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剑英在关键时刻 二 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 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 12

范硕 收藏 0 1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78.html


随师北伐,驻师吉安

1926年夏天,南方的革命气势随着广东革命根据地的统一、工农运动猛烈发展而日益高涨。中国共产党和人民群众强烈要求国民政府北伐,用武力推翻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在中国的统治,达到全国的统一。

7月1日,国民政府发表了《北伐宣言》。9日,国民革命军分西、中、东路,正式出师北伐。

北伐开始时,中路军的总指挥是第一军代军长王柏龄,叶剑英任第一军总指挥部参谋长。

北伐军9月攻占汉口后,不久占领了南昌。但敌人迅速组织优势兵力进行反扑,北伐军被迫退出南昌。这时苏联军事顾问加伦将军提议,停止进攻两周,观察一下形势再打。但是王柏龄不听加伦的劝告,为争夺攻占南昌的头功赶到前线,急于攻城。

叶剑英分析当时的敌我态势,认为孙传芳部据守的人数比我方中路军多;地形条件也对我不利,故力主不打。他向王柏龄谈了自己的看法:“南昌三面环水,如果敌人断了我们的退路,进去了出不来;我军刚退,城内局势不稳,暂不进去为好。”

王柏龄拒不采纳他的意见,孤军突进,结果孙传芳来了个两边包围,部队损失惨重,仓皇撤出,王柏龄自己也只身逃脱。后来,武昌前线的北伐军主力到达江西前线,敌我双方的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蒋介石急调李宗仁的第七军入赣,再打南昌,攻打月余无效,又因蒋介石指挥错误,南昌得而复失,最后由第四军南下协力发起总攻,方于11月8日最后攻占南昌城。

在最后攻占南昌战役中,叶剑英和一师师长王俊奉蒋介石命令率部援助李宗仁的第七军攻打江西武宁县昆仑山下的王家铺。第一师连夜出发,自白山绕出昆仑山侧背,赶到山脚下,已经拂晓。叶剑英随师到达,观察战场,看到陈调元部据守铺南一列高地,顽强抵抗。第七军全线向各山仰攻,很是吃力。这时,双方都打得精疲力竭,战斗已近尾声。

叶剑英看后便向代师长王俊说:“他们已经打了三天三夜了,我们稍加点砝码,敌人就退。”建议将部队主力迂回到敌人侧后去,用一小部队佯攻,命炮兵上山开炮迫使敌人退去,在运动中歼灭之,战果必大。

王俊不听,说:“那不行,我不能分兵!”结果将部队全部拉到山上去,刚打几枪,敌人就逃跑了。

王俊得意地喊起来:“敌人退了,我们追吧!”

看到这个不讲战略战术的打法,叶剑英气坏了,他强忍着愤怒说:“还追个屁!等你下去,人家已经跑出几十里路了,什么也缴不到。”

就是这样,王俊不听叶剑英的意见,在江西已经打过一次败仗,这次又打了个消耗战,只缴到一个炮筒。参战的官兵都气炸了肺。

后来,蒋介石进到南昌,听到了王柏龄逃跑和王俊作战无能的事,立即将王俊和薛岳等叫了去,大发雷霆,骂王柏龄不是“带兵人才”,并要撤王俊的职。

蒋介石听说二王不听叶剑英的劝告,招致战斗的失利,感到叶剑英确实是一个难得的“儒将”人才,特意召叶剑英佩剑晋见。

蒋介石见了说:“你来了,好,你就当一师师长吧!”

叶剑英不摸底细,谨慎地回答:“我身体不大好,等打完仗再说吧。我自己还是愿意继续当参谋长。”

蒋介石马上叫医生给叶剑英看病。医生检查半天,拿不准什么病,说不是肺炎,就是肠炎。

北伐军打下南昌以后,将孙传芳部的俘虏集中到吉安,有六七千人,编为新编第二师。1927年初,蒋介石还是委任叶剑英为这个师的代师长。

不久,新编二师开赴吉安。这时,叶剑英接受共产党的影响,思想已明显“左”倾。他所领导的新编师成分复杂,战士多是俘虏兵,但他选调的军官大多数是黄埔军校毕业生。部队经过改编,设有国民党的党代表(多数是共产党员,身份没有公开)、政治指导员。他与中共地下党员和左派军官密切联系和交往,时常出席地方上的总工会等先进组织、团体的会议。他还让党代表、进步的军官与学生联合会、妇女联合会等联系,开展联欢会、演讲会,演出文艺节目等活动。当时,中共地下党领导的吉安县青工学徒联合会副主席吴富善回忆这段往事说:“剑英同志那时才三十岁,高高的个头,瘦条条,白净的面孔,不大穿军服,经常穿一身中山装。人很帅,也很威风。他的卫队,每人都带着二十响驳壳枪。但他为人和蔼可亲,思想进步,是个左派。我们常在县里开会碰头见面。有些事,需要他帮忙,找到他,总是得到他的支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