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拉登传:他如何训练亲生儿子当人体炸弹? 第四章 奥玛:生为奥萨玛.本.拉登的儿子 奥玛:生为奥

拉登0 收藏 0 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77.html


父亲用拐杖抽打哥哥们的时候,怒斥的声音仍没有提高,但却一字一顿的:“你们都比奥玛大。你们要对他的调皮捣蛋负责任。他一直捣乱,弄得我都完不成工作了。”

他在我面前停下来时,我很是生气。那时我还很小,在我看来,父亲就像大树一样高大。虽然我眼看着父亲抽打哥哥们,我还是无法相信父亲会用那根粗实的拐杖打我。

但是他做了。

那种屈辱是你难以忍受的,但是我们知道流露自己的情感不是男子汉的做法,为此我们都没有哭。我一直等他转身走开,才往另一个方向跑去。我无法面对哥哥们,知道他们一定会因为是我的行为让父亲用拐杖抽打他们的背和腿而责怪我。

我来到马厩寻求慰藉。我找到我最中意的马,那是一匹叫做贝达哈的阿拉伯母马。它大约有14掌高,有着乌黑的尾巴和鬃毛。它健壮而骄矜,在我看来就像是一个女王。贝达哈也喜欢我,它能从人群中认出我,向我飞跑过来,抢走我指间的苹果。我和贝达哈待了好长时间,我吓坏了,还无法正常思考。太阳开始落山的时候,为了避免造成更多的麻烦,我强迫自己回家。我悄悄地溜了进去,不想被哥哥们看到——他们如果看到我,一定会为了因我挨打这件事责怪我的。睡觉的时候,心中的悲伤终于决堤,我突然放声哭了起来。我的哭声很响,引得操心的母亲走到我屋来,问道:“谁在哭呢?”

我很苦恼,把脑袋埋在枕头底下,这样就可以把我凄楚的哭声掩住一些。

我已经长大了,我想可能是由于父亲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有许多孩子,他才会变成现在这样吧。或者,是他太过专注于研究战争的工作,我们的重要性才会降低——我们的重要性远不能和抗击俄国人相比。

在我的整个童年,只记得有那么一个神奇的时刻父亲把我抱在怀里,而这是与祷告紧密相连的。

父亲在家的时候,他会要求儿子们和他一起去清真寺。有一天,我们在农场听到让人们参加中午祷告的召唤,父亲让我们和他一起去。我高兴极了,把祷告当成接近父亲的绝妙理由。那天,我甚至都忘了穿拖鞋了——我们习惯把鞋都放在房门边。

正午时分,沙子滚烫滚烫的。我没有穿鞋,在沙子里跑着,双脚很快就被烫得生疼了。我边跳边叫,疼得厉害。父亲看了看我,弯下高大的身躯,把我抱了起来。

我难以相信父亲竟把我抱了起来,嘴巴张得大大的,几乎说不出话来。我完全想不起来什么时候被父亲抱在怀里过。我打不住地开心,紧紧地依靠着他。我父亲常用一种叫做Aoud的香料,身上有着宜人的类似麝香的气味。

我居高临下地看着哥哥们,感觉很是开心。我咧嘴笑着,像个因特权而趴在巨人肩头的侏儒,用巨人的眼光打量这个世界。

我那时只有四五岁,却很结实。我父亲很高,却很瘦,也不十分健壮。在尚未到达清真寺时,我已觉察到自己的确挺沉的。父亲开始喘粗气,我感到很对不起他。在他结实的臂弯里我是如此骄傲,我想就这么紧紧地抓着他,永远待在这个安全的角落。突然,他把我放下来,径直走开了。我趔趔趄趄地跟在后面。我的短腿可追不上父亲的步伐。

父亲的背影很快就变得遥远而不可捉摸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