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77.html

由于他严格遵守***教的每个要求,我知道他会在我们家和他的新妻子家过夜。作为一个优秀的穆斯林妻子,我知道我必须接受这个事实,并且心无杂念。否则,我便不能升天了。

然而,奥萨玛不在家的夜晚,那种寂寥之感却是我无法抵御的。作为一个几乎足不出户的女人,我想念我的丈夫,也想念他回来时带给我的欢欣。为了成为一个虔诚的穆斯林信徒,我和我的空虚作着斗争,因为我知道我丈夫正在做的是***教义所要求的事情。

我要求我的孩子们尊重丈夫的第二个妻子,并让他们叫她姨娘。

一切都进展顺利,奥萨玛的第二个妻子和我很快就经常串门了,我们交换书籍或者一起看书,甚至一起吃饭。我很喜欢有赫蒂彻作伴,并且希望和她待在一起。过了一段时间,我们就成了朋友。

没过多久,我生下了第五个儿子,奥斯曼。看到他甜美的笑脸,我开心极了,那是我第一次没有因为又生了个儿子而难过。

在他们结婚一年之后,赫蒂彻生了第一个孩子,是一个叫阿里的小男孩。因此,从阿里出生的那天,赫蒂彻就被称为“阿里妈”,也就是阿里的妈妈的意思。同样,在我刚生完儿子之后,也被叫做阿卜杜拉的妈妈。丈夫的熟人叫我丈夫阿卜杜拉,就是一个男人也因第一个儿子的名字而得名。

从那时起,赫蒂彻和我都有孩子了。我最小的儿子成为阿里的玩伴。

在阿里出生不久后,奥萨玛第一次把我们带到巴基斯坦。从奥萨玛第一次答应我们要去白沙瓦到那时,已经过了好几年,其间由于我的怀孕和他第二次婚姻而耽搁了一阵子。

当我们——奥萨玛的两个妻子和六个可爱的儿子——登上从吉达飞往白沙瓦的飞机,我是那么想知道在过去的五年中我丈夫都看见了些什么。

跟沙特阿拉伯的处处受限相比,白沙瓦像是一个五彩缤纷的穆斯林城市,在那里,不同民族的人坐着涂着各种颜色的公车和出租车来来往往。由于已经习惯于清静的生活,这个城市让我眼花缭乱。在1979年俄国人入侵白沙瓦之后,这座城市已经成为阿富汗普什图人的难民营,甚至还有裹着布噶的妇女在街边的集市上叫卖。布噶和长袍的功能相同,都是穆斯林妇女从头到脚的装束,但样式却截然不同。长袍都是黑色的,而布噶却可以是淡蓝色、黄色、棕色或者其他颜色,正面有一些刺绣作点缀,后面也可以打上些小褶。

奥萨玛为日渐扩大的家庭找了一栋漂亮的别墅。变换的景物让我们高兴,但赫蒂彻和我依然保持着以前清静的生活方式。家里一切如常,奥萨玛继续在外面忙他的事情,也经常造访阿富汗。我很开心奥萨玛在儿子身上花的时间多了一些,有那么一两次,他甚至把我们八岁大的长子也带到了阿富汗。

我们在白沙瓦过完了夏季,奥萨玛说他要护送我们回吉达,因为两个大些的儿子都已经上学了。那次旅行棒极了,此后我们经常在白沙瓦度过夏日的时光。

在赫蒂彻生下第一个儿子阿里后,我发现自己又怀孕了。这次,在生了五个儿子之后,我十分确定自己会生个女儿。尽管我丈夫好像更关心阿富汗的战争,但是在我生产的时候,他还是回来了。然而,第六个孩子却依然是个男孩,我们以穆斯林世界最神圣的名字给他命名,那就是穆罕默德。

我的六个儿子,加上阿里,让本·拉登家特别有生气。我相信,很多人都会敬畏我的丈夫,也害怕我家里的七个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