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抵制洋货就是“义和团”、“反智主义”吗?——从“五四运动”谈起

白珉 收藏 57 1267
导读:今天是“五四运动”92周年纪念日。92年前,由于巴黎和会不顾中国也是战胜国之一,拒绝了中国代表提出的要求,竟然决定将德国在中国山东的权益转让给日本。我们先辈们——当时的中国愤青们(按照现在中国自由派的定义,“五四运动”的先辈们主张爱国,反抗西方的压迫,抵制洋货,绝对称得上是百分之百的愤青)高呼着“打倒日本帝国主义”、“还我青岛”、“抵制日货”、“外争国权,内惩国贼”等口号,要求惩办交通总长曹汝霖、币制局总裁陆宗舆、驻日公使章宗祥,并痛打了章宗祥,并火烧曹宅,引发“火烧赵家楼”事件。 学生们的过

今天是“五四运动”92周年纪念日。92年前,由于巴黎和会不顾中国也是战胜国之一,拒绝了中国代表提出的要求,竟然决定将德国在中国山东的权益转让给日本。我们先辈们——当时的中国愤青们(按照现在中国自由派的定义,“五四运动”的先辈们主张爱国,反抗西方的压迫,抵制洋货,绝对称得上是百分之百的愤青)高呼着“打倒日本帝国主义”、“还我青岛”、“抵制日货”、“外争国权,内惩国贼”等口号,要求惩办交通总长曹汝霖、币制局总裁陆宗舆、驻日公使章宗祥,并痛打了章宗祥,并火烧曹宅,引发“火烧赵家楼”事件。

学生们的过激行动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中国的各界人士并没有反对和谴责,并没有认为是“义和团”,也没有认为是“用政治的方式来违背人性的选择”,而是给予了积极支持和响应。学生们的行动得到了蔡元培、梁启超、陈独秀、鲁迅、胡适等人的支持,身为北大校长的蔡元培先生不仅为营救被捕学生而斡旋奔走,还辞去了北大校长职务以支持学生。6月5日,上海工人响应学生运动,上海日商的内外棉第三、第四、第五纱厂、日华纱厂、上海纱厂和商务印书馆的工人支持爱国学生,加入抵制日货的运动;6日、7日、9日,上海的电车工人、船坞工人、清洁工人、轮船水手,也相继以实际行动支持爱国学生号召。上海工人的行动波及全国各地,京汉铁路长辛店工人,京奉铁路工人及九江等工人都以实际行动支持爱国学生,迫使北洋政府最终没有在和约上签字。这就是举世闻名的“五四运动”。

大家知道,尽管“五四运动”是“条件反射”引起的中国民众反对西方的爱国运动,也喊出了“打倒帝国主义”、“抵制日货”等口号。但是,中国愤青和中国民众并没有拒绝西方的思想和文化,也没有拒绝吸收世界文明成果,而是高举起民主、科学、人权、自由等大旗,反抗传统权威等思想,推行了新文化运动,从思想、文化领域激发和影响了中国人尤其是中国青年的爱国热情。中国学习西方的民主思想、科学文化知识以及改革语言文字政策等思想渊源大部分都来自于五四时期的西化理论,学生和群众的抵制日货,也在一定条件下刺激了民族产业的发展。当时的中国愤青,后来成为了中国的一代伟人,如毛泽东、周恩来、李大钊、邓颖超、蔡和森、李维汉、向警予、蔡畅、闻一多等。事实告诉我们,抵制洋货并没有抵制了先进文明的结晶,也并没有使中国回到小国寡民,而是更激发了中国人民学习外国先进思想、先进文明、先进科学文化知识的热忱,灵活地运用到中国社会和科学技术发展的实践中去,而不是像今天的中国的自由派那样照搬照抄,误国误民。事实上,“五四运动”也引起了教育界的巨变,北京高等师范学校废除学监制,在“开放女禁”呼声下,1919年秋,北京大学、南京高等师范、岭南大学开始招收女生;在教育制度上,北洋政府颁布了《学校系统改革案》(壬戌学制),按照西方的学制,小学六年,初中四年,高中两年,大学四至六年,教育得到革新。事实已经证明,中国人民反对西方,主张独立自强的爱国运动,抵制洋货,并不影响中国人民学习外国的先进思想和理念,并不影响中国人民学习和运用外国的先进科学技术和文化知识,可以说今天中国的成就,和“五四运动”时期新思想的传播是分不开的,台湾当局的领导人马英九在五四运动时认为:“五四运动期间推动的‘德先生’与‘赛先生’,即使对于现今社会仍极具历史意义,形成数十年后知识份子的奋斗目标与社会改革方向。”马英九认为这象征着五四时代最重要的启蒙精神,也将有助深化台湾民主经验的内涵。

90年后的今天,在中国有批自称是“自由派”的家伙,他们视西方为“上帝”和主子,顶礼膜拜,神圣不可侵犯。一旦有中国民众反对西方,主张独立自强,他们就急不可待的跳将出来横加指责,就像一群巴儿狗般狂吠乱叫,比他们的主子更卖力万分。实际上他们也知道中国民众反对西方的偏见,反对西方妖魔化中国,并不反对西方的先进思想、先进文明、先进科学文化知识,他们自己也说愤青在网络上敲着键盘高呼抵制洋货,并没有拒绝如电脑、键盘、网络等等这些当代洋人发明的先进科学成果,并没有要求闭关锁国,和上世纪初的义和团有着天壤之别。可这伙自由派却污蔑中国民众是当代的“义和团”,把他们自己也置身于当年二毛、走狗的位置。

事实上,从义和团运动至今,中国人民也曾经发动过许多次的反帝、抵制洋货的浪潮,除“五四运动”之外,还有香港海员大罢工(1922年1月)、沙面工人大罢工(1924年7月)、上海日商纱厂工人二月大罢工(1925年2月)、青岛日商纱厂工人大罢工(1925年4月)、五卅运动(1925年5月)、省港工人大罢工(1925年6月)、“三一八”抗议运动(1926年3月)、抗日救亡运动(1931年9月起)、沪西反日大罢工(1932年1月)、一二九运动(1935年12月)、反饥饿反迫害运动(1947年5月)等等,也出现过焚烧洋货的过激行为。当时西方国家也污蔑诽谤中国人民的反抗斗争是“义和团”,用“排外”、“仇外”、“野蛮”、“非理性”、“拳匪意识”、“暴民骚乱”等字眼来诋毁中国人民的反帝行动,和现今的中国自由派完全是一个腔调,如出一辙。对此,中国人进行了反击,陈独秀先生一反过去反义和团的立场,发表了“我们对于义和团两个错误的观念”的文章,文章指出:“第一个错误的观念:憎恶义和团是野蛮的排外。他们只看见义和团排外,看不见义和团排外所发生之原因——鸦片战争以来全中国所受外国军队、外交官、教士之欺压的血腥与怨气!他们只看见义和团杀死德公使及日本书记官,看不见英人将广东总督叶名琛捉到印度害死,并装入玻璃器内行走示众!他们只看见义和团损害了一些外人的生命财产,看不见帝国主义军事的商业的侵略损害了中国人无数生命财产!他们只看见义和团杀人放火的凶暴,看不见帝国主义者强卖鸦片烟、焚毁圆明园、强占胶州湾等更大的凶暴!”陈独秀先生指出:“义和团诚然不免顽旧迷信而且野蛮,然而全世界(中国当然也在其内)都还在顽旧迷信野蛮的状态中,何能独责义和团,更何能独责含有民族反抗运动意义的义和团!与其憎恶当年排外的义和团野蛮,我们不如憎恶现在媚外的军阀、官僚、奸商、大学教授、新闻记者之文明!”李大钊先生在1926年3月发表的纪念孙中山逝世一周年的文章中,赞扬义和团运动是“一部彻头彻尾的中国民众反抗帝国主义的民族革命史。”胡适先生在接受《巴尔的摩太阳报》采访时也阐述了当时中国民族主义与义和团运动的显著差别:“中国的这场民族主义运动与上世纪末年盲目回击外国侵略的行动截然不同。这次我们采取的不是盲目行动,而是自觉的提出民族主义的主张。”蔡元培先生在他出访欧洲时专门发表了《蔡元培向各国宣言》,驳斥了西方对中国人民反帝运动的污蔑,指出当时中国人民反帝运动和义和团运动之间存在根本性的区别:义和团运动的发起者是北方未受过教育的人,误认为他们可以用法术抵御现代枪炮,认为只要杀尽在华的外国人,中国因外国侵略的而造成的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而当时中国人民反帝运动的参加者都是了解世界大势和各国实力的人;义和团是要杀尽外国人的,而当时中国反帝运动的人采取的是不合作主义;义和团反对外国的一切,而当时中国人民反帝运动只反对西方列强的压迫。冯玉祥将军也指出:“我们能对这些事情袖手旁观吗?我觉得不能。我们不是要重复义和团的错误,但也绝不允许他们任意宰割我们。”

可现在中国的自由派却完全回避了义和团运动之后中国人民反对西方、抵制洋货的运动,仿佛在中国的历史上只有义和团才反对西方、抵制洋货的。他们无视“五四运动”以来中国人民反对西方、抵制洋货运动与义和团之间的根本区别,特别是今天中国民众更加理性的反对西方偏见,一味的指责和污蔑中国人民的斗争是“义和团”。他们口口声声“自由主义”,但从自由主义的观点看,中国人民反对西方、抵制洋货的行为完全是允许的,他们口口声声“揭示历史真像”,可他们给予别人的尽是假象!他们搬出了当年鲁迅先生驳斥的“友邦惊诧论”,要求学生好好读书,知识精英好好搞学术研究,任由西方造谣污蔑中国,任由他们自由派胡说八道!否则就是没有“独立的人格”,偏离了“民众的立场”。(我觉得十分奇怪!凭什么和他们自由派一样的才是“独立的人格”呢?他们自由派的人格并不独立呀,完全是舔着西方的屁股,学着西方的腔调,有什么“独立”可言呢?况且,他们反对的是民众反抗西方的偏见和污蔑、抵制洋货的运动,完全是他们偏离了民众的立场才对!中国的自由派完全是在混淆是非,颠倒黑白!)他们甚至假惺惺的说:抵制洋货“来砸烂同胞的饭碗,伤害自己的利益,这其实并不聪明。”似乎只有西方才能给我们口饭吃,他们在关心同胞的饭碗。但从历史上看,除了那些西方的买办走狗外,即使在外国工厂、商社工作的中国同胞完全支持民众反对西方、抵制洋货的运动,也积极的加入到了其中。而我们可以看到,现在中国的那些自由派,尽是些拿着西方某些基金资助的人们,为西方所豢养。常言道:“拿人家的手软,吃人家的嘴短”,因此,如今中国自由派的所作所为,和当年的那些买办走狗如此雷同,成为西方的口舌,在那里鹦鹉学舌,狂吠乱叫,就不足为奇了。

中国的自由派称别人脑子足够锈,逻辑足够差,信息足够闭,分辨足够水,脑袋被“反智主义”的门夹过,挥舞着拳头抵制洋货。质问别人为什么要抵制,抵制的前提是什么,抵制的时机如何把握,以什么方式抵制,抵制的后果怎么样,抵制对我有什么影响,你们深思过吗?其实在抵制问题上,中国自由派自己的脑袋被“反智主义”的门夹过了。从“五四运动”到现在,有谁说过反对西方,抵制洋货就要把西方的一切都反对掉,就要“发誓一辈子不用人家的东西”?否则就是“应景的叫卖、当不得真”的反对和抵制?地球人都知道,中国过去反对美帝国主义,从来不反对美帝国主义的高科技,还照样发展了美帝国主义发明的原子弹,从来没有人认为这是应景的叫卖、当不得真的“反对”。从五四运动、五卅运动、抗日救亡运动、一二九运动、反饥饿反迫害等运动的抵制日货、英货、美货等来看,从来没有人一辈子不用日货、英货、美货的;抗日救亡运动的愤青们号召抵制日货,当他们奔赴抗日前线的时候,照样用缴获日本的三八大盖、歪摆子机枪杀日本鬼子,这难道不可以吗?我请教一下,有谁认为他们是“应景的叫卖、当不得真”抵制的?有人说宪法上不曾规定过抵制家乐福,可宪法上也不曾规定过不能抵制家乐福,那么抵制不抵制,各人有各人的自由,凭什么非得照你们的自由派那一套呢?宪法规定过抵制洋货必须先考虑抵制的前提是什么吗?规定过必须先考虑抵制的时机如何把握吗?规定过必须先考虑以什么方式抵制吗?规定过必须先考虑抵制的后果怎么样吗?规定过必须先考虑抵制对我有什么影响吗?规定过抵制必须按照自由派的“标准”,否则就是“应景的叫卖、当不得真”的抵制吗?并没有!人们完全可以在西方污蔑中国,妖魔化中国的时候用抵制洋货来表达自己的情绪,从自由主义的角度看是完全允许的,完全是个人的自由,独立人格的表现。所以,在抵制问题上,自由派自己的脑袋被“反智主义”的门夹过了。

我一直在问那些自由派,为什么当今中国人民反对西方、抵制洋货的行动只能等同于义和团,不能等同于五四运动、五卅运动、一二九运动等等的运动呢?他们不能回答。事实上,当今中国人民反对西方、抵制洋货的行动,和当年蔡元培先生出访欧洲时发表的《蔡元培向各国宣言》中阐述的是一样的,当今中国反对西方、抵制洋货行动的人们,都是有文化、受过教育的人,他们知道世界的趋势、各国科技文化实力,知道应该运用先进技术成果去反击西方,也知道如何抵制西方、抵制洋货,他们不反对外国的一切,只反对西方的霸道和不公,这难道是“义和团”?我想,任何有思想、有文化、有知识、有头脑的人都一定会给出否定的回答。有人说这是“双重人格”,那么从“五四运动”以来中国人民反对西方的斗争都具有这样的人格,得到了全世界一切同情和支持中国人民反帝斗争、主持正义的人们的肯定,也得到了历史的肯定,这样的人格是正确的!而中国自由派的所谓“一重人格”,完全就是文革造反派的打倒一切、砸烂一切的思维逻辑,他们就是一伙文革造反派!

现在中国的自由派傻不傻?可以说像头猪一样蠢!西方妖魔化中国,日本顽固坚持错误历史观,首相和政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参拜靖国神社,西方纵容暴徒抢夺奥运圣火,西方首脑和政要接见达赖等分裂分子等等事件发生,中国民众表示愤怒和反对的情绪,当然是“条件反射”立刻表达出来了,难道还需要开会研究?大家讨论为什么要抵制,抵制的前提是什么,抵制的时机如何把握,以什么方式抵制,抵制的后果怎么样,抵制对我有什么影响吗?需要公民投票表决吗?根本就不需要!也根本就不需要什么深思!等你开会研究、投票表决、深思熟虑完了,事情早就过去了,你还反对个鸟?!!比如“五四”时期,如果等你开会研究、投票表决、深思熟虑完了,北洋政府的代表早就已经在巴黎和约上签字了,接受了“二十一条”,德国在中国山东的权益已经转让给日本,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你再跳脚、反对又有个鸟用呢?!!

可能有人会反驳我,现在的情况和过去不同了,所以现在不能反对西方、抵制洋货了。那我要请教了,今天日本妄图强占中国固有的领土钓鱼岛,西方接见和支持中国的分裂者如达赖等人,和当年西方列强分裂中国、日本强占中国山东的权益,又有什么两样呢?当年波茨坦公告明文规定,日本的主权必将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之内,日本也已经宣布接受波茨坦公告,可美国在没有和盟国中国等商量同意的情况下,私自将琉球及钓鱼岛转交给了日本,制造中国和日本的争端,和当年的巴黎和会不顾中国的利益将中国山东的权益转交给日本,又有什么两样呢?如今的日本暧昧的对待侵略罪行,甚至否定和美化侵略罪行,首相和政要不顾中国和亚洲受害国人民的反对,一而再、再而三的参拜靖国神社,这一切我们就不能像“五四”等先辈们一样起来反对,抵制洋货了吗?我们和“五四”等先辈们一样,只反对西方的行为,不反对西方的科技和文明,凭什么就成了“义和团”了呢?这又算个什么道理呢?!!

中国的自由派口口声声要学习“先进文明的结晶——洋货及洋货以内以外的蕴含的思想理念“,实际上他们自己却根本就不学西方的科学技术,不要说先进的、尖端的科学技术,就是最基本的、最起码的科学技术知识他们也根本不懂,不知道,他们只会跟在西方的屁股后面瞎起哄,就像被豢养的巴儿狗跟着主子狂吠乱叫,表现得比主子更严厉。我举个例子,大家知道在2009年初中国的自由派曾经开展了一场“中国造不造得好螺丝”的大讨论,原因是欧盟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限制中国螺钉的出口,媒体特意放出中国螺钉质量不好的风声,可中国的螺丝怎么不行,如何检验的,都没有个准确说法。中国的自由派便闻风而动,口诛笔伐讨伐起中国的螺丝来。当时我特意去了天涯社区参加了“中国造不造得好螺丝”的大讨论。令我惊讶的是,那些口诛笔伐讨伐中国螺丝的自由派,连最基本的螺纹参数都不知道,更不要说国际标准。他们竟然把实际杆径在7.5mm左右的螺钉称为M7.5,有M7.5的螺钉吗?根本就不存在M7.5的螺钉,真令人笑掉大牙了!事实上尽管公制螺纹以公称外径作为标志,但螺纹旋合的最主要的参数是中径,不是外径;而且是以公称外径作为标志,不是以实际外径作为标志。他们气势汹汹的质问我,M8的螺钉制成实际杆径为7.5mm是不是合格?我告诉他们:“按照国际标准对螺钉杆径的公差要求,C级粗制螺钉的公差为±IT15,直径8mm螺钉允许范围是±0.58mm,如果是C级粗制螺钉,是合格的;如果是A级或B级精制螺钉,那就是不合格的。你们所说的螺钉到底是哪个公差等级的?”他们顿时全没了声音,其实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所说的螺钉的公差等级哪级,完全是在瞎胡闹!他们自称是什么制造螺丝的、采购螺丝的,可他们连螺纹的基本常识都不具备,还在传授可笑的“经验”,说什么螺钉的杆径越大则质量越好,强度越高。可我们从国际标准对螺钉杆径的公差要求来看,只有C级粗制螺钉的杆径允许大于公称直径,而A级或B级精制螺钉的杆径只能小于或等于公称直径,粗制螺钉无论是质量上还是强度上都远不及精制螺钉,而螺钉拉断的危险截面是底径,不是杆径,这样的“经验”根本就是毫无知识的胡说八道!现在中国的螺钉完全按照国际标准制造的,从ISO技术委员会关于螺纹联接件强度和设计的解释看,该委员会经过加拿大、德国、新西兰、瑞典、英国、美国等一些成员团体大量试验研究,证明在采用标准材料、典型工艺的条件下制造的螺纹联接件,往往也会达不到规定的性能要求。这是国际标准本身缺陷所致,即使在西方发达国家也同样会发生,凭什么独责中国?胡说中国造不好螺丝呢?当然这并不影响螺钉一般的使用,因为螺钉一般使用要有3~6倍的保险系数;如果在特殊的情况下,ISO技术委员会也给出了另一种使用方案,可以避免螺纹联接件失效的发生。因此,从节省材料的角度出发,ISO技术委员会认为现行的螺纹性能等级标准是可行的。大家知道,螺纹联接是工业中,同样也是我们日常生活中最常见,使用最多的联接方式,中国的自由派连这都不知道,还谈什么先进科学、先进技术呢?!!可他们还在诋毁中国今天科学技术的发展,不顾事实的胡说当今中国科技成就都是山寨的。我倒要问问这些自由派,你们“山寨”一样当今世界先进的科技成果出来给大家看看呀!你们行吗?!!不要吃着灯草灰,放着轻巧屁!事实上,诸如航空发动机这样先进的科技成果,不是随便就能仿制的,这里面付注了中国科技人员大量的辛勤劳动和心血,即使一些西方发达国家也是做不到的,不要这么随意的贬低别人的劳动成果。如果没有中国科技人员的辛勤劳动和心血,就不可能有今天这样强盛的中国,你们这些人也只能像义和团那样任人宰割!你们不要天真的认为西方会保护你们的“人权”,只不过今天西方要利用你们,如果它们的目的达到,你们这群不学无术的东西,只会像一堆垃圾一样被扔在一边,没人理睬。

事实上,中国的自由派完全是伙没思想、没文化、没知识、没头脑的种群,其实他们什么都不知道,整天就是在瞎胡闹!就像前段时间抢盐风潮那样在瞎起哄。他们口口声声“民主”、“自由”、“平等”、“人权”,可他们只允许相同的看法,对不同看法的人们大扣帽子,大打棍子,又有哪点民主、平等呢?他们只要求自己的自由,不惜侵犯别人的自由,这又有什么自由可谈呢?他们的所作所为,完全和世界人权宣言中的规定背道而驰,又何必假惺惺的高喊“人权”呢?其实他们根本不懂西方的民主,法国思想家、自由主义学者托克维尔在《论美国的民主》中说的很明白,墨西哥照搬美国的宪法,并未使墨西哥富强。对于维护民主制度的原因,“按贡献对它们分级……自然环境不如法制,而法制又不如民情”,缺乏民主民情的墨西哥照搬美国宪法未能使国家出现民主的安定局面。难道他们没看到?难道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偏偏要求中国照搬照抄西方的制度呢?再比如现在自由派嚷嚷的“人权高于主权”,这只不过是西方干涉别国内政的借口,同样美国和西方也发生过许多镇压民众的事件,如1970年美国肯特大学镇压、枪杀学生事件、1992年4月洛杉矶骚乱事件、1996年10月美国佛罗里达州骚乱、2001年4月俄亥俄州辛辛那提骚乱事件、2003年6月美国本顿港骚乱事件以及近年来法国、德国发生过多起镇压民众的骚乱事件,能以“人权高于主权”出兵美国、法国、德国保护平民吗?不能!西方分明是采取两种标准对待自己和别国的问题,难道中国的自由派不能分辩?真不知道中国的那些自由派脑袋中有没有脑浆,可他们还那么的自以为是,振振有辞!中国的自由派完全就像精神卫生中心里的那些病人,自认为别人都是有病的,他们才是正常人。

事实已经证明,中国的自由派就是伙没思想、没文化、没知识、没头脑的种群,关于这点,我以后再撰文进一步揭露。

本文内容于 2011/5/25 14:33:44 被小编a13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我一直在问那些自由派,为什么当今中国人民反对西方、抵制洋货的行动只能等同于义和团,不能等同于五四运动、五卅运动、一二九运动等等的运动呢?他们不能回答。

---------------------------------------

因为他们要以民主普世的名义、

和谐中国!

所以不能反洋的

呵呵,对,这事自己做主,不管谁说什么,我都一直不买日本货和日本品牌的货,一直身体力行。

也不能说自由派“没思想,没文化,没知识,没头脑”

他们要不是老爸老妈在拿西方公司的钱,要不就是自己在靠跨国公司吃饭,他们的思想,脑袋清楚的很呢!

个别小朋友不懂事,长大点,见一些血雨腥风就自然明白的。

 以下是引用咔咔好笑 在第22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老夫夜观天象 在第20楼的发言:
......


青年人,受欺骗宣传和电视购物毒害太深啊


您老一定很赞成朝鲜战争当中金家发动了5次战役、独立打赢上甘岭、金城战役!中国人只是在一旁打扫卫生!!



年轻人,少读点野史,有助于你更准确的了解义和团。至于朝鲜战争,你认为志愿军是“打扫卫生”简直太无知了,受网特毒害太深啊,竖子不足与谋……国家不幸啊

中国现在根本没有真正的右派或自由派,有的只是几个不得志的小知识分子,他们之所以偏右,唯一的原因是政府偏左或者拿了NGO的钱。真正的自由派教父至少得像胡适那样,受过西方真正的精蝇教育,人品和学识为东西方公认,现在哪里有这样的人?只有茅大湿那样的活宝。

5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