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拉登传:他如何训练亲生儿子当人体炸弹? 作品相关 致读者

拉登0 收藏 2 4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77.html

献辞

谨以此书献给全世界所有曾经在恐怖袭击中遭受创伤或失去生命的无辜民众,以及直到今天还在为他们哀痛的家人们。

让我们为世界和平而祈祷!

致谢

奥玛,谢谢你,谢谢你的真诚与正直;亲爱的纳伊瓦,谢谢你,在我没完没了地向你抛出无数冒昧的问题时,你总会温和而又耐心地回答;辛娜,谢谢你,谢谢你给予奥玛的爱和鼓励。因为有了你,奥玛才没有放弃希望,才会有本书的问世。

丽莎,我那不知疲倦的著作经纪人,谢谢你,当其他本应对这本书抱有信心的人失去了信心时,你依然信心满满。因为有你的帮助,我很幸运。还要感谢我的委托律师弗兰克,在我十六年的写作生涯中,你一直给予我信赖和依靠的力量。哈维斯,谢谢你,你总是那么慷慨大方,给予我无微不至的帮助。钱德勒,我的国外发行商,谢谢你爱上了这个故事,并出于内心的喜爱将它传播到了全世界。

我要特别感谢我的编辑霍普。丽莎之前曾告诉我,你是位十分优秀的编辑。通过与你的合作,我发现你的确名不虚传。劳拉,你从未让我失望过,永远都在耐心、友好地回答我的问题。我要感谢你和圣马丁出版社的其他许多人,你们和我一样,都被这个独特的故事所吸引,而且都充分发挥了自己的技能,让我们的共同努力结出了丰硕的果实。

亲爱的希克马特,谢谢你不知疲倦地将没完没了的信件从英语翻译成阿拉伯语,或将阿拉伯语翻译成英语。还有阿米娜,当需要翻译的文件纷至沓来,多到像洪水般将要决堤的时候,谢谢你加班加点、毫无怨言地工作。伊万,从一开始你就是这方面的专家,你的讲解和注释让我们的工作有了更多的价值。

虽然我们的工作还远远称不上完美,但我真诚地感谢你们在辛苦工作的同时从没有过不满和抱怨。

我还要感谢那些十分关心这本书以及我已经出版或计划出版的书的人们,其中包括我的亲戚们——姑妈玛格丽特、表亲比尔和爱丽丝。在我辛勤写作的那些日日夜夜,我的侄子格雷格和他的儿子埃莱克曾给我打过电话,询问我的进度和健康状况,表达了他们的关切。我也不能忘记那些一直亲切关怀和支持我的朋友们——阿莱斯、安妮塔、丹尼、乔、乔安、朱迪及其母亲、埃兰诺、丽莎、玛利亚和比尔、马亚达、皮特和朱莉、维克及其母亲乔等等,谢谢你们。

当然了,最后还是不能忘记感谢我的爱人杰克——他给予了我无条件的爱,并一直守护着我的生命。

——简·萨森

致读者

自从奥萨玛·本·拉登引起全世界的瞩目以来,他便一直小心谨慎地隐瞒着自己和妻儿的一切信息,即便是最无关紧要的个人信息也不轻易向外界透露。2001年9月11日后,由于本·拉登及其直系亲属的信息缺失,他们也只能存在于人们的想象之中。

虽然市面上已出版许多介绍奥萨玛·本·拉登及基地组织的书籍,但本书却是第一本从奥萨玛·本·拉登的家庭生活出发,由他的第一任妻子纳伊瓦和四儿子奥玛亲口讲述他们一家人生活细节的书。而且笔者想向读者特别声明的是,笔者并没有根据本人观点对本书内容进行任何删改,其中所有对于重大事件、故事情节和个人想法的回忆全部由纳伊瓦和奥玛本人亲自向我描述。虽然一些细节的揭露也令我颇为震惊,但我依然坚持将他们的家庭生活真实而自然地展现给读者。纳伊瓦和奥玛与本·拉登大家族中的其他成员一样,并不是恐怖分子,他们不仅没有伤害过任何人,而且可以说是我能有幸结识的两位最善良的人。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本书主要介绍奥萨玛·本·拉登及其家人的私生活,因此请不要忘记:他的儿子——奥玛·本·拉登在前往阿富汗生活之前只不过是个年幼的孩子;而他的母亲纳伊瓦在结婚之后则一直遵从丈夫的意愿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虽然奥萨玛·本·拉登的政治、军事和宗教活动不可避免地以他的妻儿们当时无法理解的方式渗透进了他们的生活,但大多时候依然对其妻儿隐瞒,因此本书从严格意义上说是从个人的角度对本·拉登家族生活的描述。

在跟随奥萨玛·本·拉登四处奔波,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之时,奥玛与纳伊瓦往往只能考虑如何才能存活下去,而不可能随时记下笔记或日记。因此他们承认所叙述的家庭事件所发生的年代和时间并不一定十分准确,希望读者能够谅解,本书中的信息都是以口述的形式搜集而来,不可避免地会因为记忆上的偏差出现错误。

在开始对那些给世界带来巨大伤害的人加深了解之前,也许我们应该先思考一下温斯顿·丘吉尔爵士在二战结束时所说的话:

“现在战争已经结束,我们回头仔细地探究这段历史,想要判别出战争中的罪犯和英雄。可他们现在都在哪里?那些发动战争的恶棍又在哪里?…… 我们应该知道,我们也想要知道。我们舔舐着疼痛的伤口,为自己受到伤害感到愤怒,感叹着我们超常的付出与成就,牢记着我们的权利——我们要求了解历史事实,要求尽到我们的责任。”

没有人生来就是恐怖分子,也没有人会因为受到一次打击就发生转变。但他们就好像在准备土地来播种的农夫一样,生活中的一点一滴逐渐让他们接受了恐怖主义的种子。

奥萨玛·本·拉登也是如此,他和其他传播恐怖主义的人和事都会成为历史。但种子还会继续生长,恐怖分子还会从田间走过。而之前的一个普通人,从此以后就变成了一个恐怖分子。

纳伊瓦·甘耐姆·本·拉登所了解的只是那个普通人;而西方人只知道那个恐怖分子。

——简·萨森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