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大明夜 烟雨江南(少年篇结局) 141鸿门宴

hxgazhy 收藏 3 1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9.html


天启三年九月初九重阳节。

南京,翼王府。

从天还没亮起整个翼王府就熙熙攘攘,从南京各个酒楼临时征调的厨师正在忙忙碌碌,大批的各种时鲜蔬菜瓜果大批量的王府里运送着,锦衣卫的人也加强了警戒。

韩恒礼等世家子弟也收到了请柬,送信的锦衣卫对他们也是卑躬屈膝,他们也早早的赶到了翼王府准备看一场好戏,皇亲勋贵们则哭丧着脸被影龙卫的士卒以护送的名义行押解的事实带到了南京城,各大商帮首领也都应邀而来,一时间南京城里客栈青楼爆满,喜得各个商户眉开眼笑。

巳时到,翼王府大门洞开,各位达官显贵也排着队由锦衣卫的人验过请柬之后领着各自入座,朱由栩一身紫色王袍高坐与整个庭院的正中央最靠里的高台之上,皇亲国戚被安置在一片,各位商帮头领给安置在一片,江南豪族也被另外安置在一片,每一片的桌子上放置的也各有不同,江南豪族的桌子上摆满了山珍海味,皇亲勋贵的桌子上除了普通酒菜外还有一个空白的大碟子,商人的桌子上则只有清茶一杯,江南豪族们看着其他人一副趾高气昂的神情,皇族则唉声叹气,富商们对朱由栩的抠门和不把商人放眼里也腹议不止。

郑英辉远远地看见韩恒礼等人就立刻满脸堆笑的迎了上来:“韩公子,卫公子,徐公子诸位公子你们都来了,我们家王爷给您几位安排了最好的席位,请跟下官来。”

“郑大人,王爷等我们等得久了吧,他没有为我们姗姗来迟而生气吧?我们这次可是会为王爷尽力而为。”韩恒礼远远的看见坐在高台之上的朱由栩并不是自己曾经羞辱过的人在心里放下了最后一丝疑虑,放开了心。

“韩公子你们肯来王爷高兴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生诸位公子的气那,来来来,就是这里,您几位看这个位子是不是最好的?”郑英辉一脸媚笑着把韩恒礼等人引到了江南豪族区最靠前的酒席上,这一桌酒席比其他的酒席还要豪华丰盛的多,也远离其他的江南豪族,显得鹤立鸡群,已经入席的人很多都认识这些人,对他们所在的席位只能暗中眼红而不敢明说。

“这么好的座位安排给我们可真是让我们受宠若惊啊,等会我们一定好好的支持翼王殿下。”韩恒礼装出一副谦虚的样子。

“这个席位除了您韩公子外没有其他的人有这个资格敢坐,您几位先吃着喝着,下官还有其他的事先行告退了。”郑英辉点头哈腰的告着罪。

“行了,郑大人,您忙去吧,不用管我们。”韩恒礼此刻也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幻想。

“那下官就先行告退了。”郑英辉倒退着走了几步转过身森然一笑低声自言自语:“好好的吃吧,这是你们最后的一顿上路饭了。”

“诸位远道而来辛苦了,本王在这里先干为敬。”巳时一刻翼王府的大门关闭,任何人不得进出,朱由栩站起身端起酒杯敬了面前所有人一杯,江南豪族神气活现的端起酒杯看着其他两帮人,皇亲国戚们提心吊胆的拿起酒杯,商人们则苦笑着端起眼前已经凉了的茶水。

“爷爷,咱们应该高兴不是坐在那些人里面。”陶随然看自己这一桌的人脸色都不好看宽慰道。

“小兄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坐在一旁的魏大叔一脸的好奇:“老夫龙游商帮魏有福,敢问老哥哥贵姓。”

“原来是龙游商帮的魏大叔啊,老夫徽州陶自在。”陶老太爷一听对方是龙游商帮中举足轻重的人物赶紧交纳:“这是我的孙儿陶随然,小孩子胡说魏大叔不要计较。”

“哎呀,您老就是徽商商会上任会长陶自在陶老先生啊,今日一见实在是三生有幸,不过你这孙儿的见识确实不凡,老汉一生阅人无数,这个孩子刚才的话就可以看出此子将来必成大器,能与此子相提并论着老汉今生只见过一人而已。有此贤孙陶老先生可真是好福气啊。”魏大叔赶紧恭维,陶老爷听了更加的不舒服:“他一个小毛孩子懂什么,这个翼王压根就是看不起咱们商人,你看看这些桌子上除了一杯凉茶水外什么也没有,就这杯凉水你喝完了他们也不来个人给你添加。”

“闭嘴,你这逆子,本来我还对你抱有期望我才带你来这里,看起来你还真的不如一个毛孩子的见识多,回去之后我就立我的孙儿为下一辈的当家,你就老老实实的种你的地去吧。”陶老太爷气的恨不得打陶老爷两耳光。

“爷爷别生气,大伯只是一时没看明白就是了,大伯,这里的饭菜不是那么容易吃得,我们还是不吃的好,这一杯凉茶正好适合我们这些天下商人,那些东西吃了会要命的。”陶随然赶紧安抚气呼呼的陶老爷子并解释给陶老爷听。

“这位兄弟,你们家这个孩子看的是真透彻,鸿门宴,宴无好宴,咱们只是喝着一杯凉茶就是置身事外的看戏之人,这出戏才是真的项庄舞剑意在沛公。”魏大叔语重心长的绕着说。

陶老爷本身也是一个精明人此时只是被嫉妒冲昏了头脑而已,被魏大叔一语点破之后惊出了一身冷汗:“您的意思是今天这出戏的主角不是这些皇室宗亲而是....”他赶紧噤声打量了一下正在志得意满的江南豪族们,此刻的江南豪族正在用可怜的眼光望着那些皇室宗亲:“皇室宗亲不管怎么说也是太祖血脉,翼王殿下会有顾忌,但是这些人殿下就无所顾忌了。”

魏大叔看了一眼站在高台之上的朱由栩低声说:“真正的正主还没上场那,陶兄弟何不静静地看戏那。”

陶老爷赶紧拿起空的茶杯装出一副品茶的样子饶有兴趣的看着对面的江南豪族,差不多的时候整个商人集团也都明白了这次鸿门宴的意思,一起看起了朱由栩为他们安排的戏码。

“各位叔叔伯伯,小侄奉皇命就藩江南但是皇兄却一亩地都没给小侄,小侄也要吃饭哪,只好厚着脸皮向各位叔叔伯伯卖上几亩薄田养家糊口。”朱由栩笑嘻嘻的讲明来意:“各位随意,只要价钱合理小侄就愿意买。”

“你想要多少土地,我们可没有多少地卖给你啊,咱们都是太祖皇帝的后人你可不要为难我们这些老头子们。”吉宣王朱翊銮站起身用几近哀求的口气对着朱由栩说,

“我要的不多,你们名下所有的土地我一亩不少的全要了,不只是你们,还有江南豪族,各地富商的土地也是一亩不少的我全要了,至于价钱么,好说,一文钱一亩,怎么样,我出的价钱合理吧,不用感谢我。”朱由栩笑着说。

本来正在笑看皇亲国戚愁眉苦脸的江南豪族和富商们愣了,互相看了半天之后韩恒礼站起身:“翼王殿下,您在开玩笑吧?”

“本王从不开玩笑,你们现在吃的饭就是本王买地的钱,你们的土地从此刻起就是本王的了。”迎着韩恒礼阴冷的目光朱由栩畏畏缩缩的说。

“王爷如此强买土地就不担心天下悠悠之口吗?您就不怕官逼民反吗?”韩恒礼阴冷着说。

“你一个人的话我还真的不害怕你造反,这样的话我一文钱都不用付你的地就全是我的了。”朱由栩还在嘴硬:“你看其他人都很满意,他们并不会跟着你造反的。”

朱由栩的话音还没落江南豪族们就齐刷刷的站了起来,韩恒礼看着浑身不住颤抖眼睛已经红了的朱由栩一阵狂笑:“现在那?整个江南的豪族都要被你官逼民反了,你还敢要买我的地吗?我们江南士族不是这些皇室会任你欺凌,朱由栩你现在还能强硬吗?你敢在这里杀了我们吗?哈哈哈哈”江南豪族们也跟着狂笑起来。

“本王今天就要在这里杀了你,不止是你,你们所有人都会死在这里,江南豪族意图造反这里所有的皇亲国戚都是人证,本王不但要杀你们还要诛你们的九族,你们每个人的罪孽都将在今天终止,你们依赖为最强后盾的东林党等人也已经放弃了你们,来人,宣读圣旨。”一个冰冷到骨髓里的声音在他们的后面响起,朱由栩一身黑色影龙卫的战装在众多武将的护佑下大踏步的走入庭院,高坐在高台之上的朱由栩对着后进来的跪地行礼。

“是你!”韩恒礼等人惊怒的看着朱由栩

“本王就是朱由栩。”朱由栩毫不压抑的杀气让身边的人都不禁打个寒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