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国亡于儒家思想对法家思想的渗透

山海居士 收藏 52 2316
导读: 说秦国亡于儒家思想,一定会有人说,要笑掉大牙。这所以有这种定论和印象,那是儒生们自己经常骂李斯的结果,好像李斯和儒家没有关系似的。我想荀子是儒家谁也不会不承认吧?李斯和荀子的师徒关系谁也否定不了吧?秦国灭亡是法家的问题还是儒家的问题,儒生们是一直抵赖的不承认的,之所以这样说,无非是李斯治国没有儒家思想。真的是这样吗?从我的资料1看荀子对秦国的评价里看出,秦昭王时的秦国,儒生荀子是赞扬的,这期间我也没有见过任何秦国暴政的记载,并且荀子为秦国没有儒生而惋惜。从公元前266年荀子入秦到30年后公元前237



说秦国亡于儒家思想,一定会有人说,要笑掉大牙。这所以有这种定论和印象,那是儒生们自己经常骂李斯的结果,好像李斯和儒家没有关系似的。我想荀子是儒家谁也不会不承认吧?李斯和荀子的师徒关系谁也否定不了吧?秦国灭亡是法家的问题还是儒家的问题,儒生们是一直抵赖的不承认的,之所以这样说,无非是李斯治国没有儒家思想。真的是这样吗?从我的资料1看荀子对秦国的评价里看出,秦昭王时的秦国,儒生荀子是赞扬的,这期间我也没有见过任何秦国暴政的记载,并且荀子为秦国没有儒生而惋惜。从公元前266年荀子入秦到30年后公元前237年李斯43岁因《柬逐客书》被秦始皇重用,再到秦国灭亡公元前206年,还是30年。这里我要问了,为什么从商鞅公元前356年变法到荀子入秦90年中没有人说秦法暴政呢?为什么又过30年后的历史开始记载儒生教育出的法家李斯在秦国参政议政之后,秦国苛政暴政了呢?或许儒生说是秦始皇这个人残暴的结果。那么我又要问了从商鞅变法到秦国灭亡,为什么只有容留儒家思想的秦始皇暴政、苛政呢?当年百战百胜的秦军杀人无数为什么那时没有灭亡呢?要解答这些问题,就必须弄清楚儒家什么思想融入了秦国法制,儒生教育出的法家就没有一点儒家思想吗?。

我们知道荀子是著名的性恶论者,在《荀子》性恶篇记载“人之性恶,其善者伪也。今人之性,生而有好利焉,顺是,故争夺生而辞让亡焉;”,可见荀子把人对利的追求看成了恶,这和孔子说“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的思想的相符合的。这种思想与我们祖先黄帝“天之至私,用之至公”的思想是不同的。道家无为,法家赏罚都是利用人的私心,激励人的私心,从来没有说这种人天性是恶。试想性恶论下,管理者会对下属汇报的困难会有什么看法?“偷懒”“滑头”还是“不想干了”?总之这种性恶论对上下级之间的相互信任是没有一点好处的。开始强令下做到了,秦始皇能不对李斯另眼相看?我想秦始皇越来越相信强硬、不仁,不是没有道理的,但也使人民和百姓的忍受程度达到了极限。这就是儒家性恶论融入法家思想之后的结果。

儒生或许说这是你的推测,我想我的这个推测不是没有根据吧?这里的关键就是性恶论是不是儒家的东西了,“小人喻于利”儒生们是赖不掉的。

说儒家思想亡秦还有一个理由,在我的资料2中有关键词“文过饰非”,在我们说秦国对百姓暴政、苛政的时候,不要忘了秦国的吏治,是文过饰非的。这种思想是不是孔子思想呢?我认为是,因为文过饰非者有个特点,就是隐讳自己的错误,夸大自己的成就。这种思想就是孔子的春秋笔法,为尊者讳。只不过是为自己隐忌了。这是一个文化习惯,儒生叫什么隐恶扬善,对领导如此叫马屁,对自己如此就是文过饰非,对大家如此就是意淫、吹牛,对百姓如此叫愚民。孟子之所以提出性善论,我想就是儒家的书是没有恶的,得出人性善的幼稚结论也是不奇怪的,总想着教化可以达到目的,然而当荀子47岁入秦之后看到的是““形胜”“百姓朴”、“百吏肃然”、士大夫“明通而公”,朝廷“听决百事不留”,“治之至””的时候。我想这是儒家的教化无论如何也达不到的。荀子如果光看儒书是不可能有性恶论,也只有秦国的现实才能够使他愤怒与人性恶。儒家左右派的两个极端的根本原因就是孔子的这种祸国殃民的春秋笔法 ,是儒生愚昧无知判断决策往往不符合实际。儒生之所以好古不就是孔子篡改的历史比现实更美好吗?

秦国灭亡了,霸王项羽的分封谁建议的?与儒生们无关吗?愚昧的教育对历史的总结总是犯同样的错误的,这些错误是要用人命去实践的,中华民族的浩劫与迷惑不正是儒家教育的结果吗?



1, )。(《史记•孟子荀卿列传》)在范雎相秦期间(公元前266年—前255年),荀子到秦国见过秦昭王。昭王问:“儒无益于人之国?”荀子回答说:“儒者在本朝则美政,在下位则美俗,儒之为人下如是矣。”(《儒效》)“应侯(范雎)问孙卿子曰:入秦何见?”荀子回答说:“形胜”“百姓朴”、“百吏肃然”、士大夫“明通而公”,朝廷“听决百事不留”,“治之至”;然而“殆无儒”,是“秦之所短”。


2 汉文帝平常爱打猎,有一次,他带领随从到皇家园林上林苑打猎游玩,只见珍奇异兽应有尽有,非常高兴。

来到老虎园,上林苑的主管官员前来拜见,文帝随口问起上林苑的面积以及动物的种类。主管官员支支吾吾的答不上来,文帝很生气。

旁边一个看管老虎的人,对各种禽兽的情况非常熟悉,回答了文帝的问题,并且口齿伶俐,言简意赅。文帝非常高兴,打算撤掉原来的主管官员,改用这个看管老虎的人,却被大臣张释之拦住了。

张释之问道:“陛下觉得绛侯周勃这个人怎么样?”

文帝说:“这还用说吗?堪称长者。”

张释之又问:“东阳侯张相如呢?”

文帝说:“也是长者.”

这两个人是汉初重臣,但是,都有些木讷,不太会说话。张释之说:“既然如此,绛侯周勃,东阳侯张相如对有些事说不清楚,哪里向这个看管老虎的人,这么伶牙俐齿阿。”接着,张释之说:“秦朝的时候,很注重耍嘴皮子功夫,结果,朝廷官员以耍嘴皮子为能事,文过饰非,导致亡国。今天的这件事,陛下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

文帝乃一代明君,明白了张释之的话。提拔这个看管老虎的人,确实有可能获得一个好的上林苑主管官员,但其他的大臣会认为这是耍嘴皮子的结果,若闻风而动,人人以为耍嘴皮子为能事,定会造成巨大的社会危害。

权衡利弊,文帝只是撤了主管上林苑的官员,因为玩忽职守是必须受到惩罚的。也没有提拔看管老虎的人。

自此,汉文帝在用人上特别注意,“听其言观其行”,官场之风得以净化,汉朝的统治得以巩固,出现了历史上有名的“文景之治”。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