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拉登被美军士兵一枪毙命,如其说是美国猎杀或追杀了本-拉登,倒不如说是美军在没有公审的情况下,对本-拉登进行宣判并处以极刑。而杀死卡扎菲儿孙,实际上也等于是缺席宣判了卡扎菲死刑,对卡扎菲处以极刑也是早晚的事,也或许会像处死本-拉登一样的让卡扎菲一弹毙命。

处死本-拉登基本上等于宣布在阿富汗进行的反恐战争告一段落(处死本-拉登后美国内部已经在开始讨论如何从阿富汗撤军的问题了)。追杀本-拉登是美国发动阿富汗战争的借口,而杀死本-拉登同样是为撤军找台阶(美国内部至今对是否应当从阿富汗撤军还有严重分歧,军方似乎不想就这么无果而终,但既然本-拉登已死,发动阿富汗战争的目的已经达到,自然可以撤军了)。

而杀死卡扎菲儿孙实际上就等于宣布北约对利比亚战争的正式开始。或许当时想要杀死的是卡扎菲,只不过情报不准,卡扎菲当时并没有参加这个“家庭聚会”。卡扎菲儿孙被炸死,卡扎菲的死期也就临近,卡扎菲已经没有退路了,只有死拚。在这种情况下,北约的空袭只能是一种浪费,必须要发动地面进攻才能尽快结束利比亚战争。

利比亚战局僵持,叙利亚局势走向不明,埃及、也门等国家局势也不稳定,伊朗拚命的武装自己,中东动乱局恐怕将发展到不可控的地步。中东的这一场革命,起因就是腐败和贫穷,推翻腐败的政府和建立平等的社会是这一场所谓的民主革命的初衷。可这个初衷却恰恰暗合了本-拉登发动恐怖战争的信条,所以这场革命最终有可能演变成一场反西方的革命。这才是西方最怕的地方,必须要尽快扑灭这可以燎原的星星之火(其实这火已经烧起来了)。

利比亚只是穆斯大林世界的一个小国家,而且在穆斯林世界还是一个另类,这构不成美国的战略重点。伊朗、埃及、叙利亚、沙特才是美国的重点对象。但利比亚却是中东乱局的导火索,利比亚战争拖得越久,穆斯林世界的反美情绪会越高涨,其实目前穆斯林世界的反美呼声已经高涨了。如果不及时的遏制这种反美情绪,恐怕美国在中东的影响力会越来越小了,也就很难控制这个世界能源重地了。所以必须尽快的消灭卡扎菲,这可以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如果不起作用,也可以以此为借口,派重兵进驻中东地区,对穆斯林世界反美情绪进行强硬的“镇压”。北约已经声明“要求安理会做出出兵利比亚的决议”,这是正式发动利比亚战争的信号。

从阿富汗撤军可以集中力量对付中东乱局,这是必须要做的,所以先处死本-拉登,为自己找台阶,然后在出兵对利比亚进行“镇压”。“镇压”完了利比亚以后的下一个目标恐怕就是伊朗。近来有消息说以色列正在备战突袭伊朗,这恐怕不是空穴来风。伊朗的武力越来越强,伊朗的反美情绪也越来越高涨,如果不尽快的消灭伊朗,伊朗恐怕会越来越难对付,伊朗有可能成为穆斯林世界的反美领袖,伊朗如果有了核武器,美国在中东就无法存在了。

为了称霸世界,美国必须要时刻有一个战争对象,美国也必须要时刻以战争来保持霸权。本-拉登死了,阿富汗战争可以结束了,利比亚不值一打,下一个战争对象必然就选择了伊朗。“镇压”住伊朗,才能更好的“镇压”住穆斯林世界的反美情绪。

连杀卡扎菲儿孙和本-拉登,这绝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和偶然,这恰恰说明美国在做重大的战略选择。美国人应当知道,连杀卡扎菲儿孙和本-拉登,肯定会引起穆斯林世界的仇视,也肯定会招致强烈的报复,对美国是一个大麻烦。如果不是有重大战略部署和转变,美国轻易是不会做出这样的“惊天大案”的。这说明美国已经意识到中东乱局的失控,是决心要在中东大开杀戒了,要“镇压”住中东,要全力控制住中东乱局。前一段时间在利比亚问题上的犹豫不决很有可能是在做战略评估,如今决心已下,所以本-拉登和卡扎菲就必须得死了。

也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美国的战略重点还是在亚洲。尽快解决阿富汗问题和利比亚问题,集中精力角逐东亚。但这种可能性不大,一是与中国全面对抗美国的消耗会更大。二是,本-拉登已经是穆斯林的英雄和勇士,恐怖组织的精神领袖。卡扎菲一死恐怕也将成为穆斯林世界的英雄和勇士。与穆斯林世界为敌的美国不大可能再与中国为敌,何况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强敌俄罗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