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拉登传:他如何训练亲生儿子当人体炸弹? 第十一章 纳伊瓦:家庭事 纳伊瓦:家庭事务 1

拉登0 收藏 0 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77.html


在喀土穆的那段时间里,我的大儿子们长成了大小伙子。年轻人喜欢的各项运动他们都很擅长,比如足球、武术等。我的所有儿子都是游泳能手。他们经常横渡尼罗河,那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尼罗河虽不宽,却暗流涌动。尼罗河就在阿尔·利雅德村附近,他们和奥萨玛常常会去尼罗河游上一会儿。其他时候他们会开着奥萨玛的车去沙漠竞赛。在沙特,男孩到了八岁就会学习开车,我的儿子们也一样。他们还是捕猎高手,轻而易举地设圈套捕获猎物,或是一枪把它们击毙。

我记得有一次他们设了一个陷阱,试图捕获一种叫做沙俄恩的鹰。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这种鹰,因为这种掠食鸟是阿拉伯人的最爱。沙俄恩在沙漠里被活捉,然后接受训练。它们会猛冲而下,攫取兔子、鹌鹑和其他小动物。我听说它们抓获猎物的方式很独特,它们会将猎物完完整整地交给主人,自己绝不咬一口,甚至都不抓一下。由于我不是一个猎人,我知道的也就这些。

在苏丹那些年,许多我们早已习以为常的东西都变了,不过主要还是对那些男孩子而言。家中的女人还是待在家里,做我们自己的事,以前是这样,以后也将如此。女儿法蒂玛和伊曼还很小,所以在大房子里蹦蹦跳跳,在我打理日常事务的时候模仿一下我,她们就已经很满足了。两个女孩正是最逗人乐的年龄,常常会做出很多好玩的举动。她们给奥萨玛带来了很多乐趣,他会让她们在他的颀长的身体上爬来爬去,甚至还允许拧他的胡子。这样的快乐天伦我已经很多年都没有体会到了。看着我的丈夫和女儿,我想也许在非洲,本·拉登一家会顺顺利利,平平安安。

当然也有可怕的时候。还是我们婚后第一次,奥萨玛病得很严重,甚至有生命危险。他不可思议地染上了疟疾。我们不知道他是在哪儿染上的,因为无论何时他待在蚊子出没的地方,他都会挂好蚊帐。

他的突然患病着实吓了我一跳,因为我丈夫身体的健康是出了名的。在那之前,我都记不得他何时有过病痛,即便是轻微的头疼或牙疼也没有过。

他出门谈生意,回来后不久就发热、恶心、关节疼痛。开始的一两天,我们以为他染上了流感。但他病得越来越重,一会儿冷得发抖,一会儿又热得出汗。很快奥萨玛已经站不起来了,甚至脸色发黄。即便如此,他也拒绝去看医生。最后奥萨玛得出结论,除了他被染有疟疾的母蚊子叮了一口,没有其他理由能够解释。

听到他的话,我的心怦怦直跳,我知道许多疟疾患者最后的结果。他回到家后,因为烧得太厉害,没有再挂蚊帐保护自己。我想他回来后又被叮了吧,那些后来被感染的蚊子把病毒传给了家里的其他成员。我最大的四个儿子阿卜杜拉、阿卜杜勒·拉赫曼、萨阿德和奥玛先后出现了和他们父亲相同的症状。

我可怜的儿子们说他们感到眩晕,喘不上气,关节疼痛,头嗡嗡作响。我在一旁端茶倒水,可是面对他们的痛苦,我什么都做不了。阿卜杜勒·拉赫曼已经有生命危险了,他脸上凄惨的神情终于使奥萨玛作出决定——他和儿子们都必须得到治疗。尽管十分虚弱,他还是唤醒每一个生病的人,把他们载到当地的医疗诊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