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第一文物传奇(第五到第九节)

张冬梅 收藏 0 148
导读:五 进山兜圈 昨夜的一次远程奔袭,游击队和行动队的弟兄们都是不惜脚力,大汗淋漓。今天早上,华国柱正在和几个同志商量今后的行动计划,有队员急急忙忙地跑过来报告说,有两个队员生病了,口眼不睁,只是身上一会烫得象火炭,说胡话,一会又冷得象掉进了冰窟窿,上下牙碰得咯咯直响。华国柱一听,不由心里一惊,莫非是沾染上了小鬼子播下来的毒菌! 连忙跑过去一看,原来是姒海生和另外一个队员,姒龙生在一旁急得直搓手,却也没啥办法。这不,最近夜里往往要奔袭上百里山路,来回奔走,白天又要在山里面绕来绕去地,和小鬼子们兜圈子,队员们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五 进山兜圈

昨夜的一次远程奔袭,游击队和行动队的弟兄们都是不惜脚力,大汗淋漓。今天早上,华国柱正在和几个同志商量今后的行动计划,有队员急急忙忙地跑过来报告说,有两个队员生病了,口眼不睁,只是身上一会烫得象火炭,说胡话,一会又冷得象掉进了冰窟窿,上下牙碰得咯咯直响。华国柱一听,不由心里一惊,莫非是沾染上了小鬼子播下来的毒菌!

连忙跑过去一看,原来是姒海生和另外一个队员,姒龙生在一旁急得直搓手,却也没啥办法。这不,最近夜里往往要奔袭上百里山路,来回奔走,白天又要在山里面绕来绕去地,和小鬼子们兜圈子,队员们个个都累得够呛。再说,又缺衣少食的,就是铁打的汉子也吃不消。华国柱连忙让姒龙生给打来山泉水,从随身的公文包里面掏出一个宝贝疙瘩似的油纸包来,原来是食盐,放了些在从鬼子那里夺过来的钢盔里面,倒上清水,龙生赶紧收拾柴火架起来烧水。几个人正忙着在给病员们烧盐开水,在不远处另外一个地方露营的行动队也有人过来说,他们那边元横队副和另外两个队员生病了,一会发冷,一会发热,看样子病得不轻。华国柱赶忙过来探望,跟姒海生他们的症状几乎是一样的,估计是打摆子了,这病可是来得急!华国柱招呼龙生给端过来一点盐开水,喝了温热的淡盐开水,过了一会,几个人都觉得有点儿缓过劲来了,可这病要好可是不那么容易!

大伙赶紧互相照应着转移,本来两班人马加在一起也不多,火力又弱,现在还发生了疫情,战斗力肯定是要大打折扣了。刚才由于生火烧水,有可能暴露了行踪。那川岛为了盗挖禹王台顺利,可没少进山搜剿,昨夜又是挖掘机被炸毁,又是小鬼子被杀,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和几个生病的弟兄们一样,元横此刻也是提不起来精神,眼看人员少,任务重。不能再有人倒下了,元横心想。他于是提议,由华国柱带领没有染病、行动轻捷的弟兄合在一起转移,他则带领生病的弟兄,以隐蔽为主,尽量避开敌人的搜索,待病情好转后再行合兵。华国柱哪里能够答应,他知道,几个染病的弟兄行动不便,一旦分开行动,那结果很难预料,竭力劝说元横一起行动。双方正在争执不下的时候,从山下传来了枪声,有放哨的队员跑来报告说,山下的鬼子可能已经出动上山来了。华国柱再三劝说,元横只是决心已经下定了,不想拖累大伙,再说分开行动不至于再发生传染,把敌人引开后,他们自然就安全了。这时又有队员过来报告说,可以看到鬼子已经到了山脚下了,必须赶紧转移了!实在危急,华国柱只好让姒龙生跟着照应他们先行转移,自己带了弟兄们迎着敌人下去,出其不意,打小鬼子们一个伏击,再把鬼子引开,这样的话小鬼子就会象着了魔法一样地跟在你屁股后面了。

川岛忙活了一夜,也没见着半个敌人的影子,倒是挖掘机被炸得四分五裂,废铜烂铁飞得到处都是,还折损了好几个鬼子。心里不甘,一大早就带了几十个鬼子,进山追剿来了。他这边进度缓慢,已经让水泉一郎司令官十分不高兴了,可这游击队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连个人毛都捞不着,他哪里交代得过去。水泉已经严令下来,让他加快速度,一面要求他分兵进山围剿游击队。把个川岛急得象热锅上面的蚂蚁,前后左右,进退失据。

川岛带着三四十个小鬼子,一路上小心翼翼地在结着厚霜的山路上艰难地行进,一面还不时朝山崖上、竹林中开枪射击,以防中了埋伏。此时太阳已经出来了,山雾已经渐渐地退去。在这片不太宽阔的山区,作为一处年代古老的山地,山体破碎严重,再加上山上竹林茂盛,倒也不乏藏身之所。华国柱带领了七八个人,有游击队员、有行动队员,埋伏在竹林中、岩石缝隙里面,透过飘忽不定的山雾,隐约可以看到小鬼子们向山上运动,一个个象贼一样,伸头探脑,左顾右盼。

华国柱吩咐大家仔细找好自己的目标,待到鬼子近了,华国柱手起枪响,走在前面的一个小鬼子伍长一头栽倒,跌了个嘴啃泥,奈何这中国的山上偏偏石头太硬了,那小鬼子吃了一块石头,却再也爬不起来了。后面的鬼子忙不迭地卧倒,这边一排枪过去,又撂倒了两个。正在小鬼子楞神,不明就里的时候,华国柱已经带着队员们赶紧转移了。小鬼子们还趴在地上,依托山石的掩护,把机关枪、三八大盖打得咔咔响。一袋烟功夫,未见到对方再有一枪一弹发来,才爬起来,再次搜索前进,渐渐地被游击队牵着鼻子走,又在山里面兜起了圈子。

可是这一次跟以往有些不同,川岛领着一帮鬼子,似乎有意要跟在游击队的后面。到了中午时分,川岛不走了,带领鬼子在山上的一处旧庙里面驻扎了下来。这里可是居高临下,只有一条鱼脊梁路,小鬼子只要一杆枪就可以守住了。

小鬼子这回又玩起啥花样?华国柱有些不解,但是转念一想也就明白了。莫非是小鬼子分兵,来山里面挤兑咱们游击队,使得山下的鬼子们日里轻松盗挖,晚上还能睡上安生大觉?想得美!

对山地战、丛林战并不陌生的小鬼子,这一回玩起了鬼点子。原来,水泉一郎向军界、政界上层人物进献的禹王台文化遗物,得到了高层的赞赏和认同,盗挖的鬼子力量得到了增强。这样一来,一旦游击队被堵住了下山的通道,下山袭击后再想回山周旋可就不那么容易了。再说现在我方人员少,装备又落后,力量对比悬殊,被小鬼子两头挤兑,那结果可不待往好里说。由于行动不便,元横和姒龙生其实就隐蔽在露营地不远的山林里面,并未远走。也叫哪里最危险,哪里也最安全吧,暂时倒是没啥危险。

川岛和一帮小鬼子早上远远地望见山坳里面一处有烟升起来,于是一路追踪而至,却被华国柱他们给撂倒了几个,于是追踪而去。到了午后,元横等人还未见到小鬼子下山回营,山里面还不时传来断断续续的机关枪的射击声。凭经验判断,那里不会是在战斗,倒象是在跟踪追击。料想是和山里面的咱们的人给耗上了,要是山里的队伍叫小鬼子给缠上了,下不得山,山下的小鬼子不就可以放心大胆地盗挖了!

元横和姒龙生商量了一下,觉得必须采取行动,不能叫小鬼子得到消停。可是望着眼前几个连走路几乎都很吃力的弟兄,元横和姒龙生颇感为难。见元横和姒龙生两人摇头叹息,几个病员不由催问,元横说了当前的情形和自己的想法。病员们纷纷说,反正染上了小鬼子的毒,与其干耗着,还不如下山去和小鬼子拼上一回,咋也不能让鬼子得了轻松便宜,再说了,小鬼子分兵上山,山下盗挖的鬼子也不会太多了去。


六 死得其所

新增加了兵力,进山围剿游击队,山下的鬼子这回可是放了一百二十个心,虽然运来不久挖掘机就被炸毁了,可小鬼子分成三班,连续不断地盗挖,进度真的加快了,川岛的心情可谓轻松的很。

午夜时分,话务兵背着个报话机过来报告说,山下的禹王台遭到了袭击,川岛接过话筒,里面传来枪声、爆炸声和鬼子们的叫喊声。心知的确是受到了袭击,可他想不明白,游击队已经被他远远地堵在了山里面,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到山下袭击的,不禁在心里犯起了嘀咕,这支袭击禹王台的力量有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呢?

原来,正是元横和姒龙生几个人,见华国柱等人被鬼子缠在了山里面,无法下山袭扰敌人,就连夜赶着从隐蔽地出发,摸到山下袭击禹王台的鬼子,不使敌人顺利盗挖。真是一人拼命,十人难挡,元横等人抱着赴死的决心,虽然只有几个病员,但是行动队员们毕竟经过严格而又特殊的训练,鬼子挑灯夜挖的照明,正好给这些有百步穿杨功夫的行动队员提供了绝佳的射击条件,而且队员们藏身在暗处,眨眼之间,已经有十多个小鬼子被击倒,再加上鬼子人多,反而使得队员们的手榴弹发挥出了巨大的威力。坝子里面除了环形防备工事,无坚可守,村子边上的山崖上、灌木丛却处处可以成为良好的掩体。经过一番突然袭击,小鬼子见对方的人并不多,用强大的火力压制村边的火力,一面从两侧迂回包抄过来。好在由于怕遭到暗处火力的袭击,加上攀岩附壁的难度比较大,鬼子的合围速度并不快。

川岛在通话中得到了山下的情形,知道不过是区区的几个人,也就放下心来。吩咐下去,注意警戒即可,其余的人放心睡觉。因为他确信,即使他不下山回援,由于力量对比悬殊,山下的鬼子也完全可以应付一次小小规模的夜袭战。如果下山回援,中了游击队的调虎离山之计,一旦摆脱了纠缠,对方的夜袭力量反而会得到增强。

此刻,山里的游击队在华国柱的带领下,也朝着禹王台运动,尽量摆脱川岛的纠缠,寻机发动袭扰。正在一路奔走当中,听到禹王台方向传来密集的枪战声,心知是元横和姒龙生他们冒险下山发动袭击。队员们心中着急,因为那些队员身染疾病,行动不便,一旦被鬼子缠上就很难摆脱。心中着急,脚下生风。好在游击队员们对当地地形熟悉,大家越沟穿涧,赶往山下,把川岛摔在一边。

赶到禹王台,已经天色微明。元横等人正在和敌人血拼,他们的侧后也有鬼子在运动。华国柱等人见此情景,不由分说投入战斗,利用鬼子分神的当口,力图把元横等人给营救出来。毕竟此时天色将晓,等到小鬼子发现来人不多,追过来的时候,元横等人已经被队员们背负而走,元横有心下来阻击敌人,掩护其他人突围,楞被华国柱背在身上且战且退。但是还有一个名字叫大明的队员撤退不及,被鬼子围在了一处乱石崖上,实在无法突围冲出来,队员们几次三番企图过去营救,都被鬼子的火力封住。大明知道再耽搁下去谁都不能走脱,朝战友们挥挥手,果断地阻止战友们再图救援,冷静地举轻向企图冲过来的敌人射击。掩护大家突围。见实在营救不得,华国柱只好率众挥泪而去。鬼子见状来追,却被大明从身后射来的枪弹打翻,只得撇开远去的游击队,回头一起向游击队员大明合围过来,却又被大明撂倒两个。太阳已经出来了,红着眼睛看着这人间的一幕,迎着初升的太阳大明一脸的自豪。

正在举枪射击中,大明已经身中数弹。他拼了最后的力气和鬼子搏战,只听“咔”地一声空响,原来枪膛里面已经没有了子弹。他从腰间摘下最后一颗手榴弹,拉着了火准备不做俘虏。眼看着手榴弹“嗤嗤”地冒着白烟就要爆炸,当他看到一处不远的山崖下面,往上攀爬的小鬼子快打了堆,心想,与其炸死自己,还不如多炸几个小鬼子来得痛快,顺手就丢了下去,一声轰响,又炸翻了好几个。这时已有鬼子冲到面前,刺刀几乎就要顶到了鼻子,大明也不去回避,迎着仰面向上的鬼子就扑了过去,那鬼子不想到对手会迎面飞撞下来,吓得嚎叫一声,已经被大明迎面抱住,一起摔下山崖。有了小鬼子给当垫背,大明摔得昏死过去,却未摔死。鬼子们一拥而上,把昏迷中的大明捆了起来,生怕再叫给飞了。又拖着十几个死鬼子,架着伤兵得胜回营。

堆着高高的柴垛,鬼子的死尸被抛了上去。你们为何要来到中国?你们又是为谁而战?你们死得有什么意义吗?照例一帮还活着的鬼子列队唱起了:“吾皇盛世兮——”然后又是一堆鬼子,在中国老百姓家的房梁、桌凳和门板燃起的大火中化为灰烬。

烧完了死鬼子,鬼子们把大明拉过来审问。一个略通汉语的小鬼子暂时充当了翻译,企图让大明说出游击队的情况,诸如人数、装备、行动情况等等。大明心知有死而已,拒绝回答小鬼子的任何问题。小鬼子们恼羞成怒,轮番上前抡起带着铁扣子的皮带,打一阵,问一阵。见实在问不出任何东西,鬼子把情况向山里的川岛汇报了。川岛听说抓住了一个活的游击队员,心中大喜过望,赶紧把山里的任务交给副手,自己带了一帮人马赶回山下禹王台,打算亲自审问这个被俘的伤兵。他坚信,人总不会是铁打的,就算是铁打的,不是还可以打成钉子,不就是个支那伤兵嘛!他在心里轻蔑地想。

严刑拷打了两天,大明被绑在树上已经气息奄奄了,神情都似乎有些恍惚了,可就是不回答川岛的问题。被打得昏死过去,又被冰冷的井水泼醒过来。川岛终于失去了耐心,这个支那伤兵让他这个大日本帝国的皇军好没面子,连一个支那伤兵都制服不了。川岛暴跳如雷,残忍地命令把大明开膛破肚,挑出鲜活的人肝,生生地现炒了下酒。

华国柱子等人撤退到了山里,经过这次战斗,两支队伍又损失了几位弟兄,几乎已经形不成完整的战斗力了。好在姒龙生和姒海生对当地的情况比较熟悉,华国柱过去经常在此活动,在周围还有一些落脚点,尚可和小鬼子们在山里面周旋。在同志们的悉心照料下,元横和姒海生终于康复了,遗憾的是有三个队员病重而死。

但是,令敌我双方都未料想到的情况发生了,在盗挖禹王台的鬼群中,又开始流传疫病了,也许是因为牺牲的大明,也许是怪小鬼子自己。送回大本营去医治实在没有把握,也不能保证不至于疫病扩散,留在禹王台又怕影响了盗挖的进行,最终难以实现文化侵略的目的。要知道,这文化侵略正是和军事进攻、经济掠夺三位一体,共同组成了这场日本帝国自称的大东亚圣战。

这一回,川岛是有了准备的,早早地把两三个染病的士兵驱赶到一座被焚毁的民房中,严密地控制了起来,请示了水泉一郎司令官,接下来很明确。那几个染病的小鬼子心知在劫难逃,可几个鬼子的性命跟文化侵略的目标比起来就显得微不足道了。川岛命令围住了破房子,命令里面的鬼子为大日本天皇效忠,不过允许他们为家人留下最后的书信。好死不如赖活着,小鬼子也知道这个简单的道理,再说了,染上了病也不一定就会死啊!元横他们几个不硬是挺过来了吗?可该死的就是他们如果不死,就会影响对禹王台的盗挖,这次文化侵略的目标就难以达成。既然是三位一体,现在大日本皇军在战场上捷报频传,经济掠夺又收获巨丰,文化侵略又怎么能落后呢……

两三个鬼子拿出家人给的照片、吉祥物等痛哭流涕,一边给家人留最后的家信,大限将至,里面的鬼子把写好的家信从窗口递了出来,川岛在外面用老百姓家里面烧炉子的火剪子接住,下达了对他们的最后命令,里面的鬼子只好开枪或剖腹自尽,川岛命令鬼子把木头扔进去,再把几桶汽油从门口和窗口倒了进去,一个火把摔去,大火轰燃而起,里面竟然有未死透的鬼子惨叫连连,外面的鬼子有的吓得直哆嗦。川岛见大火起来了,把死鬼子递出来的最后的家信和留给家人的吉祥物顺手丢进了翻卷的大火,顷刻之间化成了飞灰。

这回连《君之代》也不再讲究了。


七 亲疏敌友

经过多次接触,川岛已经基本掌握了我方人员少、装备差、活力弱的实际状况,于是一面组织人力加紧盗挖,一面把山里的鬼子分成几个进剿小队,到处搜寻游击队和行动队,企图一举歼灭,永绝后患。好在不久,唐汉民又带了几个行动队员补充进山,力量才稍稍得到一点增强。华国柱分派姒海生给行动队做向导,双方在山里和日军的进剿小队兜起圈子、捉迷藏,把个川岛急得象狗咬月亮,不知道从哪里下口。

进山两月有余,进展甚缓,水泉司令官对川岛大为不满,在通话中多次严加斥责。可是中国的山石毕竟不是泥堆豆腐做的,越是往山肚子里面挖,难度越大,再说游击队和行动队常常在你想不到的时候发动袭扰,虽然还可以勉强应付,但是小鬼子们每天都处在高度紧张的情绪当中,不少小鬼子的神经都快崩溃了。有的时候,劳累了一整天,夜里好不容易睡着了,往往会有小鬼子在睡梦中惊醒过来,狂奔大叫:“支那军、支那军……”。在各明暗处站岗放哨的鬼子不明就里,宁可信其有,不肯信其无,往山崖上、树丛里扫射一番,弄的枪声四起。等到安顿下来天也就快要亮了,接下来又是一天的紧张劳作,不少鬼子都累得趴下了,心中未免多有怨恨。

终于川岛失去了耐心,为了加快进度和减少辛苦程度,他悍然动用了炸药,动用炸药来盗挖人类史前文化遗迹,也许在全世界仅此一例。山里的游击队和行动队两班人马听到小鬼子隆隆的放炮声,个个急的火急火燎,两下一合计,决定还得拼死相搏,阻止小鬼子的盗挖行径。

这天夜里,两支队伍一左一右向禹王台靠拢,由于被小鬼子在山里面挤兑得较远,到了凌晨时分才运动到了禹王台。就着月光,华国柱掏出怀表,已经到了约定的一起发起攻击的时间了。他果断的命令出击,带领大家抵近村子边上,用长短枪支和手榴弹向鬼子发起突然袭击,正在盗挖和往外接水的鬼子立刻被放倒了几个。原来,可能是爆破炸穿了山体里面的水脉,小鬼子现在只得一面挖掘,一面还要分出人手,从地穴里面往外接水。

对面唐汉民的行动队怎么没有按照事先的约定发起攻击呢?华国柱不禁有些纳闷,再次掏出怀表,确认没有错误,怎么唐汉民还是没有打响呢?双方可是约定在两侧同时向鬼子发动袭击的!眼看小鬼子在火力掩护下向这边包抄过来,如果那边再不发动攻击,这边就有可能要吃大亏了!但是华国柱又怕这边一撤,一旦唐汉民那边动手的话,鬼子又朝那边一下子卷过去,唐汉民照样吃不消,只得再咬牙坚持住,希望唐汉民及时动手,缓解这边的压力,然后再寻机突进山里。眼看天色就要放亮,如果再不撤游击队就要完全被鬼子给包了,估计唐汉民那边一定是出了啥意外情况,已经不可能再发动攻击了,华国柱只得率领大家撤退。

到了双龙潭瀑布边上,敌人正从两边合围过来,眼看前无去路,后有深潭,此时七八个人要想冲出鬼子的火力包围几乎是不可能的。正在急切之间,姒龙生说:“不要紧,大家赶紧跟我下到潭里面,下面有出口。”大伙一面掩护,一面分批顺着山藤,从陡峭的岩壁上下到潭里面。果然,在隐蔽的水帘子后面是一个只容一个人侧身而过的石头缝隙,弯弯曲曲延伸到山体里面。鬼子追到瀑布边上,见不到一个游击队员的身影,只见到水潭中弥漫起来的水雾笼罩着山崖,估计游击队有可能藏在水潭里面的山崖中,三二十个鬼子一起向潭里面猛烈扫射一番,不见下面有一点儿反应,又不敢下到水潭里面查看,只道是游击队已经顺着石头缝隙从哪里钻了出去了,这才又向别处搜寻。

在曲折的岩石缝隙中转了几个弯,华国柱和队员们忽然发现一道光线投射进来,上前透过石头缝隙往外一看,原来并未走远,只是在山肚子里面转到了正被鬼子盗挖的禹王台的边上,姒龙生惊喜地说:“这里也许就是传说中的双龙洞,怪不得刚才水边还有一个小洞口在往山肚里面流水呢。”他们走的正是双龙洞的上洞,那个往山肚子里面流水的其实就是双龙洞的下洞。这里由于鬼子放炮炸山,震动了堵在洞口的泥土碎石和经年累月的枯枝落叶,透出一个不大的缝隙出来,从里面看外面是一目了然,而在外面看里面只有散乱的枯枝烂叶而已。在这里可以看到大半个村子,而出了山洞拐个弯子就可以钻进山里了。华国柱于是把大伙安顿下来,一面给受伤的战友包扎,一面在想,唐汉民为何没有按照事先的约定,向敌人发起攻击。正在这时,外面枪声大作,华国柱急忙到洞口前观察,只见鬼子从村子的另一边,向村子东面追去,但是好像也没有目标,追了不远就又回来了。

原来,这个唐汉民老谋深算,从上司那里领了命令回来,就在心里盘算着,如何一面按照上峰的命令阻止鬼子对禹王台的盗挖,防止断了“龙脉”,一面顺便也把共产党游击队也给收拾了。虽然此时已经开始了国共第二次合作,共同抵抗日寇的侵略,可是在国民党的上层人物中,有不少是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唐汉民正是遵从了上司的指令,企图假借日寇之手,来个“借刀杀人”之计策,那可真叫两全其美。因此,到了事先约定的发起攻击的时间,硬是喝阻元横等人,不许进攻,只须静观待变。眼看小鬼子一窝蜂似的往华国柱那边扑了过去,才命令队员们拿出刺杀格斗的看家本领,摸进了村子。那些负责警戒的鬼子只顾向对面探头张望,哪里知道背后的铁爪钢刀,不一会功夫,就被行动队的人给放倒数人,小鬼子竟然没有觉察。摸进了鬼子窝,只见一顶帐篷里面码放着十多个大木头箱子,上面还贴了封条,封条上面还有“绝密”字样。上前一搬,倒显得不重。唐汉民撬开一只箱子一看,原来全是小鬼子绘制的盗挖图纸、胶片和施工图等等资料,唐汉民是啥出身?自然晓得这些资料的重要性。赶紧命令队员们人人扛上一只箱子,悄悄地顺着原来的路线撤出了村子,等到鬼子发现有有人盗走了绝密的资料,唐汉民等人已经远远的转移到了山里的隐蔽地了。回到山里面,元横质问唐汉民为何没有按照和游击队的约定发起攻击,以致游击队现在生死不明。唐汉民只好说,这是上司的命令,要借刀除掉赤色分子!多日和游击队在一起战斗生活,元横已经对共产党游击队有了新的看法,渐渐认识到中国的抗战离不开共产党的领导。他和唐汉民争辩道,无论赤色白色,我们都是炎黄子孙,我们共同的敌人是日寇,奈何要以颜色分亲疏、论敌友?!

天亮时分,川岛收拾残局,见又折损了十多个鬼子,不免心中生恨,原来以为游击队已经失去了战斗力,未曾想到稍一松懈就令大日本皇军威风扫地。又接到报告说,游击队藏进了深潭之中,不知道是否已经走脱。为防止意外,川岛一面领人前往察看,一面还不忘了,让鬼子们继续加紧挖掘。来到潭边,川岛见那山势陡峭、怪石嶙峋。命令鬼子往山崖下面的水潭里面扫射一番,见底下并无反应,于是命令一个小鬼子用绳索系在腰间,顺着山藤,滑到底下看个究竟,战战兢兢地往下滑到半路上,华国柱从一个队员手中接过步枪,瞄了一瞄,只听到一声脆响,在山潭中发出巨大的回音。上面的鬼子听到下面枪响,赶紧往上面拉绳子,拉上来的已经是一个死鬼子。

川岛大怒,命令搬来开山炸石头用的烈性炸药,反正大日本皇军的炸药多的是。要用炸药炸死下面的人,其实他在上面不知道,就是你炸药再多,一旦游击队员们躲进双龙洞的上洞里面,你又能奈何?除非你把山都炸了!川岛命令用绳子吊着炸药包往底下放,华国柱子见有炸药包往下吊,隐蔽在石头缝隙里面举枪射击,炸药包被引爆,倒把在山崖边上观望的鬼子给炸翻几个。川岛发了狠,不依不饶。这一次,他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把十来个硕大的炸药包用铁丝捆成一团,安上了延时引信,推下山崖。华国柱见敌人推下来一个巨大的炸药包,赶紧带领大家向上洞转移了。过了一会,只听到一声几乎天崩地裂的轰响,巨大水柱冲天而起,象是被激怒的巨龙,咆哮盘旋,凌空翻卷。


八 神器乍现

川岛和小鬼子在潭边上,正在欣赏猛烈爆炸掀起的巨大气浪,翻卷着水柱、乱石和树枝枯草冲天而起,一个个笑得那真的叫高兴,他们以为,这下子下面的游击队可就全部都报了销。却不料到爆炸的威力也太大了,好些鬼子被从天而降的乱石砸中,吱哩哇啦地一通乱叫。正在此时,山崖下面的盗挖现场,传来一阵惊恐绝望的哀号。在山穴中挖掘山石和往外接水的二三十个小鬼子被突然汹涌而来的大水淹没,除了靠在外口的几个侥幸奔逃而出,其他大部都被冲进了山体里面的暗河里。原来川岛在以前挖掘中动用了炸药,已经给双龙潭和挖掘的石穴之间的水脉有所伤害,石穴中已经开始渗水,小鬼子们只得一面盗挖,还得一面用桶往外接水。不想,着一次来得更彻底,猛烈的爆炸干脆在双龙潭和地下石穴之间炸开了一道大门,几十个鬼子被冲进了山肚子里面,不知道驴年马月才能从山坡上、山脚下的泉眼中冒出一颗纽扣来。

华国柱等人正在双龙洞的上洞里面隐蔽,爆炸形成的巨大压力把潭水压了进来,大水汹涌而至,一个个被淹没在齐腰深的大水里,又见大水倏地向两边退去,一部分回到潭里,一部分则顺着石头缝隙流出山体,把隐蔽的山洞口冲得更大了一点。透过被大水冲开的枯枝落叶,可以清楚地看到,大水从鬼子盗挖的洞口喷涌而出,十来个鬼子滚爬而出,趴在山崖下面吐水不已,看样子是淹得半死了。绕过石头缝隙到潭边观察,只见潭水和山上落下来的瀑布顺着被炸开的口子往里面猛灌,巨大的水流的声音在山肚子里回旋,象巨龙在山肚里面咆哮一样。本来,山潭里面的积水是顺着禹王台边上的小溪穿村而过的,滋润着这个安详平和的小山村,这下子经年累月的积水一下子全部奔涌而出,潭底下露出一个大大的洞口,水还在不停地往里面灌,不过水流已经小了许多。

莫非这双龙潭和禹王台之间的地穴被小鬼子给炸通了?华国柱和队员们一起把目光投向姒龙生,姒龙生不禁想起村里老辈人关于双龙潭可以通到禹王台地穴的传说。华国柱分派了两三个队员在两个出口处警戒,自己带了几个人下到底洞顺着水流往里面摸去。好在迂回曲折的双龙洞下洞的水流已经变得小了,几个人顺利地摸出不远,眼前豁然开朗,来到的地方一个地下石宫,水体分流,一部分继续往一侧的山体里流,一部分却从鬼子挖掘的洞口往外淌,透过洞口可以看到鬼子正在抢救被水淹的同伙。从洞口进来的日光在流动的水面上荡漾,从水下泛出五彩光芒,如飞如舞、如梦如幻,华国柱等人上前察看,水下半尺左右是一个石几,石几上面变幻五彩光芒的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华夏第一文物——禹王斧吗!被水冲刷后,明净光洁,青白红黄紫五色具陈,溢彩流光,石体上红格数条,如龙蛇纠斗,穿云裹雾。这种被称着红格的田黄石天然线条,即使在田黄石上品中也是难得一见。水渐渐退去,在日光的照射下,石斧透过盈寸的水流,整个石宫都弥幻着五彩光芒,众人被美仑美奂、惊若神物的石斧头惊呆了。仔细察看,这把石斧连柄长约三尺六寸,斧把盈寸,口阔约一尺二寸,身宽八寸,背厚三寸六分许。通体圆润光鲜,没有其他纹饰。华国柱上前抱了起来,沉沉的,大约有四十多斤。如此田黄,即使剔除了所承载的无法衡量的历史文化讯息,也无愧于价值连城了。当年杭州城里,宝石斋的一块三斤重的田黄原石,就已经让水泉一郎惊为天物了,此块四十多斤的田黄艺石又当如何!如果真的就是大禹王的权斧,那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华夏第一文物了!

大水正在消退,估计不久鬼子们缓过魂来,一定会进来察看,此地不能久留,得赶紧转移和保护好文物,华国柱让姒龙生抱着石斧头,带领大家从被大水冲开的洞口出来,顺着嶙峋的石头缝拐进了山里,急急地转移了。

川岛等鬼子在洞口楞了一会神,心中突然亮堂起来。这大水从山体里面奔涌而出,不正好把传说中的禹王台地下石穴给炸通了吗!赶紧命令胆战心惊的小鬼子趟着水流进到里面去看个究竟。时间不长,有鬼子出来报告说,里面除了一个巨大沉重的石头几案,别无它物。

天然石穴怎么会有石头几案?川岛不由得心中大喜。跟着小鬼子来到里面,石宫中果然有一个巨大的石头几案,并非天然形成,的确是人工打磨而成。有几案说明上面就曾经摆放过物品,莫非就是水泉司令官跟他说过的“禹王斧”?川岛心中一惊,顺着水流来的方向,一路摸过去,在石壁的缝隙中发现了一块沾染着血迹的布片。心想,肯定是游击队员裹伤用的。再弯过几道弯子,一处隐蔽在石头缝隙中的出口惊现在眼前,被大水冲刷下来的枯枝落叶和泥土上面有明显的脚印。川岛几乎急得发了疯,游击队员们并没有被炸死,反而有可能带着禹王斧从这里转移了。川岛急得三尸神暴跳,从石缝中跌爬而出,急急地召集鬼子,沿着游击队可能遁去的路线,分了几队进山追踪。而在山里面围剿游击队的鬼子分队听到了枪声,也朝这里围了过来。


九 有鬼曰雄

唐汉民和元横等人藏好了绝密文献资料,正在隐蔽休息间,忽然之间似乎感觉到脚下的地面一抖,过了一会,就听到禹王台方向传来一声剧烈的爆炸声,还有机关枪连续的扫射声,心知有异常情况,赶紧小心戒备,一面让元横和姒海生带了几个腿脚快的队员前去察看。正在行进中,透过茂密的竹林,隐约可见华国柱带领着游击队员们急急奔走。近到跟前,只见姒龙生的怀里抱着一个沉重的大石斧头,流光异彩,在初升的朝阳光线和飘忽的山雾中眩人眼目。大伙心知是个宝物,自不多言,想必就是那个令人惊绝的禹王斧是了。

因为抱着四十来斤重的宝物,姒龙生已经气喘吁吁,姒海生赶紧过来,两个人轮换着抱。冬天里,山石上面结着霜,脚下滑溜溜的,把不稳脚步,又怕把那宝贝石斧头给砸了,队伍的行进速度不快。华国柱让元横带人保护宝物先走,保护宝物转移。自己带领游击队员们占领有利地形阻击敌人。目送元横等人离去,华国柱立即和队员们占据山路两侧的制高点,并四处搜集大大小小的石块,堆积在近旁。准备阻击敌人,尽量拖住小鬼子,好让元横带领队员保护宝物,转移得远些再远些。

川岛领兵而至,忽然从山崖上面砸下来石块,砸在石壁上、山路上,轰然有声,眨眼之间,已经有小鬼子猝不及防被砸倒几个。川岛一面命令鬼子猛烈射击,一面命令鬼子不要命地往山上猛冲。华国柱带领队员们冷静地开枪射击,还不时地推下几块石头,在山路上一路轰鸣着滚下去。川岛知道,千万不能叫游击队给堵在这半路上,时间拖得越久,抢回宝物的希望就越渺茫。一连多次冲击都被队员们打了下去,小鬼子们死伤遍地,队员们也有人受伤挂彩,还有人牺牲了,但是华国柱和队员们知道,能把鬼子多堵一会,我们就离胜利又近了一步!人人死战不退。可是毕竟鬼子人多火力又猛,游击队员们一个接着一个地倒下了,阻击、冲击在血肉相搏中交织着。终于队员们枪弹全无,仅凭着石块和血肉之躯阻挡在敌人面前,华国柱和最后两个受伤的队员奋力把石头挪到山崖边上,当敌人再次企图冲上来的时候,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和石头一起,呼号着砸向敌人。

唐汉民一路迎了过来,众人和兵一处往山上转移,但此时,鬼子已经合围上来,把队员们包围在一片不大的山坡上面,眼下,只有越过这道山梁,到达山那边的南山湖,才能利用复杂的地形再寻机会脱身了,可鬼子的合围已经形成,要想冲过去,只有拼死一战了!唐汉民和元横把队员们分成两拨,在山崖上利用地形,互相策应着,掩护姒龙生和姒海生携带宝物冲出敌人的包围。此刻队员们已经知道那石斧的来历,人人抱定赴死之心。川岛组织兵力强攻队员们扼守的山隘口和两侧的高地,那些行动队员们毕竟训练有素,人人枪法精准,弹无虚发。川岛死攻不上眼看着两人抱了宝物现在山崖上攀岩而去,气得川岛拔出战刀,当众生劈了两个畏惧不前的小鬼子。鬼子越围越多,在疯狂的扫射和榴弹的攻击下,一个个血染黄沙,有的队员为了能够尽多的杀伤鬼子,怀抱着集束手榴弹跃出临时掩体,纵身扑向敌群。队员们虽然慷慨就死,可是越战越少,渐渐地已经很难阻挡鬼子了。唐汉民和元横知道今日断无苟活之理,在打完了最后的枪弹,粉碎了鬼子的又一次冲锋的间隙,唐汉民掏出香烟,递给元横一支,两人点了烟,吸了两口,把牺牲了的队员们身边的炸药包聚拢起来,绑扎在一起。鬼子又发起了冲锋,两个人相对一笑,先后点燃了炸药包,飞身跳下山崖,撞向敌群之中。

一番血战,山隘口终于在川岛脚下。姒龙生和姒海生爬上山梁,望着硝烟笼罩的山隘口,不禁热泪长流。眼看鬼子越过山隘又往这边追了过来,二人赶紧往南山湖奔走,打算在湖中乘了打渔的小船,向湖那边转移。

川岛远远地用望远镜观察龙生海生两人的行踪,指挥鬼子分路合围过来。但恐伤了宝物,川岛命令鬼子们不要开枪放炮。

这南山湖就是现在的南山水库,跟太湖、西湖不同,属于地质构造湖泊,水面不是很宽阔,但是水体却是很深,湖底地势复杂,暗流紊乱,据说还有暗河直通东海,冬不潦缩,夏不溢涨,民间传说是东海龙王的一处行宫。

龙生海生二人把宝物抬到小船上,奈何船太小了,海生也顾不得许多,在岸边奋力推开小船,龙生眼含热泪,头也不回把船急急地向湖心猛划。海生回过头来,在湖边的石头后面,举枪向追来的鬼子射击,阻止鬼子向湖边靠近!毕竟势单力薄,鬼子的枪弹四射而至,海生被打落水中。

追到湖边,川岛看到姒龙生才把小船划出不远,急忙叫略通汉语的鬼子上前喊话,让龙生回来交出宝物,说一阵,还把机关枪猛烈地往水面射击,湖水被打得象开锅的沸水一般。龙生也不回头,只是把小船一个劲地猛划。川岛眼看小船渐渐远去,急红了眼,从一个小鬼子手里接过步枪,瞄准了龙生划船的胳膊,只听一声枪响,龙生的一只胳臂顿时折了下来,但他竟然还用一只胳膊划船不停。川岛再瞄了龙生的另外一条胳膊,要知道人家川岛是啥身份?手指轻扣,姒龙生的肩头又被枪弹穿了个洞,鲜血染红了海生的衣襟。川岛不由在岸上哈哈大笑了,心想:“两条胳膊都断了,看你还怎么划船?”岸上的其他鬼子也都笑了,略通汉语的鬼子继续喊话,想叫龙生回来。风吹着小船在水面上打转,龙生也不说话,眼看小船被风吹得慢慢向湖边靠近,鬼子们不由得发出一片欢呼。

川岛看到龙生伏下身子,用断臂和腿一起抱住了宝物,猛的一翻身,从船上翻到了湖水之中。眼看就要到手的宝物沉入水中,川岛急得暴跳,不顾寒冬腊月,命令一帮鬼子赶紧脱了衣服跳到湖水中去探摸。先后派下去十来个,没有一个能活着浮上来。川岛恨得咬牙切齿,却也无可奈何,只得撤兵回营,草草地带了死鬼子的骨灰和一帮还活着的鬼子,从禹王台撤走了。

后来日兵全部占领了浙江的宁绍平原包括会稽山区,水泉一郎司令官根据川岛报告的地点和方位,经过高层的特别批准,和海军协调从大本营调来了潜水兵,多次下到南山湖里去寻找。结果又有不少水鬼被闷在了湖底,再也没有浮上来,仅仅有两个侥幸上来的也发了神经,见到色彩明艳的物件就赶紧磕头不已,嘴里面还念叨不停,旁人不知所云。

其后,日寇在各个战场连连失败,最终只得无奈地放弃了侵夺禹王斧的计划。日寇盗挖禹王台文物未果,图纸、胶片、施工图、现场纪录等绝密资料却落入中国人手中,水泉等高层颇为紧张,遍寻不到,但根据情况分析,这批绝妙资料尚在宁绍一带,最有可能就是藏在蒋家老宅。因为当时,北京至广州一线以东尽落敌手,北京、广州、武汉三点之间的大三角区域内,战火正烈,国民党政府对此自然难以顾及。为了避免日后成为盗挖的罪证,水泉等一心想搜寻或毁灭这批证据。结果就以轰炸溪口镇逼迫蒋介石投降为名,把蒋家老宅毁于轰炸,直接导致蒋介石原配夫人毛福梅罹难,那批绝密资料据信也就此堙没,无从查考。


后记:日本无条件投降以后,东京、南京等军事法庭对日军战犯进行了审判,但是日本的战争罪行并没有得到彻底的清算,日军在亚洲、特别是在中国大陆包括台湾等地,对人类文明的破坏和无耻的侵夺行为也没有得到应有的审判。据说,后来每逢国有幸事,南山湖的早晚,在霞光映衬下,水上常有五彩光芒如龙蛇舞动。如今,大禹庙香火日渐鼎盛,海峡两岸、异国他乡的千万万炎黄子孙纷至沓来,景仰膜拜,每年更有公祭大典,盛况每超从前。


(作者QQ:1599233166,请多指教)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