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建人民币离岸中心 伦敦新加坡争第二!

shawxu 收藏 1 125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伴随着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推进,更多的海外城市和地区也显示出觊觎人民币离岸中心之意,包括新加坡和伦敦在内的重要金融中心都放出话来要成为除中国香港外的第二个人民币离岸中心。业内人士认为,各地争当人民币离岸中心最主要的原因是对未来人民币国际化前景的看好。


硝烟起 新加坡伦敦放话挑战香港




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重要的一步是离岸中心的建设。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3月底,香港人民币存款总额已达4514.19亿元,与跨境贸易有关的回款总额达1154.47亿元人民币。截至3月底,共有超过30个机构在港发行人民币债券,总金额约为800亿元人民币。


业界认为,香港以其特殊的地位和优势,在人民币国际化战略中发挥着独特而难以代替的作用,而人民币离岸业务也将是支撑香港金融中心未来的关键。


德意志银行董事总经理、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马骏近日撰文指出,未来五年中,不断增强人民币的国际计价、贸易结算、投资和储备货币的功能,逐步实现人民币国际化,是中国金融改革的重要目标之一。在此过程中,香港人民币离岸市场是实现相关改革的理想试验田。


不过,伴随着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逐渐深入,近期,包括新加坡和伦敦在内的其他城市也放出话来要踊跃的争做人民币离岸中心。


4月中旬,新加坡金管局(M A S)主席吴作栋来北京访问。据报道,新加坡有望直接通过中资银行进行人民币交易的清算。不过,吴作栋也显得非常“谦虚”,一再强调,“我们没有意图和香港竞争”。


无独有偶。伦敦金融城市长白尔雅4月中旬在上海也表示,人民币离岸市场的前景非常广阔,多个离岸中心的建设将有利于人民币市场健康发展“我们希望并有信心让伦敦尽快参与进来”。


连中国台湾《经济日报》最近也刊发社论称“台湾产业界对人民币离岸业务的需求愈显迫切,当局推动人民币作为两岸贸易结算货币的工作已刻不容缓。长期而言,台湾要发展成为亚太筹资中心或区域金融中心,人民币离岸业务也没有放弃的空间。因此,当局应借力使用,将新加坡、伦敦的竞争转化为推动开放的动力,尽速追上人民币国际化的进度。”


面对对手的“放话”,中银香港经济研究处主管谢国梁认为,香港必然会感到压力,但香港法制健全、经济自由、经商便利,同时拥有相对完善的金融体系与健全的股票投资市场,拥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瑞穗证券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表示,由于人民币越加受到全球欢迎,当前是促进人民币可兑换的最佳时机。新加坡正与中国磋商成为仅次于香港的第二个人民币离岸中心。尽管央行对此没有表态,但这同样反映了人民币海外需求的迅速扩大。建立第二个离岸人民币金融中心无疑将会加速促进在中国和东南亚之间的人民币贸易,并为不久的将来,人民币进一步扩大到东京、伦敦、纽约等其他金融中心做准备。


澳新银行(A N Z)大中华区经济研究总监刘利刚也指出,新加坡是中国与东盟贸易的重要集散地,允许人民币在新加坡进行交易,无疑将有助于扩大人民币在国际贸易结算中的使用范围。与此同时,由跨境贸易引发的贸易融资等银行产品的发展,也有助于人民币更加广泛地被市场和贸易商接受。




忙布局 新加坡人民币清算行花落谁家




吴作栋在北京访问时还表示,中国政府不久将指定一家中资银行在新加坡进行人民币交易的清算,而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也将获人民币境外合格机构投资者资格。


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称,新加坡要求成为首个人民币交易海外清算中心,此举将使新加坡各银行能够直接经手人民币,而无需经由香港或大陆的商业银行转手,这标志着人民币的国际化进入一个新阶段。


一时间,“新加坡即将成为第二个人民币离岸市场、几家国内大型银行争当清算行”的消息沸沸扬扬。而此前,中国内地以外唯一设立人民币清算银行的地方是香港,央行指定由中国银行在港清算与内地市场的交易。


据悉,目前在新加坡的中资银行有中国银行、中国工商银行、农业银行、建设银行和中国交通银行,其中中国银行和工商银行的规模较大。对于央行将指定哪家银行在新加坡成立人民币海外清算中心一事,各受访银行都显得很低调。


“现在各家银行争得很厉害,我们只能说是在积极争取。”中国工商银行新闻处负责人5月3日说。


工行新闻处同时表示,随着跨境人民币业务的逐渐发展,工商银行作为全球最重要的人民币银行的优势也越来越明显,目前工行一年国际结算量超一万亿美元,已经跻身全球领先国际结算银行之列。


2011年3月11日,中国工商银行首家海外人民币业务中心在该行新加坡分行正式开始营业,开启了该行大规模开拓海外人民币业务市场的序幕,通过新加坡在东南亚地区强大的辐射和带动作用,该中心还将把人民币服务延伸到整个东南亚地区。


“成为人民币清算行对于一家商业银行提升海外经营地位和能力,有较大的积极作用,各家银行积极争取是不难理解的。现在看来,中行也有可能性。”对外经济贸易大学金融学院院长丁志杰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


业界传闻正与工行竞争的中国银行在成立人民币清算行方面有更多经验,中银香港已是香港离岸人民币清算行和台湾人民币现钞业务清算行。而中国银行新闻处5月3日接受采访时也表现的非常低调,并未对争做新加坡人民币清算行一事做出更多回应。


“一般情况下,人民币海外清算中心由中央银行建设,或者委托有能力的商业银行建设。”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说。


他表示,对于人民币海外清算中心的建立,要考虑三方面问题:第一要从业务规模来考虑,是否需要建多个清算中心;第二要从安全性来考虑,万一现有的清算中心出现问题,有没有备用;第三是清算中心的能力够不够强,能否满足清算业务的需要。




商机大 离岸中心促当地金融市场发展




“随着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加快,我国开始鼓励用人民币来进行跨境业务结算,但是货币到境外后要解决一个回笼的问题,这就需要人民币在境外建立离岸市场,这个被称之为金融的‘基础设施’。”赵锡军说。


赵锡军表示,伦敦新加坡“挑战”香港,争做人民币离岸中心,表明全球各大金融中心都看好人民币走出国门这件事情,而人民币离岸中心的建立,则是我国金融监管部门构建金融“基础设施”,建立在监管方面的相互协调机制,在为人民币区域化“走出去”铺路。


他表示,金融危机之后,各国都认识到货币支付、清算以及信息沟通等体系的重要性,如果这些金融“基础设施”顺利建设起来,则有助于监管协调达成一致,有利于金融机构在整个区域内较好地开展业务,也有利于支持该国企业在整个区域内更好地投资、融资和进行各种生产经营活动。


赵锡军认为,在仍以美元为主导的货币体系下,中国的人民币要“走出去”势必要冲击美元和欧元两个市场和体系,冲击以伦敦和华尔街为主导的金融秩序,在这种情况下正面的碰撞可能会影响到我国国际化的竞争,所以从区域化的角度“走出去”更有可能可以避开其锋芒。


“中国可以找一些志同道合的国家一起来建立一些合作的机制、合作的架构,来共同应对一些来自竞争对手的压力。”赵锡军说。


资金池初具规模、投资产品种类增加……建立羽翼渐丰的离岸市场是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关键的一步;同时,作为离岸中心的一方也将受益。


丁志杰表示,作为人民币离岸中心,其证券、资本市场将得到长足发展,有机会抓住更多商机,整体经济也会随金融市场的兴盛而腾飞,对提高当地金融中心地位有着积极的作用。


“在过去几年里,人民币国际化迅速发展引起了很多金融中心的关注,各地争当人民币离岸中心最主要的原因是对未来人民币国际化前景的看好。从地域上来看,在伦敦建离岸中心可能更有意义。”丁志杰说。


“各金融中心争当人民币离岸中心,表明了其看好人民币‘走出去’,但是这只是一方面的态度,究竟能否建立,还要看各地条件和能力的建设。”赵锡军表示。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