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发子弹赢得一顿大餐

打耳光的巴顿 收藏 44 20294
导读: [img]http://img11.itiexue.net/1292/12922943.jpg[/img] 那是1980年,边境战争仍在进行中。县武装部从1978年开始对我单位的民兵营进行全员培训后,每年都进行一次为期一至三个月的全脱产民兵集训。80年的这次培训轮到我参加,与78、79两年的培训相比,80年的培训有不少变化: 首先是集训规模的变化。从前两年均进行满编营的集训改为80年的满编排集训,规模锐减。但是时间从原来的一个月增加到三个月,增加了班、排攻防战术和土工作业培训。 其次是武器装备的变


一发子弹赢得一顿大餐

那是1980年,边境战争仍在进行中。县武装部从1978年开始对我单位的民兵营进行全员培训后,每年都进行一次为期一至三个月的全脱产民兵集训。80年的这次培训轮到我参加,与78、79两年的培训相比,80年的培训有不少变化:

首先是集训规模的变化。从前两年均进行满编营的集训改为80年的满编排集训,规模锐减。但是时间从原来的一个月增加到三个月,增加了班、排攻防战术和土工作业培训。

其次是武器装备的变化。前两年集训时用的54式冲锋枪(配班长和排长)、53式步枪、53式轻机枪和58式连用机枪被56式枪系的56式半自动步、56式冲锋枪和56式轻机枪全面取代。

当时的那个训练相当严厉。据枪、瞄准全在烈日下进行,匍匐“穿越敌封锁线”训练课目是新设的。人人全副武装还携行一个木质标准弹药箱(内装沙子,全重20千克),专门训练为前线运送弹药(每天扛箱急行军,然后在地上爬沟过坎),三个月爬坏四套帆布劳动服!据参谋介绍与部队里一样严格。

我是第一班的机枪副手,除学习56式班用机枪的拆解组装,携行射击外,还训练使用56式半自动步枪的200和300m精度射击,以及手榴弹的投掷,在保证56班机弹药供给的同时做好对机枪正射手的掩护工作。

由于一班训练认真刻苦,率训的武装部普参谋一高兴就在进行“射击课目”前临时奖励一班每人一发子弹,用56式半自动步枪行卧姿射击200固定半身靶,让大家过过枪瘾,一班十二人轮流进行,要求是不许脱靶,否则罚100个俯卧撑。

“砰”,“砰”,前面7人都上靶了,最少的都7环。

轮到我时,据枪、瞄准,心想“十环”跑不了。然后击发---就在我扣动板机的那一刹那,二班长竟然开玩笑抓了我的蛋蛋!

“砰”--报靶员小旗一挥“脱靶了”,普参气得大声下令:“停止射击!TNND后面的都别打了” !这下坏了,啥叫“众矢之敌”,我就是呀!

“抗议,参谋我要申诉”我对普参说。经过其他同伴证明我脱靶真是因为二班长“玩蛋”造成的后,普参消了消气,然后重新发了一发子弹给我,火气很重地说:“上不了靶,以后的集训就别参加了” !

我这一急脱口就说:“普参,要是我打十环咋说” ,“十环?你打十环?真打十环到集训结束我从老乡家弄二只黑山羊请全排在回族食堂聚餐,干羊肉喝高梁酒!” 普参谋气呼呼地说。

“哗啦啦”一片掌声,三十多个同伴全乐开了!

现在的朋友可能说“这在职工食堂聚个餐”算个啥?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的生活,人们是很难理解的。

1980年,那还是一个“消费极度匮乏”的年代,在每人每月凭票供应三两肉的年代里,咱们十七、八岁小青年能有机会放开肚子海上一回羊肉和正宗的高梁酒,那种荣耀和幸福感非同一般---除非能当选上县里的劳模,年终在县里受表彰外,这种待遇平常想都不敢想。

掌声中刘参谋对我说:“这一发是曳光弹,难得哟” 。

万分兴奋与激动中,在同伴们的鼓励下,卧倒,装弹,据枪,瞄准,射击咱一气呵成。“砰”,红光一闪穿过胸靶沒入红土中!报靶员一挥小旗“十环”!

那天晚上,十七岁的我第一次学喝酒,第一次喝醉了酒,第一次被参谋叫“伙子”(之前他总叫“小鬼”)。

接下来咱们排夺得全县当年十六家企事业单位民兵集训的三个第一:精度练习第一,土工作业第一和山地物资前送第一。在本单位获得集体三功。

就我本人而言,虽然在56半自动的200m精度考核中5发命中49环得了表彰,然而我们排机枪组的射击考核未能打进前五名还是有些许遗憾的。

那年年底我在单位也被评为劳动模范,木有奖金,有纸质奖状一张,劳模聚餐两顿。

“哈哈”,那年我十七岁!56半自动撑起了火红年代中我的自信!!56半自动

一发子弹赢得一顿大餐

56冲锋

一发子弹赢得一顿大餐

56轻机

一发子弹赢得一顿大餐

火红年代的烙印之一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我是96年的兵,在河北省张家口地区,记得95年12月25号在张家口火车南站下车以后,接兵干部就把我们领上一辆带蓬布的大卡车,里面一团漆黑不知道东南西北,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是天快黑了,那个干部揭开蓬布一会儿就说“到南营房了,马上就该下车了”到部队大门口,有许多老兵欢迎。进了大门就排队站在营房门口,来了几个“班长”其中一个人对我和一个老乡说,“你你跟我来”于是我们俩就跟他上了二楼在每间房子的门上都有一张纸“四班,五班,六班,七班---”我们进了六班的房间,然后突然站起来几个人。我就郁闷了---我们是新兵,怎么这里还有其他人呢?班长叫我们把东西放下说“这都是你们的战友,他们早来几天而已,我叫王艳明,辽宁西丰县人,是你们的班长,大家都自我介绍一下吧”于是我就有了最初的几个战友;北京丰台的苏建利,四川剑阁县的谭江,河南滑县的白张彦,山东肥城的刘现振---不多久班长就帮我们把带的行李分类,暂时不用的就统一放到新兵一连的仓库里,完事以后就在其他战友的帮助下整理自己的床铺,-------------

我当兵射击的时候讲5发子弹50环给个三等功,后来有个兵在团长在的时候打了个五十环,结果团长验证以后就给个团嘉奖!

楼主不要太高兴,估计报靶的那伙计也想吃羊肉了。

4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