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77.html


几周后的一个下午,我们看到那些孩子出门玩,心想机会来了。我们跑了出去,希望能够碰上他们。我们正要介绍自己时,一个警卫恶狠狠地向我们冲过来,我们害怕地退开了。那人极其愤怒地向我们喊道:“回屋里去!不许你们这样!回去,马上!”那种可怕的声音是我们生平第一次听到。

他气得冒火,我脑中闪过——他可能会对我们开枪,因为这些警卫都全副武装。父亲手下这些人都发了疯似地想取悦他们的“王子”,他们做什么我都不感到惊讶。

我们不敢冒险,只好马上跑回家;那些基督徒孩子也跑回家了。后来我们被告知我们犯了双重禁忌,因为我们不许和女孩子玩,也不许和基督徒玩,永远不许。

就是这么规定的。

到苏丹一段时间后,发生了一件让我们震惊的事。赫蒂彻阿姨离开喀土穆,回沙特去了。一直以来,她对家里的所有孩子都很好。最让我郁闷的是她也带走了阿里。我深知父亲的传统信念,所以感到很惊讶,很多信徒都坚持拥有所有孩子的抚养权,无论孩子多大。赫蒂彻阿姨很幸运,能够得到三个孩子的监护权,尤其是她两个儿子,阿里与阿米尔。

我还只是个孩子,所以我从来不知道他们离婚的原因。不过我猜也许是父亲变得太过激进,虽说我当时太小,没法完全明白父亲强硬军事行为有什么危险,但我知道他的妻子肯定比我清楚,尤其是受过教育的赫蒂彻阿姨。

也许她离开是因为觉得跑到荒芜之地,躺在地洞里过夜,既没意思又没必要。要不,也许她厌倦了待在家,不能购物也不能拜访别的女人。她只能和我母亲还有另两位阿姨为伴。反正有很多原因会促使她要求离婚,离开苏丹。

她走后,父亲表现得好像她从来不存在一样,但是一切肯定不一样了。虽然我们孩子渐渐适应了赫蒂彻阿姨不在家,但我们都很想念阿里。我们在一起玩了很多年了,父母也教导我们要对所有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忠诚。

阿里是赫蒂彻阿姨最大的孩子,已经到了可以回来看望父亲的年龄。一年后他回到苏丹。那次来访很尴尬也很短暂,之后,他再也没有回来过。后来他也从没有去阿富汗看望我们。

但是我们终究是活跃的孩子,有耗不完的精力,很快就适应了改变。父亲禁止我们养鸽子后,我们到处找打发时间的事。尼罗河离我们家只要走几分钟,我们极想上那儿游个泳。高兴的是,父亲居然同意我们的主意,甚至还和我们一块去。谁能想到他也想游泳呢?

弯弯曲曲,像虫子一样的尼罗河流过喀土穆和苏丹。对泳者来说,窄窄的尼罗河很有欺骗性。我们兄弟一直鼓动别人下水,不下水就嘲笑他们,直到所有人都跳入暗暗的河水中,游向对岸。

河水暗流密布,不好应付,距离比看上去要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