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那些花儿

秦皇岛外打渔船 收藏 15 267
导读:那些花儿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那些花儿,在每一个岁月瞬间静静为我开放。。。。。。她们都老了吗,她们在哪里啊?”朴树的歌声忧伤中带着一个男人少有的稚气。是怀恋,是感伤,男人的心路历程必伴随着幽香的鲜花,王侯将相,贩夫走卒,概莫能外。情之不足述之,述之不足咏之,咏之不足歌之,触动人灵魂最柔软处的那些歌声缓缓响起的时候,叫人情何以堪。繁芜的+心情被这冰凉如水的清曲劈头浇下,幽幽的往事如灵光咋现。 80年代,我的80年代。青春、激情、躁动、痛苦、忧郁、平静,七情六欲、上天入地的楞劲,九曲回肠,撕心裂肺的情愫,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那些花儿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那些花儿,在每一个岁月瞬间静静为我开放。。。。。。她们都老了吗,她们在哪里啊?”朴树的歌声忧伤中带着一个男人少有的稚气。是怀恋,是感伤,男人的心路历程必伴随着幽香的鲜花,王侯将相,贩夫走卒,概莫能外。情之不足述之,述之不足咏之,咏之不足歌之,触动人灵魂最柔软处的那些歌声缓缓响起的时候,直叫人情何以堪。繁芜的心情被这冰凉如水的清曲劈头浇下,幽幽的往事如灵光咋现。


80年代,我的80年代。青春、激情、躁动、痛苦、忧郁、平静,七情六欲、上天入地的楞劲,九曲回肠,撕心裂肺的情愫,都在那日永远定格。


那是新旧快速转化的年代。那是一个全民写诗的年代,就像现在的全民炒股,全民麻将。


小镇的中学,曾经活跃着我们年轻鲜活的青春身体,那教室操场的上空漂浮着我们幼稚却率真的思绪。那个时候虽然面临高考,学习紧张。但是我喜欢电影和文学的爱好却不曾中断,《大众电影》、《诗刊》是期期必买,电影院上演的每一部新片是部部不漏。


陈冲的“妹妹找哥泪花流”,龚雪的《大桥下面》的坚强,潘虹的《人到中年》的隐忍,林芳兵《幽谷恋歌》的缠绵悱恻,白灵的温柔清新,山口百惠和山浦友和演绎的一世情缘,中野良子在《追捕》中的惊艳和野性、波姬小丝所展现的健康阳光之美,这些花儿们成为我们那个时代年轻人对美丽女性的评价标准,她们不同的美感培养了我们对这个世界另外一半的美好感情和眷念,并左右着我们对这个世界的某些看法和人生态度。


哲人常说世上有大美,对大美的感知很艰难,有时候以时光为代价;有时候也会以生命为代价。但面对女性之美的感知却少了那份沉重,风举轻荷,惊鸿临水,小溪潺潺,如泣如诉。那种惊奇和委婉,真是“伤”了我,“伤”的甜蜜,“伤”的蚀骨。


电影中的故事,生活中时有发生。时光穿梭,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A女冰雪聪明,貌凡而智奇,弱小的身体中闪亮着锋利的思维之刃。在和外校的文学社交流的过程中,作为双方社长的我们一见如故。虽名为文学社长,当时俗透了的我对女性的美的欣赏还停留在大众电影封面上,现在也差不多吧。A女是我尊敬的对象,在别人眼里,我们是一对;在我们彼此的概念中,始终找不到定位。A女大学毕业前夕,问我她是回家乡还是留省城,我说我们自生自灭吧,她哭了。10多年后,作为大学教授的A女回本地讲学,提了一箱啤酒来见我。见面之时,“老了老了”彼此唏嘘感叹。现在又是10多年,音讯杳无。不知如有机缘再见,又生何样喟叹。


B女貌美如花,才思亦如其表。比我低两个年级,在社里是我疼爱的小妹妹。我从北方回家之时,其时她还在我原来读书的学校读高三。在繁忙的学习之余,她每周六准时到我家,在父母客气而显陌生的态度中,陪我度过那么多不眠之夜。每到夜深人静,她在我家呆到学校规定的必须回校时间的时候,我便送她回校

她在一边静静的走,我在一边无声的随。一年下来,我俩没有牵过一次手。


那几十个默默相依的夜晚,此生不忘。


B女考上大学后,几次回家找过我。母亲都委婉的谢绝了她的好意,没有告诉她我的行踪。母亲的眼睛,秋毫必现。她说,情况不同了,各人自有不同的生活道路,让她自由的选择过她自己的生活更好。现在20年过去了,B女也成为了省城里的文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在事业的道路上,A、B两小妹已将老哥远远的抛在后面,但在人生的春天与她们相遇,相信自己没有给她们留下不好的回忆,而她们的青春和才情亦给了当时困顿的我振奋与向上的信念。A女的“性格就是人生”的告诫,B女“你干不了大事”的幽怨,都化作青烟。时光的雕琢,让我成为了今天“这”一个平静的凡夫俗子,自己感觉还不错。但如果没有她们当时的鼓励,我很可能连“这”一个“我”也做不到,谢谢她们。


20多年,时光缥缈。如空中的风筝,紧紧拽住那根线的人是我的老婆。当初相逢在暑假的短期培训班,老婆绿点碎花衫小白裙,细细瘦瘦的身子,两道黑幽幽的柳叶眉,眯缝着的笑眼。坐在我前面,几天后就坐到我身边。和我聊电影,聊奥黛丽赫本。话语轻轻,摇头轻轻,不时羞怯的双手合十,真合了那“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老婆和我同龄,那时我们都19岁。我从创伤中走出,她从我熟悉的乡村小学走来。她的母亲和我母亲都是各自学区的优秀老教师。当我告诉我母亲情况的时候,母亲挎了一篮鲜红的大苹果,和我一起到了几十公里以外的她家。当真成为了传统的“父母之命”了,呵呵。


老婆的温柔有时也是假相,她家兄妹5人,就她一个宝贝疙瘩女儿。父母视如掌上明珠。自然也有骄娇二气。20年的磨合,老婆从纯真的少女、乡村教师、工厂女工、下岗工人、再到私立幼儿园的优秀教师,不断变化身份。她的一支笔却也日趋成熟,我有时也自叹不如了。老婆老家的人笑称她“分水一支花”,老婆也时时问我,如果拿植物比喻她,她是什么,我说大白菜吧。老婆不乐意。但是我喜欢大白菜,那纯粹的味道,那可以一生相随的质朴和持久。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一咏三叹,是过雁的回眸;寤寐思服,是落红的寂寞。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1/5/4 20:06:09 被秦皇岛外打渔船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