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中国卧薪尝胆成霸主 与美决战不可免

原文配图:5月1日晨,来自全国各地的万余名群众聚集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观看隆重的升国旗仪式,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


《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周刊网站文章题:为中国赶超美国欢呼的四个理由

很多运动员都知道,保持第一可能比赢得冠军还难。

美国已经在第一的位置上呆了太长时间,也从中得到了好处。美国在二战结束后成为世界头号经济强国,在此后的数十年里,繁荣成了美国与生俱来的权利。我们仍然拥有世界上规模最大、实力最强的经济体;在最近的金融危机期间,投资者纷纷涌向美元避险;而对于美联储奉行的“美国优先”政策,世界上其他国家只能默从。

美国时代终将结束

但任何一个冠军迟早都有失败的时候,而美国正开始变成一个日益年迈、失衡的胖子。中国、印度、巴西等发展中国家受全球衰退的影响要小得多,眼下正在以两三倍于美国的速度发展。美国政府还是发达国家中最浪费的政府,背负着惊人的债务,而且没有任何应对计划。尽管政府施予了大量援助,但半数以上的美国人在接受盖洛普调查时还是表示,国家经济仍然处于衰退(或萧条)中。


美国:中国卧薪尝胆成霸主 与美决战不可免

资料图:美国军力报告刊登中国中远程弹道导弹覆盖范围。


前不久,记者布雷特·阿伦兹对这种衰落观进行了概括总结,提出“美国时代”将于2016年终结。他的依据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测报告显示,根据按购买力平价计算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到 2016年,中国在世界GDP中所占的份额将达到l8%左右,而美国将只占17.7%,创出数十年来的新低。按名义GDP来衡量,美国的经济规模可能仍然比中国大,按人均产值计算更是远远超过中国。但阿伦兹认为,他所研究的衡量标准能够更加准确地反映真实的经济实力,因为它消除了中国故意低估人民币等因素导致的失真现象。

我们或许可以对他的推理提出异议,但无可否认,刚刚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是一个迅速崛起的大国,即便只是因为其庞大的规模,它也注定将取代美国的经济地位。这将产生重大影响。迟早有一天,中国的国防开支将超过美国,也许还会以对抗方式展示自己的军事实力。这还会导致国际市场朝着有利于中国的方向倾斜,吸走西方的投资。对于美国这样过分依赖债务的国家来说,这尤其具有破坏作用。


美国:中国卧薪尝胆成霸主 与美决战不可免

反坦克导弹方队通过天安门广场。


中国超越或为好事

这听上去很吓人,而阿伦兹文章的广泛传播说明它触动了我们的神经。但还有另一种观点认为,中国最终超越美国对我们也许是件好事。以下是这一观点的四个理由:

一、我们需要一种弱者心态。每当美国为某个明确而公正的目标奋斗时,总是能够重振雄风。我们仍然是一个拥有非凡资源的富国,只是我们眼下没有利用好它。假如跌至第二位能够产生一种共同的使命感,给美国人一个团结在一起的目标,那么也许有助于鼓舞起任何—流委员会或两党研究机构都无法鼓舞起的决心。

二、快速下滑也许强于缓慢衰落。我们在很多方面早就不是(或者从来就不是)第一了。美国的贫困率几乎是发达国家中最高的。我们的教育成绩多年来一直位居中游。在英国莱加顿研究所的年度全球繁荣指数排行榜上,美国仅排在第10位。在医疗方面,我们的开支比世界上任何国家都多,但我们的寿命却低于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肥胖比例令人担忧,甚至有数百万人付不起医疗费。“我们是第一”的极端爱国主义口号通常只是一厢情愿,因为我们很难找出自己在哪方面真的是第一。

然而,我们仍然不承认自己在世界上的真实影响力和按照国家(或个人)利益控制事态发展的能力。假如美国不再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那就是美国确实在衰落的一个不可否认的信号。可在那一天到来之前,我们很可能会自欺欺人地认为,既然美国是

世界第一大经济体,那么它就一定是个足够健康的经济体。


美国:中国卧薪尝胆成霸主 与美决战不可免

火箭炮方队通过天安门广场。


三、失去第一的位置可能会迫使我们根据经济重点采取行动。尽管发出了大量呼吁,但政客们其实并没有付诸任何努力来减少政府的巨额赤字或偿还美国的14万亿美元债务。一部分原因在于世界上其他国家总是以难以抗拒的低利率借钱给“山姆大叔”,加重了美国的借债“瘾”。有迹象表明这种情况可能会在不久的将来发生改变,但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只有一场真正的危机才能迫使政客们采取很不受欢迎的举措,包括削减重点项目开支和对大多数选民增税,而这正是解决这个全国性问题所需的举措。

在一系列其他重要的经济问题上,议员们也犹豫不决。技术企业抱怨说,他们在美国境内招不到足够数量的工程师,一部分原因在于来美国念大学或研究生的外国人毕业后得不到居留签证,所以回国为当地企业工作或创立自己的企业。另外,在中国修建世界上最现代化的基础设施并在汽车电池、新一代太阳能电池等重要技术领域确立领先地位时,美国却在袖手旁观。对于确保国家经济的世界头号地位,美国政府没有丝毫紧迫感。也许美国经济排名的下滑会成为引起政客注意所必需的那种无法忽视的挫折。

四、小和繁荣是可以共存的。我们错误地认为,只有大经济体才可能成为成功的经济体。这是谬论。例如,在莱加顿研究所的繁荣指数排行榜上,挪威、丹麦和芬兰名列前茅,而紧随其后的一批国家的经济规模也要比美国小得多。其中大多数国家在国防上的开支相对很少,因为它们不需要在全世界巡逻,似乎很乐于让其他国家制定全球政策,而它们只需要呆在家里享受高水准的生活。当然,诀窍在于国家的野心要与能力保持一致,而这正是美国没能做到的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