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英国《新科学家》杂志报道,澳洲鳄鱼和甘蔗蟾蜍(Bufo marinus)决战,谁会赢?虽然这些淡水鳄吞吃了此特大的两栖动物,但似乎是这种蟾蜍笑到了最后。


鳄鱼吃掉了癞蛤蟆之后......


鳄鱼吃掉了癞蛤蟆之后......


当地人很少见到澳大利亚淡水鳄死亡,但自从2005年以来,四处可见死亡的鳄鱼。研究人员表示这要归咎于引进和入侵的甘蔗蟾蜍。在2005-2007年的二项调查中,大量的鳄鱼死亡从维多利亚河扩展到了内陆地区,且扩展步调与甘蔗蟾蜍的入侵进程相匹配。


悉尼大学的迈克·李特尼克表示77%的淡水鳄已经死亡。此数字令人担忧,因为鳄鱼是顶级捕食者,能促进其猎物的繁衍,如此大量死亡将触发难以预测的生态危机。


毒xing极强


甘蔗蟾蜍体态丰满,模样丑陋,有毒xing,其毒液可以毒死鳄鱼、蛇以及其他一些食肉动物。其实,这种致命的毒蟾蜍是全世界最大的癞蛤蟆,有的可长24公分、重达13公斤。但鳄鱼意识不到这种动物的危险,象吃鸟一样将它们吞食,从而导致死亡。到目前为止,澳大利亚方面对付甘蔗蟾蜍的种种努力都以失败告终。


事实上,甘蔗蟾蜍的毒xing十分厉害。几十年来,澳大利亚本土的巨蜥、淡水鳄鱼、野狗等动物因为吃蟾蜍而丧命的已经不计其数。这种甘蔗蟾蜍头上长有3个毒囊,能喷射剧毒的毒液,杀死其他动物。遇到威胁时,蟾蜍会将毒腺转向攻击者。毒液通常是流出来的,但它们恼火时也会喷出少量毒液。毒液可通过受害者的眼睛、嘴和鼻子进入体内,导致剧痛、暂时失明和发炎。


失去控制


1935年,澳大利亚政府从海外将百余只甘蔗蟾蜍引入昆士兰州,用来对付吃甘蔗的昆虫。然而未曾想到,这些甘蔗蟾蜍不仅胃口大,而且繁殖速度快,用它们消灭害虫的目的非但没有达到,反而演变成一场生态灾难。现在,科学家又发现,它们的进化速度惊人,已经进化出长而有力的后腿,生存能力剧增。


目前,这种重两公斤的蟾蜍种类已将活动范围扩展到澳大利亚热带和亚热带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地区,无情地挤压本地物种的生存空间。澳大利亚悉尼大学一个研究小组在甘蔗蟾蜍入侵的前线(达尔文市以东60公里处)找到它们的位置,接着用时10个月捕捉,在给其中一些做上记号后,再将它们放回野外。随后,研究人员惊奇地发现,甘蔗蟾蜍在潮湿天气时每晚能跳跃1.8公里,这可是青蛙和蟾蜍的最高记录。但更加惊人的发现还在后头:最先到达的甘蔗蟾蜍的后腿比迟到达的甘蔗蟾蜍更长。


研究人员表示,从长远来看,高死亡率是鳄鱼的自然选择结果,但鳄鱼将更加耐受甘蔗蟾蜍的毒xing。此现象在黑蛇中已经出现了,它们曾经被甘蔗蟾蜍袭击得更加严重。然而与此同时,甘蔗蟾蜍的毒xing将对年幼的鳄鱼更有毒xing,表明鳄鱼的生育率将面临巨大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