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离我而去的那些伙伴

老赵8264 收藏 9 474
导读:[size=16]离我而去的那些伙伴 我童年的那些伙伴,共总有50多人,经过40多年生活的洗礼,大家都在各自选定的人生道路上,走过了或艰辛或幸福的人生,清明节回家,听父亲说,本胡同的争旺上个月不在了,我一听,顿感心酸,年纪轻轻咋就不在了呢。慢慢静下心来,听父亲唠叨近一段时间村里发生的那些事,听罢不禁浮想联翩,遂想起来那些离我而去的伙伴,权作纪念。 布儿 布儿,这个名字确实是有些不敬,实在是小伙伴之间互相攻讦,互相逗骂时的口头语,大抵是大人名字中间的某一个字加上个儿之类的。不过互相这么叫久了,倒也不觉得

离我而去的那些伙伴

我童年的那些伙伴,共总有50多人,经过40多年生活的洗礼,大家都在各自选定的人生道路上,走过了或艰辛或幸福的人生,清明节回家,听父亲说,本胡同的争旺上个月不在了,我一听,顿感心酸,年纪轻轻咋就不在了呢。慢慢静下心来,听父亲唠叨近一段时间村里发生的那些事,听罢不禁浮想联翩,遂想起来那些离我而去的伙伴,权作纪念。

布儿

布儿,这个名字确实是有些不敬,实在是小伙伴之间互相攻讦,互相逗骂时的口头语,大抵是大人名字中间的某一个字加上个儿之类的。不过互相这么叫久了,倒也不觉得那么恶作剧,反倒觉得叫着亲切,慢慢地就连有些不明就里的大人也跟着这么叫起来了。

布儿很是聪明,打小就会做饭炒菜,这天放学后,布儿在家淘米做饭,择菜洗菜,在切洋葱的过程中,不慎把指甲给切了,忙不迭地在那洋葱丝丝里刨来刨去,非要找出来那小块指甲,生怕吃饭时卡着家人。布儿还会打土坯,北方人盖房子用的那种土砖,虽说简单,但同龄人中,能做的像样的没有几个,布儿则挥洒自如,铲土、夯筑、卸坯、垒砌,样样在行,连那些擅长此道的大人也啧啧称赞,感叹不已。布儿还是个乒乓高手,那一年举办小学生乒乓球赛,布儿过五关斩六将,连盘皆胜,赢登全乡榜首,代表全乡小学生参加县小学生乒乓球比赛,获得了男子单打第二名的好成绩。布儿还擅长唱戏,最拿手的是临行喝妈一碗酒,唱起来字正腔圆,有板有眼,并且举止到位有声有色。布儿也会打拳,做起来一招一式,有模有样,常是小哥们追捧的娃娃头。布儿打的一手好弹弓,记得有一次我们结伴去树林里打野鸽子,布儿一弹弓就打中了一只野鸽子,随后我们在他家后院垒了个小灶台,支了个小锅,胡乱捡了些树枝,把那野鸽子拔毛开膛反复清洗后即炖了。布儿钓鱼也是行家里手,钓竿是找个小竹枝,常是从那大扫帚上抽下来一两根,去除那些小侧枝即可,钓丝是用当时生产的一种尼龙窗纱上抽下来的尼龙丝,钓钩则用家里的缝衣针,做法是先在煤油灯上将缝衣针烧红,然后趁热弯制而成。尽管钓具非常简单,但布儿每每都能轻松自如地钓上小鱼来。有一次天下着蒙蒙细雨,我们两个一起来到鱼塘,我在一旁准备鱼食,布儿负责钓鱼,约莫两个小时,钓上来十来条小鱼,随后各自带回家去了。

布儿小时最是淘气,那时候,国家物资紧缺,政府号召勤俭节约,反对大吃大喝、铺张浪费等,学校也常常要求学生们捐献鸡蛋,说是培养爱国主义精神,大抵是要求每个学生一个月捐献出一个鸡蛋,学校给出的补偿是五分钱,五分钱在那时可以买两盒半火柴,或一根铅笔、一块橡皮。这天布儿趁大人不在家时,和同班的另一个同学各自从家里偷拿了一个鸡蛋,胡乱用油炸了吃。可能是自己亲手做的吧,那吃起来就特别的香,小哥俩从家中赶往学校的路上还沉浸在油炸鸡蛋的美味中,久久不能忘怀。在那自顾自地念叨个不停,正巧让同班的一个女同学给听到了。很快就报告给了班主任,班主任听说后就在班上组织了个批评检讨会,会议名称好像是叫做坚持勤俭节约,反对大吃大喝,批判资产阶级腐朽思想检讨会,布儿由此得了个绰号叫做鸡蛋。

镇子上有个称作老钱的独居老人,据听说解放前就在镇子上摆摊卖小东西,合作化时他被归为国家商业职工人员,只是由于老人独居大半辈子,养成了好多不良习惯,如邋遢,不修边幅,灰头土脸等,与一般商业职工人员处不来,就只好任他依旧摆他的小摊。

这天,老人上城里进货,布儿和街上的一帮小朋友想要吃零食,就把老人的小商店给撬了,在他们一伙刚进店门的时候,恰巧被房东给听到了,于是一帮人等就被带到了派出所,派出所一看也就是一帮半大不小的孩子,也没偷啥东西,拿他们也没辙,只得教回学校批评教育。这下可难坏了校长,那时候对偷盗什么的可是深恶痛绝,严重的还时不时批斗游行呢。只是对这帮小学生也只能教育了是,于是只得在学校组织了个批评教育会,在会上,布儿带着那一帮小兄弟,直站了半个讲台,校长讲了几句,布儿便开始做检讨,大抵是说由于学习不努力,受资产阶级腐朽思想腐蚀,产生了不劳而获的想法等等,后来听说那晚他们只是打算拿点瓜子之类的东西,这次布儿又得了个绰号叫做老钱。

12岁那年正月,布儿渐渐感觉浑身无力,全身浮肿,在县医院住了一个多月后就回来了,我和一帮小伙伴前去看望,听他说是得了肾炎,这病不敢吃盐,要注意休息,不要劳累等等。自次以后布儿一直在家休养,半年以后,陆续听说布儿这是肾坏死、尿毒症等等,那时候对这些全然不知,只记得第二次看他去时,他全身越发浮肿,脸色苍白,头发几乎都要掉光了。到了第二年刚开春,布儿便离开了人世,这年他刚满13岁。

虎娃

虎娃,和我一般大,在家排行老四,因自小长得虎头虎脑,大人们便称他做虎娃,和一般农村孩子一样,虎娃从小就特别懂事,放学后不是在家帮大人照看弟弟妹妹,就是去田里打猪草。或者去街头捡西瓜皮,捡果核,捡纸箱啥的。

虎娃学习很用功,打小就是班里的学习标兵,连年被评为三好学生,从小学二年级起,开始担任班长,对工作特别上心。上课用心听讲,坐得倍儿直,他能一丝不动地坚持一整节课下来,无论在老师还是同学么们眼里他都是那种无可挑剔的好学生。

还是那年正月,虎娃慢慢地感觉恶心,不想吃饭,吃过饭后老是有种饱胀的感觉,起初家里人以为他是正月里过年油腻东西吃多了,吃撑了,就找镇上的医生看病,镇上医院也没啥手段,医生根据经验按脾胃不和治疗,给他开了些健胃消食之类的药,吃了自然是毫无用处,不久家人就带他去了省城医院,约莫过了一个月他回来了,别人问他,他和他的家人从来不说他是啥病,问多了只说是胸膜炎,就别的再也不多说了。随后他又像以往一样回学校上学了。那时候我们年少不更事,谁也没有看出他有哪些异常。

自此之后,我们一帮小伙伴在一块打闹时,他就显得特别被动,有一天我们正在打闹玩耍,不小心把他撞倒了,当即就把他扶起来了。还抱怨他你咋那么软,那么的轻轻一撞就能倒了。这一切恰巧被他父亲给看到了,他父亲急忙赶了过来,抚摸着我的头说,好孩子,你们都是好朋友,要好好的,别再逗闹他了,你看他都成了啥样子了。当时,我们都愣了,一时间委实搞不明白他父亲说的这话是啥意思。

后来,我们就分开了,他在家务农,我出外求学,一年到头很少相见,即便是过年回家,也多办是事不凑巧,难以像以前那样坐在一起谝闲传。约莫是88年吧,中秋节回家时,听家里大人说,虎娃去世了,好像是肝硬化,后来联想起虎娃那次生病后家里人及他自己的种种表现,我猜想可能那时候家里人和虎娃就已经知道他患了肝硬化,只是不愿意传的沸沸扬扬,担心打扰了他平静的生活,刻意保持那份平静和安宁,希望他安安静静的离去。

继祖

继祖是好友的小名,据大人讲这个名字来源于他们家的家事,继祖他爹的外祖母家没有儿子,继祖他奶奶去世后,他爷爷找了个后奶奶,他爹担心被后娘劣待,就自个做主过继给了他外祖母,主动前去给他外祖母家延续香火,为了纪念便给继祖起了这么个名字。

继祖胆大心细,做事有板有眼,学习也总是名列前茅,只是他们家家教特严,父母对孩子们管束很紧,稍有违反即严加呵斥,甚或罚站,严重时还加以棍棒。

继祖也特别淘气,一度还是令家长和大人们头痛不已的小捣蛋。小时候,大约是小学2年级吧,继祖拿了家里5毛钱,买了一张扑克牌,整幅扑克牌印在一起的那种,由自个拿回家裁剪分装的。这事让他父亲知道了,随之继祖就被当着同学们的面打了个半死,说是偷拿家里的钱财这是小偷小模行为,见不得人的坏毛病,继祖哭的鼻涕一串泪一串,煞是难过,我们一帮人都看呆了。我们上学的路上要经过一处池塘,夏天时那里经常有蛇出没,每每遇到蛇的时候同学们都吓得四散逃开,唯独继祖不害怕,也不知道他从哪学来对付蛇的招数,竟敢赤手空拳去抓蛇,这一天下午,学校组织义务劳动,同学们拿了工具去学校,在路过池塘时又看见一条花蛇,继祖二话没说,快步上前就将那花蛇拿铁锨给铲死了。继祖他父亲听说了这事还罚他站了一个时辰。这一年,继祖和他本巷的一个小伙伴不知为啥给打了起来,听说一个拿了块砖头,一个拿了根木棒,互相对峙,后来还是大人们赶来才平息了这事,班主任听说事件经过后很是生气,把他两个作为典型在班级会上作了专题批评,并组织同学们依次发言进行批评教育。

进入初三后,继祖好像是换了个人,话也少了,表情也变得凝重起来了,好像老是在想着什么事情,课余时间几乎看不见他的身影,很快就中考结束了。等到中考成绩发布后,继祖顺利考入了一所重点中专学校,好像是什么电力学校之类的。几年后继祖就参加工作了,他是我们当中最早参加工作的一个。此后多年只是断断续续地听说他的消息,却很少谋面。2000年时听别人说继祖跳楼自杀了,当时很是纳闷,这么个胆大心细,聪明勇敢的人咋会走这条路呢。

慢慢地听说了一些有关继祖跳楼自杀的内幕,有说是罹患心脏病医治无效,担心拖累家庭,自个了断的。有说是他爱人没工作,在社会上闯荡过程中和别的男人勾搭上了,继祖要强觉得丢人,怕在人面前抬不起头,一时想不通,一气之下走了绝路的。具体是哪个情况,可能我永远都不会知道吧。

绪哲

绪哲家穷,是那种特别穷的,据听大人们说什么东西只要一借给他家,就预示着主人家失去了,再也要不回来了,日子久了,一般人家也不愿意和他家来往,因此他家的处境就越发艰难,绪哲上学时用的铅笔都是捡别人的铅笔头,钢笔还是我父亲给他了一只笔尖开叉了的旧钢笔,常常是买不起书本,借别人的旧书来读的。学费也多半是学期快要结束了才勉强凑齐。

那时候,学生上学时都带一半块馒头啥的做早点,可从来没见过绪哲带馒头。由于家境不好,绪哲早早就停学不上了,有一天早晨我起床晚了,我背着书包上学,边走边啃着馒头,刚出巷口恰巧碰见绪哲,他看见我就说还吃的是白面馒头呀,我着急赶路,没心事和他闲聊,只顾向前走,冷不防,手中的馒头就被他抢走了。我这才确信他家真的是太穷了。

84年前后听说,绪哲入赘到了邻村一户人家。像所有入赘的女婿一样,绪哲不但需要处理好和媳妇的关系,而且还要处理好和老丈人、丈母娘的关系,更要处理好和本村邻里、宗族等等一应关系。这么多的事情对于一般人尚且难以恰当处理,对于绪哲来说就更显艰难。首先遇到的是生活习惯问题,由于绪哲家孩子多,家境贫寒,自觉不自觉就养成了一些小家子气,如吃饭狼吞虎咽,咀嚼起来吧嗒个不停,说话粗声大气;而媳妇家则是家境丰裕,家教颇严,讲究挺多的,如坐要端正,站要直,走路讲究一阵风,吃饭讲究细嚼慢咽不得啧啧声,待人接物要有礼貌,说话要不急不慢不温不火。这些要求对于绪哲来说,简直是苛刻无比,尽管极力克制自己,处处小心留意,事事谨小慎微,却总也不能如老丈人、老丈母娘所愿。绪哲内心也是愁苦无比,整天也就没了精神。这边老两口就越发看绪哲不顺眼,心想别家的女婿个个都那么精神,那么容光焕发,大方有礼,不卑不亢,唯独你那副怂样,好像谁压迫了你几百年似的,这叫邻里、宗族看见了该咋议论我们家,越想也就越生气,慢慢地言语里就多了埋怨的成分,绪哲这边就更是不知所措了,内心委屈却也不敢有所表示,言行上就更加蹑手蹑脚,唯唯诺诺,总像个受气的小媳妇样。如此以来,老两口更是怒火三千丈。索性就谩骂起来,媳妇看在眼里,一时间也没啥主意,刚开始还不言语,慢慢地也站到了父母一边,索性产生了离婚的念头,不久绪哲便被扫地出门,回到了他父母家。第二年春天,绪哲在莫名的屈辱和辛酸中离开了人世。

争旺

争旺是我同巷的小伙伴,小时候总在一起打打闹闹,常常是各有输赢,难分胜负。只是争旺这人很赖的,不是打这个就是打那个的,大家一般都很少愿意和他玩,想起来也是五味陈杂,难以平静。

小时候没啥玩的,父亲不知道从哪给我找来个小板鼓,我回到家就和小朋友们一起在那敲打着玩,平添了几多乐趣,小板鼓也成为我心爱之物。这天我像往常一样,又拿出了我心爱的小板鼓,坐在门前的台阶上敲打着玩,这时候争旺凑上前来。由于平日里总受他欺负,自然就拒绝和他一起玩了,争执间他索性一把抢过小板鼓抱起就跑,我追赶半天被他三躲两闪地就跑的不见了踪影,无奈回家告诉母亲了。母亲领着我上她家讨要板鼓,结果那板鼓已经被他用石头砸坏了,只剩个空架子,我心痛不已,抱着残存的鼓架回家了。还有一次,我在我家门前的土堆上铲土玩,他又凑过来了,我这边刚堆好一个小宫殿,他便用脚给踢毁了,几次三番,我不免就推他走开,他便动手打我脸颊,我一怒之下,便用小铲向他砍去,这一铲恰好砍到了他的眉骨上,他随之哇哇大哭,血流不止,我吓坏了,也大哭起来,父亲赶忙从家里跑出来,一看争旺流血的样子,赶紧把他抱到医院进行了包扎,并反复向他家大人表示道歉。自此之后,父亲对我管教越发严格,说是这次差一点伤着别人的眼睛,万幸没出事,否则那可是不得了的大事。明令我不准和别人打架,一旦打架,回家准要揍我。其实父亲这样管束我,还有一层原因,我家是世代单传,生怕有个闪失悔之莫及。我也就尽量避免和他在一起玩。

到了上学的时候,他还经常念叨这事,说是我把他打伤了怎么的,我只是应付了事。这时候,一般小伙伴又鼓捣着玩摔跤,刚开始我不多参加,后来慢慢地发现周围几个小伙伴都不是我的对手,也就不咋玩了,这事不知咋就被他知道了,他缠着我,非要和我玩摔跤不可,我拗不过他,就和他摔了起来,他也是照输不误,我说好了,不玩了,他依旧不依不饶,我意识到他是要争回面子,就顺势让了他两把,他这才作罢。慢慢地进入中学了,争旺的学习成绩就越来越跟不上了,有次期中考试竟考了全班倒数第一,他索性就不上学了。第二年,他想办法托人去新疆当兵了。三年后他复员了,他依旧留在石河子,在街头摆摊修表,听他家人说在那还行,后来他还把媳妇带过去了。有一年春节回家,我们两恰好相聚在一起,听他说了在新疆的情况,说是在哪儿挣钱相对容易,只是为了抢生意干活,生活很不规律,常常是吃饭没点,饥饱没准,抽烟、喝酒、耍姑娘,潇洒了好几年。

05年中秋节,我回家省亲听大人说,争旺回来了,可能患了肝硬化,要我过去看看他。我随之前去他家,看他时觉得他精神还不错,也没啥异常,不像想象中那样,但也不便多问,只是寒喧了几句,唠了些家常话,就回家了。后来从别的伙伴口中证实他确实是得了肝硬化,一度都快要不行了,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家里人把棺材寿衣等都准备好了。这次清明节回家,听父亲说争旺已经于上个月去世了。回想起他说过的情况,推测他应该是在新疆时生活不规律,胡吃乱喝,把身体搞跨了。

智颖

智颖比我大一岁,他家住在村子的另一头,和我家相距较远,智颖在家排行老幺,他为人平和,不温不火,不曾见过他和谁闹矛盾。

智颖特别聪明,也特别要强,在他们胡同里,和他年龄相近的有四个小孩,都是同一个宗族的,左邻右舍的大人们常常把他们互相进行比较,由此小哥四个,学习上都特别用功,互相之间自觉不自觉形成了一种竞争的局面,都生怕哪个超过了自己,担心自己落在了后面。

在这种不间断的竞争中,老大成儿因家境不好,早早就停学不上了,回家开始帮家庭分担家务,干些农活。到了初中老三平儿、老四义儿一同考入了县重点中学,智颖却以很小的差距,考入了镇上的普通中学。三年后,老三平儿、老四义儿分别考入西安交大、陕西师大,智颖也考入西安工业学院,按说哥三个都考上了不错的学校,应该高兴才对,可智颖却是一千个不高兴,一万个不满意,整天无精打采,抑郁寡欢,心想本来我们哥三个都差不多,我不比他们笨,咋就考了这么个不入流的学校,内心里总埋怨自己没本事,不堪大用。进入大学二年级,智颖慢慢地就有些神经质了,他不吵不闹,常常是独自一个人跑到大街上,漫无目的地闲逛,同学们也感觉他不对劲,就报告给了学校,不久他就被迫休学回家了。休学的那段日子里,他常常跑到镇上学校里在校门口徘徊,老师们都知道他的事,也没人嫌弃他。索性就让他坐在教室后边听课,期望能有助于他早日康复。他也像其他同学那样认真听讲,不停地做着笔记。

过了将近有半年时间吧,智颖在失落和自责中跳进他家门前的水井中自杀身亡,听说那是初春时节的一个早晨,天期还比较冷,胡同里没有啥人,智颖自个揭开井盖,脱下身上的羽绒服,整整齐齐的叠好后放在井台旁边,便径自跳了下去。

这些小伙伴先后离我而去,他们有的在与疾病的抗争中痛苦地离去,有的在强烈的自尊心和无限的自责中凄然离去,还有的则是在屈辱和辛酸乃至悲愤中离去。回想起他们或是调皮或是乖巧,或是聪明或是平庸的一幕幕,都时刻萦绕在我脑海中,让我难以忘怀,在此祝他们在另一个世界安息,同时也告诫我等活着的朋友们,珍惜每一天,快快乐乐地活下去。

本文内容于 2011/5/5 23:19:40 被老赵8264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10楼yngjysl

怀念那些亲密的好小伙伴


逝去的渐渐迷离,剩下一汪秋水,碧透却深不见底......

往事带给我们痴迷,往事为谢幕的昨天注解,今天这一刻的把握和珍惜,是对过去的梳理、对明天的继续。

多少个儿时好伙伴踏上不归路,令人扼腕痛惜,怀念之情跃然纸上。支持战友佳作!

写的真实,两个是得了肝硬化去世,不应该呀,可能是前期得了乙肝,没有服药和休息转成肝硬化;那个自杀之人最可惜。

那些逝去的岁月,那些逝去的伙伴,那些逝去的往昔,充满了莫名的心酸和遗憾。人在凡是漂泊又有多少遗漏的珍贵往昔呢。呵呵看着心里真的很难受,特别是我的肝也有很严重的问题,也许只有难过会让我们记住更多。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