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第一文物传奇(第一到四节)

张冬梅 收藏 1 192
导读:[size=14][center]中华第一文物传奇 《淮南子》:共工与祝融战不胜,怒触不周山。天柱折,地维绝,天倾西北,地覆东南。女娲炼五彩石补天,余石遗太行,为禹所得,冶神斧,治洪水。力辟禹门口,水东去,功乃成。大禹王,东归会稽山。大禹百年之后,葬于会稽山,封丘曰禹王台。禹王台三面环山,东向纳朝,左近双龙潭、南山湖等地有诸多传说和附会,现今尚有禹王庙等遗迹。传说禹王斧是当年大禹王的权杖,由一整块重达几十斤的田黄石雕琢而成,大禹死后随葬禹王台。   一 妖

中华第一文物传奇

《淮南子》:共工与祝融战不胜,怒触不周山。天柱折,地维绝,天倾西北,地覆东南。女娲炼五彩石补天,余石遗太行,为禹所得,冶神斧,治洪水。力辟禹门口,水东去,功乃成。大禹王,东归会稽山。大禹百年之后,葬于会稽山,封丘曰禹王台。禹王台三面环山,东向纳朝,左近双龙潭、南山湖等地有诸多传说和附会,现今尚有禹王庙等遗迹。传说禹王斧是当年大禹王的权杖,由一整块重达几十斤的田黄石雕琢而成,大禹死后随葬禹王台。

一 妖魔东来

1939年12月12日,日军从宁波起飞了六架轰炸机,飞临浙东的溪口镇狂轰滥炸,文昌阁、乐亭等古迹被夷为平地,多处民房没于烈火。蒋介石公的元配夫人、蒋经国先生生母毛福梅安人以及三位家佣在日机的猛烈扫射和轰炸中遇难。蒋公之母当时也和毛福梅在一起,就在遭到轰炸,围墙轰然坍塌的一瞬间,毛福梅把婆婆推了出去,自己却身被三创,加上被坍塌的围墙压到,结果伤重不治,蒋公之母侥幸得免。然而那里没有任何军事目标!如此高强度的精确轰炸原因何在?日军的说法是轰炸蒋介石的家,是要逼迫蒋介石的国民政府投降。大家试想,要逼迫人家投降却去杀人家老娘和媳妇,这可能吗?有此一节,蒋介石当年抗日是否积极姑且不论,但要叫他完全投降却是难上加难。日军的目的显然是要让这个山中小镇完全毁灭,真相至今仍是一个谜,日方对此也是讳莫如深,个中缘由尚未可知!而当地民间流传的说法却暴露了一个惊天秘密,事关中华神州第一文物——禹王斧。

时光倒回,1937年初冬的一个夜晚。禹王台,这个浙江东部会稽山下、曹娥江边的一个小山村,已经在吹着习习凉风的秋夜里静静地进入了梦乡,茫茫秋色中一片寂静,山林中不时传出一两声犬吠鸟鸣。这个村子里面,大多数人家都姓姒,据说是大禹王后人的一支,为大禹守墓才留在这里。虽然国都南京此时早已经淹没在血海之中,日本人又已从杭州湾南下,但是这个几乎是世外桃园的小山村依旧皓月朗朗,夜色就象叫做女儿红的黄酒一样的醇厚。

大约黎明时分,从东面隐约传来飞机的引擎声。不多一会,飞机已经到了村子上空,飞得很低,机身上还贴着一块硕大的血红色的狗皮膏药,分外刺眼,是日本人的飞机!只见飞机在村子上空盘旋,后面下着霾子一样的白色浓雾飘散开来。还有一架飞机像下蛋一样,从肚子里面拉下一个个圆圆的蛋蛋,到了地上摔得粉碎,原来是一个个普通的瓦罐,却空无一物。村民们发现,地面上、房屋上面落了一层细碎的黄斑,情知不是啥好东西。各家各户互相提醒着用笤帚扫,用水冲,村子里面就象提前过小年、送瘟神一样。小孩子们的感觉那真是太好了,在他们看来,村子里面大扫除就意味着快要过年了,就要穿绰绰新的衣服,吃美滋滋的糕团,小孩子们互相追逐嬉闹,不时迸发出一堆欢快的笑声。

杭州城里此时已经被日军占领,日军司令官水泉一郎师团长听取了航空队的汇报,对飞机播撒菌苗情况表示满意,在地图上面一个接着一个地用不同颜色的铅笔划着“X”字。他的计划就要实现了,眼镜后面闪动着异样兴奋的光芒,特地关照,要随时报告关于禹王台的情况,同时命令派出秘密行动人员前往禹王台侦察。这个水泉氏其实是个中国通,曾在中国游历多年,十分醉心于中国悠久灿烂的古代文明,尤其是这个叫做“禹王台”的小山村,水泉更是牢记在心。而当时的中国天灾人祸、内忧外患不绝,政府哪有心思和能力去保护和研究。水泉氏经过实地考察,认定禹王台绝非虚名,几乎可以断定,这里的确是一处中华史前文明孑遗。甚至有传言说,有人曾通过山上一个叫做双龙洞的神秘地下通道,亲眼看到过传说中的华夏第一文物——禹王斧。北魏郦道元《水经注》记载:“龙门为禹所凿,广八十步,岩际镌迹尚存。”后人因为怀念大禹治水功德,称之为禹门,并延传后世。由于禹门是秦晋两省交通要冲的古渡口,便被称为“禹门口”,也叫龙门,传说中鲤鱼跃过了龙门就会鱼化为龙了,古人有“龙门三激浪,平地一声雷”的赞叹。

水泉氏早就有心开挖盗宝,奈何一直没有机会。时值三十年代末,他被任命为浙江派遣军司令,不由额手称庆,机会终于来了!他命令陆军航空队,用飞机播撒鼠疫、伤寒、霍乱等病菌疫苗,一面执行上面的细菌战命令,一面在此命令下,计划把禹王台覆盖在菌苗之中,神不知鬼不觉地制造无人村,然后再派人盗挖禹王台。为了掩人耳目、以恶掩恶,同时还命令制造多个集中播撒区域。

三天过去了,正如水泉氏所想。禹王台村这个只有十多户人家的小山村已经开始疫病流行,不断有人染病而死,更多的人在死亡线上苦苦挣扎。但是善良的村民们,哪里知道是日本人播撒下来了瘟神。又过了几天,水泉接到消息说,禹王台村尚未成为无人村,不禁有些动恼,终于等不及了,决定直接采取行动。

这天一大早,姒龙生眼看父母染病身亡,自己年幼的妹妹也染上了病,身上化脓流水,臭不可闻。为了救妹妹,他早早就出村往山上采草药。出了村口,远远地看到山下开过来几辆卡车、摩托车。他赶紧藏在了山石后面的石头缝里面,看到车上下来一个个戴着鬼一样面具、身穿白色连体服装的日本兵,不由心生惊惧。只见那些日本兵荷枪实弹上山进了村子,挨家逐户地砸门,把那些染病、未染病的男女老少驱赶到村前的坝子上面,众人还没明白是啥事情,鬼子的机关枪已经开始扫射,惊恐万状的村民们四散奔逃,可又能往哪里逃!在弹雨中一个个中弹倒地,有几个年轻力壮的不甘俯首就戮,搏倒了几个鬼子,奈何赤手空拳、势单力孤,也被一个个刺倒。姒龙生年幼的妹妹也被一个日本兵用刺刀挑落在坝子旁边的水塘里面。龙生就要冲下山去,和鬼子拼命,却被一个人从后面死死地抱住。原来是同村子的一个名字叫姒海生的年轻人,他也因为早早出门上山采药才侥幸逃过一命,眼看乡亲们一个个惨死,两人不由抱头痛哭。

日本兵把死难者的遗体一个个抛到水塘里面,还有几个躲在村里的也被搜了出来,被鬼子用刺刀逼迫着,从山下的车子上运来生石灰,鬼子用刺刀挑开麻袋,把生石灰撒在水塘中,生灰遇到了水立即沸散开来,几个受伤而未死的村民被活活地煮死,几个搬运石灰的村民也被推到了水塘里面,鬼子们则在一旁手舞足蹈。一上午,禹王台成了无人村。鬼子又从车子上搬了喷雾器,在村子里面四处喷洒消毒药液,把不大的村子喷了个遍,接着又在村子里到处点火,焚烧村民的房子和草垛,禹王台淹没在了浓烟烈火之中。姒龙生和姒海生两个亲眼活见鬼子生生地屠村,毕竟热血男儿,岂能咽的下一口恶气?乘着夜色摸进了村子,却看到小鬼子挑着汽灯,在挖那个被村子里称着禹王台的封土堆,在封土堆不远的山崖上,随风飘落的瀑布的小水珠子不时落到汽灯罩子上面,发出“哧哧”的声音。两人知道,这个封土堆就是传说中大禹王的陵墓,每年的三月初五,传说中的大禹的生日,村里总要在封土堆的大树下面摆上鲜蔬果品,焚香祭奠,清明节前,村里各家各户都要到山上未被污秽的地方,捧上一捧净土,撒在这个封土堆上。早年还有传说,这个封土堆不远的瀑布下面的双龙潭就有两条龙为大禹守墓,那是当年帮助大禹治水的应龙。村子里的小孩常在瀑布旁边的嶙峋山石中捉迷藏,但却只见到过一个洞口,人们不知道为何叫做“双龙洞”,但是有老年人说,还有一个龙洞隐藏着呢。

“小鬼子在挖咱主坟呐!”龙生和海生两人恨的牙咬切切。

两个年轻人见那边鬼子人多,不好下手,折回来到村子另一边。只见院场里面散落着鬼子的几座帐篷。顺着石头坝子,两人摸了过去,只听到一片鼾声,没有人语。轻轻地挑开帐篷的压边,几个小鬼子正在仰面八叉呼呼大睡。姒龙生心想,你们怎么睡得着!就不怕冤魂来掐你们的脖子?!

两人拿了鬼子的枪,可又不知道如何击发,好想“突突”一番,好解心头之恨,可不会使枪还不会使刀!两人一比划,轻轻抽出挂在帐篷上的倭刀,一人一把钢刀在手,照着小鬼子的哽嗓就剁。小鬼子原来以为灭了村子,放心大胆地就做了无头鬼。两人眨眼间就剁了两三个鬼子,还要再砍,边上一个鬼子恰好惊醒,见此情景,不由惊恐地大叫起来,被姒龙生和姒海生两个乱刀砍翻在地。外面的鬼子听到喊声,不知道何事,过来询问,见到两个人怒目如电,又有钢刀在手,满身血淋淋的,顿时大骇,被姒海生凭着力大,拎过来一杆三八大枪象投标枪一样,奋力抛出把那个鬼子钉翻在地。那濒死的鬼子还搂响了扳机,枪声在寂静的夜空中显得格外刺耳。两人赶紧翻下山坝子,后面小鬼子们大呼小叫,开枪射击,子弹从两人耳边飞过,“咔咔”地打在山石上面火星乱蹦。


二 天日昭昭

月色朗朗,岩石松柏投下诡异的暗影。姒龙生和姒海生两人在鬼子的追击下向山中急跑,鬼子追到山口,正在犹豫之间,从山石后面、灌木丛中急急地射来枪弹,鬼子不及防备,有几个被打翻,后面的赶紧架起机枪,向山里面扫射。敌人人多势众,火力又猛,山里的队伍接到了姒龙生和姒海生两人,交替掩护转移,鬼子摸不清楚情况,也不敢贸然追进山里。

这是一支活跃在浙东会稽山区的共产党游击队,领头的名叫华国柱,是个地道的东北汉子。“九一八”事变后,当时还在读书的华国柱一路逃亡,逃回关内,投入了抗日的滚滚洪流之中,在抗敌斗争中不断成长,现在受中共浙江省委的指派,到浙东山区发展抗日武装,建立敌后抗日根据地。

原来,华国柱带领的游击队当天正在山中掩蔽休息,哨兵来报告说,山下的禹王台方向升起了滚滚浓烟。当时,那个地方还没有被鬼子占领,不知道发生了啥事情。华国柱决定带上队伍,到附近侦察一下,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可真叫“望山跑死马”!队伍下午出发,直到半夜时分才赶到禹王台,却巧遇了姒龙生和姒海生两个被鬼子追击,赶紧就地来了一次漂亮的伏击战,报销了好几个鬼子。直打得小鬼子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正在晕头转向之中,华国柱的游击队已经带着龙生和姒海生两人顺利转移了。

回到掩蔽地,华国柱向龙生和姒海生两人询问了村子里的情形,未打开口,两人已经涕泪横流。过了好半天,两人才缓了点情绪,向游击队诉说了日本鬼子灭村的暴行和盗挖禹王台封土堆的情形。众人闻听不禁义愤填膺,可又感到疑惑不解,鬼子又是细菌战,又是疯狂的灭村,究竟意欲何为?还挖掘传说中的禹王台封史前文化遗存,难道那座依山的土丘真的有传说中大禹用过的宝物石斧?华国柱决定一面监视鬼子的动静,一面把情况向上级报告。

鬼子们头一天行动就遭受挫折,还死伤了多个,可真的不是啥好兆头。司令官水泉一郎接到报告,自然气得吹胡子瞪眼睛,对着话筒就是一顿臭骂。摔下话筒,命令把得力干将川岛太郎中佐叫来,吩咐了一番,让他去禹王台全面负责指挥进剿山里的共产党游击队,并指挥盗挖工作。水泉一郎坚信,自己从前在浙东地区秘密考察得到的情况是确实可信的,禹王台的诸多传说绝非空穴来风,以前他在华北、东北等地对华夏历史文化的盗挖也颇有收获。这一次,在禹王台的盗挖自然不会是一次无功而返的意外。他处心积虑地在浙江多处投放细菌,目的就是要制造出一个个疫区,使人们不敢涉足,从而掩人耳目,好进行盗挖,掩盖自己作为大日本皇军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盗墓贼的事实真相。不过此时日军的细菌战技术尚不完全成熟,禹王台的村民死得太慢了,他等不及了,才命令部队出动直接屠灭村庄,集体杀人灭口。

几天过去了,在川岛的指挥下,日军分批分班,连轴转,疯狂盗挖禹王台。虽然还没有啥特别重大的发现,但也挖到了一些品相良好的田黄石原石和小件,以及一些刻着奇怪线条和图形的龟甲等等,从摆放的情形来看绝非自然形成。川岛命人每天记载挖掘和施工情况,并制作各种图谱,以备研究之用,还把田黄石和其他的一些盗掘所得送给水泉一郎玩赏。水泉对中国文化也不是外行,前些年,他在浙江等地进行秘密考察的时候,就对《寿山石考》等石经典籍研读再三,对民间“一两田黄三两金”的说法铭刻在心,更是对传说中的大禹王石斧心驰神往。如今见到这些断代不明、品相上乘的田黄石原石和艺品自然满心欢喜。他还记得当时城里有家叫做“宝石斋”的艺石店中,有一块三斤多重的田黄原石,被业界人士共推为“罕品”,更被店主人视为“镇店之宝”,有玩家出到两百两黄金而求购不得。水泉在此即心生窃念,可是等他如今领兵前来那家石店已经裹石远走他乡,不知所踪了。水泉只恨军方最高层迟迟不肯发动对中国东南的战争,却在到底是北上在蒙满与苏联争锋,还是南下与美国决一雌雄的问题上面吵嚷不休,结果在蒙满边境五万皇军化做飞灰才回过头来南下。如果早点南下,那“宝石斋”的镇店之宝不早就成了他水泉的囊中之物了,水泉常常在心里恨恨地想。

在焦急对待之中,华国柱终于等到上级的确信,禹王台村是传说中的大禹王故地,但是尚无证据证明这一传说的真伪,或真伪成分。上级要求他们密切监视鬼子的盗挖行动,最好取得物证,一方面不使文物流入异邦,一方面把日寇的盗贼嘴脸揭露于世人。

禹王台离绍兴市(当时的绍兴县)不远,大约只有二十多华里的路程,离禹王台不远的一截才是山路,再往绍兴则是一马平川。鬼子仗着人多势众,火力强大,在遭到了华国柱领导的游击队的袭击后,川岛改变了策略,晚上全力戒备,白天盗挖。隔三差五地把盗挖得到的物件送到城里,再转送到杭州等地,水泉把盗挖得来的物品送呈军界、官界高层,深得嘉许,并得到了多方面的支援。

姒龙生和姒海生把侦察来的情况向华队长等人汇报后,华国柱决定袭击敌人的运输小队,夺取鬼子偷运的物品,一看究竟。

由于是大白天,鬼子是不把小小的游击队放在眼里的。这天中午,鬼子的护送对又往城里偷运物品,车轮滚滚,尘土**。眼看就要上了大路,到了大路上面离县城就只有半个多小时的路程了,还有谁敢在皇军的眼皮底下活动!负责押送的小鬼子伍长不禁闭目养神起来。正在飘飘然之中,从路边的山崖上面滚下大大小小的石块,纷纷砸向摇摇晃晃的卡车,安放在山崖上的炸药也轰然爆响,石头如雨点般地飞落下来,鬼子们还呆在车上未来得及下来,已经被砸得死伤大半,未死的鬼子跳下车,举枪射击,可是只有满天的石头砸下来,却不见到一个人影。等到石雨停下来,只剩下两三个鬼子顷刻间已经成了游击队员们的活靶子。收拾完残敌,华国柱一面让人警戒,一面赶紧和队员们在鬼子的身边搜索,只见死鬼子伍长怀里抱着个皮包,打开一看,里面大都是田黄石,还有几片刻着线条和图形的龟甲,心想这就是了,招呼大家赶紧撤退。

战斗不到十分钟就顺利结束了,等到禹王台那边的鬼子赶过来,只有一块块石头、冒烟的车辆和小鬼子们的尸体。川岛摸着脑袋想不明白,中国的石头咋就这么能砸死人。


三 保护龙脉

华国柱把夺回来的东西展示给大家看,姒龙生和姒海生久居此地,那些田黄石自然是认得的,而且品相均属上乘。只是那几片刻着线条和怪异图形的龟甲无人知道是啥意思。于是派人把物品送到上级机关,共产党里面自然是人才济济,鉴定下来,可非同小可。那些龟甲上面的线条和图形比河南安阳殷墟出土的甲骨文字更加表象,断代也更久远,极其有可能就是夏初祭祀和占卜的纪录,虽然确定下来尚须其他佐证,但是几乎可以肯定的是,禹王台确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王朝夏朝的一处史前文化孑遗地。

毕竟游击队的力量的确是单薄了些,为了保护这处历史遗迹,上级把这一情况秘密通报给了“苏浙行动委员会”。说起这个“苏浙行动委员会”,知道的人可能不是很多,但是要提起戴笠,恐怕就几乎妇孺皆知了。他就是这个组织的发起人和领导者、由此组织改编的“忠义救国军”的书记长和总指挥,浙江江山县人。他还是蒋介石的同乡、黄埔六期学员,号称蒋介石的“佩剑”,死后被追赠为陆军少将。杀害杨杏佛、史量才、吉鸿昌等民族精英的是他,秘密逮捕国民山东政府主席、不抗战将军韩复榘以及刺杀中华第一号大汉奸汪精卫的也是他。著名京剧《沙家浜》里面的反角胡传魁就是这位戴大局长的部下。

接到通报,戴笠不敢怠慢,赶紧向上汇报。浙江可是国民党的“龙兴之地”,即使不说禹王台史前文化遗迹甚堪保护,就说“龙脉”在此,岂能准许谁人在此盗挖。井冈山时代,军阀们就曾经多次寻找湖南韶山毛氏祖坟,企图挖掘,断了共产党的“龙脉”,奈何韶山冲的老百姓楞是没有一个人看得上那白花花的银洋。悬红一再加码,可就是没人告诉你毛家祖坟在哪里!屡次搜寻不到,军阀们只得作罢。如今日寇在此乱挖,仅仅离奉化数十里之遥,是可忍,孰不可忍!

上面严令下来,戴笠岂敢懈怠!当即命令组织特别行动队,亲自任组长,由得力干将唐汉民、元横分任第一、第二副组长,赶赴浙东,阻止日军盗挖,保护这一尚许考证、诱惑甚巨的史前文化遗迹。

唐汉民、元横负命而至,通过观察,发现小鬼子经过游击队的多次袭扰,已经加强了戒备,禹王台俨然成了一座肃杀的兵营,而且进出村庄只有一条路也在鬼子的掌控之中,要想接近何其难也,更不用说阻止鬼子的盗挖了。即便如此,也要明知道不可为而为之了。唐元二人一番商议,当即决定夜探敌营。

这天夜晚,自是月黑风高。敌人营中没有一点灯火,一片寂静。唐汉民和元横带着几个行动队员摸到村子边上的山崖,唐汉民留在外面接应,元横带了几个手下摸了下去,利用山石、灌木丛以及残垣断壁的掩护向禹王台接近。眼看那座如今被称着华夏祖茔的大封土丘就要到了,元横等人不禁心中生出许多感慨。国运不昌,致使华夏祖茔遭人盗挖,身为炎黄子孙,真是羞煞人也!

元横等人正待观察之间,四周忽然射来枪弹,小鬼子呼声四起,四处也有十来个柴垛被点着了火,呼呼地腾起火光,几个人顿时暴露在火光之中,眨眼之间已经有人中弹受伤。元横等人仗着身手矫健,在弹雨中闪转腾挪,只能看准小鬼子开枪而发出的枪火,开枪射击。可是小鬼子毕竟躲在暗处,大呼小叫,就是不出来。元横等人奈何鬼子不得,只好闪进被鬼子焚毁的民房中,伺机而动。村外唐汉民听得村里面枪声响如爆豆,火光四起,心知元横等人已经身陷重围,急忙冲击接应,可是他们跟元横一样,不动则已,一旦起身冲击,瞬间就暴露在鬼子的火力之中,加之人手少,又尽是些短枪,哪里是鬼子的对手,被分隔在两处分别挨打。

双方如果就这样耗着,对唐汉民和元横可是大大的不利,小鬼子一面用火力网封住行动队员,一面利用火力优势合围过来,眼看两拨人马就要被鬼子给包了饺子。就在此时,村子另一侧突然响起了枪声,鬼子没有料到,企图包抄过来的鬼子后背遭到袭击,顿时被打得人仰马翻。一心合围唐汉民和元横的鬼子,突遭背后的多处火力急袭,一时间也慌了手脚,不知道两只手往哪里捂。

原来华国柱等人领导的游击队,白天远远地避开敌人,在山中与扫荡的鬼子周旋,夜晚则利用夜幕和地形、地物的掩护前来袭扰,以期阻止敌人对禹王台的盗挖。正在观察之中,见有人突进村子,火光四起,枪声不断,有两拨人马被压在村子里面出不来,赶紧分了几处,在外围袭击敌人,掩护被围的行动队员们突围。

唐汉民、元横等人正待与鬼子拼死一搏,突遇此生援,在小鬼子分兵忙乱之时,急忙往山上突围,又见有人在前面大声叫喊,原来是姒龙生和姒海生两人前来带路。唐汉民、元横喜不自胜,奋起突击。在龙生海生二人的带领下,总算突围而去。

小鬼子见就要到嘴的鸭子竟然又飞了,岂肯善罢甘休,依仗人多,一路尾追而来。游击队和行动队两对人马合兵一处,且战且走,利用熟悉地形的有利条件,这才摆脱鬼子的追踪。天亮时分,已经在数十里之遥。

收拢人马,游击队尚无损失,行动队的十多个人已有三分之一英勇牺牲。往日的冤家对头不想在此情形下意外相遇了,而且还将为了同一个目的而战斗,行动队员们未免颇感紧张,对游击队心怀戒意。也的确,多年的对手,血肉相搏,行动队中、尤其是唐汉民的手上,可沾染着共产党人的鲜血。华国柱也是心潮难平,就是国民政府执行不抵抗政策,致使丧师失地。他从东北到江南一路流亡,和同学们组织东北流亡学生请愿团,到国府请愿,却被扣上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被军警们暴打一番,投进监牢,幸亏共产党地下组织多方营救,才得以出狱。就说这游击队中,也有人当年因为参加了红军游击队家人而遭到迫害。华国柱见众人情绪有点异常,按下旧事不提。

在民族大义和这次共同行动的要求下,双方人马稍稍安顿下来。华国柱一面让大家为受伤的行动队员包扎,一面和唐汉民、元横互相通报了情况。决定留下元横带领几个队员随游击队行动,唐汉民则回去把情况向上级汇报,请示下一步的行动方案,华国柱也把情况向上级组织作了汇报。


四 傻又那拉

咎由自取。

话说这细菌它也不长眼睛,你用它来害人,未必就不会害到你小鬼子自己身上。这天,华国柱带着龙生海生两位熟悉当地情况的和几个队员,趁着山雾还没有退去,悄悄地摸到村子外面,远远地寻了个隐蔽的地方藏了起来,仔细观察村子里面鬼子的行动。

众人隐蔽好了,耐心地等山雾消退,好观察敌情。日上三竿,村子里面的情况尽在队员们的视线之中,但在他们眼前,却上演了一场意外的活剧。只见几个小鬼子端着枪,套着鬼一样的防化面具和连体的防化服,守着一座帐篷

原来,前一段时间,小鬼子用飞机播下的细菌又发作了。虽然他们在屠村时,又是杀人放火,又是喷药消毒,可并没有消除干净,奈何这些小鬼子们他也是爹娘生的,细菌可不认得你是啥大日本皇军,沾上了就会照样得得病。这不,几个体质弱一点的鬼子兵,因为连日来劳作强度大,又遭到惊吓连连,身体的抵抗力也下降了,患病发作了。因为在浙江多处、多次、多样地投放病菌疫苗,川岛也害怕了,又搞不明白那几个倒霉蛋到底染上的是啥病菌。只见他几个,有的身上溃烂流水,恶臭难闻;有的拉稀脱水,气息奄奄;有的只是一个劲地抖个不停。

那时候,小鬼子一心造出细菌弹在中国的抗战前线、敌后抗日根据地残酷地实行细菌战,不知道害苦了多少抗日军民和无辜的妇女儿童。因为整天地惦记着去如何更多地杀伤中国人,根本就没有去想研究啥抗病菌的药物,真的连小说中那些在江湖上行走,用药物害人的武林败类都不如,那些人毕竟还留个解药啥的在身上,必要的时候好用来自救或救人。可小鬼子楞不这样想,一心只想反正害的是中国人,还有啥必要研究“解药”哪,又费人工,又费金钱的。这一回病菌找上了门,他大日本皇军也得倒下。

川岛请示一番,水泉一郎得到消息,为了不让染病的士兵回到营地,或者在禹王台传播疾病,扩散疫情,于是就给川岛下了命令,要那几个倒霉蛋先行为天皇尽忠,叫他们自行了断。放下电话,川岛来到帐篷前,传达了水泉一郎司令官的命令,那几个小鬼子大放悲声,掀起帐篷就往外面跑,想逃个活命。外面穿着防化服装的鬼子,一时间也阻止不住,那几个病鬼子提刀端枪往外闯。顿时,村子里面的小鬼子乱作一团,没穿防化服装的鬼子知道,要是被几个倒霉蛋给碰上,等待他们的也许就跟这几个鬼子一样的下场,赶紧四散奔逃,一面惊恐地大喊大叫,就象后面追着的是魔鬼一样,那几个防化兵和几个倒霉蛋打斗纠缠在一起。川岛也在这突发的情况下慌了手脚,连忙用步话机向水泉司令官请示,被水泉臭骂了一通,命令他立即采取“断然措施”,解决对天皇不忠的人。放下电话,川岛召集四散的鬼子,传达了水泉司令官的命令,接到这样的命令,那些侥幸未染病的鬼子可正中下怀,立即把打成一团、鬼哭狼嚎的一群鬼子围了起来,川岛命令防化兵后撤,把几个染病的鬼子撂在了当场。那几个鬼子见无路可逃,竟然象着了魔似的,呀呀叫着朝川岛冲杀过去,川岛一挥手,那几个鬼子在密集的枪弹中立即被打成了筛子一般。

小鬼子们搬来树枝木棍和老百姓家断壁残垣里面的房梁门板,堆成了一个大大的柴垛,又从卡车上放来了汽油,防化兵把死鬼子抛到了柴垛上面,浇上了汽油。川岛在一旁领头唱起了《君之代》:吾皇盛世兮,千秋万代;沙砾成岩兮,遍生青苔,长治久安兮,国泰民安……。匆匆唱罢,几支点着了火的火把被抛上了柴垛,立刻引燃了熊熊大火,几个倒霉的鬼子顷刻之间在浓烟烈火中化为灰烬。也许此刻,在远在日四岛的某一个村子,他们的父母妻儿正在翘首企盼他们的亲人快点回家呢!

龙生海生二人不由高兴地把山石拍得山响,连声叫“活该,活该。”华国柱此刻却皱起了眉头,眼前的事实说明,禹王台尚有疫情存在,这固然对小鬼子不利,可这山上、村子周围并没有消毒,也给游击队在此活动带来了潜在的威胁。趁着小鬼子在料理后事,华国柱带着队员们撤回了山里面。

看来,小鬼子不挖到传说中的禹王遗物是不会罢手的了,从情形上看,小鬼子对能否挖到是持肯定态度的。分析了目前的形势,游击队和行动队两班人都认为,必须阻止鬼子的盗挖,还得进村子再探究竟。如果的确存在,那可是咱华夏的祖茔,断然不能叫小鬼子给挖了。掘我祖茔,那可是不共戴天之仇,但凡还有一点血性的人,就是拼了性命也是在所不惜的,即使是其他的一处中国历史文化遗迹,那也是民族瑰宝,岂能落入敌寇之手!

连续不断的袭扰战,使得小鬼子们身心俱疲。为了加快盗挖速度,川岛请示水泉一郎司令官,从大本营调来了挖掘机,用挖掘机来挖掘人类史前文明孑遗,这可只有强盗才能做出来的举动!通过侦察得来的情况,游击队和行动队员们气得咬牙切齿,决心突进村子,炸毁敌人的挖掘机,尽量阻缓鬼子的挖掘速度。可小鬼子白天外围看得紧,里面忙着挖,想突进去必然会造成我方人员的重大伤亡,且不一定就能达到目的,炸毁敌人的挖掘机谈何容易。夜里,小鬼子为了防止遭到袭扰,更是看得紧,要实施破坏计划同样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天夜里,经过几十里山路的急行军,华国柱和元横分别带着自己的队伍赶到了村子外围的山上,人人都是一身热汗,被冷风一吹,不禁通体冰冷。战前分工,由由华国柱带领游击队员们在外面接应,元横带领行动队员,由姒龙生和姒海生两人带路,乔装成鬼子模样,摸进村子具体执行破坏任务。华国柱目送行动队在夜色中悄悄前进了,有游击队员小声嘀咕:“他们可都是搞破坏的高手,不知道对付小鬼子还灵不灵?”

村子里面,鬼子的探照灯和手电筒不时地晃来晃去,就是不亮长明灯。元横心想,这小鬼子也学得乖了,晓得一旦亮了长明灯就把自己撂在了明处。也不愧是经过专门的特殊训练,元横和行动队员们自然是艺高人胆大,再加上有龙生海生二人带路,从山崖上顺利地摸进了村子凭着经验判断,小鬼子除了明哨,肯定还留了暗哨,这明处的还好对付,在暗处的可不好对付。要想行动成功,首先得拔掉敌人的暗哨,然后回头再拔掉明哨,可鬼子的暗哨藏在哪里哪?

正在观察间,一只斑鸠被探照灯的灯光惊起,扑棱棱地飞到了一棵大树上,打探照灯的鬼子以为是啥东西,灯光追着斑鸠打在了树上。“八格”,树上传来一个鬼子的骂声,原来鬼子的暗哨藏在这里,元横心头一喜。那鬼子暗哨被灯光给罩住了眼睛,更怕自己给暴露了,成为夜袭的目标。趁着小鬼子被灯光晃了眼睛,元横一窜就到了树下,假装哼哼着在树下解手。那树上的鬼子可不愿意啊,他在树上放着哨呢,你咋能在树下大解呐?于是低下头来,轻声喝阻,那意思是你到别处去啊。这可给了元横一个正面,元横也不客气,身形暴起,手中的尖刀已经飞出,人也随着窜到了树上,那小鬼子从吼头到后颈项感到一通冰凉,再看却是一个刀把子插在自己的脖子上面,心想这回可要死了,还真不假,一个念头还没想完,尸首就往下倒,被元横一把给接住,往树杈上面一放,顺手再把刀把子一拧,那小鬼子顿时就安安稳稳地死定了。站在高处观察方便多了,元横仔细观察一番,确认鬼子没有其他暗哨,溜下树来,和在暗处观战的队员们合在一处,利用地形地物的掩护,把鬼子的明哨轻松地就拔掉了。

一班人斜挎着枪,吊儿郎当地象鬼子一样,大模大样地朝停放着挖掘机的地方走去,可还有一个鬼子在驾驶仓里睡,可能是想家了吧,也没睡着,见到有人过来,伸出头来探望,到了跟前还吱哩哇啦地说着啥,行动队员们只当没听到。那鬼子正在疑惑当中,被姒龙生贴着机身过去,一刀就差点把头都给抹了下来,一声不吭地就“傻又那拉”了,行动队员们把硕大的炸药包塞到座仓里,拉着了火,众人赶紧后撤了。寂静的敌营里面霎时被导火索的闪光和燃烧的“哧哧”声惊起,一片人喊马叫,正在莫名其妙间,一声巨大的轰响,挖掘机四分五裂地飞向夜空。游击队接了行动队边往山里撤,一边还不忘朝鬼子甩过去手榴弹,一时间,鬼子鬼哭狼嚎、四处乱窜,可又不敢随便开枪,恐怕伤了自己人,那边的人马已经在夜色中远远地转移了。

[size=16][/size]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