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鹰与龙的搏击 第八章第五次战役——铁血的较量 第三节 浴血三八线02

六脉神剑5377 收藏 0 5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URL] 格罗斯特营在英军中是老牌部队,也最著名的功勋部队之一,大名“皇家陆军双徽营”。1801年,在远征埃及的殖民战争中,格罗斯特营曾在埃及军队优势兵力夹击之下顽强作战转败为胜,因而名声大噪,受到女皇陛下的特别嘉奖。因其是在两面夹击之中克敌制胜,所以特许该团每个官兵头上缀两个帽徽。他们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格罗斯特营在英军中是老牌部队,也最著名的功勋部队之一,大名“皇家陆军双徽营”。1801年,在远征埃及的殖民战争中,格罗斯特营曾在埃及军队优势兵力夹击之下顽强作战转败为胜,因而名声大噪,受到女皇陛下的特别嘉奖。因其是在两面夹击之中克敌制胜,所以特许该团每个官兵头上缀两个帽徽。他们的帽子既可正戴也可反戴,在讲究绅士风度的英国军队中实属罕见。

加上配属格罗斯特营的皇家炮兵第45团第70中队(相当于一个连)、第170迫击炮连C排的炮兵和皇家哈萨斯第8骑兵坦克团第1连,格罗斯特营的全部人马有一千余人。

守卫雪马岭主峰阵地的是63军187师第560团。

打到第二天,在突过临津江的188师的猛烈进攻下,英29旅抵挡不住,旅长汤姆﹒布罗迪准将急电美第1军军长墨尔本少将,请求派兵增援,想救出格罗斯特营后再赶紧撤逃。

眼看着格罗斯特营就要完蛋,在美3师指挥所,李奇微亲自召集了第8集团军司令范佛里特、美1军军长墨尔本和美3师师长索尔,专门开会研究救援格罗斯特营的方案。李奇微临走时给索尔师长扔下了一句话:“你必须救出格罗斯特营,哪怕为此你不得不动用所有部队对优势的中共军队进行反击!”

4月24日上午,在八辆英军“百人队长”式重坦克和十多架飞机的掩护下,美第65波多黎各步兵团、菲律宾营和比利时营残部急速从广水院赶来增援。187师阻击部队将敌坦克放进一处公路隘口后突然开火,击毁了前面开路和后面压尾的坦克,堵住敌人的退路,然后战士们一起开火猛打,敌人像镰刀下的麦子一样纷纷倒下。英军坦克部队指挥官胡斯少校惊慌失措,他向布罗迪旅长谎称公路狭窄,坦克车体庞大无法通过,然后撞开拦路的菲律宾轻型坦克和卡车掉头就跑。

菲律宾指挥官奥加达中校忍不住破口大骂:“他妈的!连英国人都不救英国人,我们凭什么为他们送死?”骂完后也率领残部逃命去了。

波多黎各人、菲律宾人和比利时人足足折腾了一天,却始终无法突破第187师的雪马岭一带阻击阵地。

现在,布罗迪准将只有将全部希望寄托在美国人身上了,但此时美3师也已全线告急,自私的美国人只顾自己,美3师师长索尔将原本用于解救格罗斯特营的美军65团主力和菲律宾营全部投入了右翼堵漏,只留下了一个美65团第3营。此时,美65团团长哈里斯上校心里打起了小算盘,他的65团1营、2营正在与强悍的中国军队激战,顶住的时间肯定不会长,撤退时非用第3营掩护不可,他可不会为了救英国人的一个营而损失自己的两个营!

于是就拖 ——从早晨六点半一直吵到八点钟,布罗迪和哈里斯甚至连一个救援方案都拿不出来。

师长助理米德准将从师部赶来督战,米德不知其中奥妙自然看不下去了:“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时间,两位这样吵下去,部队何时才能出发?”

哈里斯翻了翻白眼:“我对自己的任务一清二楚,我和布罗迪足以控制一切,用不着他人来指手画脚!”把米德准将气得差点儿吐血,一转身扭头就走。

又吵了一个小时,哈里斯终于做出了重大“让步”:“好吧,先派一个坦克连去救援吧!”

布罗迪急了:“没有强大的步兵部队协同,坦克连是根本不能靠近格罗斯特营的。”

哈里斯的回答让高傲的英国旅长气得差点背过气去:“是吗?那我就先派一个坦克排试试!”

一直拖到上午九点,美军一个坦克排的救援部队终于上路了,四辆坦克像蜗牛一样慢慢腾腾向前爬去。中国军队刚刚打了几枪,这个坦克排扭头就一溜烟儿地跑了回来。

接到了部下的报告之后,哈里斯笑道:“再派一个坦克排去碰碰运气。”

刚刚逃回来的英国胡斯少校看到这一幕后也气得暴跳如雷,他拦住坦克:“我们重装甲的百人队长坦克都不管用,M24这种薄铁皮棺材根本不管事。既然你们不是诚心救人,就请回去,英国人不需要这种可耻的把戏。”

哈里斯团长闻言不但不生气,反而轻轻地笑了:“好啊,不是我不执行命令,是英国绅士自己充好汉,从现在开始,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再向格罗斯特营派出一兵一卒。”

此时,中国军队正在加紧向“联合国军”侧翼迂回,布罗迪准将闻报后知道情况不妙,如果再不走连整个旅都要赔进去了,他再也顾不上格罗斯特营了,赶紧在美2师坦克的掩护下向议政府方向夺路而逃,路上又遭到傅崇碧第63军的层层截杀,在损失了三分之一兵力后,总算逃出了生天。

英国人一跑,其阵线上就露出了一个缺口,志愿军趁隙而入,结果美3师第7团的一个营大部被歼灭,美24师第5团也被层层截击,只有一半人活着逃了回去。

此时,格罗斯特营的末日也到了。

协同187师560团作战的561团1营奉命向沙器幕方向猛插,准备抗击增援雪马里之敌。561团冒着敌人的炮火,像一把锋利的尖刀直插沙器幕,一举攻占了295﹒4高地,切断了格罗斯特营的退路。

24日拂晓,1营2连占领了空防洞北山。6班战斗小组组长刘光子奉命率一个战斗小组守在东边的山头上,以控制山下公路,不让敌人从这里逃掉。

在寒冷的阵地上看着雪马岭主峰漫天的烟火,听着激烈的枪声,刘光子他们心急火燎。

不久,公路上传来了坦克和汽车的轰隆声。刘光子交代道:“你们先守着,我下去看看情况。”他悄悄地潜过去,发现一块石头上坐着八个大鼻子的外国兵。刘光子一梭子子弹扫过去,打倒了六个。刘光子刚要换弹匣,突然侧面的大石头旁黑压压地站起一大片敌人,几十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

换弹匣显然已经来不及了,刘光子慢慢地举起了手,一个英国军官向他走了过来。

趁那个英国人遮住自己的一刹那,刘光子急速往地下滚倒,同时扔出了一颗手雷。轰隆一声爆响,十几个敌人被炸翻,剩下的四散奔逃。

枪声和手雷爆炸声引来了部队。刘光子换上弹匣跳上大石头就是一阵狂扫,战友们也赶了上来,机枪追着敌人的屁股打。刘光子猛打紧追,终于在沟口截住了敌人。

“站住!”刘光子冲到前面一声断喝,敌人都不敢动了,怔怔地望着他。刘光子端起机枪朝天一梭子道:“谁动就打死谁!”

被打懵了的英国人听不懂刘光子的话,但却听懂了机枪声,犹犹豫豫地举起了手。就这样,刘光子押着一大群俘虏上了山。一点数,整整六十三个人!

胆量有两种,一种是群胆,另外一种是孤胆。群胆人人皆有,孤胆则是英雄所独有,而孤胆英雄也是历来为中国军人所敬仰的对象。战后,志司总部授予刘光子“孤胆英雄”的荣誉称号,他也成为了志愿军中抓获俘虏最多的单项记录保持者。

刘光子立功的消息传到了他的家乡内蒙古自治区杭锦后旗第四区尖子地乡后,全乡召开了庆功大会,有两万多群众参加。人民政府还给英雄的家里挂上了“爱国功臣”的金匾。

四十多年后的1999年,刘光子的英雄事迹被拍成纪录片,入选《抗美援朝精彩战例》,由中国人民解放军音像出版社出版发行。当年,他在雪马里战斗中使用过的那支冲锋枪,也被保存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成为珍贵的历史文物。

4月25日中午,战斗结束,配属格罗斯特营的皇家炮兵第45团第70中队的炮兵和皇家哈萨斯第8骑兵坦克团第1连被全歼,格罗斯特营A连大部伤亡,连长安格少校被击毙,D连也大部伤亡,只有D连连长率领的34人在突围路上遇到了一个美军坦克营,从而得以绝处逢生。

格罗斯特营全营有一半人阵亡,营长詹姆斯﹒卡恩中校、随军牧师萨姆﹒戴维斯和C连连长法勒﹒霍克利上尉等459人被俘虏。一千多人的格罗斯特营最后只逃出了三十多个人。

英国军队从此失去了“皇家陆军双徽营”这支功勋部队。

四十年后,英籍华人学者徐泽荣到英国牛津郡穆卢斯福村访问了一位六十七岁的老者——英国陆军上将,北约北欧军队总司令法勒﹒霍克利将军。他就是原来的格罗斯特营的C连连长。

在中朝军队和“联合国军”相互遣返战俘后,法勒将军回到了英国。以后,他奋力进取,职务和军衔步步高升,同时他还完成了牛津大学的硕士学位,在担任英国防务研究员期间,刻苦研究朝鲜战争史,先后撰写了十多篇战史文章和回忆录,其著作《朝鲜战争中英国的角色》后来成为研究朝鲜战争中英国政策的重要文献。

法勒将军一再声明自己不是共产主义的同情者,但他对中国军队在那场战争中的表现极为赞赏,他还高度评价志愿军对待战俘的政策,并对所谓中国军队虐杀战俘的宣传嗤之以鼻。他斩钉截铁地说:


“中国人民志愿军严格执行命令,不枪杀和虐待俘虏。有时候供应紧张,志愿军自己吃差的,而让我们吃好的。”


对中国士兵的战斗力,法勒将军也坦率地说:


“我当了一辈子兵,同德国兵、中国兵打过仗,也看过美国士兵、苏联士兵打仗。德国士兵很优秀,但最优秀的我认为还是中国士兵。

我赞赏他们。”


这是来自战场对手的声音!

战斗结束后,指挥187师歼灭英29旅“皇家陆军双徽营”的63军187师师长徐信荣立二等功。

1955年,徐信被授予大校军衔,时年34岁,并作为优秀将领被选送到苏联伏罗希洛夫军事学院深造。1964年晋升少将;1988年担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并被授予上将军衔。

英军第29旅减员百分之五十以上,惨遭重创,彻底失去战斗力,英国朝野为之震惊,而美国人见死不救的行为更令英国人愤怒万分。李奇微尴尬无比,下令彻查,彻查的结果竟是英军格罗斯特营卡恩营长指挥不当,举止失措,而美军各级指挥官则处置得体,不负任何责任……

战至4月25日,中国军队前进了三十至六十公里,将“联合国军”驱逐至锦屏山、道乐山、竹叶山、县里、加平、春川地区的第二道防线。

至28日,中朝联军把战线向南推进了五十至八十公里,遏制了“联合国军”越过三八线步步向北的进攻势头。彭德怀的战役计划是周密的,中间突破、两翼迂回的战法也是很好的战术。在战役进程中,志愿军也确实多次把美军成建制地包围了,有时围住的甚至是敌人一个整师。但是,由于我军火力薄弱,后勤又跟不上,被围美军在强大的火力掩护下最终还是跑掉了……。

29日,杨得志十九兵团也已逼近汉城北郊,中朝军队形成了对汉城的弧形包围,美军在四次战役中整整进攻八十七天所占领的地盘被中国军队仅仅七天的反攻夺回了大半。

但第一阶段作战歼敌总数只有两万三千余人,甚至没有能够成建制地歼灭敌人一个团,这胜利令人太不甘心了。

在空寺洞志司,彭德怀看着战报暗暗思忖:“敌人给打狡猾了……”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