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童年好友及战友顾丹宁在网上发佈了许多珍贵的老照片,跟着,当年的孩子们(当然,如今他们大部分都已年过半百了。)也陆续发表。那是一张张几十年前的全家福黑白照片。看着看着,我的目光突然落在在“村”中上班的家长们身上,再也不忍離去。这都是一些英俊、威严而又慈祥的父亲;美丽、温柔而又贤惠的母亲。他们有着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都穿着中山装或西装,眼里闪烁着书倦气而又坚定的光芒,并且是那样的饱经苍桑。

童年的我,和兄弟姊妹们住读於黄华路的八一中学,年复一年,每当看到其他同学家长们或来开家长会,或来接送子女,他们都穿着威武的军装,我幼稚的眼光里就流露出嫉妒及羨慕。自打我懂事起就没见过父亲穿军装,只是见过老照片,那还是父亲在解放战争时照的,穿的是四九式军装,就是胸前有中国人民解放军徽章的那种,而在抗战时期就更没条件拍照了。父亲长年累月不在家,我不知他是干什么工作的,只是时常在心里默默的想,父亲,你在哪儿?你如今还是不是解放军?我多么希望你像同学的爸爸们一样,是个解放军呵!时光来到一九六三年,在学校就读的我们姐弟仨接到通知,说是阔别多年的父亲回来了.兴奋、激动,我们从黄华路一路狂奔赶回家,进了家,我们全都楞住了,妈妈说:“快叫爸爸呀!”我们一个二个往后缩,这是我们的爹吗?眼前的这位大人,既熟悉又陌生,虽然气宇轩昂,却一身西装革履,乌黑油亮的头发,被发腊打得连螥蝇都爬不上去。像个华侨,那时候的文学、电影、小说所描述的华侨都不像是好人,耳暄目染,我们只有目瞪口呆的分儿了。慈祥的目光来自爹的眼里,笼罩在我们身上,淡去了我们的恐惧与陌生,是!没错!是咱的爸,是咱朝思暮想的爸!怯生生地,姐弟仨喊起爸来,扑进怀中。后来我才深知,老爸是在严格执行着他们那一行铁的纪律,是一个不穿军装的老兵。无论被组织派到任何地方,都怀有一颗忠于祖国,捍卫国家安全的拳拳之心。

眼前的一张张全家福,展现出村中一个个相似的家庭,是那样的熟悉,那样的亲切。如果说便衣警察被人们所赞颂,那么便衣军人更值得赞颂。他们维护的不仅仅是社会的治安,更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独立与安全。我们为拥有这样的父辈们感到自豪。当如今社会物欲横流,人们为金钱在分分钟拼搏时,让我们在心底的一角留下一方凈土,永远敬仰这些前辈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