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七怪:我说靖儿啊,也不知道你是假傻啊还是真傻啊,在草原上这么多年了,你连自己放了多少头羊都不知道!

郭靖:没办法啊师父,谁让弟子一数山羊就会睡着……


草原上,郭靖在小红马身上那么一摸……

郭靖:啊,三师父~~~!我的马竟然是一匹汗血宝马!!!

韩宝驹:(这孩子真是单纯,连大姨妈都没见过。)


柯镇恶:你这个不长进的靖儿,教了这么半天还是学不会!

韩宝驹:性子还那么倔,这么揍你你还不喊,也不叫,也不躲,还不跪下!!!

郭靖:(师……父……我快……不行了……要不是你们把我吊到了树上……还用袜子堵住了我的嘴……)


入夜,江南七怪摸着黑爬上了崖顶。

柯镇恶:靖儿每天都偷偷上来,大家快分头看看这里有什么蹊跷!

张阿生:……大哥,这里……有一堆圆圆的头骨!

柯镇恶:啊,天啊!你快摸一摸,是不是每个头骨上面都有几个深深的指孔?

张阿生:是啊……大哥你为什么会吓成这样?

柯镇恶:这就是当年杀害我大哥柯避邪的铁尸梅超风……她一定在教靖儿练九阴白骨爪…………真想替大哥报仇啊……可惜她的武功要比我高那么一点点……

朱聪:可是,今天你身边已经有了我们啊!

柯镇恶:蠢货!正是因为有了你们,她才会比我高那么一点点的……

……

与此同时,郭靖在石头后面纳闷ing:奇怪,这么晚了师父们围着我的保龄球在研究什么呢?


郭靖:拖雷安答,我发现你吃的饭量越来越小了!

拖雷:郭靖安达,这是你的视觉错误——你从南方一下子回到蒙古草原这种比较开阔的地方,眼睛还没适应。


铁木真:众位英雄——你们谁来为我表演一下射箭的功夫啊!

郭靖:大汗,看我的~

郭靖拉开弓,对准了天上的一只黑雕……“嗖”的一声,只见哲别从马上掉了下来,挂了。

郭靖道:tmd,这次不算!

郭靖又拉开弓,又对准了一只白雕……sou!只见博尔术从马上掉了下来,挂了。

郭靖道:靠,这次又没射准!重来——

郭靖又拿出一只箭,刚要开弓……

只见拖雷“扑通”跪地上了:大哥,求你了,安达你这次瞄着我射吧!


[南帝篇]


(郭靖带黄蓉来到庙里找南帝疗伤,迎面走过来一个老和尚。)

郭靖:大师,根据我的经验呢,你的法号不是叫焦木老木,就会是叫梦遗智障的是吧?

和尚:靠,你真是有眼不识泰山!老衲就是一……

郭靖:耶~~~~!您一定就是不爱见人人见人爱爱不释手手无寸铁的一灯一老前辈啦!

和尚:靠,我是一休。


郭靖:大师,等您治完了蓉儿之后,求您顺便也治治我的大便干燥吧!

一灯:好说好说,这项我是很拿手迪!

郭靖:可是我已经N天没有撇出条来了,不知大师又有何灵丹妙药呢?

一灯:……一阳指。


一灯:蓉儿啊,你说说,你哪里受伤了?

黄蓉:全身的筋骨都伤了,无论我摸哪里都咯吱咯吱响……

一灯:摸咪咪也响?

黄蓉:也响。

一灯:人家不信嘛,不信嘛~~~除非,让我也摸摸看~~~

渔樵耕读:(怪不得师父抢着要治病呢……)师父,蓉姑娘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灯:(小声说)真笨,其实一进门我就猜出来了,耳鸣。


华山论剑ing……

一灯:我终于悟出这个贱字了……“贱”字有一十九种写法,第一种是先写贝,后写戋;第二种是先写戋,后写贝;第三种……

瑛姑:停!后面的这十八种都是倒插笔,就不用介绍了……


[北丐篇]


洪七公:靖儿啊,打今天开始,我就教你一套降龙十八掌吧!

郭靖:faint,世界上哪儿有龙啊?学它干吗?

洪七公:嘿嘿,就算以后实在没的混了,我们还能用这个掌来劈劈木头赚些钱花!

郭靖:那加入铁掌帮岂不更好?其实弟子更想学炒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