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六年 我的六年 029 异国公主(之三)

photonet 收藏 8 13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57.html




她的名字叫公主。


别怀疑,这是她的真名,普林瑟斯.卢佩斯(Princess Lopez),中文直译就是公主。第一次见到公主是在2007年的11月,当时她还没满18岁,而我已经是纺纱部品管室主管,用行话说叫QA(至于我如何从一个中英文翻译变成主管且容我以后再跟大家交代)。


那时我手下有六七个黑妞实验员,一个不到一百平米的实验室兼办公室,和四套全新的实验检测仪器,原装美国货。全厂从原料到成品,每道工序的品质把关全由我带领的团队负责,其工作压力可想而知。于是我很早便向上级申请一名助理,当然这样的申请无异于痴人说梦,因为当时公司、工厂上上下下所有的部门都缺人。因此我身为主管,很多例如考勤之类的小事都要我亲力亲为。


有次领导找我,说有一个菲律宾的小姑娘,南非籍,高中毕业,听说很聪明,问我的品管室愿不愿意要。


“我的老天爷啊”,我直接给领导改了名,山呼万岁,接着说:“只要是个人我就要啊,我都快忙死了,谢天谢地您可算有人可以给我了,那几个黑妞的出勤完全看她们的心情您不是不知道……”


领导打断了我不停泼出的苦水,说:“那你来面试,她刚刚毕业,没有工作经验,薪水待遇尽量压低一点”。


我心说:“待遇高低关我屁事,又不是我给她开工资,关键是有人来帮忙,我的日子就好过多了”。


没过多久,这位叫普林瑟斯的小姑娘就来面试了,当时我和她面对面分坐会议桌的两边,我敬爱的领导坐在首席。唉,我坐在她对面一个劲的挠头啊。


不是我吹,作为厂里唯一的翻译,我敢说至少百分之八十来厂里应聘的人是我面试的,曾经有一段时间,我每天的工作就是代表招工的部门去人事科面试新人。从操作工到主管,大大小小面试不下一千人次,可从来没见过像普林瑟斯这样的应聘者。


她太小了。


洁白粉嫩的小脸上充满了羞涩和稚气,一双毫无杂质、水汪汪的眼睛不时向我投来询问的目光,对我的怪异举止充满了不解。不怪她,第一她不知道我是谁;第二她不知道面试她的“主考官”到底是我还是我的领导;第三,也是最让她奇怪的一点:我埋着头,一脸尴尬的苦笑,双手不受控制似得翻弄着面前摆着的简历,轻轻摇摇头,叹气,又看看我的领导。


“她,她……”,我冲领导结巴了半天,小声的用中文挤出一句:“她太小了”。


普林瑟斯当时那样子真的比她的实际年龄小很多,要不是我反复看她的简历和南非身份证复印件,并核对她的出生年月和岁数,我甚至怀疑我正在面试童工。


我的领导面无表情,看了我一眼说:“先面试”。那潜台词就是:“谁叫你小子哭着喊着要人?你当初不是说是个人就要吗?现在人来了,自己看着办”。


凉拌,硬着头皮来吧。面试那一套我是很熟的,几乎可以用“专业”两个字来形容。先自我介绍一番,再把领导介绍一番,接下来就请应聘者自我介绍了。通过普林瑟斯流利且不带口音的英语介绍,我们知道她在菲律宾出生,很早就跟父母移居南非并取得了南非公民身份,在自由省的哈瑞史密斯市念完高中,因为父母都是这厂里的员工,于是毕业后也想来这工作。


随后就是程式化的询问她一些问题,其实天底下的招聘面试都大同小异,雇主关心的是应聘者是否愿意为雇主长期工作,毕竟培训一个没有工作经验的新人需要雇主付出很多时间和金钱,因此应聘者的回答只要不是太嚣张,例如说:“最多在你这干半年我就走”之类的浑话,基本上都能通过;最后才是了解应聘者希望的工资待遇,然后讨价还价。


显然,普林瑟斯对待遇的要求不高,只求能和父母一起住在公司的职工宿舍,这很合我领导的心意。于是,我告诉我的应聘者面试通过,可以去人事科办手续了。


如此这番,普林瑟斯成了我的实验室助理,并且很快在她的工作岗位上展现出过人的学习能力和勤奋努力的工作态度,这使得所有人,包括我们中国籍的雇员很快接受并喜欢上这个聪明伶俐、善良可爱的小公主,于是,“普林瑟斯”这个对于中国雇员来说拗口的音译名字没有人用了,从此大家都直接用中文称呼她“公主”。


我的领导也看到了公主在工作中的优异表现,没让她在实验室呆多久,便被调去楼上领导办公室成了文员,由我可爱的领导直辖。唉,领导啊领导你太坑爹了,给我找了个助理,椅子还没坐暖呢,你看着好用就又挖走了……


言归正传。2009年4月,母亲确诊为癌症晚期,我赶回家探望,为了不使母亲生疑,我在陪了她十几天后便回到了南非,并下定决心,待9月份合约期满我便辞职回国照顾母亲。


谁知道就在我去意已决的时候,厂里的死党哥们儿给我介绍了一个对象——公主。当时我的心理很矛盾,一心想赶快辞职回家照顾老娘,同时又想找个女朋友,要是能火速结婚,也算是了却母亲最大的心愿。


那时距离小歪提出分手已经过去一年,小歪在美国也已经结婚怀孕,而我也基本上从失恋的打击和颓丧中恢复过来,只不过,信心还没有恢复到以前那种不要脸的境界而已。说真的,是否放手一搏追求公主,我很认真的考虑了很久,毕竟我几乎可以说是一无所有,而公主的年龄又实在是太小了。


母亲的病情在接受化疗后开始出现一些积极的、正面的、甚至是好转的迹象,以及母亲的乐观态度,是我最终下定决心展开攻势的关键。


决心是有了,可问题也来了:怎么追?人家是菲律宾裔南非人,我是一地道的中国人,生活习惯和风俗文化都大相径庭,而且公主的母语是菲律宾语,我的母语是南宁白话(真的,我三四岁进了幼儿园后才开始学普通话),唯一能借以沟通的是英语……曾经有段时间,一想起用英语谈恋爱我就头疼。万一说错了话,唐突佳人,那岂不是竹篮打水又一场空?


但事实上,事情要比我想象的简单得多,我身边的那些弟兄、死党、哥们儿早就已经替我把风声透露给了公主和她同在厂里工作的父母,“舆论宣传”和“铺垫工作”早在我下决心之时就已经做得很到位了,我要做的仅仅是走到公主办公桌面前,面露我无耻的招牌微笑,说:“今晚晚饭后,我们一起去散步吧?”


公主多少有了些心理准备,也猜到大家要给她介绍的男朋友是谁,所以当我约她时她并不感到意外,于是便欣然答应了。这该是我俩的第一次约会吧。当天晚上我穿上我泡妞专用的白马王子装,去同一个宿舍区的公主家,跟她父母说明来意,便把公主接出来了。毕竟是同事,又是曾经的上下级,我承认一开始的气氛确实有点尴尬,毕竟彼此知根知底,共事了两年就连对方的脾气性格都很清楚了。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就好像亲兄妹谈恋爱一样。


万幸我在恋爱方面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哄姑娘开心的技巧也已经炉火纯青,没一会便找到工作以外的话题开始胡吹海侃,刚开始的那种尴尬也消失无踪。不过困难还是有的,这是我第一次用英文谈恋爱,以前我出国留学、开英语班以及出国工作,使用英文的领域可谓十分狭窄,生活英语本就不是我专攻的强项,更何谈用英文谈情说爱?


所以一开始也笨嘴笨舌,笑话百出。但我的坦诚和认真还是打动了公主的心,约会没几次,我俩便正式确认了恋爱关系。一时间,我的父母欢欣雀跃,在南非的同事、领导和弟兄们也替我高兴。我和公主的恋情好像是在南非丽江这潭死水里扔下了一粒石子,激起了一圈圈细微的涟漪,成为穷极无聊的人们争相谈论的话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棒子国特产:女白领下班后玩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