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国抗日战争时期鲜为人知的“日本八路”

火烧棍子 收藏 2 2055
导读:揭秘中国抗日战争时期鲜为人知的“日本八路” 8月15日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1周年。在当年的抗日大军中,有一支鲜为人知的特殊队伍:一批觉悟了的日本俘虏和士兵。他们毅然加入中国人民反侵略战争的行列。   吃白面享受连级待遇 1939年1月2日,山西省武乡县王家峪村,在八路军前线司令部召开的会议上,杉本一夫等3名日军俘虏走上台,当场宣布要参加八路军,成为第一批日本反战士兵。 11月7日,以他们3人为核心,在山西省左权县麻田镇八路军野战总部,召开“华北日本士兵觉醒联盟”成

揭秘中国抗日战争时期鲜为人知的“日本八路”

8月15日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1周年。在当年的抗日大军中,有一支鲜为人知的特殊队伍:一批觉悟了的日本俘虏和士兵。他们毅然加入中国人民反侵略战争的行列。


吃白面享受连级待遇


1939年1月2日,山西省武乡县王家峪村,在八路军前线司令部召开的会议上,杉本一夫等3名日军俘虏走上台,当场宣布要参加八路军,成为第一批日本反战士兵。


11月7日,以他们3人为核心,在山西省左权县麻田镇八路军野战总部,召开“华北日本士兵觉醒联盟”成立大会,这是第一个日本人反战组织。此后,日本人反战组织陆续建立,遍及敌后抗日战场。到了1945年8月,盟员已多达千余人。


大批日军倒戈,在日军中引起极大震动,也引起国际社会的注意。当时,美军曾派“迪克西使节团”到中国考察对日俘虏工作。1944年7月1日,《纽约时报》发表评论说:这里的日本俘虏并不是被关在集中营里,共产党人使他们相信,帮助八路军就是帮助日本从军阀和战争的重担下解脱。文章道出了日军倒戈的秘密。


八路军的政治工作和优待俘虏政策,吸引了大批日军俘虏投入反战的大旗下。抗战初期,八路军就发布了优待俘虏的6项命令。后来,又特别增加了对日俘的具体政策,如:“对待日俘须以兄弟待遇之”,“愿意与家族或友人通信之日本士兵,应尽可能予以方便”等。


1940年春的一次战斗中,八路军俘虏了一名叫石田美喜的日军士兵。当时他拒绝八路军的忠告,提出把他送回日本军队的要求。出乎他意料的是,八路军竟然答应了他的要求。可是回去后,他非但没有得到日本军官的同情和关怀,反而受到残酷的虐待,并要将他军法处置。面对日军的残酷和八路军的善良,石田美喜追悔莫及。不久,他就逃了出来,重新回到八路军总部,加入反战组织。


在生活上,日俘也得到了照顾。当时八路军的月津贴为:士兵1.5元、排级2元、连级3元,而日俘一律按连级军官待遇。中国官兵以小米为主,连八路军首长也吃小米,俘虏们却主要吃大米、白面。上午是一菜一汤,下午是两菜一汤,几乎天天都有一点肉。根据地的群众还把自己舍不得吃的鸡蛋省给他们,衣、被、鞋袜等生活用品也优先供给。

各种战法直插日军心理防线


反战同盟的反战活动,主要是发动宣传攻势,瓦解日军士气,唤起日兵觉醒。在实际工作中,反战盟员结合日本的民族习惯和日兵思乡厌战心理,创造了几十种斗争方法,直插日军的心理防线。


方法1:


写信和日兵谈心


反战同盟将反战标语写在树干、桥梁、岩石等日军可能看到的一切地方。书写的内容广泛深入,如“亲人们望眼欲穿等着你回去”、“杀戮无辜的中国平民,如同屠杀自己的父母兄弟”、“八路军不杀俘虏,会兄弟般地接待你们”等。当时,冀南支部有个叫秋山良照的盟员,他多才多艺,不但能写文章,还善于绘画。在艰苦的环境下,靠着简陋的印刷条件,和战友们编写印制了大量宣传品,仅1942年就多达几十万份,全部散发给日军士兵。秋山还抓住日兵的心理,经常与他们通信谈心。到1942年8月,秋山良照收到的日兵回信,累积起来有一尺多高。


后来,每当夜间反战支部到敌人碉堡前喊话时,总有日本士兵问:“秋山君在哪里,他还好吧?”当时日军中纷纷传说“八路军中有个‘秋山良照’部队”,日军还专门讨论所谓“秋山事件”。日军下令通缉秋山良照,并发表公告,以连升两级和1万元悬赏。


方法2:


唱小曲令日兵不寒而栗


1940年8月的百团大战中,反战盟员协助八路军行动,向日军士兵进行宣传喊话,给日军士气带来非常大的打击。1942年11月,太行支部对山西省潞安县老顶山分遣队进行喊话。喊话在敌人的碉堡下进行,非常危险,碉堡上常常飞过冷冷的子弹。


反战盟员石田雄是胶东支部的宣传委员,他有一副清脆甜润的歌喉,并且能根据日本士兵的要求唱日本各地的曲调。1943年深秋,他到山东文登县城据点喊话。敌人正想开枪,石田雄用优美哀伤的男高音缓缓地唱了起来:夜半人静月更明,寒光斜射照进窗。期待在渺茫异国的丈夫啊!妻子和孩子非常寂寞和悲哀……歌声随风吹进碉堡,里面的士兵不寒而栗,思乡厌战之情油然而生。“你唱得太悲哀了,我们很难受。”碉堡里传出了声音,喊话就自然地开始了。


方法3:


宣传画让日兵号啕大哭


抗战后期,日军思乡厌战、反战投诚、集体自杀之风在内部弥漫开来。反战同盟加紧活动,力求彻底瓦解日军士气。他们从日军士兵切身利益出发,不但制订《日本士兵要求书》,提出228条需要争取的利益,并教给他们斗争的方法;还针对不同战场特点,展开针对性宣传攻势。


在晋西北,某日军据点的士兵常年以黑豆为食,晋西北支部编出了“不要让我们吃黑豆”等传单发给日军士兵,并将日本歌谱谱上反对吃黑豆的新词,写在长长的木牌上,夜晚插到日军据点旁边。


在华中,苏中支部制作的精美宣传画,被日军据点哨兵看到,竟忍不住号啕大哭。原来上面画着一轮明月,月亮里站着一名妇女,月亮下是一座孤零零的碉堡,形单影只的士兵在站岗;在冀南,在反战同盟的争取下,还建立了一些“和平据点”。少尉分队长津金,每次出去执行任务,都亲自拿着小白旗,不打八路军,八路军也不打他。日军先后5次合击八路军,他的小队都故意让开缺口让八路军突围。


方法4:


慰问品让日兵爱不释手


慰问袋是日本战时流行的一种风俗,当出征的士兵在前线作战时,国内民众将日用品或食品、慰问信等,装在一个一尺见方的布袋子里,赠送给前方士兵,以示慰劳和鼓励。在日军侵华初期,日本士兵每人平均年收8至12只,里面装的食品和物品也比较精致高档。到1940年,慰问袋降至6只,1941年仅为3只,所装物品质量也大大降低。


针对这种情况,反战盟员动手制作慰问袋,里面装上烟、酒、毛巾等日用品和慰问信。每逢春节、樱花节、盂兰节等日本传统节日,向各日军据点分送。开始,日军长官以有毒为借口,不许士兵拿。后来,不但无法控制,士兵或下级军官还友好地回赠礼物。

自制药品救伤员


除了进行反战宣传外,反战盟员还活跃在生产、教育、卫生等抗战各条战线上,留下了很多感人至深的故事。


反战盟员山田一郎原是日军中尉医官,被俘后自愿为八路军医治伤员。在根据地药物奇缺的情况下,他就地取材研制出治疗肺病的代用药品,救治了不少军民,曾被誉为“日本白求恩”。


不少反战盟员还在战场上与敌搏杀。新四军反战同盟第五支部的十几名盟员,曾和五师师直敌工队一起,伏击了从湖北黄冈姚家开往河口的一个日军小队。盟员森增太郎亲手将日军小队长击毙,并缴获了他佩带的军刀。战斗结束后,森增太郎将军刀赠送给李先念师长,受到李师长亲笔写信表扬。


抗战末期,反战盟员积极投身受降工作。他们向日军士兵发出通电,号召他们向八路军、新四军投降。各地支部将通电印成传单,大量向日军散发,并反复向抵抗士兵喊话,叫他们放弃抵抗。同时认真安顿解除武装的士兵,为他们消除疑虑、安排生活、联系遣返。抗战胜利后,除一部分留在中国参与建设外,大部分反战盟员陆续回国,继续从事中日友好工作。


回顾这段历史,反战盟员与中国军民朝夕相处,手足相亲。1942年5月,侵华日军头目冈村宁次对冀中根据地发动了空前残酷的大“扫荡”。当时,西村、浅见等反战盟友受重伤,被安排在马江村的郭大娘家隐蔽。


郭大娘知道他们是“日本八路”,像亲人一样地对待他们,给他们喂水喂饭、端屎端尿,在家里掩护了近一年时间。敌人闻讯前来搜查,把郭大娘打得昏死过去,她宁死也不说出他们的藏身处。西村学会的第一句中国话就是“娘”,他认郭大娘为自己的妈妈。西村伤好后被冀中军区接回部队,临走时,他拉着郭大娘的手,哭个不停。1981年,西村托赴西安的日本友人给郭大娘的女儿捎信说:他非常怀念中国,思念郭大娘及其一家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