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78.html


利用敌人矛盾,巧使“调虎离山”计

叶剑英带着党组织的嘱托,只身离开南雄,一路风尘仆仆,于九月底来到广州。

被称为南方革命根据地的广州,在蒋介石叛变革命后,国民党反动派在这里发动了“四一五”政变。军阀李济深,不但掌握着军事实权,而且担任着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广州分会的主席和广东省政府主席。但他的日子并不好过。共产党人被迫转入地下,仍然坚持着斗争。特别是“八一”南昌起义消息传来,更加振奋了广大工人群众的革命情绪。起义军离开南昌,以破竹之势沿赣江以东地区南下,向广东潮梅进攻,使李济深措手不及,急急忙忙调兵遣将去潮汕增援。广州几乎成为没有防守力量的空城。

此时,窜居香港的张发奎也早已来到广州。他密切注视着南方战局,等待李济深与南昌起义军作战消耗之后,一举消除异己部队,掌握广东政权。

叶剑英就是在张发奎雄心勃勃、欲掌握大权的情况下回到他的身边的。张发奎自然欢迎。但是,却遭到四军一些高级军官如陈可钰、薛岳等人的反对。陈可钰找到张发奎先讲了一通蒋介石如何器重叶剑英,结果叶还反蒋的往事,说:“这个人靠不住,不能叫他留在广州!”

张发奎说:“反蒋?!我也反!那时的蒋介石,就应该反!你们不让他回来,我就让他请假,去德国。”

叶剑英来见,张发奎开口就问:“老叶,你回来了,可陈可钰、薛岳都反对,你看怎么办?”

叶剑英试探着说:“送我去外国学习吧!”

张发奎当然不让他走,要他先打个报告,领下留学金再说。叶剑英打了个要求留德的报告,很快就批下1.3万块大洋。他又找到张发奎故意问是否就走,张说:“不要走!你不是早答应我回广州搞根据地吗?我俩一起干,干到一定时候一起走,你先把钱存在银行里!”

其实,叶剑英一心想着党,想着在广州敌人心脏里搞暴动,根本没有准备走。于是他接过张发奎的话,顺水推舟,留了下来,继续担任第四军的参谋长,但从此更加谨言慎行,警惕细心,表面上优哉游哉,实际上却在加紧从事党的地下工作。

为了秘密地开展起义准备工作,叶剑英按照接头的时间、地点和信号,首先找到了地下党负责人之一黄锦辉。叶剑英与黄锦辉秘密接上头,向他汇报了教导团随军南下和此次单独来穗的工作情况,以及准备参加广州暴动的设想。

黄锦辉听完以后,肯定了他的工作,向他介绍了广州的革命形势,传达了中央和广东省委最近一个时期的指示和工作部署。9月,中共中央已明确指示要发动广州起义,并且指出,当前的任务是利用两派军阀之间的矛盾,积极做起义的准备,要纠正过去消极等待贺龙、叶挺南下部队配合起义的思想。他代表党组织,交代叶剑英首先要站稳脚跟,要在张发奎的第四军立住脚,掌握敌军动态;其次,加强对教导团的控制,事先准备好暴动的武装;第三,利用敌人的矛盾,分化削弱敌人力量,壮大革命力量。最后一再叮咛:对张发奎不能抱幻想,要提高警惕,处处格外小心,不能露出马脚。

叶剑英了解了党的意图,眼前好像拨亮了一盏灯,心情异常欢畅。不久,南昌起义军在国民党反动派疯狂反扑的情况下,撤出了汕头。周恩来、贺龙、叶挺等相继转往香港。广州地下党组织派叶剑英秘密前往香港,找到了广东省委委员恽代英,交换两地革命斗争的情况,了解到南方局和广东省委正在总结南昌起义部队主力在广东失败的教训,进一步商讨了举行广州起义的问题。叶剑英返回广州后,很快向黄锦辉作了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