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77.html

赫蒂彻一走,我们只剩三个妻子和十三个孩子了。

高兴的是,1993年初,我怀上了第九个孩子。奥萨玛说我应该回吉达和婆婆在一起,这样我就能在好的医院,让那里优秀的女医生为我接生。由于女性的害羞,只要有条件,我都宁愿让女医生为我分娩。

预产期前不久,我知道奥萨玛没法和我一起回沙特。虽然有些失望,这结果却也在意料之中。我明白因为之前的问题,我的丈夫被拦在国门外,没法回去。所以奥萨玛必须让我们的大儿子阿卜杜拉陪伴我回去。阿卜杜拉那年快十七岁了,是个有责任感的好孩子。

你可能不知道穆斯林女子是禁止单独旅行的。陪伴我们旅行的人不能是随便什么人,而应该是个合适的保护者,叫做马拉姆,也就是依据宗教法律,该女子不能与之结婚的家人。有血缘的马拉姆包括爷爷、父亲、兄弟、丈夫、儿子、孙子或侄子,也有法律意义上的亲人,像是公公、女婿、继父或继子。最后还有一群人能够成为马拉姆,比如有些女人是孩子的奶妈,称作拉达,那么和奶妈有关系的男人也能做马拉姆,像是奶妈的丈夫、父亲、兄弟、儿子、叔叔伯伯之类。

我很高兴能回到吉达,但同时离开喀土穆的家人也让我难过。除了那一抹伤感,在吉达还是有不少开心的日子。再次看到那座美丽的城市让我很开心。很久没见的女朋友前来拜访我;婆婆和她的孩子们总是一副热心肠,对我无微不至。我的朋友和家人下午甚至还会陪我在花园走一会儿,下午这儿热浪袭人,很多沙特人对此都唯恐避之不及。

多谢主,我分娩的时候,一切都很顺利。我生下了一个漂亮的男孩儿,他的爸爸早早地就给他取好了名字,叫做拉丁。一等我恢复得可以随时旅行时,我的大儿子就陪着我和小拉丁安全地回到喀土穆。

所有人都很喜欢拉丁,他非常漂亮,也特别可爱。我们回到喀土穆后,出于某种原因,奥萨玛改变了主意,决定把拉丁改为巴克尔。虽然巴克尔是登记在他所有证件上的正式姓名,孩子们和我还是叫他拉丁。所以我的小儿子一下子被搞糊涂了,但是我告诉他因为他太特别了,必须要有两个名字配他,这似乎让小家伙很满意。

似乎又有女子将成为奥萨玛的妻子融入我们家了。赫蒂彻和奥萨玛离婚后一年左右,我的丈夫又娶了另一位妻子。但是出于某种隐秘的原因,这段婚姻很快就结束了。不过这段婚姻只停留于法律层面(意思是没有圆房),所以她没有成为我们亲密大家庭的一员。因此一段时间内,我们家仍和原先一样是三位妻子和十四个孩子。

人生无常,万事皆在变化,这些都不在我的掌控之中。对此我很平和,作为一名信徒,我将一切都留给真主裁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