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的雷达兵 正文 为打赢 39

春予曙阳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9.html[/size][/URL] 为打赢 39 韩曙光从季技师那里出来,心情豁然开朗了,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心,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心情舒畅过。是的,他既要为游安平写点小东西,更要按照自己的努力方式,一步一步从家乡带来的困惑中走出来,直到走完他的军旅之路。尽管这种努力的方式是缓慢的,但却是坚实的,他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9.html


为打赢 39


韩曙光从季技师那里出来,心情豁然开朗了,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心,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心情舒畅过。是的,他既要为游安平写点小东西,更要按照自己的努力方式,一步一步从家乡带来的困惑中走出来,直到走完他的军旅之路。尽管这种努力的方式是缓慢的,但却是坚实的,他的最终目标:就是要清醒地活着!他要加快这个过程,要和时间赛跑,让该来的一切早日到来。

韩曙光写完他的稿子后,他利用一切时间,找来一切可读的书来读。武中华从连队老兵留下不多的书籍中,为他找来一套苏联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写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上下册,让他爱不释手。这套书让老兵们都快翻烂了,到底有多少老兵读过这本书?他不知道。但是许多老兵接受了哲学思想的武装,是可以肯定的。军队个人支配的时间有限,但只要挤时间,时间又总是能找得到的,他如饥似渴地读这套书。

然而,他经过一段艰苦努力得到的结果,真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原来,仁兆福在背后跟他下套,这家伙不断跟人说:“切莫把韩曙光和游安平等同起来了,游安平是英雄,韩曙光是狗熊!你看看他现在的表现,哪点和游安平一样?一点都没有吧!”

仁兆福是某地方国营企业一个干部的儿子,常和韩曙光在一个战勤班值班,为一些事争争吵吵不断,韩曙光够了解他啦。仁兆福一脸鄙夷的神态,正瞄准着韩曙光下手,他是个言语不多、又爱斜眼看人的人,不挑出点毛病来,他是不善罢甘休的,但他看问题的方式,有时是极其滑稽的。谁学得多就应该做得多,不然,就是理论不联系实际。理论不联系实际,可是一种很坏的学风,它是会导致军事行动失败的,所以,这在讲实践为主的军队里,它是不受人们欢迎的!仁兆福常拿这个问题来和韩曙光挑刺。

“学用结合可不是一日之功,我学都没学好,怎么用?”韩曙光申辩说。

“你可以跟我学呀!”

韩曙光反驳道:“连队属于我做的工作我没有做吗?比如站岗,帮厨,各种劳动和喂猪,我还承担起了为同志们义务理发的工作。”

“仅仅这些是不够的。”

韩曙光问道:“你不觉得你学得太少了吗?你不过是想用实际工作来掩盖你不爱学习罢了,这也是一个理论不联系实际的问题哟!”

仁兆福瞪大着双眼,好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来,他提出的问题具有两面性,是一把双刃剑,这也包含了他自己“以做代学”的倾向成为一个问题了,这意味着他忽视了理论学习。韩曙光为找到这样一个反驳他的理由而高兴,他讨厌仁兆福这个家伙!

韩曙光可不管旁人给他下的所谓“结论”,他把能用到学习上的时间全用到了这套哲学书上了,他和同志们谈心的时间减少了,同志们变得不了解他了,有人总在说:他这样没日没夜的学习,到底是为什么?出于一个什么动机?别人也在学习,可谁也没有像他这样地学习啊?

许登丰这个可恶的家伙,也加入进来推波助澜,“这是典型的动机不纯!”

韩曙光不再和他们争吵了,他没有那个功夫,他也铁心了,和这样的人搞不好关系无所谓!他的目标早已超出了这两个臭小子为他划定的范围。退一万步讲,就是为了猎奇读书,毫无目标你们也管不着!但其他同志不理解他,这让韩曙光有些担心,这怎么办呢?这让他一直苦恼啊!

听了战士们对韩曙光的议论,我主张以指导员的身份找韩曙光来谈谈,也想把韩曙光、仁兆福、许登丰弄到一块,解决他们三个人的问题。连长只是淡淡的一笑,“老兵们对他们三个人的争论,意见都不统一。”他显然不同意我的做法,他说:“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现在说什么都还太早。一个张为民在顺境中成长,已经让我担心了,让韩曙光这个初出茅庐的小子受点夹磨,兴许不是什么坏事呢!”连长觉得,眼下的新兵,一人一个样,个个都在上进,只是各个人的上进方式不同罢了,方法上的孰优孰劣,让他们自己去分辨吧,这可是当今时髦的一种思想:自己教育自己。战士,不应当只做温室里的花朵,要在彼此激励和碰撞中才能成长,让碰撞去锻造他们的锐气,铸就他们的勇气,谁的后劲大,谁就会走得更远。我们当连长指导员的任务,不是什么事都要跟他们当裁判,我们的任务是为他们成长提供环境和条件,让大环境促使他们进步,让他们在大风大浪中学习游泳,呛上几口水,也许会长点记性!失败,永远是成功的助推器,对年轻军人来讲,未必是坏事!教训,来得越早,只会有好处。你我就先来看“热闹”吧,然后,再去帮助他们总结经验教训就是啦!我甚至都在想,是不是要为张为民人为地设置点前进的障碍……

连长就这么制止了我想解决三个新兵矛盾的想法。我第一次有放弃职责的内疚感,但我又觉得连长的话不无道理。是啊,这能造就出勇敢无畏的战士,让他们自己去磨砺吧,我也不再婆婆妈妈了!

东峰山的冬天是寒冷的,而且来得比平地早。

东峰山雷达站二连,进入秋天以来,就在为入冬做着准备了。

一部分新兵在老兵蔡跃明的带领下去北沟山里烧炭,老兵几人一组,有的砍柴,有的挖炭窑。夜里,他们看着头顶的星星月亮,坐在搭起的寮棚旁,点着篝火,陪伴着熊熊燃烧的炭窑,说着他们想说的话。住久了营房的战士们,一下子来到深山老林,过着舒适散漫的生活,那感觉别提有多好了。难怪有那么多的老兵,争着抢着要来干这个活的。许登丰建议司务长连梅添从岭下大队拉回来一车稻草,由他带领着河南新兵为全连编草垫。许登丰一直是个人做好事的,这没有给他带来多少好处,这回,他改变了态度,他要和大家一起来做好事,让大家都能从做好事中得到快乐!许登丰叫一批新兵抬来床板,在一头钉上四个钉子,排上四对麻绳,把一把把的稻草放在麻绳中间,麻绳像编辫子那样编,编一次,加一把稻草,编上几十路,草垫就编好了。再将两头杂乱无章的稻草用菜刀剁整齐,草垫就可以用了。七八个编草垫的新兵,分成几组,劳动效率极高,这事受到了连长的表扬。在劳动的间隙里,官兵们三三两两到林子里去采果子吃,抓石蛙。适应训练时为了练胆量,新兵被派进林子里蹲夜,一个个吓得魂飞魄散。现在他们再进这片林子,感到的是满足,果实拿不完吃不了,不少人身上到处是划伤摔伤,但每个人都在笑。只有抓石蛙的人,没有一个成功的,只听见蛙声叫,就是抓不着。勾两号的小技师(小技师是雷达器材的领料员和保管员,平时还要协助雷达技师做点修理工作,很多战士都做过这个工作。这是连队培养战士热爱雷达技术的一个步骤,有的战士从这条路上走进了雷达学院深造,变成了一名真正的雷达技师。有的战士从这里退了回来,到原地踏步去了)韩曙光抽空到团部去领器材,他要在入冬前把一些器材领回连队。

雷达122团的团部机关驻地东面北面两面环山,那里的环境极其优美,团部机关的营区就建在几座巨大的石头山脚下。这些石山很奇特,一座山就是一块巨大的鹅卵石,几百米长几百米高,寸草不长,笔直地耸立在那里,呈黑色。环绕在石山周围的茂盛的南方绿树,点缀着营区的红墙黑瓦,把营区分成了一片片不同的组合,让人感觉进入了如画的风景区一般。夜晚,石头山顶上彻夜亮着红色的航空警示灯。在团部办完事的韩曙光来到指挥连,见到他的同学报务员喻海泉和张占斌。喻海泉一脸的英武俊秀气,比学校时长高了瘦了,但长得更帅更加精神了。张占斌的方脸上,浓眉大眼,显得轮廓分明,他比学校长得结实健壮,那刚毅的脸上显出了强悍,他拿出他的绘画册子来给同学看,他说:“在连队值完班没事干,我就找来报上的宣传画来画,如今还练得像模像样了。”听他的话,知道他是很得意的。

韩曙光接过画册一看,比学校是画得好多了!他不想浪费时间,不肯虚度年华,让韩曙光也很赞成,画画不失为是另一条珍惜时间的路子,韩曙光说:“你在连队过得不错嘛!”

“比我想像的差多了,我想像中的更浪漫一些,这才是我用绘画来寻找乐趣的原因。”

“喻海泉,你呢?”

“我可不能和张老弟比啊,他有艺术细胞,会想像,我没有。”

“可以让他教你嘛。”

“他保守!”

“我有什么保守的,只要你肯拿笔,画着画着就会啦。”

“实话同你说吧,我更热爱军事技术!”

“你也很了不起啊!”韩曙光又问:“其他的同学都分到哪里去了?”

“一个在二炮,三个在高炮,我们这里两个,再加上你和张建平在一营,四个人分在雷达团。对了,你回连的路上,可以见到晋建江,他的连队就在进城路边的右手处的炮阵地上。”

韩曙光很快找到了晋建江的连队,见到了分别很久的晋建江。晋建江是一个典型的孩童脸,还明显有几分稚嫩气,但眼前的晋建江,比来时长高了,人变得结实英俊了,就是脸晒黑了不少,他已经是一名高炮部队的侦察兵了。晋建江把韩曙光带到高炮阵地上,门门高炮昂首挺胸,在太阳下熠熠闪亮。他们刚刚训练完,正下课休息呢!

“你分到了哪里?”晋建江问。

“我分在北边的一个山头雷达站上,和张建平在一起。”他用手指了一下方向。

“在那里,我可是天天见你们哟!”他说着,从身边顺手拿起一个望远镜,对准山头调好焦距,让韩曙光来看。

果然,东峰山雷达阵地清晰地出现在望远镜里,几部军绿色的雷达天线车在太阳下闪亮,加上火炮和所有的对空设备,都被浓缩到了这小小的画面内,这比在近处看自己的阵地更加美丽,这是一种浓缩的美,充满了几分神密的气氛!韩曙光兴奋地对晋建江说,“在你这里看我们的雷达阵地,真是美啊!别有一番风味,真没有想到,我们阵地会这么雄伟这么壮观!”

晋建江将身子一转,“你再看那里!”

韩曙光顺着晋建江的手指的方向望去,前面有一大片平整的开阔地带被稻田围住,稻田的远处,又被更远处的青山环抱着,在平坦的开阔地中间,出现了一条白色发亮的跑道,一排排停在跑道停机坪边上的歼击机,闪着银光。

“机场!这又是一番景象。”

训练的钟声敲响了,炮兵们都回到了炮位上。

他们互换了通讯地址,说好了要多写信联系,韩曙光就匆匆离开了高炮阵地,随即从他的身后,传来了操炮的吆喝声,击炮时发出的咣咣的撞击声,指挥员喊出的敌机的座标声。

韩曙光边走边想:到处都在竞赛到处都有竞争,同学之间虽然没有像战士之间竞争那样直接那样激烈,但不也是在竞赛吗!这可是人生的赛跑啊,他既不希望落在了同学们后面,更不希望落后在其它省新兵的后面!他的目光,又盯在了仁兆福和许登丰两个臭小子的身上,他要让这两个家伙,从反面来督促自己,保持锐意进取的劲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