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老班长======我大学教官


我的老班长======我大学教官


我的老班长======我大学教官

“我的老班长,你现在过得怎么样?我的老班长,你还会不会想起我?好久没有收到你的信,我时常还会想念你”,

听着熟悉的旋律看着我和大学军训班长的合影,思绪回到了我刚进大学那时候,我进大学比别人都晚,因为我是保送生所以学校一直保留我的学籍,当我办完所有的入学手续以后,老师把我带到了一排军训方队前,告诉一个穿军装的:告诉他说我就是欧阳阳硕。当兵看了我一眼让我入队。我当时因为高考报考的是特警学院,但是父母不同意所以只能上地方大学,那时候见谁都不顺眼,更别说这个教官。因为我才报道还没领取军训服装,所以他让我站在最后一排。我当时抱着无所谓的态度所以站在哪里都是一样的。下午训练结束,所有的女生都围着那些教官(那时候不知道是不是青春期的作用,这些女生对那些穿军装的都那么亲切),而我只是坐在一边的草地上看着自己的小说,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走到我的身边,做了下来:你是欧阳,唯一女特警?”他边弄自己的帽徽便问我,“我是欧阳,但不是女特警”我冷冷的说着(我都落榜了还特警个鬼啊)“你是部队报送的,应该属于特殊学员,而且你是为数不多的女保送生,全额奖学金”依然安静弄着帽徽慢慢的说道,“你在我发火之前消失,对于你们这样的学员我没兴趣!”我照样冷冷的说着,“你的脾气和你们老师说的一模一样,你的事情我听说了,其实有时候失去了未必是坏事!”他把帽子呆在头上,很认真的说着,直到这时候我才抬起头看着这个很清秀却很成熟的(红肩章),他笑起来很迷人。从他的说话到长相我有点喜欢这个教官了“我姓李,你可以叫我李教!”他简单的说道。“我叫欧阳”我平静的说着,“我希望你振作起来,如果这是在部队的军训,你这样第一个就被淘汰”他说完起来就走了。我看着他的背影“我已经不在部队了,所以这些无所谓”我对着他大声说道,没想到他居然头都不回的对着我摇摇手!

我的军训依然不参加,什么紧急集合从不参加,我觉得没意思,还不如睡觉然后看书呢,安分些好。可是一件事让我痛苦让我纠结!一个星期以后的晚上突然紧急集合,我依然赖在自己的舒服的床上,宿舍其他的女生都急忙出去集合了。没过一会同宿舍的另一个女孩急忙的跑进来,拉着我说:欧阳,快,你再不去所有人都要多跑10圈。”她上气不接下气的说着,“什么?我不去所有人都多跑10圈(天,我们那操场可是一圈就是2公里,10圈就是20公里,那帮子同学还不得吐血,恨死我了)?”我从床上电打似的的爬起来,我好奇的问道。“对,李教说的,”她边缓着气边说,在他说话的时候我已经把衣服穿起来了,”走,去看看“我边走边说,我可不想因为我自己一个人让我那帮可爱的伙伴受罚。(又是这个李教,刚对他有点好影响,他居然这样折腾,看我以后怎么整你),当我来到操场的时候草上依然回荡着李教的声音“你们是一个集体,任何人做任何事情都得对这个集体负责”(其他的方队已经集合站在那里看着我们)同宿舍的女生见了我,“欧阳你快来啊,”都哭了,我跑到他们跟前,:你们跑了几圈了?我问道,”6圈“那些美女哭的不像样了。“我和你比”我跑到李教跟前大声说着。“归队”他依然冷静的说着,我不理他直接跑到了队伍的前面,(我从小学就每天早上晨跑,每年递增,高中可是围着操场跑1小时的)我一直跑着,后面的人越来越少,他们的体质毕竟都弱,我一直跑着(其实里面有很多原因夹杂着)直到当我看着我的教官被我扔在后面(20圈)我跑完了。除了出一身汗就是口渴。“我跑完了20圈,可以让我的同学们回去了吧”我喘着气对他说。(其他方队早带回休息了)“集合”他大声说道,“你们记住,你们是一个集体如再有人搞特殊,我会让你们为特殊付出代价的,解散”他习惯的军事口令。我背着同宿舍的娟,她从小身子就弱,这下可是受大罪了!我看着旁边的同学“对不起,是欧阳让你们吃苦了!”我第一次在那么多人面前哭,“我们是同学,这些没什么的,晚上出来散步,挺好,最起码空气清新”帮里的帅哥柳树调侃到。“回去休息吧”我看着这帮子从五湖四海聚到一起的年轻人,心中异样的温暖。背上的娟子哭得睡着了,我回到宿舍,下铺的都累的瘫软在床上,而上铺的却怎么也上不去,腿根本使不上劲,我一一把他们推上去,盖好被子,看着他们熟睡了,我关灯走了出去在操场上我还有事。“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走到双杆跟前看着他悠闲的玩着,“我告诉过你如果是在部队你是第一个被淘汰的,你们是一个集体,该知道每一个人都该为这个集体的荣誉而努力,欧阳,你如果进入军校这样你是怎么死的你都不知道”他看着我冷漠的说着,“我不想说什么大道理,你也别给我讲那么多,我不想让我的同学因为我受罪,我不想后悔一次在遗憾一次”我无奈的说着,“你是学员你可以去军校进修也可以下部队,你不懂我的内心有多痛”我边说边坐在草地上,“你想知道我的从军经历么?”他说着从双杠上跳下来坐在我的身边,“你就一学员还有什么经历啊,无非什么五公里啊,什么武装越野30公里之类,能有什么特别的”我似乎嘲笑到。“你看我的腿”他边说着边把左腿的裤腿拔起来,我的天,这个简直就是魔鬼的身体啊。我用惊奇的眼神看着他,“别看啦,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不是学员,是负伤以后才去学习的,相当于养伤,”他冷静的说道,冷静到好像这块伤疤不是在他的身上一样,从他的讲述中我知道了他是什么部队的,为什么受的伤,他的经历让我瞠目结舌,让我对眼前这样看起来很可爱的男孩有点敬佩,其实到今天我到今天也没弄明白他说的那个部队究竟在哪里?那以后我依然吊儿两党,军训照样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日子一天天过去,我却一天天的冷静下来。从没有上特警学院的阴皑中走了出来。

一个月后军训结束了,那些女生看着教官坐车离开哭的稀里哗啦,我就纳闷了,哭什么吗又不是你老公上战场有去无回的,本来就都是生命里的过客,激动啥啊,“欧阳”我回头看到娟从不远的地方跑过来。“李教给你的”她伸出手,手里是一颗帽徽和一封信,“欧阳,我回部队了,不知道能不能再看见你,我知道你最大的遗憾就是没上特警学院与军营失之交臂你很伤心,所以我把帽徽送给你,希望你坚强的走下去,我祝福你,李教留吗”我看着走远的军车说了句:祝福你,也谢谢你!

五年了,我的人生经历了很多,但是帽徽依然在我的身边,我一直没有他的消息,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是否还在部队?结婚了没有?腿伤好了没有?

五年了,我的班长,我一直记着你,一直记着你对我说过的话!我的班长如果你看到了我的这篇文章,如果你记得欧阳,记得那帽徽,那你可以放心的笑了,因为我坚强的走了下来!

我的老班长,我一直记得你的话,

我的老班长,谢谢你给了我坚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好感人的故事。一个从你生命中走过的老班长,多年以前的记忆,如此清晰,深刻。希望他现在安好,也希望你现在安好。

我的老班长,你现在过得怎么样,一首《我的老班长》,感人肺腑。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