给遇上,那样咱俩可就吃不了兜着走。”

“得了吧你,我才不信呢。大中午的师领导不知道睡觉休息一会呀,他们都是铁打的。如果不是来站岗,这会儿我早就睡着了。”刘闯说着往远处看了一眼又说:“你看看那老爷子的体形,象师领导吗。就算是微服私访的领导,也没有穿着这样的。哎,我看着象帮着团后勤种菜的那个老大爷。”

“是吗?”梁荣生也转头看了一眼,说:“别管是不是,我还是站好点吧,别撞到枪口上。”梁荣生说着又把胸脯挺了挺。

赵河南走到了团大门前,他还没有说话呢,站在哨位下的刘闯冲他先挥了一下手,说:“哎,爷们儿,到部队来有什么事呀?”

“我是到团里找人的……”赵河南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刘闯有些不以为然的打断说:“到团部后勤的吧?看你这身行头……象种菜的。”

赵河南原本想解释一下儿的,可是他忽然想起了自己身着便装,忙说:“啊,是的,我是到团后勤的,小同志你见过我?”

“当然,记得你前几天在团后勤菜地里,帮助种过菜,那天你好象也是穿这身衣服,戴的这顶破草帽。”刘闯说着又上下看了看赵河南。

“噢,对,我以前是管过后勤,现在也管着点,菜地里的事儿我熟悉。”赵河南感觉面前的战士很可爱,有些打趣的说:“没想到你这小爷们儿的眼神儿还真够好,我在菜地里的时候你也看到过,呵……”赵河南看到了刘闯肩上的中士军衔忙问:“听你说话和看你的长相,象是个新兵,不过看你的军衔又是个老兵。”

刘闯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军衔,说:“噢,你说这军衔呀,瞎乱戴吧,这个戴着比列兵要好看,显的成熟。”

赵河南听了面前新兵的话,看到他的可爱好笑,但是做为哨兵如此放松又有些生气,他又问:“小伙子,你这军衔可不能乱戴。这军衔呀就象你们手里的枪一样,是很神圣的。”

刘闯回头看了一眼梁荣生怀里的冲锋枪,笑着说:“老同志,你不懂呀,我们这门岗的枪,那就是个摆设,都是给进门出门的领导们看的。”

听刘闯这样说赵河南的心里更气了,他强忍着怒火说:“小爷们儿,你话说的可不对,什么叫摆投呀,你们大门岗那可是代表你们部队形象的。虽然在山沟里很少有人来,但是也要很正规的,有人和没人都是一样的。”

梁荣生感觉到刘闯的这话说的有点多了,忙在他的身后轻轻的咳嗽了一声。但是刘闯根本没有理睬他的暗示,接着说:“唉,爷们儿呀,我也不用瞒着你,这枪里呀,只有两发空包弹,不是摆设是什么。大门口真要有个事儿,一点作用也不起。顶多有个动静算是报警。要想真的守着营门,依我看就得架上两挺重机枪……”

赵河南有点不敢和这个新兵聊了,如果再聊下去这个家伙还不知道能说出什么话呢,这新兵的保密观念可真有点差。赵河南的脸有点阴沉了下来,又问:“你们这大门岗哨是哪个连的?”

“我们是步兵三连的,就是进了大院后左面第二排营房,看到了吧。”刘闯毫不犹豫的说。

“三连,好,我知道了。”赵河南说着起身就往院里走。

“哎,爷们儿!不再聊一会儿了?”刘闯冲着赵河南的背影说。

赵河南回身招了招手没说话,然后往营区里走了。梁荣生看了一眼远去的背影,说:“哎,你和一个种菜老头,哪来那么多废话呀。好好的站你的岗得了,唉,以前我以为我话多,没想到你的话比我还多。简直就是个‘多嘴驴’,这家伙把你给能的,那嘴都把不住门儿了。”

刘闯把身体重新站回到梁荣生的身边,说:“唉,我要是头驴还好了呢,至少拉磨的劲头儿。天天训练,看着你们和我一样沾满泥土的脸,还有什么好聊的。应该说的话都说了,早就没有什么新意了。”

“枪里有没有实弹你都说出去了,简直就是个话痨,你知道吗,这是泄密,你这是违犯条例的……”梁荣生的话还没有说完,刘闯打断他说:“行了,不就是一个种菜的老农吗,你看看你至于吗。还泄密了,我就不相信老爷子回头,把我刚说的话告诉团里去,告诉咱连长去?可能吗?我才不信呢。保密条令我也会背,但是有些事也得分人,当兵也不是一天了,好人坏人分不清吗?”

梁荣生稍稍调整了一下站姿,又说:“行了,好人坏人谁也不写在脸上。枪里有没有真子弹虽然不是重要秘密,但是这也不是随便和老百姓说的。唉,你这个山东大脑袋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不会中午喝的鸡蛋汤,都喝到你的大脑里了吧,呵……”梁荣生刚笑了两声,这时团部的吉普车急驶而来,他们二人挺直身体向军车敬礼。

刘闯看军车走远了后,转头说:“你脑袋才喝鸡蛋汤呢!有这样说话的吗?”

“没说你脑袋装浆糊就不错了,今天中午鸡蛋汤的味儿不错的。我喝了两碗呢。”梁荣生说话的时候脸上透出坏笑。

刘闯转过脸来板着说说:“你看看你这笑,比喝了浆糊还难看。嘴张的再大一点,我都能看到你的胃了。”

梁荣生猛的把笑容收了起来,然后小声说:“站好,有人来了!”

“谁呀……”刘闯说着转头看到班长柳庆向着大门口跑来。大中午的班长不睡觉,怎么往这里跑呢。刘闯正在想的时候,柳庆已经阴沉着脸来到了他的面前。

“班长,你怎么来了,你这是要上街呀?”刘闯看脸上有汗的柳庆问。

“我要是能请假上街就好了,你回连里吧,我来站岗。”柳庆说着过来帮刘闯来解武装带。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